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和日丽(第八章)

时间:2012-09-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艾伟 点击:

风和日丽(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杨小翼一心想去北京。刘伯伯对她说,你去考大学,考上考不上我都答应你,一定想办法把你送到北京。
  那年高考,杨小翼考得一塌糊涂。按平时的成绩,她不应该考得这么糟糕的,考砸的原因是那段日子她的情绪实在太差,表面上,她好像专注于学业,比谁都用功,其实她的心很乱,各种念头纷杂,根本没心力读书。名落孙山也属正常。那年,刘世晨考得不错,她被东北的哈尔滨工业大学录取了。
  高考落榜后,杨小翼迅速参军了,服役的是本地的警备部队。一年后,由警备部队推荐,杨小翼作为调干生被北大历史系录取。这一切都是刘伯伯安排的结果。
  杨小翼接到入学通知,已是一九六一年的十月。永城已经有了秋天的感觉。永城的秋天并不是在那些植物上显示出来的,而是由空气及吹在脸上的风来显现的。那空气不再像夏季那样湿润闷热,风中有了一些干爽而肃杀的气息。在将要离开永城前,秋天的气息加深了杨小翼的茫然。这茫然是在收到入学通知的一刹那出现的,这之前她一直怀着盼望,好像去北京对她来说意味着一切,然而当盼望中的事真的到来时她却有一种无所适从之感。
  在走之前,刘伯伯找杨小翼谈了一次话。这次谈话非常正式,是在刘伯伯的办公室里。她想这是有深意的,刘伯伯通过这个姿态告诉她,她已是成年人,他们这是两个成年人之间的谈话。刘伯伯态度亲切中有些严肃。
  那天。刘伯伯说了很多话。杨小翼从来没见他说过这么多话,即使在天一塔上,他告诉她的身世之谜时也没有说这么多。那天,刘伯伯说,她此去并不一定能见得到将军。情形很复杂,党的要求非常严明,作为党员一定要严格遵守党的纪律。
  “我知道你对将军会有很多怨恨,但小翼你要明白,将军一直关心你们母女俩。你一定要理解他的难处。”刘伯伯强调道,“你多站在将军的角度想想问题,你会明白一点。”
  刘伯伯说,他作为将军的老部下,也很难见到将军,要见到将军是很难的,何况是杨小翼这样的身份。但刘伯伯说,他会尽力帮助她,他已要求他的战友帮忙,希望这位战友能安排杨小翼和将军见上一面。说着,刘伯伯递给杨小翼一张纸条,纸条上写有他战友的名字:夏中杰、王莓。上面还有他们的住址。
  “他们是夫妻,也是将军的老部下,现在外交部工作,你到北京后可以去找他们。”刘伯伯说。
  杨小翼点点头。
  最后,刘伯伯反复强调:“小翼,不管有多少困难,你都要有耐心,好不好?”
  杨小翼听出他这话里隐藏着的担忧。她说:
  “刘伯伯,你放心,我不会闯祸的。”
  “那就好。”刘伯伯点点头,但目光里依旧充满忧虑。
  杨小翼去北京的那一天,米艳艳一定要送她。本来,刘世军也要送她的,但刘世军临时集训,请不出假。母亲在杨小翼收到通知的那几天一直沉默不语。她替她收拾日常用品,还去街上采购了一些像脸盆、百雀灵、茶杯及牙膏之类的用具,母亲忧心忡忡的样子好像杨小翼不会再回到她的身边。母亲显然已经知道她和刘伯伯交谈过了,现在母亲有什么话都不直接同杨小翼说,而是同刘伯伯说,再由刘伯伯转告。杨小翼和母亲之间或多或少有些隔阂的。这也是多年来她对母亲的误解造成的,虽然她想尽力弥补,但多年的积习是难以一下子打破的。母亲本来也要送她,杨小翼说,不用,米艳艳送我呢。母亲就不再坚持。
  米艳艳送杨小翼到火车站。她买了站台票,和杨小翼一起登上了火车。那天,米艳艳一直在笑,是那种抑制不住的笑,这使她看上去特别明朗,身上散发出一种安详而甜蜜的气息。杨小翼本来对自己离开永城,离开熟悉的人和物还有点伤感的,米艳艳这么喜气洋洋的样子,把她的伤感都冲淡了。
  在等待列车开动的那段时间,杨小翼对米艳艳说:“你怎么那么高兴呢?”
  米艳艳先愣了一下,然后眼睛发出光芒,好像她早已等着这个问题。她拉起杨小翼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在杨小翼的耳根悄悄地说:
  “我有了。”
  “什么?”杨小翼不解。
  “孩子,我肚子里有孩子了,刘世军的。”她脸上有点得意。
  听到这个消息,杨小翼无论如何都是有点震惊的,也是不能接受的。这似乎太游戏了。太不严肃了。怎么能这么轻率做出这种事,怎么能未婚先孕呢。刘世军真是个混蛋,还对她隐瞒这事,真不够朋友。不过,杨小翼决定原谅了他,她决定为他高兴。米艳艳是个漂亮的姑娘,她一直喜欢刘世军,刘世军得到了她应该感到幸福。只要刘世军幸福,她应该为他高兴。
  “刘伯伯知道吗?”杨小翼问。
  “还没告诉他。刘世军吓坏了。”说到这儿,米艳艳咯咯咯地笑出声来。
  她的笑声很有感染力,杨小翼也跟着笑了。杨小翼说:
  “我等着吃你们的喜糖。”
  米艳艳幸福地点点头。
  这时,列车就开动了。米艳艳慌忙跳下火车,然后站在那里招手。她的笑容非常甜美,就好像此刻她就是一个美丽的新娘。
  列车开动后,杨小翼突然伤感起来。她不知道这伤感来自哪里,同刚才米艳艳告诉她的事有关吗?还是对未来日子的迷茫?她把目光移向车窗外。永城在向后退去,慢慢远了,慢慢看不见了。她的心中突然无比空虚,好像她有什么东西丢失在这个城市。白杨树整齐地排列在铁轨的两边,阳光从树梢上倾泻而下,像瀑布一样扑向车窗。让她眼睛生痛。
  在列车路过上海的时候,杨小翼想起了外婆和舅舅。她已经好几年没见到他们了。这会儿她忽然觉得自己非常想念他们。
  杨小翼到学校时,其他同学入学已有两个多月了。
  北京的气候比南方要冷得多,街头的柳树叶一片一片地从树梢上跌落,风一吹,满天飞扬。这风里有一种冷冽的像是来自深冬的寒意。杨小翼的皮肤还没有完全适应,从镜子上看,脸上有一层健康的红晕。
  杨小翼到的那天,班主任在班上搞了个欢迎会。各人都介绍了自己,杨小翼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只记得他们南腔北调,用当时的话来说,他们来自“五湖四海”。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