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七十八章 秦西
第七十八章 秦西



更新日期:2014-04-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这个人说:“据我所知,这可不是个吉利的数字。”
 
  雪衣大凛,难道这个人已经知道她的存在了?
 
  这个人又说:“不过我并不讨厌它,因为这给我带来的或许并不是什么坏事。而且我来这里本就身不由己,所以,您倒也不必担忧什么。还有,您或许可以出来,赏光与我见一面了。我迫切的想知道,我的这位神秘的与我同处一院的朋友,您,是谁?”
 
  这个人望向了雪衣所站的地方。
 
  雪衣大惊,心道:“难道这个人竟然隐藏了实力,自身竟也是一位修心者不成?若是如此,真是太可怕了。”不过她自然也没有想要站出的意思,毕竟她还是不能这人是否只是在试探。不过不论其目的如何,看来她自己这次是来对了。
 
  这人身上即使没有血殊花,也一定有其他异宝的,否则不会这么谨慎。
 
  这个人越发不耐,但又不好发作,只是淡淡的说:“阁下既已约我至此,又不现身,是在诓骗于我吗?”
 
  雪衣皱眉想了想,难道是月兰已提前给她铺了后路?看来自己再不站出去就有些荒唐了。
 
  不过即使打定了主意,但必要的小心谨慎也是不能减少分毫的。
 
  雪衣袖里揽了件什么东西,便要撤符了。
 
  正在此时,异变突起!
 
  雪衣身旁的地面竟仿佛活了过来一样,开始向四边延伸。空气以可见的速度扩散开来。
 
  一个人影浮现。
 
  雪衣惊得差点咬掉了舌头,连忙把符篆收好,打消了想走出的念头,随后缓缓向后退了几步,惊疑不定的望着这个新出现的人。
 
  这个人是一个大约六十来岁的老者,身着蓝色长衣,头戴皇冠,面容也与本国皇帝有六分相似。
 
  老者望着对面的青年道:“没想到我的行迹还是被你给看穿了。”
 
  青年说:“如果您这是在夸我,我会很高兴。但如果您是在试探我,那你就打错主意了。”
 
  老者笑着说:“我以我的名义发誓,不会对你们的行为产生不利影响。”
 
  青年道:“您果真消息灵通,我不得不说声佩服啊!”
 
  “如果你说这话的同时,想的是怎么杀我灭口,那我会看低你的。”老者说。
 
  “前辈放心,在下毕竟修为低浅,还不敢在您跟前造次的。”青年有些诚惶诚恐的说。
 
  老者道:“你真是把你家主人的厚颜学了个八分!”
 
  青年一笑,再不反驳的说:“其森前辈,您既然来了,那东西也应该带来了吧?”
 
  老者道:“这是自然。我可还没心思去骗你们几个。接着。”他手一扬,顿时一道纱巾似的物品从手中窜出,飞到青年手里。
 
  青年望了一眼纱巾,收好后才慢悠悠的道:“在下这回可要多谢前辈慷慨了。”
 
  老者气愤的说:“慷慨个屁!你走,赶紧走,否则我后悔了,你再想走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青年笑道:“好,谨遵前辈吩咐。”说完便脚步一转,竟是真的光明正大的离去了。
 
  老者见着,也不阻拦,只是说道:“又给我留下一个麻烦。”
 
  他一跺脚,顿时身形化为一道蓝光冲天而起,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半盏茶后,青年重新现出身形。
 
  他望着雪衣藏身的位置,目中不带任何感情。
 
  雪衣心里忐忑不安,紧张的额头冒汗,这目光实在太可怕了。
 
  青年突然间笑了一下,脚下却是一移。
 
  雪衣本就密切观视着这人,一看其有这样的举动,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顿时她急急忙忙的把天罡隐身符的效用撤了一半,转而把灵力都投入到手中的黄天凌上去。
 
  她的黄天凌不仅是一级攻击武器,而且遁速也是超快,同辈中能超过其的恐怕还真没有几个,至少她还没遇到过。
 
  雪衣对自己信心百倍。同时又有些惋惜,血殊花就这么没了,而她还要为此逃命。
 
  就在雪衣刚把手中的黄天凌展开的这一瞬间,一把剑已经贴在了她的脖颈上。
 
  雪衣顿时慌了,不想服输,更不能丢命,她也确实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
 
  如果只能期望这个人不认识她了,可是事实往往是大大出人意料,这个人显然是对她比较熟悉的,他说:“雪衣姑娘,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真是在下的幸事!不过如果没有见到你,我一定会更庆幸的。”说完他微带歉意的把剑移开,躬了躬身道:“真是抱歉,若是知道是雪衣小姐,我必然不会出手的。”
 
  雪衣暗翻白眼,这人真是虚伪的够带劲!她也想表现的自然一点,可惜功力不够,只好作罢,只能使自己的表情不是那么难看了。
 
  不过如果血殊花真在这人身上……雪衣暗道,看来真是天意了。
 
  雪衣语气有些勉强的说道:“能在此处见到秦道友,我也很高兴。”她暗暗捏紧了黄天凌。
 
  秦西说道:“雪衣小姐这么紧张做什么?”
 
  雪衣暗道,我怕你一激动把我杀了!不过她面上还是道:“哪里的事,我见到秦道友,高兴还来不及,又哪里会有那些无端的情绪!秦道友这么多疑,可不是很好的兆头啊!”
 
  秦西慢悠悠的道:“可是我分明看见雪衣小姐是要把在下守株待兔啊。”
 
  雪衣讶然的说道:“哪里有的事!秦道友可不要误会我呀!”
 
  秦西道:“是不是误会,小姐心里最是清楚。”
 
  雪衣道:“秦道友!你可不能错堪好人!”
 
  秦西叹气道:“不过是个玩笑话罢了,没想到雪衣小姐竟然当了真,在下在此为您陪个不是,还请您谅解!不过此事关系在下安危,也不能不多加猜忌的,如有冒犯,请多多包涵!”
 
  雪衣道:“我也不像秦道友说的那么严重,不过要咽下这口气实在很难。您看,是不是该给我做些什么事情,作为补偿呢?”
 
  秦西一笑道:“只要不是太过分,在下会尽力的。”
 
  雪衣本想多找几件难办的事情,先为难一下这人,然后再提出血殊花的事情,如果他有,便再威胁待诱骗一番,再加上他之前的愧疚,血殊花得手几率还是比较大的。若是这人没有,那平白请他做件事情也不算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