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七十三章 又见
第七十三章 又见



更新日期:2014-03-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扥胡道:“难道主人正是修心者之一?”
 
  司世道:“据我猜测,多半是的。毕竟我记得这一带是属隐族管辖的,但许久都没见到一个敢来打搅的。暂且不说这话。而主人是卜人的可能性倒是更大的。他所说的‘巧合’、‘言语之论’和‘影响’便是闲心预言与其造成的命数偏差。”
 
  扥胡道:“这我倒是略有耳闻,据说人事各有定数,这多半便是您说的命数了吧!”
 
  司世道:“嗯,的确差不多的。”
 
  扥胡道:“衷心的感谢您,司兄!多谢您为我解惑!”
 
  司世道:“这倒没什么,您不必如此客气。而且若是您下次有什么疑难,还是可以来问我的。当然您让主人亲自解答也是可以的,毕竟主人虽然面上冰冷,但待我们这些下人还是不错的。”
 
  扥胡道:“是啊,主人是主子,也是我的恩人。”
 
  司世笑了,“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扥胡道:“这倒是巧了。”
 
  司世道:“所以我们应该更尽心的伺候主人才是,即使这连最简单的报恩都算不上,但这也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了。”
 
  扥胡道:“是啊。”于是两人便分开做自个的活去了。
 
  ……
 
  连栖从一府门里出来,然后驱马向另一处去。
 
  如此辗转数十回,终于转遍了附近人家,于是他便向另一州赶去。
 
  在那里,他进到一座名为“雪莲城”的客栈里。
 
  雪莲城的饭菜都很平常,但却有着极大的名声。
 
  由于雪莲城是附近的新起之秀,自然惹了许多对手妒忌,不过听说后来都息事宁人了,也不知那为客栈主人如何做到的。
 
  连栖随意点了几个小菜,和两壶酒,便打算自斟自饮了。这时,几个人从门外吵嚷着过来。
 
  来的几人身着华丽而且样貌年轻,显然是富贵人家的清闲子弟。
 
  这几人要到楼上的专用厅去,以显其身份尊贵,且异于常人。不过他们几人在环视店内其他人时,几乎是第一眼便看到位于窗边坐着的连栖。
 
  几人急急上前见礼,口呼“请老师安”,原来这几人竟都恰好是贾家庄的几位少爷,不过都受过连栖指点之恩。
 
  连栖点点头,并说道:“你们只管清耍,不必管我。”几人面露尴尬之色,毕竟是被老师撞见败家的行为,而且这是不被允许的。
 
  连栖与这几人又随意聊了几句,拒绝了他们的邀请。
 
  这几人便不复嬉闹,面带端庄的上楼,直到走上连栖一定看不见了的拐弯处,方才松了一口气。
 
  连栖则看着他们的背影摇了摇头。
 
  他当然知道这几人是有些畏惧他的,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学生大都是怕老师的,特别是严厉的老师。
 
  而这几人多半是为了其中一人庆贺生辰才来的此地。
 
  他的对桌上有一位身着锦衣的侠客,面容年轻而且俊美,只是神态冷淡。这侠客旁还有一仆人衣着的人,只是这“仆人”姿态奇怪,神情别扭,仿佛他不适应屈居人下的生活一般;亦或者只是化了妆,来扮演谁的、
 
  那仆人也是个年轻少年,不过十六七岁,把那侠客称作‘主公’。
 
  连栖对那侠客道:“看您相貌不凡,又善使剑。想来是灵越公子吧?”
 
  年轻侠客说:“阁下好眼光,我的确在剑道略有感悟,不过哪当得灵越之名?”
 
  连栖道:“果真是您。在下连栖,久仰。”
 
  年轻侠客道:“您可莫再客气了。我不过是一凡人,哪有资格与您相比呢?”
 
  连栖道:“你未认出我?”
 
  年轻侠客道:“我并未认出你。”
 
  连栖道:“这倒是怪了。”
 
  年轻侠客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呢?您先前不归隐,所以我仰慕您;您现在归隐,我便只有认不得您了。只是您可不要怪罪我少了辈分礼才是。”
 
  连栖笑道:“这倒不打紧。不过你在这方面果真亦是独具将才,不过一瞬便参透了。”
 
  年轻侠客道:“这可都是您的提醒之恩啊!”
 
  连栖道:“不敢当,不敢当!”
 
  侠客道:“方才我见那几人称您为老师,但看其年龄,似乎也不是差的许多。”
 
  连栖道:“那几人不过是现有些懒散劲,等这阵子一过,他们便明白该如何做了。所以我大可不必操这份心。”
 
  侠客道:“原是如此,在下明了了。”
 
  连栖突然道:“灵越公子,你这仆人似乎不是个普通人啊。”
 
  侠客道:“天上掉下来的自然不是普通人。”那仆人一听侠客说出这话,不觉大惊失色。
 
  连栖道:“的确如此。”
 
  侠客道:“您为什么一点都不好奇他的来历呢?”
 
  连栖道:“那我现在很好奇,您能讲给我听吗?”
 
  侠客道:“这是自然。不过您大概已经知晓了吧?”
 
  连栖道:“算不上完全知晓,不过略微了解一二。”
 
  侠客道:“不怕您笑话,我还正是要向您请教这件事呢!”
 
  连栖道:“何谈请教!都是知晓半数罢了。我先说罢,异界人?”
 
  侠客道:“本来不信,经您一说,果真如此。”
 
  连栖道:“怎么让他做了奴仆了?”
 
  侠客道:“因为此人自愿跟随我。”
 
  连栖道:“不是强逼?”
 
  侠客道:“自然不是。”
 
  连栖道:“那就好。”
 
  侠客正要向连栖说什么话,忽然想起什么的向连栖微微一礼道:“突有一事,请您见谅,在下便是要告辞了。”
 
  连栖还礼,于是侠客再一抱拳后急匆匆的走了,临行时那仆人向连栖好奇的看了一眼,但在见到连栖的微笑目光时,有些尴尬的快步走开。
 
  连栖暗道:“我或许是真的太可怕了,得改,得改!否则,吓唬人还不要紧,但把命数都给吓没了可怎生是好!现在我竟是无意中又造就了一番麻烦事,虽不用化解,可实在惭愧啊!”
 
  于是他便结了账,打算去外头时,突听得一人说道:“这位公子,掌柜有请。”
 
  原来是那位店小二来请他上楼去,连栖微微点头,让其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