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冷庐杂识(第八卷五)

时间:2020-11-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陆以湉 点击:
冷庐杂识(全文在线阅读) >   ●卷八(五)



  ◎仞
  
  仞字解,包咸七尺,赵岐八尺;王肃四尺,应劭五尺六寸,朱子注《论语》从包,注《孟子》从赵。程氏瑶田谓度广以寻,为八尺:度深曰仞,必七尺。是则包说为长矣。
  
  ◎市
  
  市,南方曰市,北方曰集,蜀中曰疾,粤中曰墟,滇中曰街子,黔中曰场。
  
  ◎丘大理
  
  淮安山阳丘侍讲象升,官大理寺左寺副时,吴三桂倡乱,军民为所惑。逃人五十,率众悔悟来归,刑部以叛逆论,事下三法司。丘引律文“逃叛自首,及能还归,减罪二等”争之曰:“百姓胁从者不少,若绝其归命之诚,只益坚其为贼耳。”众韪其言,遂驳正,上报可。旗人有与父异居而后母与邻人私者,父愤不能制,语子曰:“儿为我杀之!”子夜杀后母及邻人于室,自归有司,有司论极刑,部院核拟如所论。丘持不可,曰:“《春秋》书‘夫人孙于齐,不称姜氏,绝不为亲,礼也’。夫绝不为亲,即凡人耳。彼承父治命,手刃父仇,而以大逆论,无乃非《春秋》之义乎?”乃以两议上,诏特从末减。其平反大狱类如此。
  
  ◎咏菊
  
  先君子最爱种菊,每至秋日繁花满庭时,招同人宴赏。尝赋诗以寄兴云:“丛丛秋色映烟萝,老圃霜飞未改柯。气可凌寒无碍瘦,品能耐久不嫌多。一庭清影超尘垢,三径幽香伴啸歌。好约前溪素心侣,东篱晨夕试相过。”
  
  ◎郑中丞诗
  
  郑梦白中丞《小谷口诗钞》,调秀词雅,卓然可传。《行间感兴》云:“半杯入手共谁论,寸管从教掌北门。东海羽书驰赤紧,西兴钟鼓断黄昏。惊沙雁影寒云渡,小队鸦兵细柳屯。凄绝曹娥江上思,九旬慈母九重恩。”《津门新乐府》云《堆盐坨》(警侈靡也):“船头击鼓声琅琅,大包捆载来芦场,万夫连臂如雁行。一堆两堆作山立,千堆万堆苦未息,赤足踏沙白于雪。海门落日寒无衣,得钱且免全家饥,东门换米西门归。道逢主翁不相识,豪奴夜拥飞舆出,红灯高宴梨园客。”《十字围》(思水利也):“忠毅疏,潞客谈,冀北何地无江南!咿咿哑哑水车动,绿杨委地春。长官一片心,农夫千日力。棋盘画出十重围,白沙化作黄金色。斥卤可耕渠可通,古今农事将毋同。吁嗟乎!落落海滨地,茫茫古人意。居民懒畚锸,竞逐鱼盐利。丰碑下马拜贤王,苔痕绿上斜阳字。”断句如《长城驿》云:“画本夕阳人影淡,棋盘乱石马蹄斜。”《新绿》云:“含笑眉痕初嫁女,称心袍影乍官身。”《歌风台》云:“贫贱人情丘嫂釜,艰危世味太公羹。”《青山镇》云:“分水入江湖尾大,背山成屋市腰长。”皆刻意新警,不落恒蹊。
  
  ◎韩文公辟佛
  
  韩文公辟佛,而诗集中多赠僧之作,后人疑之。余观其《送惠师》云:“吾非西方教,怜子狂且醇。吾嫉惰游者,怜子愚且谆。去矣各异趣,何为浪沾巾?”《送僧澄观》云:“浮屠西来何施为?扰扰四海争奔驰。构楼架阁切星汉,夸雄斗丽止者谁?”《送灵师》云:“佛法入中国,尔来六百年。齐民巡赋役,高士著幽禅。官吏不知制,纷纭听其然。”皆语含规讽,与辟佛之旨未尝相悖。至《与大颠三书》,则为后人讹托,可无疑也。
  
  ◎嵇叔夜
  
  “竹林七贤”,惟嵇叔夜不得其死。余按:《晋书》称康恬静寡欲,含垢匿瑕,宽简有大量。而竟横罹酷刑,则以不礼钟会,遂为所谮。嗟乎!士君子处世,何可以贫贱骄人,而不恪循礼节哉!
  
  ◎芭蕉树
  
  王渔洋《居易录》云:边司徒华泉诗“自闻秋雨声,不种芭蕉树”。或议之,谓芭蕉不得称树。因引《花间词》“笑指芭蕉林里住”,以为既可称林,顾不得称树耶?余按:芭蕉树见于《维摩诘经》,又谢皋羽《逃暑崇法寺》诗云:“棋局雨生苔藓文,袈裟晴挂芭蕉树。”固已先言之矣。
  
  ◎泉甘而酒冽
  
  《泊宅编》谓欧阳公作《醉翁亭记》,后四十五年,东坡大书重刻,改“泉冽而酒甘”作“泉甘而酒冽”。王渔洋以为实胜原句。今按:集中作“泉香而酒冽”,“香”字不如“甘”字为佳。
  
  ◎陈士奇
  
  陈士奇驻兵重庆,为张献忠所执,大骂而死,可谓死得其所。当士奇督学政时,好与诸生谈兵,及秉节钺,反以文墨为事,军政废弛。石硅女将秦良玉图全蜀形势,请益兵分守十三隘,扼贼奔突,置不问,蜀以是扰。然则蜀之罹祸,士奇不得辞其责,幸以死报国,不至蒙诟于后世耳。
  
  ◎ガ侯
  
  汉萧何封ガ侯,后汉邓禹、臧宫亦封ガ侯,皆属南阳郡,音作管切。禹更封梁侯,定封高密侯。宫初封成安侯,更封期思侯,又更封ガ侯,定封朗陵侯。独何未尝更封,且世承ガ封,至王莽败始绝。高后时,何子禄薨无嗣,乃封何夫人同为ガ侯。妇人封侯,前此罕见。
  
  ◎作文增益
  
  作文固无取冗长,然用字有以增益而愈佳者,如欧阳公作《昼锦堂记》云:“仕宦至将相,富贵归故乡,此人情之所荣,今昔之所同也。”后增二字,作“仕宦而至将相,富贵而归故乡”,乃觉更胜。又作《史岘山亭记》云:“元凯铭功于二石,一置兹山,一投汉水。”章子厚谓宜改作“一置兹山之上,一投汉水之渊”,方为中节,公喜而用之。黄山谷《题仁宗飞白书跋》,末云:“誉天地之高厚,赞日月之光华,臣知其不能也。”集中作“臣自知其不能也”,增“自”字语意乃足。于此知作文之法,不得概以简削为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