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在人间(第十七章)(3)

时间:2021-02-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高尔基 点击:


    她挥着水淋淋的拳头,向我吓唬叫骂:

    "你故意把我翻到水里。"

    不管我多么诚恳地解释,她都从此恨透了我。

    总之,城里的生活都不大有趣味。老主妇跟从前一样,对待我很不好,小主妇用怀疑的眼光瞧着我,维克托雀斑长得更多了,脸也愈加发红,不知有什么委屈,他对什么人都动不动就吵。

    主人制图工作很忙,两兄弟忙不过来,叫了我的后父来帮忙。

    有一天,我很早从市场里回来,大概是五点钟的样子,走进餐室,看见主人同一个我早已忘掉的人坐在那里喝茶。他向我伸过手来:"您好呀……"完全出于意外,我发愣了,过去的情形象火一样燃烧起来,灼痛我的胸头。

    "简直吓住了,"主人叫道。

    后父瘦得厉害的脸上带着微笑望着我。他的黑眼睛显得更大,他周身到处都显得衰弱,拘束。我把手放在他的细瘦而发热的手指里。

    "瞧,我们又见面了,"他咳着说。

    我象挨了打似地、没劲地走开了。

    我们之间发生一种谨慎的不明确的关系,他叫我的名字,添上父称,说话的时候象对平辈一样。

    "您到铺子里去的时候,请替我买四分之一磅拉费尔姆烟丝和一百张维克托尔松卷烟纸,另外买一磅煮香肠……"他交给我的钱,总带着手里的温热,拿着很不爽快。显然,他害肺病,在世也不久了。他自己也知道这个,拧着黑而尖的胡须,沉静地低声说:"我的病大概是治不好了。然而多吃些肉,那就会好起来,说不定,我会好的。"

    他吃得很多,烟也抽得凶,除了吃饭的时候,总是不离嘴的。我每天给他买香肠、火腿和沙丁鱼。可是外祖母的妹子,深信不疑地,不知什么缘故也幸灾乐祸地说:"拿好东西请死神吃是没有够的,死神总是骗不过的。"

    主人们用一种使人难堪的关心对待后父,常常固执地劝他吃这种那种药,可是背后却笑他:"好一个贵族。他说必须把桌子上的面包渣子收拾干净,据说苍蝇是从面包渣子里发生的,"小主妇这样一说,老主妇就搭上腔来:"是呀,真正的贵族呢。衣服亮亮的,都磨出了窟窿,还在那里拚命地用刷子刷。真是个怪人,一颗尘土也不肯沾在身上。"

    主人却好象在安慰她们:

    "你们等着吧,老母鸡,他也不会久了。……"市侩们对于贵族的这种莫名其妙的反感,却不知不觉地使我和后父接近起来。捕蝇草虽然也是一种毒草,但它总是美丽的。

    后父喘息在这班人中间,好象一条鱼偶然落进了鸡窝。这个比方虽然有点荒唐,不过这种生活原来就是这样荒唐的。

    在他的身上,我开始瞧见"好事情"——我那个永不能忘的人的特征,我把书中所见到的一切好处,都拿来装饰了他和王后,把读书所产生的一切幻想和自己所有的最纯洁的东西,都放在他们身上。后父同"好事情"一样,是一个冷冰冰的不可亲近的人。他对这家的人,一律平等,自己决不先说话,回答别人的发问的时候,也特别客气而简洁。我很惬意他教主人的样子。站在桌子边,弯着腰,用干枯的指甲敲着厚纸,沉静地教训说:"这里,必须把托梁用铁钩连起来,减少对墙的压力,要不然,托梁会把墙压坏。"

    "对啦,真是见鬼。"主人咕噜着。一会儿后父走开时,妻子向他叽咕:"我真奇怪,你怎么让他教训。"

    后父夜饭后刷牙,翘起了喉结漱口,不知什么缘故,使她特别生气。

    "我觉得,"她发出酸溜溜的声音。"叶夫根尼·瓦西里伊奇,你这样把脑袋仰到后面,对身体有害呀。"

    他殷勤地微笑着问:

    "为什么?"

    "……就是这样……"

    他开始拿一把牛骨针剔他那微带蓝色的指甲。

    "你瞧,还剔指甲呢。"主妇不安起来了。"快要死了,还在……""哎。"主人叹着气。"老母鸡,你有多少这种蠢话啊……""你说什么?"妻子不高兴了。

    老婆子每夜热心祷告着上帝:

    "上帝呀,那个痨病鬼真是我的累赘,维克托又袖手不管了……"维克托模仿后父的举止,慢吞吞地走路,贵族式地两手沉着的动作,挺好地系领带的方法,吃东西嘴里不发声响,他时时粗鲁地问:"马克西莫夫,膝头,法国话怎么说?"

    "我叫叶夫根尼·瓦西里耶维奇,"后父淡然地提醒他。

    "啊,好吧。胸部叫什么呢?"

    吃夜饭的时候维克托命令母亲:

    "马-梅-东涅-穆阿扎称尔醃牛肉。"

    "啊,你这个法国人呀,"老婆子爱怜地说。

    后父象个聋哑人,完全不瞧别人,尽咬着肉。

    有一天,哥哥对兄弟说。

    "维克托,你现在学会了法国话,得给你找一个情人……"后父默默地微笑了一下,我记得,他这样笑法,我只见到这一回。

    可是主妇大不高兴,把汤匙往桌上一扔,对丈夫叫:"你真不害臊,当我的面说这种下流话。"

    有时候,后父来到后门的门廊里找我,那边,上阁楼去的楼梯底下,是我的寝室,我坐在楼梯上,对着窗口看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