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小时代4——互联网+电影的一个拐点(2)

时间:2015-07-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江然 点击:

  
  我们分工不同,应对情况,有各种各样的应招,如果相互不理解,就要回到原点再来沟通。比如怎么处理审查问题、柯震东问题、这么多舆论的问题……处理问题时你是面对社会,也不一定每次都完美,所以要回到原点来沟通。
  
  我觉得就是这样一个状态,跟他合作得很顺。关键是他比较信任我,因为他很清楚跟我合作的意义,我的路数、目的是什么,我也比较知道他,这就好办,遇到状况可以一起面对。
  
  应该说这个团队特别难得,两年做4部电影,从2013年的暑期到2015年的暑期,上了4部电影仍然是同一拨人。
  
  至于说社会上怎么看,我觉得这很正常。我们做自己的事、有自己的想法,传统电影行业有些评价,社会觉得有很多问题。我觉得很正常,你做从0到1的事怎么可能没看法,大家都会对你有看法,我们干的这个事就是有非议的事。要想清楚,千万别指望所有人认同,所有人认同的事是不可能创新的。我跟电影局的领导都这样说,我说这个过程是一个创新的过程,不能要求太高,创新的事完全做对了就不是创新。
  
  NBD:创新需要试错?
  
  张昭:对,要试错,我们不追求成功,追求创新,这个动力很重要,我们有这个诚意,在用创新的方式做而已,你们(电影局领导)就支持一下吧,不要用老电影人的要求来要求我,不要用一个要求成熟导演的方式去要求小四。外界始终用创新方式来看待你做的事,这不容易。
  
  但是我很感谢所有的人,包括电影局的领导、媒体、合作伙伴,能做完这事,而且能够用平稳、持续的方式做完,我觉得是树立了一个里程碑,挺不容易。大家没法立马理解,因为我也没法跟电影行业说我不是你的人,你不要这么看我,我没法这样说。我只能说我在做什么,但是价值观不一样。
  
  NBD:整个《小时代》系列您一直在说分众IP或是精准营销,具体到操作层面主要是依靠大数据?
  
  张昭:其实第一集是小说的数据,第一集以后逐渐变成电影的数据,这些东西都很简单,对于我们来讲就是掌握这群人是谁、在哪儿、用什么方式跟他们沟通、他们在乎什么。
  
  大数据也不是一个神话,它是具体为用户服务的路径。从第一集我们做的是很低幼的衍生品,到第四集就是高大上的衍生品,这是逐渐了解受众的过程。很有意思,对一群人的心智进行运营。从商业模式去讲,就是基于分众心智的IP运营。
  
  NBD:我们注意到郭敬明入股了乐视影业?
  
  张昭:这个等到我们披露的时候吧。大家共同在创造未来,就应该共同分享,我们所有的创作者都是一样的,导演也好、明星也罢,都是乐视的合伙人,用合伙人的方式来跟大家分享,因为本身我们就是做未来的,不用这个模式去分享,怎么做呢?
  
  “互联网+把电影变服务业”
  
  NBD:乐视影业一开始就定位于“互联网+电影行业”,出于怎样的考虑?
  
  张昭:其实做乐视影业以前,我还是在比较传统的电影产业。走到一定时候,会思考两个问题:第一个是2017年开始,中国电影迎来全球化的节点。当好莱坞电影动不动都是15亿、16亿元票房时,中国电影产业到底有什么样的独特价值?看看韩国、欧洲很多国家,加入世贸后,本国电影产业、内容产业都经受了特别多打击。所以基于两个维度,第一个维度全球化,第二个维度是互联网。互联网恰恰给我们提供这样的机会,能够让我们用互联网时代的方式为大家提供服务。
  
  做乐视影业,我想得很清楚,要做互联网电影公司。2012年4月我们开第一次发布会的时候就是这个意思,足足两年时间大家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WTO十年,其实我有很深的焦虑。我研究过世界上所有国家,所谓发展得好好的本土电影产业,怎么让好莱坞就给“糟蹋”了。人家是现代化机械部队,你是民兵。我在海外很多年,太清楚好莱坞的影片。它拥有全球市场,所以能够聚集全球人才、技术。我们怎么发展民族电影产业里的出路,我认为就是跟互联网合作,把它变成服务业。
  
  NBD:深度挖掘内容背后价值?
  
  张昭:对。好莱坞电影产业比例中,票房占到28%,但中国占到80%。如果我们能够在票房猛涨同时,把服务能力,也就是产业延伸价值做出来,空间就很巨大。一方面要承认票房增长、内容创新都有非常大意义,但还要看到,好莱坞为什么今天票房不涨了,是它内容不强大了?它是纯粹靠市场扩张才逐渐走向这样一个瓶颈。
  
  国内现状是,一方面好莱坞内容比我们强,另一方面我们在靠开电影院不断扩产能,总有一天会遇到瓶颈。这个时候要创造民族影视产业的独特价值,这个价值就是服务价值。这个事情外国人帮不了你,技术也帮不了你,这是服务能力。
  
  中国电影行业现在处在一个比较大的转身,这是另外一个我想传导的观点:绝好的“互联网+影视产业”,是中国电影行业百年不遇的战略机遇。对中国电影产业来讲,电影一直是舶来品,国外强大很多倍。战略机遇在哪儿?好莱坞跟硅谷间的沟通比较差,都太强大了,转不过身来,比较傲慢。中国恰恰是内容没有那么强大,所以我们可以比较容易转身。
  
  我们首先要有提供服务的能力,而不仅是提供内容的能力,因为内容只是入口。内容背后的服务才是这个产业未来可能在全球化过程中独树一帜、本土化服务的价值。这些东西好莱坞解决不了,首先它是内容产业,其次面向全球,无法分众,这是它的痛点。
  
  NBD:内生式,而不是外延式扩张?
  
  张昭:对,我们公司的思想到今天还在不断统一,我不要求每个人都想得很明白,但必须坚持对的方向,要强调服务。这个产业如果这样做下去,回归到TMT行业,电影变成了媒介,内容走向免费,它的商业价值是在服务,这是一个趋势。
  
  我国电影产业今年可能有400多亿票房,视频网站现在主要是靠广告,总体大概三、四百亿,加起来1000亿,这就是在“互联网”和“影业”中间画一个“+”号,1000亿元。但是如果我们把这个“+”号,变成从0到1的价值创造的话,它面对的是一个1万亿的产业,这叫“用产业的方式来做公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