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红楼梦魇(下)(20)

时间:2009-07-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张爱玲 点击:

[NextPage五详红楼梦(4)]

五详红楼梦(4)


  讻境遍佛声著“读红楼梦劄记"(载一九一七年三月"说丛"第一期):相传旧本末卷作袭人嫁琪官后家道兴隆,既享温饱,不复忆故主。一日大雪,扶小婢出庭中赏雪,忽闻门外诵经化斋声甚熟悉,而一时不能记忆为谁,遂偕小婢自户审视,化斋者恰至门前,则门内为袭人,门外为宝玉,彼此相视,皆不能出一语,默对许时,二人因仆地而殁。
  哆"石头记集评"卷下,引傅钟麟言:闻有抄本,与坊本不同,宝玉走失后甄宝玉始进京, 至贾府,人皆错认为宝玉。莺儿窃窥之,深替宝钗后悔,不若嫁与此人,亦是一样。甄宝玉梦宝玉已为僧,告以出家原因,并云神游太虚,闻黛玉乃神女,已归位。……[按:甄宝玉进京至贾府,宝玉走失,以及神游太虚闻黛玉云云,皆程本情节,显系程本出版后据以改写的一个抄本。]
  咠万松山房丛书本"饮水诗词集"唯我跋:曾见"石头记"旧版,不止一百二十回,结局有湘云流为女佣,宝钗黛玉沦落教坊。某笔记云乾隆幸满人某家,适某外出,检书籍,得"石头记",挟其一册而去。某归大惧,急就原本删改进呈。乃付武英殿刊印,书仅四百部,故世不多也。今本即当时武英殿删削本也。见原本始知钗黛沦落等事确犯忌。
  呰一九四二年冬,日籍哲学教授儿玉达童告北大文学系学生张琦翔云:日本有三六桥百十回红楼梦,内容有宝玉入狱,小红探监;小红与贾芸结褵;宝钗难产而卒,宝玉娶湘云;探春远嫁──"杏元和番";妙玉为娼;凤姐被休弃。三六桥即蒙人三多,清末官至库伦办事大臣,未尝至日本。或云此本仍在上海。张琦翔"读红楼梦札记"(载一九四三年六月北大文学)中提及三六桥本,后卅回误作四十回。
  呙褚德彝跋幽篁图(曹雪芹画像题记,传抄本):宣统年间在京见端方藏红楼梦抄本,宝玉湘云有染,及碧痕同浴处,多媟亵语。八十回后黛死娶钗同今本;但"婚后家计日落,流荡益甚,逾年宝钗以娩难亡,宝玉更放纵,至贫不能自存。欲谋为拜堂阿(无品级之管事人,钱粮略高于步兵,提升可补笔帖式),以年长格于例",甚至充任拨什库(佐领下掌管登记档册发饷之兵丁,须识满汉字,亦服杂役如糊饰宫殿、扫雪除草等。周汝昌疑与"拜堂阿"颠倒)。湘云新寡,"穷无所归",遂为宝玉续弦。蒋玉菡脱乐籍后拥巨资,在外城设质库,宝玉屡往告贷,终欲令铺兵撵逐,袭人斥之方罢。一日大雪,市苦酒羊胛,与湘云纵饮赋诗赏雪,强为欢乐。九门提督路过,以失仪为从者所执,视之乃北靖王也。王念旧,赒赠有加,送入銮仪卫充云麾使,迄潦倒以终。
  上列十项,茍是根据"恩爱夫妻不到冬"谜语写宝钗早寡──当然是嫁了别人,不是宝玉,宝玉在此本内与湘云白头偕老。宝钗制竹夫人谜是甲辰本代补的,谜下批:"此宝钗金玉成空。"此本是看了批语全删的甲辰本续书的,再不然就是为了迁就"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回目,不管这句批语。这刻本与程本先后出版,即使在程本后,似乎不会是看了程本,改写后四十回。
  哆是根据程本改写的。咠的记载中引乾隆携去一册的轶事,书主急删改进呈,删削本即程本。但是我们知道程本的来历并不是这样。当然这是附会的传说。不过既然说程本是此本删削而成,可见这部"旧版石头记"的内容大部份与程本相同,显然是添改程本的又一刻本。第三十二回湘云在家里已经操劳,替叔婶做针线,不难联想她帮佣,但是当时的仆人都是卖身为奴,当然是抄家的另一面,惊心动魄,钗黛入教坊,更杀馋过瘾,是清末林黛玉艳帜的先驱。周汝昌似也欣赏此本的构想,不过入教坊色情气氛太浓厚,不合"社会主义的写实主义"的要求,因此只推测八十回后史家抄没时──根据"自传说",周汝昌认为史家影射曹雪芹的舅公李煦家,与曹家先后籍没──湘云与其他妇女同被发卖"为奴为'佣'",并举出雍正二年李煦事败后,总管内务府的一道奏折为例:
  准['淮'误]总督查弼纳来文称李煦家属及其家仆钱仲璇等男女并男童幼女共二百余名口,在苏州变卖迄今将及一年,南省人民均知为旗人,无人敢买。现将应留审讯之人暂时候审外,其余记档送往总管内务府衙门,应如何办理之处,并经具奏,奉旨:依议,钦此。经派江南理事同知和升额解送前来等因,当经臣衙门查明:在途中病故男子一、妇人一及幼女一不计外,现送到人数共二百二十七名,其中有李煦之妇孺十口,除交给李煦外,计仆人二百十七名,均交崇文门监督五十一等变价。其留候审讯钱仲璇等八人,俟审明后,亦交崇文门变价等因,为此缮折请旨。……
  ──"红楼梦新证"第九二○页
  明朝对大臣最酷虐,动不动庭杖,抄家不知道是否也有时候妻女入教坊,家属发卖为奴。清朝没有。但看李煦这件案例,"李煦家属及其家仆"送到北京,共二百二十七人。减去"李煦之妇孺十口"──交给李煦了──还剩"仆人二百十七名,均交崇文门监督五十一等变价"。仆人按男女年貌体力技能,分五十一个等级定价变卖。周汝昌误认"五十一"为音译人名,崇文门监督的名字,满清政府绝对不会译得这样滑稽,嘲弄自己满人。
  茍、哆、咠都是续书,十种"旧本"剔去三项后,咶、讻两种与史湘云无关,也先搁过一边再说。
  剩下啕、咮、哖、呰、呙这五项,内中呰看似可信性最高──"三六桥百十回红楼梦真本"。周汝昌也非常重视,因为"所述情节,与近今研究者推考所得的结果,颇有吻合之点"。当是指下列数点:茍蒙古王府本第三回有条批:"后百十回黛玉之泪,总不能出此二语。"周汝昌认为证实全书一百十回──八十回本加"后卅回"。[我在"三详红楼梦"里解释过,此处的"百十"与"千百"、"万千"同是约计,并不能推翻第二十五回畸笏批的"全部百回"与第二回戚本、蒙本总批"以百回之大文……"]啕"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回目似指宝玉湘云偕老,而回前总批说:"金玉姻缘已定,又写一金麒麟,是间色法也,何颦儿为其所惑?"周汝昌曲解总批为中间还隔着金玉姻缘,将来湘云的事黛玉不必管。[前面说过,"白首双星"是从早本保留下来的回目,结局已改,因此冲突,批者代为遮盖辩护。]咮 俞平伯把十二钗册子上关于凤姐的"拆字格"预言拆成"冷来休",主休弃。此外太虚幻境关于妙玉的曲文分明预言堕落风尘。畸笏又一再提起"抄没、狱神庙诸事"、"狱神庙回有茜雪红玉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红玉后有宝玉大得力处"似都符合此本情节。
  贾芸红玉的恋爱是一七六○本新添的,伏下抄没时与抄没后他们俩是两员大将,一个"仗义探庵",一个在狱神庙援助宝玉。三六桥本兼有一七六○以来与第一个早本的情节,当是根据早本续书,兼采脂批内的线索。续书人看过庚本,从第二十一回回前总批上知道有"后卅回",因此在八十回后凑足三十回。他看到庚本畸笏关于"抄没、狱神庙诸事"的批语,迳将狱神庙当作监狱。此人应是曹雪芹亲友圈的外围人物,但是显然与畸笏没有接触。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