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喋血山村伤惨变 情牵热泪种愁根

时间:2021-02-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02章 喋血山村伤惨变 情牵热泪种愁根

    他心念一动,失声叫道:“敢情是弄玉来过了?”他隐约记得,在自己迷糊的时候,似曾有一人走近他的身边,温柔地抚摸过他,而且还在他的耳边叹气。

    莫非这个人就是他的表妹秦弄玉?她是确确实实的来过了?

    不是梦,也不是幻影?

    他急忙去审视那些武士的死状,希望找到证据,证明是他的表妹杀的。

    只见那些武士个个面色瘀黑,一看就知是中了剧毒的暗器死的,耿照大失所望,心道:“唉,不是表妹,我也真糊涂,怎能希望是她呢?她是杀我母亲的凶手,又岂会来救我的性命?”

    原来他表妹的家传武功,源出于青城的一支,是个正大门派。他表妹虽然也用暗器,但却是专打穴道的透骨钉。她是从来不用喂毒的暗器的。她的一家都不会使毒。

    这些武士因中毒而死的事实,说明了那个暗中救护他的,不是他的表妹,而是另有其人!耿照发现了这个事实,更是惊奇不已!

    火势迅速蔓延,火焰似千百条金蛇飞舞,瞬息之间,已把耿照包围在火海之中,耿照立足不住,急忙把棉被包过了身子,裹了头面,猛的就冲出去。只听得“轰隆”一声,刚好在他窜过去之后,大梁倒了下来,幸亏没将他压着。耿照窜高伏低,选火势铰弱的地方窜出,扑压火焰,越过火墙,只听得轰天裂地的一声巨响,整座房子都塌了下来,而耿照也在这千钧一发之间,滚到了外面。

    烟雾弥漫,人影绰绰,在屋子外包围的金国武士,密密麻麻,不知多少,这些武士见有人突然滚了出未,哗然大呼,纷纷涌上,有人叫道:“看清楚了,莫要杀伤了自己人!”

    一个手执长刀的军官最先赶到,叫道:“你是谁?还不出声!

    哎呀,不好!……”耿照倏地跃起,棉被还没拿开,一剑就穿出去,将那个军官刺了个透明窟窿!周围的武士人叫道:“不好,是那姓耿的小子,他窜出来了!”

    耿照将已经着火的棉被向前一罩,又扑倒了两个武土,浑剑大喝道,“避我者生,挡者死!”抛开棉被,旋风般地杀将出去,当真似是猛虎出山,势不可挡!

    金国武士大声呐喊,却没有几个人敢当真近身搏斗。要知他们乃是因为不见同伴出来,这才放火的。在放火之前,进去拘捕耿照的那七八个武士,都是他们之中武艺高强的人,进去之后,一个个有如石沉大海,外面的武士发了慌,这才迫不得已出此下策。如今见只是耿照一个人冲了出来,只道那七八个武艺高强的同伴,都是被耿照一个人杀了的,本来就已着慌了的,这时当然更不敢迎战了。

    眼看耿照就要杀出重围,忽听得一声喝道:“你们这些饭桶滚开,待我来拿这个小贼!”

    声到人到,只听得呼呼风响,卷起了一团鞭影,猛扫过来。

    耿照一个弓身移步,那条长鞭从他背上掠过,耿照豁了性命,便向前冲,却不料那人的鞭法灵活非常,倏地一收,鞭梢反卷回来,这一次打个正着,耿照后心的衣裳裂了一幅,背脊起了一道血痕。幸亏这一鞭是扫出去之后再拉回来的,鞭势已衰,力道不大,未曾伤着筋骨。

    可是耿照的强冲之势,中了这一鞭之后,身形不免稍稍迟滞。那人的鞭梢一转,迅即又使出连环三鞭,“回风扫柳”的绝技,鞭影翻飞,当真有如旋风疾扫,卷地而来。对方的鞭长,耿照的剑短,若是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势必大大吃亏,耿照只得沉着了气,忍着了痛,使出挪、腾、闪、展的小巧身法,一面化解敌招,一面寻暇抵隙,伺机削断对方的长鞭。

    接了几招,耿照不由得心中一凛,这人的身手竟是矫捷之极,一身武功,绝不在扎合儿之下。耿照未能削上他的长鞭,反而有几次险些给他的长鞭卷着了剑柄。

    原来这人并非是蓟城本上的武士,而是扎合儿从京部请来的金国御林军中的高手。耿照曾猜想扎合儿或因贪功,消息未曾泄露,这一猜却是猜错了。扎合儿在带领他的手下出发到阳谷山搜捕耿照的同时,在城中也已有了布置,而且派出快马,到京都请来了三个高子。金同的京都高蓟城不过一百多里,那三个高手接得讯息,立即赶来,正好赶上了本城武士对耿家的围捕。

    三个高手之中,有一个已在屋内丧生,剩下的两个在外面等候耿照冲出。这一个使长鞭的名叫阿骨打,他精通一套虬龙鞭法,耿照若是在日间未曾受伤,和他单打独斗,不知鹿死谁手。如今他虽然得表妹的“生肌白玉膏”敷治伤口,到底还未痊愈,日间的一场恶战,耗力过多,也未曾完全恢复,此消彼长,耿胆难免落在下风,几招一过,险象环生。

    耿照正在咬牙苦斗,忽见又有一个武士,越众而出,大声说道,“这小了果然有两下子,阿都尉,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这个武士正是另一个从京都来的高手,名叫鲁思察。

    鲁思察使的是两把点穴钉,只是尺许长,扑上前未,便与耿照近身缠斗。武学有云:“一寸短,一寸险”。敢使短兵器点穴的人,点穴的功夫自是十分了得。耿照横剑一封,鲁思察一甩腕子,双钉挟着一股寒风,斜向耿照的右肩井穴插来,耿照一矮身躯,用了一招“举火撩天”,要削他的兵器,他的双钉又已向耿照肩后的魂门穴攻到,耿照既要闪避阿骨打的长鞭,又要对付鲁思察的双钉,吃力非常。对方的兵器,一长一短,配合得恰到好处,耿照顾得东顾不得西,顾得远,顾不得近,不消片刻,便已是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

    阿骨打挥舞长鞭,僻啪作响,指东打西,指南打北,耿照正疲于奔命,阿骨打忽地冷笑道:“小子,你还不肯束手就擒吗?”“啪”的一声响,长鞭虚击,鞭势似东似西,闪溜不定;鲁思察配合同伴的功势,双钉交叉,分点耿照左右肩井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