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七十九章 漆平
第七十九章 漆平



更新日期:2014-04-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只要这个游戏还没有结束,那她成功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不过她想到这人很可能软硬不吃,便只能放弃了先前想占便宜的念头,不得已挑明了道:“秦道友,如果您真是诚心想助我的话,那就请回答我一个问题。”她紧盯着秦西的面容,不放过其一丝表情。
 
  秦西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雪衣道:“这就好,秦道友果然爽快!不过我要托求您的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见着一种花草,觉得甚为可爱,一直想采摘去,可惜并未寻得好时机,这才拖到了今日。如果您可以帮我弄到这种花草,我会感激不尽的。”
 
  秦西道:“花草?”
 
  雪衣道:“是的,花草,一种叫做‘血殊’的鲜艳菱花。”
 
  秦西意味深长的看了雪衣一眼后说道:“这没问题,看来是时候表现在下的诚意了。实在是非常巧的事情,在下在前几日恰好从一贫散同道那里,得来了这样的一种菱花。看来小姐早就计划好了。”
 
  雪衣道:“秦道友,您原来并未相信我的诚意。”
 
  秦西也不辩驳的道:“好了,这是小姐的血殊花,接好了!”他把袖中一个匣子抛过来,雪衣急忙去伸手接住,谁知在她的指尖刚碰到匣子的时候,一阵轰鸣突然从她耳边爆响起来,随即她便眼前一黑,人事不知了。
 
  秦西看着雪衣的躯体倒在地上,并不去扶,只是在原地喃喃自语了一句什么,然后向雪衣一招手,顿时散落在其身边的那个匣子落到了其手里。
 
  此时这匣子表面金光一阵流转后,竟化成了一串金光闪闪的念珠,秦西收好后,对着此地的四位拜了一拜低语道:“四神恕我!天父恕我!”然后他又向着另一个方向拜了一下道:“掌门恕罪,弟子并非刻意。”
 
  行完礼,秦西便是要走了,此时他正打算着该怎样处理雪衣的躯体,这时,一个妖媚的女子声音突然传来道:“道友走的这么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听声音,女子竟似乎已到了他跟前一般。
 
  秦西此时转过身来,看见这个妖艳的紫衣女子,不觉面上展现出一丝惊艳之色,这女子真是太美丽了!
 
  不过他深知此女的危险性,当即拜身道:“漆平前辈,在下可算见着您了!”
 
  女子说道:“辛词那小子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呀?”
 
  秦西道:“辛词刚才还在此地的,不过这时在下也是不知他的行踪了。”
 
  正说着,一位面容冷冷的少年从半空现出身形道:“辛词在此,向漆平前辈,秦西道友有礼!”
 
  女子看到少年此时的状态,有些讶然的说:“没想到他还真成功了。”
 
  这时少年已落到地上,正巧听见女子的这句话,便说道:“这世间本就没有我家主人做不到的事。”
 
  秦西也说道:“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实不相瞒,我们两人这次正是奉了主人的命令,要来向您问礼一回的。”
 
  女子笑道:“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秦西与少年同道:“前辈,您多想了。”
 
  女子苦笑一声,无奈的说:“好,就随你们走一趟。不过,雪衣怎么办?”她话题一转的问道。
 
  两人看着女子的神情,有些讪讪的说道:“漆平前辈,您这话可是冤枉我们了。”
 
  女子无奈的道:“好了,你们都是有理有据,迫不得已,就我一人心思狠辣,专算计你们!”她望了望雪衣的躯体,有些头痛了,不过很快她打定了主意,对这两人说了句“你们两人待在这里,不要到处走动。”后便把雪衣抱起,穿过数道禁制后,终于到达雪衣的居处,她为其轻轻的抹掉了一点记忆后,轻柔的说:“睡吧,雪衣,睡吧,明天一切都会变好的。”她把雪衣抱到床上,手心略一翻转,一朵淡红色似乎带着血丝的花朵便出现在其手中。
 
  女子把手中的花放进雪衣的储物袋里,再次检查了一下房间的禁制,确认其无误后,才对着一处说道:“掌门师兄,我今日来与你告别。”
 
  同一时刻,普德亭上一位正观赏荷花的白衣人仿佛感应到什么的,回了一句道:“嗯,你去吧。”却是目光都不移半寸。
 
  女子苦笑道:“此事实为师妹打算了许多年的,要想毁掉还是十分不忍。所以……还请师兄见谅。”
 
  那白衣人却是再不讲话了。
 
  女子摇了摇头,正要踏出门去,却听见一个人冷冷的说:“最后一次。”
 
  “是,师兄。”女子郑重的说。
 
  白衣人点点头,再不为此事分心了。
 
  三个月后,女子与秦西、辛词出现在贾家庄边境。
 
  不过半刻,三人便到了连栖此时的居处。
 
  女子这时却好像有点迟疑不决起来,身旁两人见了道:“月兰前辈,主人已下令,今日您是一定要去与他见一面的。”
 
  女子笑道:“你们说这样的话,莫非是想我已把这里当做龙潭虎穴了不成?”
 
  两人连道:“晚辈不敢。”
 
  女子莞尔一笑道:“真像。”
 
  这回两人不再多问,便恭敬的将女子请进府中。
 
  连栖把手中的笔搁下,对着门外道:“司世,扥胡,你俩可是耽误了不少时辰啊。”
 
  门外两人听见这话,面带歉意的道:“是仆之过,请主人恕罪。”
 
  一女子的话语声传来道:“真想不到,堂堂善心区主竟然也是个严厉的人!”
 
  连栖道:“什么善心区主?我怎未听说过?”
 
  女子让那两人退下,风姿卓越的慢走进来道:“这可是伏明、灭了、寒空等等诸位,同赠与您的道号呀。”
 
  连栖道:“原来如此。”
 
  女子道:“您不惊讶吗?——这几个人已经擅自把您的道号当做本名使了,此时您的大名可是在修心界传的有些沸沸扬扬了。不仅如此,这几人联合国外的那几个老家伙还把您的道号列到仙纲谱上去了。”
 
  连栖道:“这是件好事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