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三十九章 友人
第三十九章 友人



更新日期:2014-0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数千里之外,灭云山一条小径上。
 
  乐音低声对着袖里三个令箭状物品,说了些什么,便见那三道令箭表面红光微闪后,从其袖内盘旋而起,向另一方向激射而去。
 
  乐音做完此事,面上看不出异常表情,但眼里却微微闪动着一丝跳跃的黑色火焰,但只出现一瞬,马上便又消散不见了。
 
  他身旁有一身着灰色千金裘之人,但他仿若未看见乐音此举一般,两人转而又谈起了其他事情。
 
  慕容杜荷此时却遇到了一人,此人他原先是认识的,只是见到此人实在忍不住诧异了一下。
 
  他望着眼前的人,默然无语了好一会儿,才找见自己的声音的道:“封、封申?”
 
  他的对面,是一蓝发少年,此人也是一脸惊异之色,有些犹豫的道:“杜荷?”
 
  慕容杜荷笑道:“那就没错了。只是未想到能在此处见到你,实在是让我有些意外。”
 
  蓝发少年道:“……杜荷是想说,你见鬼了,所以无法置信吧?”
 
  慕容杜荷苦笑道:“有点。”毕竟他可是亲眼看到此人泯灭在他眼前的,现在突然间见到真人了,却有些不真实的感觉。难道是封申当时诈死的,那人是替身?
 
  蓝发少年道:“当初我是被一路过之人救下了,可算是福大命大了。对了,我听说你们家那时也……”他皱紧了眉头。
 
  慕容杜荷道:“既然如此,那恭喜你逃得升天了。我当时境遇其实也是和你差不多的,只是我那仇家,名唤银沙宗,你知道的,就是元国那个魔道盟的代表。当初我可是敌不过,所以便只顾得上逃命了。”
 
  蓝发少年道:“银沙宗?那的确是实力不弱的,不过却是在十年前因为一场不为人知的变故,而销声匿迹了,难道是你……”他突然想起来什么的道。
 
  慕容杜荷目中流转着几许寒光:“没错。莫说是一个世俗界的小小银沙宗,就是修仙大派,我也是要把它连根拔起的。”
 
  蓝发少年道:“唉,你我境遇倒还真是极像了,只是我可没你这么大的魄力,能把人家一大宗给除了去,只是求我恩人,又帮了我一回。”
 
  慕容杜荷笑了笑:“那你就没打算谢谢那位大善人?”
 
  蓝发少年道:“嗨,你可不知,这些年我可是尽数为还人家恩情,都把红契签了百年的,不过这也是我该赔还的,不会有什么怨言。”
 
  慕容杜荷道:“红契?”
 
  蓝发少年道:“就是血契了,不过是比较高级的一种,连带着把魂魄的一部分也赔进去了。啊,对了,元国修仙者似乎把红契称作魂契的,不过都是一个意思的,只是叫法不同罢了。”
 
  慕容杜荷道:“ 原来是如此。”他见对方似乎不想谈论此事的样子,便也只能就此作罢了。
 
  蓝发少年环顾了一下四周,人影已经稀少了很多了。
 
  这附近摆摊的修仙者竟大多早是就撤离开了,慕容杜荷看到这些人不寻常的速度,暗地里自然又讶异了几分。
 
  蓝发少年道:“我们走吧,若是时间差了些许,可就没有入场机会了。”
 
  慕容杜荷点头道:“好。”
 
  说罢两人便随着其他人去往了灭云山最中心的地域。
 
  那是一个超大的广场——至少比慕容杜荷先前所见的皇宫外院大了倍许,此时已是人山人海,围了一大片。
 
  几乎看不出这里先前是否有什么道路了。
 
  一队队的蓝衣使持着武器在附近维持治安,在他们经过的区域,那一块子会仿若一下变成了真空地带一般,没了丝毫音响。但等到蓝衣使走过后,那里又逐渐的人声鼎沸起来了。
 
  慕容杜荷与蓝发少年来到此处时,便是看到的这样一副景象。
 
  慕容杜荷暗自皱眉,修仙者难道与其他凡人没什么差别,只是规章制度更杂乱些么?这算不算是一处优势?
 
  蓝发少年也道:“嗨,虽然师父先前叮嘱过,但我这次真的来了一看,果真比我想象中更乱的。而且这人也太多了点吧?”
 
  虽然已经明确规定了拍卖会开始的时间,但由于场地太大,人数众多的关系,却是每回不得不延后一些了,以便降低一些突发事件出现的可能性。
 
  至于风门为何做出这等近似于服软的态度,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他们很清楚,对于这些心高气傲的家伙来说,让其无条件的服从他人管理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尤其是这些年轻人各个都自以为是天才,而且大都也的确是的情况下。
 
  再者,这些人单个实力不怎么样,但合起来还是不可小觑的,不过蓝发少年倒更倾向于另一种看法,那便是风门其实更看重这些小修仙者身后的势力的。
 
  慕容杜荷看到蓝发少年讲解这段时眉飞色舞的神情,心里暗笑,封申似乎自己也是年纪不大的样子,为何却有着一种‘他自己其实已经算是前辈老人’的态度?
 
  两人很辛苦的挤到人群中去,啊,在如此庞大的人群中,要完全自由的行走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因为没有哪个低级修仙者能在数万个——或是更多——的同类的有意或是无意的进击下,还能保持的手臂与腿脚的灵健。
 
  慕容杜荷眼见着身旁的众许人都或是面带无奈,或是目露困窘,或是露出愤怒神色的被人群挤到后面去,越来越远,直到远离视线,身影完全被人海挡住时,心里暗自好笑,但可没有一丝想要帮助他人的意思,毕竟连他自己的处境都是有些岌岌可危的呢。
 
  蓝发少年也是好不到哪里去,他想擦下额上的汗水,但是连试了几番,都做不到,只好无奈的作罢,抬头看见慕容杜荷正面带微笑的望他,不由得有些窘迫。
 
  不过他很快就把这神态隐藏了起来,只是眼中似乎还略有丝不自然,同时也是很奇怪,慕容杜荷明明是一介凡人——这一点他绝不会看错,但为什么他面上竟是没有丝毫疲惫的样子,甚至还略显轻松?蓝发少年不由得想了想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不过在他们两人被如同潮水般不可抗的力量数次要冲散开来时,他自己总是会被慕容杜荷拽过去,蓝发少年有些不明所以了,难道慕容杜荷竟是深藏不露的修仙者,所以才能这般游刃有余?
 
  慕容杜荷若是知道蓝发少年此时心里所想,一定会长叹几声,这人还真是想的长远,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