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三十八章 老者
第三十八章 老者



更新日期:2014-0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一刻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在此期间却发生了许多故事。
 
  正当包括慕容杜荷在内的众人面色虽然无甚急态,但步态略显匆忙的,都向那灭云山顶峰赶去时,却有几人如同闲庭散步一般,在离此地距离不远的地方,一条幽静的山间小道上,边向上走,边面色轻松的言谈着什么事情。
 
  那是一行面貌年龄皆是不同的人,各具特色。
 
  山坡很陡,坡度是足以令普通人望而生畏的,这几人却似乎如履平地一般,并未有任何异样神色。
 
  一位黑衣青年,面貌竟与慕容杜荷的一位仇家相似。另一人是一位红衣老者,衣上绣有只刺目火凰。想来诸位读者绝不陌生,这两人中,一人便是慕容杜荷的那位至交好友苦岚,另一人则是高毅了,那位与高息性情一般的青年。
 
  只是不知,这两人明明是去参加雪津宫天山原的寿礼的,却又不知为何的到了这里来。
 
  除他二人之外,还有一白袍人,和一蓝发少年,这两人倒是面容有些陌生,却不知是何许人也。
 
  这四人如今正在进行着一场虽不秘密,但却无人知晓其确切内容的谈话,马上要召开的拍卖会似乎与他们无关一般。
 
  微风袭来,周遭的树叶沙沙作响。
 
  另一边,虬须大汉和凌云二人,随着那黄衫少年,穿过六处封闭的秘密地道,到达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外。
 
  这殿堂说是富丽堂皇,并不为过。殿室外表看起来似乎只是普通寒玉制成,但却隐隐散发着一股热气。
 
  殿门处有两位白衣看守。
 
  那少年见这两人,便上去与这两人略微言谈了一番,言语中,那两位白衣看守若有若有的扫了虬须大汉两人一眼。
 
  虬须大汉与凌云二人还未等看守内向里通报,便直接进入了殿里去,那两名看守不知为何,只是互望一眼后,继续与黄衫少年笑谈起来。竟毫不阻拦的任由虬须大汉两人就这般闯入了殿里。
 
  凌云与虬须大汉刚跨进殿门,就看见殿内正中坐着一位看起来瘦弱十分的灰衣老者,须发皆白,分明是一位普通的老人家模样。
 
  两人见到这老者,却毫不犹豫的拜了下去,口中恭谨的称道:“师叔安好!”
 
  老者面色温和的道:“两位师侄起身吧,无需对老朽如此多礼的。这次找你们来,也只是普通的叙叙话儿,两位师侄无需这般严肃的。”
 
  两人恭敬的口上答道“是!”同时又躬了躬身。
 
  老者笑道:“真是麻烦的礼数,你们知道我一向不看重这些的。不过这样也不错……你们且先坐下吧。”他边说着袖袍一拂,凌云与虬须大汉面前便出现了两把精致的座椅来。
 
  老者挥手遣散了周围服侍的人。
 
  虬须大汉与凌云称谢了一声后坐在下首。
 
  老者见这两人都落座了,才道:“听说你们这次给我派招了几位灵根资质不错的天才,而且都是有些与众不同的样子,若他们真能入得掌门法眼,那可算是功劳一件了。”
 
  虬须大汉与凌云起身面上有些惶恐的道:“此事我两未经向上通报,便擅自招收了这几人,实在是不该,别说什么奖赏了,恐怕不被降罪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老者摇了摇头:“两位师侄,这话可错了,不说那三位异灵根,和向来有着‘卜算之神’的原体人,单是那位在元国世俗界活的风起云涌的慕容小友,便似乎是罕见的金属性灵根啊,而且还是单一属性,啧啧,凡人之身便能有如此作为,若是成了我等中一员,不知是何等风光了,唉,我或许是看不到那么一天了。”说完,老者有些隐忍的轻咳了起来。
 
  虬须大汉有些担忧的望向老者,凌云低着头,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老者道:“两位师侄不用如此担心的,我这身体虽是弱了些,但还能为你们挡几年风雨的……咳咳、咳咳咳咳,而且我们门派虽然比不过那些鳌头,但是护着你们这几位弟子还是够了的。”
 
  虬须大汉道:“师叔可莫要这么说,若不是那些人的可恶行径,师叔又怎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他眼中闪过一丝愤恨之意。
 
  凌云也道:“师叔这些年太过于辛劳了。”
 
  老者道:“无碍,我的情形自己是清楚的,两位师侄不必如此。据说掌门师兄过几日便要出关了,这次他闭关真是很久了,似乎都有五十多年了吧。虽不是生死关,但我想掌门师兄的修为必然又是大有一番精进的。”
 
  虬须大汉两人正是南乡院掌门的高徒,所以两人自然是不敢随意评论自家师父的是非,只是含含糊糊的带过了。
 
  老人见此笑了笑道:“这么说了,我还真得提前恭喜一下他了。对了,这次风门召开的拍卖会,可真是有够不同寻常的,你们这次可是绝不会后悔来的。”
 
  两人眼中露出一丝喜色来,眼前这位师叔这么说了,那就一定没错了。顿时两人言谈间也有略显现出些心急之意来,便在与老者又谈论了些其他事情后,有些急匆匆的行礼告辞了。
 
  出殿时,黄衫少年已是走了,两人便对着白衣看守略行了礼,看守回礼后,两人转向另一个方向去了。
 
  两位看守见此,心照不宣的互望了一眼,又移开了视线。
 
  殿内,老者看着手掌,那上面有一道凄厉的红痕,他面上闪过一丝苍白的道:“这寒毒真是原来越厉害了,或许……我真的是该退出了。”
 
  他歪头想了会儿,低声喊道:“飞鹰!”
 
  一个绿衣女子不知从哪里出来的道:“飞鹰在!主子有何吩咐!”
 
  老者道:“去派留音把那位叫做灵玉的入门弟子盯严实了,这人可不安分!我的孙师侄啊,啧啧,真是眼光不错的,这次挑的人都是与他没什么关联的。还有,我要你去做一事。天鹰啊,你拿着这玉简去世俗界打听一女子去,玉简里是其画像。得到消息后,立马回来通知我。”他把一玉简交与绿衣女子。
 
  绿衣女子道:“遵命!”随即隐退了身形。
 
  “七十年没见了,也不知她还是否安好!”老者拍了拍椅子扶手,眼中露出一丝惆怅之意来。
 
  另一边,虬须大汉与凌云二人在离开此地后,却并未往拍卖会那里去,反而放出飞车,飞向了另一处地方。
 
  在连续的穿过了数座大山之后,两人仍然毫不停歇的又另外转了一个方向,待过了一阵子后,又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此时距那老者所处大殿,已是有了近千里之遥了。
 
  他二人到了普通的一座山峰顶上时,虬须大汉抛出了一枚淡金色令牌,口中念念有词,顿时一片金色星光从令牌上涌出,不远处一座白濛濛的巨大法阵现出原形。
 
  两人手持令牌,并未受到丝毫阻碍,便顺利的走入其内。
 
  虬须大汉与凌云刚一通过,那法阵便在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法阵内部,竟也是和外界差不多的层叠的无数山脉!
 
  两人望了望手中令牌,似乎得了什么指示一般,向一个方向望了望后,便向那里飞过去了。
 
  在远远望见山岭间一奇高的巨塔时,两人终于停下了飞遁,降落在塔前。
 
  那是一座表面银白的巨塔,足有六十层高。只是仔细望去,巨塔表面却泛着一层水鳞般的微波,却不知是由什么材料制成的了。
 
  一层平台上遍布身穿蓝色甲衣的正在巡逻的中级修仙者。
 
  这些人中有两名身系紫色腰带的人,飞遁到这虬须大汉与凌云面前,恭声说道:“原来是两位师兄回来了,掌门已测算出你二人要来,故还请两位师兄快些上十层罢。”
 
  十层,是南乡院掌门在此地的居地。
 
  两人点点头,毫不迟疑的走向塔正门,并在转过数次楼梯后,到了一间样式普通的大厅内。
 
  一白衣人正背对着他二人。
 
  两人见到此人,却毫不犹豫的面带恭敬之色的行了跪拜之礼。
 
  白衣人道:“孙亦,凌云,你二人回来了。范老鬼没为难你们吧?”
 
  虬须大汉与凌云道:“启禀师父,这倒是没有,不过那人竟似乎已经知晓师父您破关而出的消息了,而且对于这次新晋弟子也是颇为留意的样子。”
 
  白衣人话语平缓的道:“看来你们这次出行,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的了。现在,把你们这次招收弟子的情况,给我讲一下吧。我们可不能差那几派太多了。”
 
  两人恭谨地道:“是,师父!”说完两人从衣里取出一个蓝色玉简来,双手呈上,“这是新收弟子名单及资料,请师父过目。”
 
  白衣人袖袍一挥,那玉简便不知怎的就到了他手上。
 
  虬须大汉与凌云道:“这次我两共招的新生弟子一百三十人。其中一十二人是较为成名的散修新秀,其余几人则是在那几个排名靠前的家族里选拔的,灵根资质算不上太差的。那一百三十人,我两在已让叶师弟等人将他们从天山护送到主院去了。而且,除这些人之外,我等还在途中意外碰到见到,几位身具特殊灵体的人,他们分别是……”他二人向白衣人讲述了起来……
 
  半刻钟后,虬须大汉独自驾驭飞车,离开了巨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