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红楼梦魇(下)(13)

时间:2009-07-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爱玲 点击:

[NextPage四详红楼梦(13)]

四详红楼梦(13)


  这样看来,宝玉跟着渺渺真人来到青埂峰的时候,石头一"归位"就已经刻著“石头记"全书,包括情榜,否则如果本来没有,不会二三十年后石上又现出许多文字来。因此宝玉"证了情缘"就是看这部书,明白了还泪的故事,大彻大悟后,也不想"天上人间再相见"了,所以绛珠仙子并没出现。
  除了这"五六稿"──如果"撒手"回不在内,就是六七稿──还有一回也遗失了。第二十 六回冯紫英一段,庚本有两条一七六七年的眉批:"写倪二紫英湘莲玉菡侠文,皆各得传真写照之笔。丁亥夏,畸笏叟。""惜卫若兰射圃文字迷失无稿,叹叹!丁亥夏,畸笏叟。"
  第三十一回回末湘云把她拾来的宝玉的金麒麟给他看,各本都有回后批:"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下一回开始:
  史湘云笑道:"幸而是这个,明儿倘或把印也丢了,难道也就罢了不成?"宝玉笑道:"倒是丢了印平常,若丢了这个,我就该死了。"袭人斟了茶来与史湘云吃,一面笑道:"大姑娘,听见前儿你大喜了。"史湘云红了脸吃茶不答。袭人道:"这会子又害臊了!你还记得十年前咱们西边暖阁住着,晚上你同我说的话儿,那会子不害臊,这会子怎么又害臊了?"史湘云笑道:"你还说呢,那会子咱们那么好,后来我们太太没了,我家去住了一程子,怎么就把你派了跟二哥哥,我来了你就不像先待我了?"
  此段宝玉告诉湘云他珍视这麒麟,当然她知道他是爱屋及乌,因为像她那只麒麟。他不会不知道她定了亲的消息,但是仍旧向她示爱,是他一贯的没有占有欲的爱悦。袭人提起的十年前的夜话,似乎是湘云小时候说要跟袭人同嫁一个丈夫,好永远不分开。──十年前当然是早本的时间表。按照今本,宝玉这一年才十三岁,黛玉比他小一岁,湘云又比黛玉小,十年前至多是一两岁的婴儿。
  第二十一回湘云初次出现:"湘云仍往黛玉房中安歇"句下批注:
  前文黛玉未来时,湘云宝玉则随贾母。今湘云已去,黛玉既来,年岁渐成,宝玉各自有房,黛玉亦各有房,故湘云自应同黛玉一处也。
  显然早本写贾家不是从黛玉来京写起的,还有"前文",写湘云宝玉小时候跟贾母住一间房,也像后来宝黛一样。第十九回袭人自述:"自我从小儿来了,跟着老太太,先伏侍了史大姑娘几年,"可见湘云一住几年,死了母亲才回去了一趟,像第十二回黛玉回扬州一样。想必她家在江南,但是父母双亡后跟叔婶住,"小史侯家"在京中,所以到贾家来也不能长住了。她的地位为黛玉取代,所以总有点含酸。早本大概湘云文字的比重较多,与袭人西边暖阁夜谈等事都是实写的。射圃是否在大观园,不得而知。第二十六回贾兰演习骑射,是在山坡上射鹿。宁府请客练习弓箭,是在天香楼下箭道上。大观园内如果有个射圃,男宾入园不便,连各处的丫头都要回避。当然,这是"后数十回"了──第十九回批注中有"下部后数十回'寒冬噎酸虀,雪夜围破毡'等处",指荣府败落后宝玉的苦况。射圃回也在"后数十回",当时园中人早已散了,难得有客来访,一时兴起,没有理由不到荒园中习射。
  第五十二回宝玉到王子腾家去,有许多随从与排场,庚本批注:"总为后文伏线。""后数十回"当有荣府衰落后宝玉出门应酬的惨状,作为对比。也可能就是应邀演习弓箭,不在王子腾或小史侯家──护官符上的王史薛三家与贾家"一损皆损,一荣俱荣"──而是在依然富贵的亲戚故旧家中,对照才更强烈。湘云的未婚夫是谁,始终没有透露,也许就是卫若兰。不然就是湘云家里穷了之后对方悔婚,另许了卫家。这时候还没过门。若兰比箭热了脱下外衣,露出佩戴的金麒麟,宝玉见是他卖掉的那只,辗转落到卫家,觉得真是各人的缘份,十分惆怅。──当然,也许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太虚幻境关于湘云的画册与曲词都预言早寡,与第三十一回回目"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冲突,一直是一个疑案。
  第十二回跛足道人向贾瑞介绍他那只镜子:"这物出在太虚玄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庚本眉批:
  与红楼梦呼应幻
  "红楼梦"指"红楼梦回",即第五回,因为回目有"开生面梦演红楼梦"(甲戌本),"饮仙醪曲演红楼梦"(庚本)。这条眉批小字旁注"幻",是指示下一个抄本的抄手,"玄境"应改"幻境"。这一回是关于贾瑞的,"风月宝鉴"内点题的故事,来自作者旧著“风月宝鉴"。搬到这部书里来的时候,此处有没有改写,把太虚幻境──原名"太虚玄境"──写了进去?倘是这样,第一回、第五回连批语在内提起太虚幻境好多次──有时候光称"幻境"──怎么从来没有一个本子有个漏网之鱼的"玄境"?看来贾瑞的故事里的"太虚玄境"是从"风月宝鉴"里原封不动搬来的。
  移植到此书内的"风月宝鉴",此外只有二尤的故事里间接提起过太虚幻境一次。第六十九回尤二姐梦见尤三姐"手捧鸳鸯宝剑前来",劝她"将此剑斩了那妒妇,一同归至警幻案下,听其发落",没有用太虚幻境名称,否则一定也是"太虚玄境"。
  自从"风月宝鉴"收入此书后,书中才有太虚幻境,一采用了就改"玄"为"幻",所以第一、第五回内都是清一色的"幻境"。
  还有个理由令人怀疑太虚幻境或玄境是此书一直就有的。太虚幻境的预言与第二十二回的灯谜与第六十三回的"占花名"酒令有点犯重,尤其是关于贾家四春与袭人的预言。第六十三回来自极早的早本,回内元妃还是个王妃。是否因为太虚幻境是后加的,隔得年数多了,所以有重复的地方?第二十二回如果也是极早的早本,那么太虚幻境就是跟著“风月宝鉴"一起搬来的,与最初的"石头记"中这两回相隔太久,以至于有些地方重复。
  庚本第二十二回未完,到惜春的灯谜为止,上有眉批:"此后破失,俟再补。"似乎是编纂者发现此回的一回本末页残破,预备从别的本子上补抄来,但是结果没找到,只在背面加钉一叶,补抄了两条批。第一段是作者生前的备忘录:
  暂记宝钗制谜云:
  朝罢谁携两袖烟……?[七律。诗下略。]
  此回未成而芹逝矣,叹叹!丁亥夏,畸笏叟。[靖本多一"补"字,作"未补成",署名缺"叟"字。]
  到了现存的庚本,当然已经由同一个抄手一路抄下来了,因此笔迹相同。
  回内贾政请贾母赏灯。
  地下婆娘丫头站满。李宫裁王熙凤二人在里间又一席。贾政因不见贾兰,便问"怎么不见兰哥?"地下婆娘忙进里间问李氏。李氏起身笑着回道:"他说方才老爷并没去叫他,他不肯来。"婆娘回覆了贾政,众人都笑说:"天生的牛心古怪。"贾政忙遣贾环与两个婆娘将贾兰唤来。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