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的父亲

时间:2013-06-09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有凤来仪 点击:

          写母亲,不止一次了,因为母亲的爱是那样俯拾皆是,母亲的形象是那样鲜明亲切。写父亲还是第一次,因为从小和父亲不很亲近,甚至觉得疏远,只是客气和礼貌。每次回娘家,妈妈不在,便坐不了多久。今天,父亲和小侄女之间的冲突,让我突生悲悯和敬爱。

          中午回娘家包饺子,小侄女让弟弟检查作业,弟弟批评她最近作业不用心了,上次考试退步。父亲已有些火气上来,说小侄女学习不爱动脑,订了的《爱学习》资料上的题也不做。我劝他不要急,说小学名次不是那么固定的,养成好习惯最重要。父亲却还是愤愤,说:“你订了杂志白花钱,都不看。”小侄女也生气地说:“谁说我没看,我看的时候你睡觉呢。”父亲说:“那题怎么没做?”小侄女说:“不喜欢做题,其它都看了。”父亲步步紧逼:“我布置给你的题,你现在做做,你肯定不会做。”小侄女语气也强硬:“不做,我早看过答案了。”老父亲更焦急了:“说你不动脑子吧,看了答案有啥用。我想了两天才做出这道题的。现在这书,都附上答案,还让不让人动脑子思考了。我们那时没有参考答案,我遇到一道初中的题目,教高中的本科生都没给我解出来,还是我钻了好久做出来的,你们……”作为初中老师,我能理解父亲的焦虑,这正是教育现在的弊病。父亲的焦虑是一个退休了的老教师对于教育的不满和担忧,也是一位爷爷对晚辈的失望和忧虑。看着小侄女一脸的不服气与厌烦,我对父亲产生了深深的悲悯和敬重。

          我一直私下里劝父亲,老了少管事,尤其是孙女的教育,留给她的父母管。一辈人不管两辈事嘛!老了少生闲气,乐得清闲。再说小侄女从小在外婆家长大,外婆一家娇宠惯了,爷爷奶奶很少抱,很少宠,感情上原本就疏远,还老吵着,她怎么会不烦?要想管,先亲她,孩子都是贪吃贪玩的,你多给她买吃的,没事逗她玩。让她做题换换口气,弄得剑拔弩张的怎么行?可是父亲不喜欢孩子吃零食,不能容忍孩子不懂事,不爱学习,总是要管,总是要吵。侄女也是倔脾气,家庭里就经常上演这样的吵闹剧了。父亲已是七十岁的人了,可是对于下一代的教育,还是那么关注,不仅侄女让他操心,就是看到学校教育中的弊端,也是忧心忡忡。

          说来父亲一生没少受苦。8个月没了娘,送到外村给别人奶,结果爷爷去看他的时候,那家女人早没了奶,瞒着爷爷。父亲瘦得不成样子,双腿蜷缩着,不能站立。爷爷抱回来,用蔓菁喂大了他。可是父亲也因此身体瘦弱,胃极坏。后娘来,领来一个儿子,又陆续生了弟妹六个。父亲难得吃上饱饭。前天我去看生病的大爷,大爷给我说了上面这些事。还说,有一次国共打仗,家里人都逃出去了,父亲那时年幼,还不能跟上跑,家里人就把他丢在人家院子里的车棚里,第二天家人回来才又抱回家。大爷说,你爸爸的命是捡来的啊!后来上师范,家里穷,经常是饥寒交迫。饿肚子不说,连床被子都没有。母亲说,她嫁过来的时候,父亲啥都不能吃。她经常用红枣包了姜烧了给父亲养胃。我印象中,每次周日父亲回来,我们都喝稀饭,母亲单独给父亲做汤面条。那时颇不解,年纪渐大,才明白是照顾父亲胃不好的缘故。平时父亲住校,自己做饭,没有母亲的精心照料,直到周日才能回家吃上熨帖的饭菜。

          后来父亲调回我们村任教,家里生活也日渐好起来。父亲的胃逐渐养得好些了,可以和我们吃一样的饭菜。但还是没有口福,生冷不能吃,水果不能吃,肉也不爱吃。我每次回去,都不知道该给他带什么,你带什么,他都不会吃。有时强迫他,才勉强尝一口。

          父亲是位严师。工作起来认真又严厉,这些我只是听说。但我相信,因为他对我和姐姐都甚严厉。姐姐因为贪玩,他一脚将姐姐从门槛里踢到院子里。我那时相对乖巧听话,没大惹父亲生气。可是有不会的题,从来不敢问父亲。记得有一次问到父亲,父亲是教初中的,那解法我没听懂,我哭了,父亲抄起炒菜的铁铲子就抡了过来,吓得我不敢再哭。大爷家的二儿子非常调皮,到了我家里就规矩,因为畏惧父亲的缘故。我们虽然畏惧父亲,但父亲在学校和同事关系十分融洽,也有同事到我们家做客。当年一起搭伙做饭的老师提起父亲,也常夸父亲勤快大度好共事。父亲从事过不同工作,教过数学、音乐、体育,做过出纳。无论做什么父亲都是踏踏实实,认认真真,让人放心。父亲为人耿直,无媚骨。我想我的工作作风就是受父亲的影响。

          父亲其实也是位慈父,只是严苛过多,慈爱便被我忽略不计了。现在想想小时候,父亲尽管很少陪我们,但一直很关心我们的成长。记得小学的时候,父亲就给我订了《中国少年报》,给姐姐订了《少年文艺》《儿童文学》,那时家境还很拮据,父亲却舍得给我们买书订报,让我们从小喜欢上了阅读,打开了眼界。五年级那年,父亲给我买了一本《少儿智力竞赛100题》,我看得如痴如醉,那些难题都是那么有趣,让我对数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培养了我爱思考的习惯。后来父亲添了第一件“家用电器”——收音机,更是让我单调的世界丰富多彩起来。我的普通话底子应该跟那时听收音机有极大的关系,听评书也极好地培养了我的语感。

          毕业工作之后,父亲倒愈发显出他的慈爱。记得那年暑假,天气酷热,玉米地里该拔草了。我原准备去,父亲却说:“我一人去吧,玉米地里不仅热,玉米叶子划伤人,你细皮嫩肉的,回来满胳膊都疼痒。”我听了也发怵,就任由父亲一人去了。想来真是不孝!还有生过孩子回家住满月,父亲经常抱着我女儿边笑边和女儿说话,然后开心地对我说:“你看,她还说话呢,她和我说话呢。”女儿才过一个月,竟然也听懂似的和外公哦哦搭腔。父亲那时候特慈祥。我要去看二哥家的孩子,买了十斤鸡蛋。母亲问用不用送我,我说才这么远,不用。父亲却说,那么远呢,你怎么提得动?硬是帮我提着鸡蛋,送我到二哥家门口。那时候才突然觉得,自己原来还是父亲的小女儿。

          平时回娘家,父亲经常提醒我要孝敬公婆,尊重理解老人,我要是发几句婆家的牢骚,他一般都是要批评我的,说老人不容易。工作上的事,父亲也很关心,经常提醒我不要打骂孩子,都是娇宝贝,别伤着了。最近因为我也至不惑,父亲反倒劝我责任心别那么强,注意身体之类的了。

          我的老父亲,我最亲爱的人,您总是操心这个,操心那个,自己却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您该安享晚年了,女儿真希望您少操点心,多关心下自己,少生气,快乐地过好每一天!

作品集有凤来仪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