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七十七章 水家
第七十七章 水家



更新日期:2014-04-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雪衣并无意外,她谨慎的隐了身形,那两人并未显然发现她,否则绝不会不另寻一处地方交谈的。
 
  毕竟看着两人颇有些鬼鬼祟祟的样子,想来他们交谈的也不会是什么见的人的好事。
 
  雪衣看清那两人穿的都是低阶弟子服饰,严格来说连内门都还没入,心里的傲然之气便更多了。不过这两人既然只是外院弟子,又是如何到这里来的?
 
  雪衣本来想把这两人全杀了,省的碍眼,不过想到这两人关系或许并不寻常,就把那点心思按下,只能无奈的再作等待了。
 
  毕竟她的天罡隐身符虽然能为她遮掩身形,但是她若是真的走进这雪方园,一定会触到阵法,到时她的身影一定会显露出来,她又会陷入杀还是不杀的问题了。
 
  其实,除过这两人的身份,她还是比较担心另一件事情的。毕竟他俩至多也是与内门哪个弟子有点牵扯而已,这还不足让她挂心的。可是若是多杀了人,影响了这血殊花的定数,那她可真是不知该怎么办了。她对卜算一行并不甚懂,但对于在月兰的指引下,命数之说她还是比较了解的。
 
  她虽然极其不愿继续待着,但她总不能隔着墙,把这绣布扔过去吧?雪衣十分无奈,她想,再过五分钟——她也不管什么偏差不偏差了,就算搞完了,那也可以求月兰姐姐再为她算一次。而她则是半分也不想再听那近处两人的废话了——再过五分钟,这两人还不滚,她就要出手了,她可不想继续等下去。
 
  这两个人终于走了,雪衣大松一口气,她一等这两人走出十米,就迫不急待的冲进雪方园里。
 
  她毫无波折的把这块布埋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并且使了个术法,把附近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她便要走了。
 
  她想,月兰给的是三个时辰,但是她可以在两个时辰后就来,免得出了什么纰漏。
 
  很显然的,她的行动比想象中要顺利的多,没有遇到什么需要解决但一定会带来不少麻烦的值班弟子,甚至她还没有被发现,当然这是在那些老东西都没有用神识监测的情况下。
 
  雪衣回到住所,稍微平复一下心情,便必须处理一些先前耽搁的或许会给她带来麻烦的事了。
 
  很幸运的,并没有那几个人来。
 
  雪衣长出一口气,想从那几个至交好友里找出一个来打发时间,后来思虑又觉不妥,只得做罢。
 
  无任何波折。
 
  雪衣掐算着时间,心中略有焦急,于是在一个半时辰后就又出发了。
 
  雪方园里这回当然也没人。
 
  雪衣就这样的等了一个多时辰,这期间,她注意到先后有六道强大的神念向这边扫来,不过显然都没有突破她的防御。
 
  不过她有些拿不准,这些闲人为什么会偏偏在这时警戒起来。
 
  距离月兰算定的那个时间,越来越近。
 
  还有一刻钟。
 
  无人。
 
  半刻钟。
 
  无人。
 
  三分之一刻。
 
  无人。
 
  雪衣面上现出一丝焦虑来。
 
  月兰曾对她说过,每次计算都免不了会有失误,而到现在那个预定的人还不到场,这次计算可能就真的全废了。
 
  她的血殊花多半要泡汤了,真是令人沮丧。
 
  同一时间,月兰溪。
 
  女子从书里抬起头来,说:“奇怪,怎么会……”她翻了翻那书,“这个大概是没错的,可是究竟是哪里出岔子了呢?……哦,我知道了。”
 
  女子放下书,当即修书一封,念了一句什么,一只紫色的乌鸦,从外界飞过来。
 
  女子两手把这封信夹着一拍,顿时信纸缩小了六倍还多,变成一张小纸条。女子把纸条给鸽子带上,抚了抚说道:“辛苦了。”
 
  鸽子展翅,远飞。
 
  女子望着窗外,有些惆怅的模样。
 
  一盏茶功夫后,她收到回信。
 
  上面写着:“我曾听说您为了帮助那个修士酒家的小姐,使出了元三十七法,如果您要问我的是这件事带来的影响,那么我可以为您带来足以使您安心的答案,有我们几个的压制,那几个宗门是不可能知道这件事的,而且您一定已经知道,那十个线人刚才被我灭口了。但如果您要询问我的,是附近的同道,很抱歉,据我们观察,似乎在附近六州之内还并未新增。但是据灵盘感应,已多出三个人,两强一弱。三个时辰后,我们先前的推演大概就会有结果了,如果您加入的话,多半更快。真是太可惜了。”
 
  署名是“水家弟子”。
 
  女子看了信,骂道:“这寒空在搞什么鬼!说话含含糊糊的,也不讲明白些。看来我的那壶茶是白送了。”
 
  “不过,这新出现的三名同道……除过那个人,还会有谁?姓九的?不可能。喜鹊?可能性极小。真是令人头疼啊,说起来,若是这其余两人是新增的,那就更麻烦了。”
 
  “这些人……真是应该都死掉,如果没有那令人讨厌的刑法的话。”
 
  女子显然非常生气,在烦躁的情绪中,简直看什么都不顺眼,她正欲把这张回信撕掉时,突然间似乎想明白了什么,顿时有些明悟了,“啊,真倒霉,我刚才竟没看到!”
 
  女子虽然还是眉头深皱,不过显然,因为某件事情的来临,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功夫去生气了,她要为此事做好准备。
 
  “双收的好事,真是百年难遇啊,我这次可得好好把握。”
 
  ……
 
  雪方园。
 
  雪衣等待着,时间到了。
 
  没人来。
 
  雪衣却长出了一口气。
 
  三刻钟后,那个人来了。
 
  真是不巧,雪衣正好认识这个人,而且是半生不熟。
 
  现在要以这个人血祭的话,她或许会有些过意不去。
 
  不过,血殊花使她的信念重新变得坚定。
 
  雪衣看着那个人走进,手中的黄天凌不由得攥紧,面上也显现出几分紧张之色来。
 
  那个人走进了——他是一个人,他走进了雪方园。
 
  是的,雪方园。
 
  他所站的地方距离雪衣的隐身处,不过四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