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文化(1)(2)

时间:2021-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孟庆瑞说:

赵刺猬看到一街的标语,特别是听说赖和尚花了两车西瓜,已到公社讨得了指示,定他为村里藏书网的走资派,心中当然十分着急。他所在的"锷未残战斗队",也人心惶惶。标语写了四天,他四天没有睡着觉,觉得自己真要完了。村里干部当了十几年,现在一想到要完了,心里就特别难受。本来他是怕女人大白鹅的,这天夜里大白鹅不称他的意,被他用皮带狠狠抽了一顿她的屁股。大白鹅倒在炕上哭了,也骂他是走资派,使他更加窝火。不过他战斗队中的副队长冯麻子、二组组长金宝对他都很忠心,找他商量,要派"锷未残"的人将街上的标语撕去,将书写标语的小学老师孟庆瑞给打一顿。赵刺猬过去觉得无论冯麻子还是金宝,都是头脑简单的人,看他们不起;没想到头脑简单有头脑简单的好处,到关键时候特别忠心,这叫他感动。不过赵刺猬不同意他们将街里的标语撕去,也不同意打小学老师孟庆瑞。他支书当了十几年,毕竟有些斗争经验。他说:

赖赖说:

这时赵刺猬胆子大了,说:

赖和尚这么说,孟庆瑞只好又留下来写。可街上墙上实在写满了,五桶墨汁没地方用,孟庆瑞只好见缝插针,自己找空地方,把字写得密一些,笔画粗一些。最后牲口桩上,碌碡上,各家厕所里,厨房,写的都是标语。标语一共四条,是赖和尚规定好的。孟庆瑞不用想标语,所以写起来倒不困难。这四条标语是:

"你让我写什么,我写什么!"

孟庆瑞哭了:

冯麻子说:

孟庆瑞摊着手说:

孟庆瑞的死,令冯麻子十分愤怒,骂道:

火烧刘少奇在村里的爪牙赵刺猬!

"不到两天时间,你三桶全写完了?"

"别吊,别吊,我写,我写!"

冯麻子说:

"八桶!"

"没地方你给我找地方,上次给赖和尚写有地方,这次给我写就没地方了?你给我把上次写的抹掉,换成这次写的!"

孟庆瑞说:

"眼看就让人打倒了,还沉个啥鸡巴气!"

"墨汁写完了,我还呆在这干什么?"

冯麻子说:

冯麻子说:

"好,你既然不敢,今天叫你来,就是想告诉你,上次你怎么给赖和尚写的,今天你怎么给我写!上次你写标语花了几桶墨汁?"

"四天!"

"好,今天我也给你买了八桶,你照样把这八桶给我写完!"

但孟庆瑞回去以后,四天过去,他一个字没有抹,一个字没有写九-九-藏-书-网。他没抹没写并不是他不想抹不想写,而是赖和尚的战斗队得到信息,知道走资派赵刺猬要反扑,要抹标语写标语,已经派卫东带着战斗队一帮人拿大棒子到街上看守。孟庆瑞看到标语有人看守,他去抹去写不是等着挨棒子?所以他一个字没抹,一个字没写。到了四天头上,这边战斗队的冯麻子和金宝十分生气,带着一帮人,拿着柳条到小学校去捉拿孟庆瑞。四天既然没有写,就要逼着他把八桶墨汁喝下去。可等冯麻子一帮子来到学校,推开孟庆瑞的屋门,发现孟庆瑞正在屋里主动捧着大桶在喝墨汁,脸上、脖子里,全是黑乎乎的墨汁,一边喝还一边打自己的脸:

金宝也眨着眼说:

孟庆瑞说:

赵刺猬是地、富、反、坏、右在党内的代理人!

孟庆瑞说:

冯麻子说:

孟庆瑞见他这么说,头上有些冒汗,说:

"赵刺猬就是村里的刘少奇,你怎么不敢写?你要不写,就等于保他。他将来要倒了,你还了得?我老实告诉你,赵刺猬的问题,是公社领导已经定了性的!"

于是花了八桶墨汁,将"打倒赵刺猬"的标语写了一街。

"你那边怕过一回了,这次怕怕这边吧。你说,明天你抹不抹?写不写?不抹不写我先吊你一夜!"

"我抹,我写,我明天就写!"

其中遇到"刘少奇"和"赵刺猬"两人,一律头冲下写,再打上一个红×。

"那我不管,反正你再用两天时间,把五桶墨汁给我写完!"

"各位领导,各位同志,我想来问一下,俺村到底谁是走资派!赵刺猬过去一直当着支书,明明是走资派,现在他却不承认,对这样的人应该怎么办?"

说完,就让金宝把孟庆瑞放了回去。

"标语不能撕,人也不能打,越是这种时候,越是得沉住气!"

"麻子,咱俩过去关系不错,你何必难为我。我刚给赖和尚写,又给你们写,赖和尚知道了,肯定会打我!"

"好,他让你写,你不敢不写,我手下也有一个战斗队,我让你写,你敢不写吗?"

"可街上没地方了呀,上次写打倒刺猬给写满了!"

当天晚上,冯麻子和金宝派人把小学老师孟庆瑞找来,让他重新书写标语。叫孟庆瑞是在夜里。孟庆瑞一进"锷未残战斗队"的房子,发现地上摆着八桶墨水和一根绳子,冯麻子和金宝手里一人拿着一根柳条,就知道不是好事。孟庆瑞过去见到冯麻子和金宝,都相互说话,有时还说几句笑话,但看今天这架势,不像是说笑话。孟庆瑞就站到屋子正中不动。冯麻子和金宝两人在灯下炕上抽烟,相互说笑,也不理他。直到冯麻子"嘟""嘟"放了俩屁,金宝用柳条戳着笑他,冯麻子感到不好意思,才把注意力转移到地上孟庆瑞身上。冯麻子问:

"对对对,还是领导有水平!"

"可以,标语哪个革命派都可以写,不能街上的墙都让赖和尚占着!"

"我再给你买五桶墨汁,你再接着写!"

孟庆瑞吓得出了一身汗,说:

"嘿,你这王八蛋,说来说去你还是怕赖和尚啊!你怕他打你,就不怕我打你呀!我现在就把你王八蛋吊起来,用柳条抽你!"

赵刺猬压制革命群众罪责难逃!

"街里墙上都写满了,你再给我五桶墨汁,我往哪里写?"

"这,赖和尚要知道了,肯定打我!"

从公社回来,赵刺猬立即把乙派头目的话给"锷未残"传达了,大家也开始心明眼亮,过去泄气的群众,现在又重新有了劲头。这时冯麻子和金宝说:

孟庆瑞答:

"我写,我写!"

"不是叫你论谁的官大哩,官大也不一定是走资派,官小也不一定不是走资派,毛主席就比刘少奇官大,刘少奇怎么是走资派?赖和尚就是村里的刘少奇!"

"咱就眼看着你被打倒不成?"

当然这都是二人的背后争议,双方并不见面。这时已经是秋天,赖和尚"偏向虎山行"的三队四队种了一片西瓜。赖和尚想澄清一下村里到底谁是走资派,就让三队四队的群众搞了两马车西瓜,拉到公社造反派的驻地。公社造反派这时也斗争得如火如荼,大家都口渴,见赖和尚送来西瓜,都很高兴,用拳头砸开西瓜就吃。吃完西瓜,造反派头目问赖和尚有什么事,赖和尚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