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红楼梦魇(下)(4)

时间:2009-07-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爱玲 点击:

[NextPage四详红楼梦(4)]

四详红楼梦(4)


  再参看第六十三回贾蓉与二尤一场:
  贾蓉且嘻嘻的望着他二姨娘笑,说:"二姨娘你又来了,我父亲正想你呢。"尤二姐便红了脸骂道:"蓉小子我过两日不骂你两句,你就过不得了,越发连个体统都没了,……(中略)"说着顺手拿起一个熨斗来,搂头就打,吓的贾蓉抱头滚到怀里告饶。尤二姐便上来撕嘴,(全抄本"二"字有人改"三")又说:"等姐姐来家咱们告诉他。"贾蓉忙笑着跪在炕上求饶,他 两个又笑了。贾蓉又和二姨抢砂仁吃,尤二姐咬了一嘴渣子,吐了他一脸(庚本这两个"二"字有人改"三")。贾蓉用舌头都推着吃了。众丫头看不过,都笑说:"热孝在身上,老娘才睡了觉,他两个虽小,到底是姨娘家,你太眼里没有奶奶了。回来告诉爷,你吃不了兜着走!"贾蓉撇下他姨娘(庚、戚本;全抄本缺五个字),便下炕来(全抄本;庚、戚本缺四个字),便抱着丫头们亲嘴:"我的心肝,你说的是,咱们饶他两个。"(庚本作"馋他两个。")丫头们忙推他,恨的骂:"短命鬼儿,你一般有老婆丫头,只和我们闹。……(中略)"……贾蓉只管信口开河,胡言乱道之间,只见他老娘醒了,……(中略)尤老安人……又问:"你父亲好,几时得了信赶到的?"贾蓉笑道:"才刚赶到的,先打发我瞧你老人家来了,好歹求你老人家事完了再去。"说着又和他二姨娘挤眼。那尤二姐便悄悄咬牙含笑骂:"狠会咬舌头的猴儿崽子,留下我们给你爹作娘不成?"贾蓉又戏他老娘道:"放心罢,我父亲每日为两位姨娘操心,要寻两个又有根基又富贵又年青又俏皮的两位姨爹,好聘嫁这二位姨娘的,这几年总没拣得,可巧前日路上才相准了一个。"尤老娘只当真话,忙问:"是谁家的?"二姊妹(庚本;全抄本、戚本作"尤二姐")丢了活计,一头笑一头赶着打,说:"妈别信这雷打的!"
  尤二姐把熨斗劈头打来,贾蓉"抱着头滚到怀里告饶,尤二姐便上来撕嘴"。此处"上来"指走上前来。贾蓉滚到她怀里,她怎么能又走上前来?当然是尤三姐。贾蓉一跪下,"他两个又笑了",可见尤三姐并不是不理他。这一段显然修改过,把尤三姐的对白与动作都归在尤二姐名下。全抄本与庚本又各有一处涂改"二"为"三",那是后人见尤三姐冷场僵在一边,所以代改。
  有一句庚、戚本作"贾蓉撇下他姨娘,便抱着丫头们亲嘴";全抄本作"贾蓉便下炕来,便抱着丫头们亲嘴"。后者多出一个"便"字。庚、戚本显然是原文,"撇下他姨娘"这句,又有一个还是两个姨娘的问题,因此索性删去,改为"便下炕来",因为他刚才跪在炕上求饶,但是改得匆忙,漏删下句的"便"字,以致"便"字重复。
  因此全抄本是此回改本,庚、戚本较早,依照改本逐一修正。戚本此处漏改;庚本有两个漏网之鱼,除了此处的一条,还有后文的"二姊妹",没改成"尤二姐"。
  再看第六十四回贾蓉"同他两个姨娘有情"删去"两个"二字,第六十五回删去尤二姐口中"我们"的"们"字,与此回都是一贯的洗出尤三姐来,当然都是作者自改。
  是否曹雪芹自己已经先程本将尤三姐改为贞女?但是第六十六回并没有删去这两句:
  他小妹果是个斩钉截铁之人,每日侍奉母姊之余,只安分守己,随分过活,虽夜晚间孤衾独枕,不惯寂寞,奈一心丢了众人,只念柳湘莲早早回来,完了终身大事。
  既然尤三姐除了贾珍还有许多别人,显然删去贾蓉尤三姐的事,不是为了她不然太滥了,而是因为第六十三回内的贾蓉太不堪──这是唯一的一次他没有家中长辈在场,所以现出本来面目──尤三姐还跟他打打闹闹的,使人连带的感到鄙夷,不像前引的一段里的"众人",不过人影幢幢,没有具体的形象。
  因此第六十七回回首删去贾珍贾蓉悼念尤三姐,后又保留贾珍,因为如果不提贾珍伤感,也不近人情。所以回首这一句是此回的三个本子之间的一个连锁,可知戚本最早,全抄本较晚,己卯本抄配的武裕庵本最晚。
  一七六○本写凤姐把红玉调了去之后,连带改第二十九、第六十七回,免得红玉一去石沉大海。但是"庚辰秋月定本"──一七六○本──缺第六十四、六十七回。如果作者刚改了第六十七回,郑重其事的最新"定本"似乎不会缺这一回。该是一七六○年后找到了第六十七回才改的。一七六二年冬作者逝世,因此全抄本此回与武裕庵本都是一七六一、六二间改的。
  这两个后期本子的分别在下半回,"闻秘事凤姐讯家童"的对白上。兴儿叙述贾蓉"说把二姨奶奶说给二爷":
  凤姐听到这里,使劲啐道:"呸!没脸的忘八蛋,他是你那一门子的姨奶奶?"兴儿忙道:"奴才该死。"凤姐道:"怎么不说了?"兴儿又回道:"二爷听见这个话,就喜欢了,……"
  ──全抄本
  武本在"奴才该死"句下多出这一段:
  往上瞅着不敢言语。凤姐儿道:"完了吗?怎么不说了?"兴儿方才又回道:"奶奶恕奴才,奴才才敢回。"凤姐啐道:"放你妈的屁,这还什么恕不恕了?你好生给我往下说,好多着呢!"
  此处显然原意是"奴才该死"句下顿住了,有片刻的沉默,因此凤姐问:"怎么不说了?"这是像莎士比亚剧中略去动作,看了对白,可以意会。但是后来怕读者不懂,加上武本那一段。此回武本是定稿,除了这一段改得有点多余,另添了几节极神妙的润色。
  戚本最早,武本最晚的这次序,只有一个矛盾。第六十五回兴儿说他在二门上该班。戚本第六十七回旺儿说"兴儿在新二奶奶那里呢",贾琏出门,"特留下他在这里照看尤二姐,故此未曾跟了去"──戚本独有的一段对白。泄漏消息的"新二奶奶""旧二奶奶"的话,戚本是平儿听旺儿在二门上说的;他本是一个小丫头告诉平儿她"在二门里头"听见两个小厮──兴儿喜儿──说的,显然兴儿在二门上当差,与第六十五回吻合。但是武本又多出这两句对白:凤姐讯问偷娶尤二姐的经过,"又问兴儿:'谁伏侍呢?自然是你了。'兴儿赶着碰头,不言语。"怎么武本兴儿还是在小花枝巷?不过是尤二姐一过门就调去的,戚本是贾琏出门,才留下他去照看那边。其实还是戚本近情理,因为凤姐当他跟着出门了,不会起疑。己卯本抄配的第六十四回曾经说明这一层:"府里家人不敢擅动,"鲍二续娶多姑娘后住在外面,所以叫他们夫妇俩去伏侍尤二姐。
  全抄本第六十五回,尤二姐还在说"你们拏我们作愚人待"是较早的本子。此回各本都是兴儿在二门当值。因此全抄本的第六十五、六十七回属同一时期,新改了兴儿在二门值班,前后一致。这两回又都再改过一次,即他本第六十五回与武本。此后作者大概不久就去世了,离上次改又隔了一两年,所以忘了兴儿改二门当值,又派他到小花枝巷了。两次改都带改尤三姐,有限度的代为洗刷。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