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每一位父亲,都藏着一颗疼爱子女的心

时间:2017-06-1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儒宝儿 点击:
父亲属羊,67年出生;我也属羊,91出生。父亲比我整整大了“两只”羊,从记事起,他就不苟言笑;虽然对我疼爱有加,也整日板着脸。

去年,我在市内买了房子,结了婚,父亲脸上虽然没有表现,我却知道他的心里十分欣慰;对于比我大一岁的姐姐,父亲看在眼里,更是急在心里,因为她还没有出嫁。

春节过后,大年初六,即将去外地工作的父亲和我的岳父相约在我的新家吃顿饭。我知道,其目的有二,一来和自己的亲家聊聊天、叙叙旧,二来看看我装修好的新房。

吃过早饭,姐姐兴冲冲的梳妆打扮一番,她也没有到过我的新房,打算跟着去看一看。父亲看到后却呵斥道:你去跟着干什么,不准去!怔住的姐姐不知所措,愣了几秒,便把自己关到了房内。尽管母亲在一边劝导,执拗的父亲还是不为所动。

我知道,父亲,有他自己的想法。

一切都很顺林,父亲对我的新房还算满意,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虽然父亲有高血压,和我岳父在一起仍少不了酒的陪伴。与我定亲之时的情况差不多,一瓶白酒,父亲喝了七成左右,其余的是岳父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父亲的酒量远不如从前。七两白酒下肚,父亲已经开始发晕,母亲给父亲冲了一杯浓茶便坐在旁边看着,我则收拾卫生。下午三点半左右,带着父母和老婆,我便驱车往家赶。一个小时的路程,父亲口中一直说个不停,大半都是在和我老婆说,说我家是农村,怎么怎么样;说他再干几年没问题,怎么怎么样;说他以后挣的钱第一是我们,第二是我姐,怎么怎么样。

我十分明白,父亲虽然酒喝多了,话却不多。

回到家中,酒醒一半的父亲便张罗着要为我们准备晚饭,母亲,老婆和我均表示一点儿都不饿;正在看电视的姐姐也说两点多自己吃了点东西,也不怎么饿。然而父亲依旧没有停下,他不像是对我们说,更像是在自言自语道:咱们中午吃的这么好,我女儿还没吃呢,我就要做。

我离父亲最近,这句话只传到了我的耳朵。

“老爸,原来你是做给我我姐吃的啊!”我自是知道父亲的心思,但依旧笑着明知故问。

“你中午吃的这么饱,你姐还什么都没吃,给你姐做点好吃的。”父亲一边说着,手中也一直没有停下。突然,我惊奇的发现,父亲在那一刻脸红了,仿佛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我向母亲大喊:老妈,快来看,我老爸脸红了。

“他那脸这么黑,还能看出来红?”母亲一边笑道,一边走到了厨房门口。

“还是真的!”母亲也在一边看着。

“胡说什么呢,看电视去!”父亲对我佯怒道,便关上了厨房门。

或许,父亲是在弥补早上对姐姐的呵斥,但我知道,父亲是爱姐姐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