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七十四章 闲父
第七十四章 闲父



更新日期:2014-03-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到楼上那掌柜住所,终于见到了神秘的客栈主人,果然是他一位旧相识!

  此时这旧相识却对着连栖忙行拜礼,竟似乎是甘愿自降为晚辈。

  连栖把这人扶起来,道:“不敢当得大礼。”

  这人道:“我现在的产业,算起来可都是连大人帮助赐予的,若您受不得我的礼,谁还受得起呢?”

  连栖道:“这倒不是,你自己的金钱,可没我插手的余地啊。”

  这人面色白了一下,听见连栖继续道:“所以我还是当不得你一拜”,他才恢复正常的道:“连大人,快请上座。”

  连栖笑了笑道:“您可不必如此紧张,我不过是随意间来到这里而已,您不必多想什么。”

  这人显然是并无任何其他心思的,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没有的。所以他面露恭敬之色,毫无破绽。

  连栖道:“能在此地,再次见到您,我也很高兴,我也不苛求你这故人必须得做什么,但望您若是别给我布下什么大网就可以了,要知道,我可是不如你想象中那么能打的。”

  这人诚惶诚恐的道:“您这是说的什么话?让我好生为难啊。”他暗暗抹了把汗。

  连栖道:“您可不要误会,我只是听闻你这雪莲城建的不错,所以才来祝贺一番,而且听说您这儿有几样绝活,那可是旁处都没有的。”

  这人道:“当得大人这般夸赞,月龄诚惶诚恐。至于你所说的那些绝技,可实在是高看我等了,那不过是一点点小技艺而已的,当不得真,不过是花样略微有点意思。不过这也正是我们自豪的一处了,在下疏忽,竟没能先给您献上一份,毕竟也算是小店特产了。”

  连栖道:“这倒不用。”他顿了一下后,说道:“只要你们不要做得太过繁复即可,否则这门技艺可是有很大几率被偷学去的。”

  月龄拜身道:“您说的是。”

  连栖走后,月龄便让人去把主厨室里那些违了生命之论的物件都清除出去。

  在做完后,又命人重新打扫一遍,月龄才略略宽心,暗道:“也幸的我今日有预感回的早些,若是晚了,这条命可就保不住了,不过真没想到那人竟把那件事情了解的如此透彻,多亏他提醒,否则我违了天条,即便那人不杀我,我也活不了多久了,而且还连累其他人。”

  “但这生意可是不能再做了,至少这段时间不信。”他暗暗叹息道,“真是可惜,我本来可以从中赚取更多利润的,不过这些与性命比起来,倒真是无关紧要了。但这些可都是那几人的馊主意,希望别把我连累了,我也没有过要让他们顶罪的想法啊。”

  未隔多久,他去向其身近之人嘱托了几句,便驾着一辆轻巧而不引人注意的马车,去往了别处。

  就在月龄急匆匆的赶往一位可信赖的人的府宅时,正身处深宫与本国皇子座谈的一个人,却被通报收到了一位相熟之人的来信。

  这皇子名唤作徳雍,是十分敬慕这位人的,便不顾其他人的非议,以万金之躯亲自拜此人为师,并尊为其为“闲父”。

  那个人刚把这信拿到手里,还未拆开看,便似乎已经知晓了什么的轻轻一笑。

  徳雍见此,恭敬的请教道:“此人也不知是谁?竟能把这一封寻常的信,给毫无波折的送到这座大殿来,当真了得!难道是闲父的故人不成?”

  这个人笑道:“你这话倒是说对了,这个人的确与我略有交情的,不过却与你们皇室没多大牵扯,你的忧虑可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徳雍行了一礼说:“闲父恕罪,我竟是错罔了一位大人了,还请两位可莫要怪罪才是。”

  那个人笑了,“徳雍又何必如此谨小慎微?毕竟我等都是同门中人,其中的禁忌你自然都是知道的,所以这封信完全是送来好事情了。不过我倒是没想到那个人竟还能把这样的好差事给我免费送来,实在让我大为意外。”

  这个人正是此国修心者中声名极大的一位,伏明。

  徳雍说:“那弟子可完全放心下来了。”

  伏明把信件拆开,里面所讲果然是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他反反复复的翻看了三四遍后,才苦笑道:“这人还真是把我当做苦力了。”

  徳雍道:“弟子斗胆询问那人是否亦为同道?”

  伏明道:“这是当然,而且或许是与我不相上下的呢。”

  徳雍大惊失色道:“这怎么可能?我皇天图下,似乎只有您、灭了大师与寒空行者仨人可当得上是我地修心界的一国顶柱的,至于外域或是其他声名较响的几位,弟子亦都是有幸熟知的,除此之外,弟子实在并未听到过还有哪位大人的!难道那位大人是新近晋级的?”

  伏明道:“你这话倒也猜了个七八分,不过他可不是新人,而是比我资历还要大上不短时间的。毕竟在我修行第四世的时候,他就已经快到第九世了,只是这回他的这回转世似乎出了些问题,这才在先前没有到达我等的境界的。不过据我天界明法规定,凡修心者转世后记忆都不得隐匿十年,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这段时间才觉醒的,毕竟这可比规定的时间长了一倍不止。”

  徳雍道:“那他现在可是大成了?”

  伏明笑道:“或许是吧,毕竟关于天命,为师也不是甚为清楚的,否则我早就成为一方神灵了,有哪里还需要待在此地?”

  徳雍道:“这倒也是,这凡俗界可并没有什么好处,比修炼界差远了。”

  伏明道:“是修仙界。”

  徳雍道:“是的,闲父。但弟子总之还是心中不平,毕竟我们修心者也是其中一份子,但从创立直到现在,却是依旧声名不显的。”

  伏明道:“徳雍,这可不是我们要考虑的事情,一个名字罢了,又有什么好介怀的。”

  徳雍道:“是,弟子这话的确是有些杞人忧天之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