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密约成空逢敌虏 旧情如梦散鸳鸯

时间:2021-02-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01章 密约成空逢敌虏 旧情如梦散鸳鸯


    家国两茫茫,诗酒佯狂。长安西望路漫谩。吟到恩仇心事涌,愁上眉端。
 
    何处觅红颜?金缕歌残。伤心剑底起波澜。自是情天常有恨,天上人间。
 
    ——调寄浪淘沙
 
    蝶舞鸾飞,匆匆过了清明时节,江南春暮,北国正花开。人道是“骏马秋风冀北,杏花春雨江南”。似乎春光偏爱江甫,秋日独宜冀北,其实北国的暮春三月,却也别饶佳趣,另有风光。
 
    恰是清明节后的一天,冀北平原、蓟城北边的阳谷山上,有一个少年,正在负手徘徊,引领遥望。这时,朝霞未散,旭日初升,满山满谷的野花,在朝阳底下,分外显得花光艳发,色彩缤纷。
 
    但这少年却似无心观赏这绝妙的春光,但见他不时地搓手搔头,一副焦急的神气。
 
    他有什么心事?他在期待什么?不错,他正心事如麻,盼望着和他的心上人儿一见,因为他就即将离开此地,偷赴江南的了。
 
    为什么说是偷赴?因为其时正是南宋年间南北对峙、天下三分的时代。南未偏安江南:长江以北的中原土地和北方一大部份,则是女真族的金国所有:漠北则是新兴的蒙古国家。这一年是南宋绍兴二十九年,金正隆二年(公元一一五八年),南宋衰落,蒙古初兴,三国之中,以金国最为强盛。
 
    这少年名叫耿照,家住蓟城,正是离开金国的京城“中都”(即今北京)不过一百多里的地方。蓟城沦陷已久,他的父亲曾在仕金朝,做个不大不小的官儿,前年病逝,目下只有老母在堂,他就是奉了母亲之命,要偷赴江南的。他是官宦人家之后,文才武艺,出色当行,在本城素受注视,这次偷赴江南,又携带有重要的物事,是以他母亲千叮万嘱,叫他切不可泄露行踪。
 
    但是,他却把自己南行的消息,偷偷地告诉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他的表妹秦弄玉。他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多少年来,早已是情性相投,私心眷恋。如今他潜返故国,不知何日重来,又岂可不在临行之前,与心上的人见一面?
 
    可是,左等右等,心上的人儿还未见来!他跳上一块明如镜台的圆石,这块石头是被当地人称为“望夫石”的,据说曾有一位痴情的女子,曾在这块石头上眺望她远方的情郎,七日不饮不食,终至于死。他和他的表妹小时候,不止一次在这石上嬉戏,他的表妹也曾自比过那痴情的女子,也许今后她也会在这块石头上眺望他吧?但是如今,却是他在这块石头上跳望她。他心中正在万想千思,要在分子之前,要在这块多情的“望夫石”上,与她私把姻缘定了。唉,但是眺望复眺望,他的心上人儿还是未来!
 
    山风吹过,茅草猎猎作响,耿照眼光一瞥,只见那一大丛茅草,似波浪般的起伏不定。初时还以为是被风吹动,但山风过后,茅草仍未静止,而且那“草浪”还在向前延展,正是对着这块“望夫石”的方向,同时还有唏唏簌簌的声响,这分明是有人潜伏在茅草丛中。
 
    耿照恍然大悟,心想:“表妹又来作弄我了,她定是想出其不意地吓我一跳。”他们小时候在这里嬉戏,秦弄玉就曾不止一次这样作弄过他。耿照自以为识破机关,心里暗暗好笑:“好,我且不叫破她,待她近了,我就一把将她抓起来!”
 
    耿照走到石台边缘,弯腰伸臂,正在作势欲抓,忽听得一声喝道:“站住,不许动!”这一声有如晴天霹雳,登时把耿照惊得呆了!
 
    只见茅草丛中陡然窜出了好几个人,将这块“望夫石”团团围着,一个个都是金国的武士装束,哪里有他的表妹?
 
    耿照认得其中一人正是本城的兵马司都监扎合儿,只见他正在一步步迫近,手持长刀,指着自己冷笑。
 
    耿照故作镇定,说道:“扎都监,你早啊,怎的一副如临大敌的神气?”扎合儿冷笑道:“耿公子,你也真好兴致啊,这么早就上山来玩了?”耿照道:“我上山来玩,没什么碍着你们吧?”扎合儿哼了一声道:“你上山来玩?哼!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应该明白,识相的快快束手就擒,还要我们动手吗?”
 
    耿照怒道:“这么说,你们竟是冲着我来了,我到底犯了什么罪?”扎台儿大吼一声道:“耿公子,你别装糊涂啦,真人面前还要说假话吗?我问你,你是不是带了你父亲的遗书,今日就要动身到江南去?哈,哈,我们结你送行来啦!”
 
    耿照这一惊非同小可,讷讷说道:“这,这从何说起?”扎合儿冷笑道:“是呀,这真是不知从何说起!你们父子曾受过金朝大恩,却原来暗地里做南宋的奸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走吧!”耿照“嗖”地拔出剑来,一个武土喝道:“好小子,居然还敢拒捕吗?”
 
    这武士是金国的“巴图鲁”勇士,见耿照年纪轻轻,哪里将他放在眼内,一马当先,倏地就跳上石台,挥锏便打。
 
    哪知耿照身手极是敏捷,他挥剑一封,只听得“当”的一声,火星飞溅,知道这个武士气力极大,立即一个回身拗步,趁着那武士立足未稳,施展“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将他轻轻一带。那武士正向前扑,给他借力打力轻轻一带,那水牛般粗大的身躯,竟然整个飞了起来,“吧”的一声,跌出了数丈开外,那些武士们齐声鼓噪,“嗖嗖”连声,接连着便有几枝冷箭飞来!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