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文化前言(2)

时间:2020-12-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故乡天下黄花(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部分 文化 前言(2)

这样,李葫芦有几天没卖香油,一开始过这样的生活,李葫芦很不习惯,胳膊腿没有放处。老父亲李守成也唠唠叨叨,说背语录不如卖香油。但过了几天这样的生活,天 天夜里到寡妇家吃"夜草",李葫芦觉得还是比卖香油强。过去辛辛苦苦卖香油,不是照样被人家老婆欺负,一到腌菜就来放油;现在不卖香油,背毛主席语录,就有人请他到寡妇家吃油。吃了几天油,李葫芦觉得寡妇做饭也比一般人做得好吃,炸油馍,捞面条,炖鸡炖鸭,油水真大,吃得浑身酥软。半个月过去,李葫芦再听不得老父亲李守成唠叨,觉得以前卖了十几年香油真是傻蛋,人家赵刺猬、赖和尚才知道怎样做人。做人就得做人头,可以天天吃"夜草",推小车卖香油就像做了人屌,纯粹瞎鸡巴混。以后再不 卖香油,也要做人头。决心一有,就把香油摊子给砸了,下决心参加战斗队,跟人搞"文化大革命"。只是村里两个战斗队,一个"锷未残",一个"偏向虎山行",到底参加哪一个,他有些拿不定主意。两个战斗队又都拉他参加。他想:×他妈,过去你们老到俺家放香油,这次我也放放你们的香油。赵刺猬又来找他谈,说:

卫东听了批评,却不以为然。正因为逼走了卫彪,这些天他才可以天天与路喜儿一块学"毛选"。天天一起学"毛选",神情才可以专一。一次演完老头老太太学"毛选",已近半夜。他和路喜儿卸了装,便邀请路喜儿一块跟他到牛寡妇家里去吃"夜草"。路喜儿晃着辩子说:

"×!干他一家伙!就是干不成,大不了接着再卖油!"

"人走时运马走膘,谁让你记性不好了?你要记性好,还能轮着他到公社背语录?"

赖和尚朝卫东脸上啐了一口唾沫:

第二天,村里又多了一个战斗队。战斗队的名称,仍是小学老师孟庆瑞给起的,叫"捍卫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造反团",李葫芦任团长,卫彪任副团长。李葫芦对这个名称很满意,叫"造反团",觉得"团长"总比赵刺猬、赖和尚战斗队的"队长"大。只是村里已经成立了两个战斗队,村里的人都参加得差不多了,他这个造反团成立起来,来投奔的只有三十多人。不过大旗一树起来,团长、副团长齐全,也就成了一支队伍。别的战斗队组织人演戏、跳舞、学"毛选",他们也组织人演戏、跳舞、学"毛选"。别的战斗队头目半夜分别到吴寡妇和牛寡妇家吃"夜草",他们也选了一个吕寡妇,下四个生产队起些粮食、油和肉,运到吕寡妇家,到了半夜也吃"夜草"。现在村里成了三国鼎立的形势。一到半夜,三个寡妇家分别飘出油香、面香和肉香,香满一街。

给他提意见!

哎!

"给你个小组长!"

赖和尚回到家,把自己的副队长卫东叫过来,也骂了一通,说:

久而久之,双方面习惯了。赵、赖两家一到腌菜就想起李葫芦,李葫芦一见赵、赖两家的婆娘就下撇子提香油。有时赵、赖两家不腌菜,不到他家来,李葫芦还感到有些别扭,不知是不是两家的婆娘不高兴了。到了"文化大革命",李葫芦仍然卖香油。一直到村里破完四旧立完四新,李葫芦仍不显山不露水,没看出除了卖油,还有什么大的作 为。可到了演戏、跳忠字舞、背语录阶段,李葫芦突然显示出他除了卖油之外的天才。公社破完四旧、立完四新,便布置各村比赛背语录。任务到达村里,赵刺猬和赖和尚都想让自己的战斗队里出现背语录模范。可两个战斗队的人,都比赛不过李葫芦。李葫芦卖油记帐记性好,现在运用到背语录上,像卖油一样见成效。十天背了二百多条。不但短的会背,长的也会背。连"白求恩同志我仅见过一面","自由主义有各种表现","无数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了他们的一切,难道我们还有什么个人利益不能拋弃吗?"等等都会背。村里背语录比赛,他得了第一。到了公社,他仍是第一。十天之内,李葫芦突然出了大名。不过这次出名不像他卖油出名。卖油出名仅卖个香油,这次出名轰动了整个公社,公社造反派头头握了李葫芦的手,县上造反派头头也握了李葫芦的手,李葫芦成了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一时全公社有不知道赵刺猬和赖和尚的,但没有不知道李葫芦的。这让赵刺猬赖和尚心里很不高兴。赵刺猬赖和尚各有各的战斗队,过去街上碰面从不说话,这天碰面却不约而同说了话。赵刺猬说:

你可要多多地,

当天夜里卫东便在"夜草"上偷了一块肉饼,第二天偷偷给了路喜儿。看着路喜儿倚在麦秸垛上,扭扭捏捏吃了,卫东兴奋地用两只大手拍打着自己的胸脯。当天夜里做梦,就梦见他跟路喜儿在一起,路喜儿变成个肉饼。现在见赖和尚埋怨他,他有些委屈,当初他和卫彪打架,可是赖和尚批准的。但他不敢埋怨赖和尚,只是说:

李葫芦撅着嘴说:

"不是叫你论人多人少哩!毛主席一开始人就少,不是打败了蒋介石?村里叫你弄复 杂了。过去就一个赵刺猬,现在又多了个李葫芦,这以后村里怎么收拾?"

干活可有得懒,

"一个鸡巴卖油的,现在也成人物头了,不知这运动咋鸡巴搞的!"

接着又给他讲了自立门户的种种好处,可以自己做主,可以吃"夜草",可以组织大家演戏、跳舞、学"毛选"等等。工作做到鸡叫三遍,终于把李葫芦的胆子做大了。李葫芦拍了一下桌子:

接着摆了摆手说:

"你过去光卖油了,连个党员都不是,怎么安排副支书?"

李葫芦忙说:

"你不要怕,我给你偷一个肉饼,明天送给你!"

沾!

……

"都是因为你,为了一个小×,逼走了卫彪,让村里多了一个造反团。不是卫彪叛变,单凭一个李葫芦,哪有胆子成立造反团?"

"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一个鸡巴卖油的,会背两条语录,就想当副队长了?老子土改时就参加革命,现在才混了个队长,你倒想一步登天了!"

"这就对了,别看着放撇子香油就不高兴。我能到这里来放香油,是觉得你不错。要是换个人,给我放香油我还不一定要呢!"

"可不,婶子能来放香油,是看得起我!"

"葫芦,这就对了,只要有这句话,天下没有干不成的!"

赖和尚比赵刺猬痛快,兜头吐了李葫芦一脸唾沫:

赵刺猬说:

老贫农李守成的儿子李葫芦,也成了村里的人物头。李葫芦以前是个卖油的。卖油之前,跟师傅学过铣石磨。不过他不适合铣石磨,他胳膊太细,后来改行卖油。他卖油可以,声音宏亮、记性好,帐算得快。卖了几年,附近村子有好几个卖油的,最知名的是李葫芦。不过知名也就是在卖油的行列,在村里李葫芦仍狗屁不是。赵刺猬的老婆、赖和尚的老婆,一到腌菜,就想起了李葫芦,就端着菜碗到他家去放香油。虽然李葫芦家的人都满肚子不高兴,但都下油罐提上来一撇子香油给她们放。一次李葫芦正跟老婆生气,赵刺猬的老婆又端着菜碗来放香油,看到李葫芦脸上不高兴,便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