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二、天骄圣地成吉思汗

时间:2015-09-2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云舒云卷 点击:
                             二、 多情草原鄂尔多斯
                                     天骄圣地成吉思汗
        拜别昭君陵园,转道西南,我们被盛况空前的 “那达慕”诱惑着,牵拉进了无边的鄂尔多斯大草原。
       头顶流动着丝锦般的朵朵白云,脚下游走着宛若白云般的羊群,孤独的牧羊人甩响的鞭哨声在寂廖的草原上一声声地脆响,啊!如诗如画的鄂尔多斯,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幅人类与万物共生共存,平等和谐地分享着大自然恩惠的美好图景。
      鄂尔多斯人的目光,清纯得犹如大草原纤尘不染的空气,那般的明亮透彻,自然的眼神里没有媚俗和卑怯,不辩人间世事的尊卑贵贱,凡是远方的客人都献上一条吉祥的哈达,敬上一碗飘香的奶茶,他们教会了我们这些“文明人”,在享受大自然的恩泽、满足口腹欲望之前,首先要感谢滋养人类的苍天、厚土和创造财富辛勤劳作的人们,指尖沾酒,恭敬地弹指向天、地和人间,履行完敬天、敬地、敬人的虔诚仪式之后,才可以开怀畅饮,狂放不羁。
美丽辽阔的大草原孕育出乌兰木骑鲜花般的棋棋格们(蒙语:美丽的少女)和健牛般的巴特尔(蒙语:勇敢的小伙子),他们个个能歌善舞,身怀绝技。高挑健美的姑娘们头顶高高迭起的晶莹酒盅,指尖打起响脆的酒盅节拍,跳起了柔情似水的蒙古“酒歌”舞;健壮的小伙子怀抱马头琴不动声色中唱出了蒙古草原的沉静与苍茫,同时又唱出了草原的清亮与高亢,聆听着“呼麦”神奇美妙的天籁之声,思绪随着马头琴穿透古今的悠扬与凄凉飘向一望无际的鄂尔多斯辽阔的大草原。
       蓝天碧野,白云悠悠,剽悍的蒙古摔跤手们,已摆开了架势,盛装出场,左突右闪,腾挪奔扑,身手矫捷的一方几个回合就按倒了对方,赢得了胜利的桂冠和姑娘们爱慕的眼神。
      素有马背上民族之称的蒙古族,赛马场上才是大显身手的英雄用武之地。彩旗飘飘,人声鼎沸的赛马场最为热闹。大草原上,远近百里的牧民们阖家乘马扬鞭赶来参赛。裁判员一声令下,万马脱缰,有如离弦之箭飞奔而去,赛道边,各家骑手的亲友团鼓掌、跺脚助威,鼓角相闻,欢呼声浪席卷鄂尔多斯大草原。
       片刻功夫,只见骑手们策马扬鞭,驰近终点,五彩的缨络划过眼帘,高头骏马蹄声震撼,争先飞奔,冲过终线,勇夺桂冠。隆重的授奖仪式上,站在主席台上的冠军赛马被授予“骏马”称号,骑术精湛的骑手们,牵拉着桂冠“骏马”绕场一周,道不尽的八面威风、英雄豪迈。
       离开赛马场多时,激动万分的心情仍久久难以平静。
       我们继而转道鄂尔多斯西南的圣地——伊金霍洛草原,那里坐落着中华民族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陵。
       正是午后艳阳高照,与众不同的鄂尔多斯人的土地上播种的不是五谷杂粮,而是向着太阳紧追不舍的向日葵,一望无际的大地上,金黄色的向日葵花环,直铺向天边,放眼望去,鄂尔多斯的土地仿佛是用熠熠闪光的金子铺缀而成,那扑实的黄色花瓣在几乎察觉不出的风中微微摆动,啊!我终于找到了“阿尔的太阳”梵高的“向日葵”。
      穿过印象派大师的巨幅画作,草原深处的甘德利敖包山上,巍巍屹立着相互联通的三座蒙古包式宏伟建筑,金黄的琉璃瓦反射着蒙古高原热烈的阳光,灿烂辉煌。威震天下,征服世界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长眠于此。
        800年前,金戈铁马,所向披靡的蒙古汉子铁木真纵横捭阖漠北游牧群落,号令一统漠北边疆;对外铁骑千里,横扫欧亚大陆40国,1206年春建立大蒙古帝国,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成就了一统天下的宏伟霸业。1226年率兵南伐西夏,途中目睹了水草丰美,花鹿出没的伊金霍洛大草原,十分欣赏,“我死后可葬此地”,1227年8月25日,病疫于讨伐西夏途中,三年后西夏灭,遂葬于草原圣地——伊金霍洛。由勇敢剽悍的鄂尔多斯达尔扈特人世代守护。
       步入兀立在辽阔草原上的蒙古特色的成陵门景,雄伟壮丽,气吞山河的英雄气概震荡在万里碧空之下。顺着沉重厚实的380多米长的白色石阶仰望圣殿,横刀立马的成吉思汗铜雕屹立在石阶中央,英武神威,直入云霄,显示出一代天骄的开天辟地,气壮山河的英雄豪迈。四周松柏森森,紧紧簇拥住陵寝周遭,平添了几分庄严肃穆。我们拾阶而上,伫立在宽阔的圣殿广场前,眼前一字排开的成陵三殿,仿佛振翅云霄的雄鹰,欲鲲鹏万里。进入正殿,高高的拱顶下,成吉思汗身着盔甲战袍,腰佩宝剑的洁白塑像映入眼帘,身后的蝶型壁画是征服欧亚大陆的宏伟版图,站在正殿的穹窿之下,仿佛穿越了800年的时间隧道,进入了刀枪林立的军帐中,一代天骄正深思熟虑、运筹帷幄之中,骁勇善战的蒙古铁骑已经决胜于千里之外。蒙古族的一代枭雄,岂“只识弯弓射大雕”,其气吞山河的雄才大略,丰功伟绩镌刻在圣殿东西长廊的大型壁画上,从出生、遇难,东征西征统一蒙古,其孙忽必烈挺进中原,统一中国定都北京,于公元1271年定国号元,追封成吉思汗为元太祖。
   而今站在北方一隅的伊金霍洛草原上,诵读着中华民族的历史画册,拜谒着蒙古大帝横扫四方,统一中国的陵寝圣殿中,作为异族子孙的我,不禁心中唏嘘感慨,情怀复杂......。
       游览完圣殿,我们来到了宽阔浩大的祭祀区。每年三月二十一日的春祭日,草原上的蒙古人从四面八方茵集于此,为蒙古人民的英雄举行隆重庄严的祭奠活动,感怀中华民族的一代天骄的丰功伟绩。
       傍晚,我们在入住的蒙古包营帐区开怀畅饮,旅途的劳顿在喷香的奶茶、烤全羊的香气缭绕中渐被忘却。入夜,意犹未尽的我们,乘着郜月当空,凉风习习,来到鄂尔多斯夜广场上,在幽暗的灯火中,沐浴着当头明月挥洒的烟笼雾罩般的月辉,草原上飘来了 深情而又低沉的男中音:美丽的夜色多沉静,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声,想给远方的个姑娘......
       虽已置身现代文明多时,我的魂魄依然滞留在辽阔无垠,神圣庄严、沉静多思的鄂尔多斯!
 
作品集云舒云卷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