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七十五章 南乡
第七十五章 南乡



更新日期:2014-04-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伏明微笑着摇了摇头。
 
  徳雍先是不解,但马上就恍然大悟起来。
 
  ……
 
  另一处地方,连栖却是正好在此时回到了贾家庄的居处。
 
  连栖问道:“去掉了吗?”
 
  司世与扥胡忙答道:“是的,主人。”
 
  连栖道:“这就好。”
 
  连栖想了想后,又说:“我这里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处理,不过时间上却是有些赶不及了,还得劳烦你们两位一趟了。”
 
  司世道:“主人,为何是我们两人?”扥胡并不言语,但眼中也现出一丝诧异。
 
  连栖笑道:“说来还是很有意思,这件事可是非你两合作不可了。否则,你们任何一人都无法完成的。”
 
  司世与扥胡听到这话,自然明了了连栖的意思,便齐齐躬身道:“仆愿听从您的号令,主人。”
 
  连栖点点头,然后说:“你两人去一个叫做月兰溪的地方,找到一位叫做漆平的女子,她会告诉你们下一步该做什么的,说起来,你们这回可也不是白白跑路的。见了那女子,就说‘十月六,六月九’,一连说上三回。”
 
  两人拜身,表示遵从。
 
  过了一会儿,连栖又像是想起什么的,把一张黄纸交与两人,道:“如果你们碰见了某些不想碰到的人,便可回避一下。”
 
  司世与扥胡接过,恭敬的道:“多谢主人恩德。”
 
  连栖摆手道:“行了,你们去吧。”
 
  两人恭敬的退出房去,扥胡更是面上现出一丝喜色来,而司世则目露担忧。
 
  连栖见这两人出去,低声喃喃了一句什么,却没人有幸听到。
 
  他在作了一两幅画后,便睡觉去了。
 
  而此时,司世与扥胡正好踏上征程。
 
  ……
 
  南乡院,白衣人依旧坐在那座大厅里,静静的持着酒壶,单手作画。
 
  厅里还有一人,那是一个少年,正是凌云。
 
  凌云此时正在面露严肃之色的汇报着什么,过了半刻钟后,终于讲完。
 
  他看白衣人依旧毫无变化的样子,便有些心急了,他道了声:“师父!”
 
  白衣人淡淡的说:“小事而已。”
 
  凌云听了这话,焦急的道:“可是,那是关乎于人命的啊,我们若是不管,这功德量可就白白的送予旁人了,而且我们还得不了半分好处。”
 
  白衣人说,“凌云,你是想除掉那些人吗?”
 
  凌云慌忙跪下道:“师父,恕弟子无礼。”
 
  白衣人道:“你大可不必操这份闲心,你所讲的那些麻烦,自有人去解决,而且那功德还少不了我派的。”
 
  凌云诧异道:“师父这话,莫非您是已经算到……?”
 
  白衣人道:“对于此事,为师也不能完全有把握的,但总之,只要知道这脏水不会染到我们身上,那就足够了。”
 
  凌云拜首。
 
  白衣人又询问了几句,在得到较好的答复后,便摆摆手,凌云恭敬一礼后退走。
 
  白衣人望着凌云的身影消失,目光先是有些探究,但随后就明悟起来。
 
  ……
 
  一座普通的农家小院,一位女子,在房内作画。
 
  这附近十里似乎只有这么一家,故而十分寂静。
 
  这女子生的极为漂亮,面容妖艳之极,但却目光沉凝,有些古怪的感觉,似乎不是活人一般。
 
  她的眉心有一点红砂。
 
  看得出来,女子是才刚刚学画,不过她的技艺并不怎么娴熟,这一点直接表现在了她的作品上。
 
  女子把墨在纸上染了一片又一片,但依然看不出其原先画的是什么事物。
 
  女子显然也发现了她对自己实力高估了,便轻叹了一口气,把那张刚刚完成的泼墨图提起,放到另一边去。
 
  这是一个很大的木桌,虽然制作粗糙,但在其上不起眼的角落里,却刻了些简单却难以理解的古文,亦或是符号,这使得屋内的穷酸之气降下了不少。
 
  女子仔细的另取过一张纸,蘸了些墨,轻轻地作画,每描一笔,便略作停顿,似乎在回想什么,又似乎被画中的事物牵动了心绪,需要平静一会才能恢复情绪波动。
 
  女子面上带着柔和之色,可惜她的画艺实在生硬,这张纸到最后却是又毁了。
 
  女子摇摇头,失望的叹气。
 
  她把桌上先前画的几张不成功的作品都收集起来,整理齐了,放置在桌旁一个堆满纸张的简易木架上。
 
  随后,她边叹着气便去烧火做饭。
 
  她轻轻的自语道:“会成功的……会成功的……总有那么一天的,难道不是吗?可是……我现在这副形态……也难怪……呵呵……也难怪……”她克制住眼泪,提着剑劈柴。
 
  突然,她抬起头来,望了望门外,似乎见到了什么的,面上露出几丝欣喜之色来。
 
  “月兰姐姐,我来看你啦!”一个清脆的女孩子声音穿透弱不禁风的围墙,从外面传来。
 
  女子急急的去撤了阵法,果真见那门外有一个貌若仙子的清秀小姑娘。
 
  女子说:“果然是你啊,雪衣。”她轻叹一句道:“进来吧。”
 
  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走进来,她把手里提着的花篮子递与女子,献宝似的说:“姐姐呀,这可是流雪哥哥说要我亲自送与您的哦,据说他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天外之巅那里跑出来,把这花折来的。”
 
  女子说:“若不是你提,我还真是差点忘了那个人,据说流雪这段时间身子虚弱,但反而差点给天下第二派选上了。”
 
  雪衣说:“姐姐不要这么打击人家的自信心嘛!”她眨了眨眼睛。
 
  女子笑了,说:“好吧,那我便当这花是你送的好了,我收下了。不过这回礼你还需等一段时间才可哦。”
 
  雪衣道:“姐姐这话可真是见外,什么送礼回礼的,分明都是古书上的客套,你却当做真的了!什么‘天命不违,欠债换债’之类的,几乎天天都听你说的。”
 
  女子摇摇头道:“你不入这门,怎么能懂?”
 
  雪衣道:“好啦,其实啊,我这次来是想为你带来几个好消息的,猜猜吧,月兰姐姐,答对有赏哦。”
 
  女子望着雪衣脸上怎么也掩藏不住的开心与得意,嫣然一笑道:“莫不是你进阶二等精锐弟子了,我记得一年前你可还是三等啊,若是你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升职了,我也不知是该恭贺还是嫉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