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在人间(第十六章)

时间:2021-02-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高尔基 点击:
在人间(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野外的雪融化了,天空的冬云化成湿雪,落到地面上消失了。太阳逐渐地延缓每天的路程,空气变得和暖了。快乐的春天好象已经到来,但象开玩笑似地躲在郊外什么地方的田院里,马上会涌进城市里一样。街道上都是棕红色的泥浆,水在步道边流动,囚徒广场上,化净了雪的地方,麻雀在快乐地跳跃,人们也跟麻雀一样忙碌起来。在这种春天的喧声中,大斋的钟声,一天到晚不停地响着,轻软地敲着人们的心。这钟声好象老人的谈吐一样,掩藏着某种屈辱的东西,这钟声仿佛在用凄凉的忧郁调子诉说着人世的一切:"有过,有过,这有过……"在我的命名日,作坊里的人们送给我一张小巧精美的圣徒阿列克谢的画像,日哈列夫作了一大篇堂皇的演说,使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是谁?"他玩弄着指头,抬起眉毛说。"不过是出世十三年的小孩子,一个孤儿。我年纪比你差不多长三倍,也要称赞你,因为你对万事从不背过脸去,总是面向一切。你要永远这样,这很好。"

    他又说到上帝的仆人,说到上帝的人,但我不了解人和仆人的分别,他自己好象也不十分明了。他说得很枯燥乏味,师傅们都嘲笑他。我两手捧着圣像,站在那儿,心里感动而且I促不安,不知道要怎样才好。卡别久欣终于懊丧地向演说家嚷道:"把你的丧礼演说停止了吧,连他的耳朵都发青了。"

    说着,拍了一下我的肩头,也称赞起我来了:"你的好处,是你对大家都很亲热,这就是你的好处。所以,即使是有理由,不要说打你,就是骂你也很难开口。"

    大家以和善的眼望着我,善意地嘲笑我的难为情的样子。

    再过一会儿,我准会因为感到自己是这些人所需要的人而突然快乐得大哭起来。但是正好这天早上在铺子里,掌柜用脑袋向我一摆,对彼得·瓦西里耶夫说:"不讨人欢喜的小家伙,干什么都不行。"

    和平时一样,早上我到铺子里去了,可是午后掌柜对我说:"回家去,把货房顶上的雪扫下来,搬到地窖里……"他不知道今天是我的命名日,我以为大家都不知道。作坊里给我举行祝贺以后,我换了衣服,走到院子里,爬到货房顶上,把这年冬天厚实沉重的积雪耙下来。但是因为兴奋,忘记打开地窖的门,雪落下来把门封住了。我跳到地上,发见了这个错误,连忙动手耙开门上的雪。雪是潮湿的,又硬又沉,木耙再也耙不动,又没有铁锹。一个不小心,把木耙折断了,恰巧这时候,掌柜走到院门边。"乐极生悲",应了俄国人这句老话。

    "好啦,"掌柜讥笑地说着走到我身边。"嗨,你,干活,见你的鬼。我得狠狠揍你这蠢笨的脑袋……"他拿起雪耙的柄,向我挥来,我闪开身子,气愤地说:"我不是你雇来扫院子的……"他耙木棒掷在我脚边,我抓起一块雪摔到他脸上,他哼着鼻子逃走了。我也丢了工作回到作坊里。过了几分钟,他的未婚妻从楼上跑下来了。她是一个轻佻的、脸上长满红瘰的女人。

    "叫马克西莫维奇到楼上去。"

    "不去。"我说。

    拉里昂诺维奇惊奇地低声问我:

    "干吗不去?"

    我把经过的事对他说了,他担心地皱着眉头,到楼上去了。走的时候,小声对我说:"你太卤莽了,小老弟……"作坊里沸腾起来了,骂着掌柜。卡别久欣说:"唔,这次一定会把你撵走的。"

    这并吓不住我。我同掌柜的关系,早已弄不下去了。他恨死了我,近来更加厉害了。我也见不得他,但我很想知道他到底为什么对我这样不讲道理。

    他在铺子里,常常把钱丢到地板上。我扫地时见到就捡起来放到柜台上布施乞丐的零钱罐里。后来因为常常捡到这种钱,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便对掌柜说:"你把钱扔给我,是无用的。"

    他面红耳赤,急不择言地叫喊起来:

    "用不到你来教训我,我自己做的事,自己知道。"

    可又立刻改口说:

    "谁会故意把钱白白扔掉?是失落的嘛……"他禁止我在铺子里看书:"你这种头脑念什么书。这种吃白饭的家伙还想当读书人吗?"

    他并没有放弃用二十戈比的钱币来陷害我的打算,我明白,要是扫地时硬币滚进地板缝里,他一定会认为是我偷了。

    于是我又对他说,叫他停止这种把戏。不料,就在这一天,我从小吃店泡了开水回来,听见他怂恿隔壁铺子里一个新来的伙计偷偷地说:"你教他偷《诗篇》,最近有三箱《诗篇》要到了……"我知道他在说我,我走进铺子里,他们两个人都很不好意思。除了这点形迹之外,他们两人陷害我的阴谋,还有几点可疑的根据。

    隔壁那个伙计,并非第一次替他干事,他是一个能干的生意人,但是喜欢酗酒,喝醉了被老板赶走了,过了几时,又重新雇了来的。他是一个营养不良的瘦弱汉子,眼色很狡猾,表面很温和,一举一动,完全顺从着老板。小小的胡子上面,永远现着聪明的笑容,又喜欢说俏皮话,开口的时候,发出一种害牙病的人常有的臭味,虽然他的牙齿挺白挺结实。

    有一天,使我大吃一惊:他亲热地笑着走到我身边,突然打掉了我的帽子,一把抓住头发。我们打起架来,他把我从廊下推进铺子里,想把我按到放在地板上的大圣龛上——要是如了他的愿,我一定会把玻璃压碎,雕花弄破,划破高价的圣像。可是他气力很小,结果是我打胜了。那时候,使我大吃一惊,这个长胡子的汉子,坐在地板上,擦着打破的鼻子,伤心地痛哭起来。

    第二天早晨,两家主人都出去了,铺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他用手指抚抚鼻梁子靠近眼睛的肿伤,友善地对我说:"你以为,昨天我打你,是出于本意吗?其实我不是傻子,知道打不过你的,我没有气力,是个喝酒的人。这是我们老板叫我干的:去找他打架,尽量使他把他们铺子里的东西多弄坏些,让那边受损失。我难道自己情愿来惹事,你看,被你把脸弄得这样脏……"我相信了他的话,心里可怜他。听说他同一个女子在一起,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常常挨女的打。但我还是问他:"那要是人家叫你下毒药,你也下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