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三十七章 金银
第三十七章 金银



更新日期:2014-0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慕容杜荷在路上走着,边看了看附近的那些摊子,果真是没有几个俗人混入其内的。
 
  而且那要价,似乎都是不太高的样子,而且大都是直接用金银兑换的。不过即便是最便宜的物品,那绝对能让普通人倾家荡产了。
 
  毕竟金银的价值似乎在此地贬值了不少。即使是慕容杜荷这样绝对称的上富裕的人,现在所有的钱加起来,也顶多能买这些东西中的某几样而已。
 
  这个发现可绝对算不上好!毕竟慕容杜荷以前都是以金钱,作为其所有财富的,若是他的金银在这边似乎价钱被压下了一半还多,真是糟糕至极的事情!
 
  不过,慕容杜荷注意到,这里似乎不止金银一种兑换方法的,除过金银,似乎还有另外一种方法更受欢迎一些的,毕竟两者的比价可是足以让人瞠目结舌的。
 
  因为一块所谓的灵石似乎是要顶的上至少十金的。
 
  这样大的比差,即便慕容杜荷的金子不算少,但真要买下这些东西,也是很吃亏的。
 
  还未到拍卖会开始的时间,所以现在在这里附近,专心买卖的修仙者倒是不算少的,虽然还算不上人声鼎沸,但那数量也绝对是超出普通人的设想了,而能把这么多寻常时候难以见到的修仙者,集中这么多,真是那位举办拍卖会的人太过雄才!
 
  一本《金系低级剑诀》,是要价三十灵石的,一把蓝色的小剑,据说是金属性的低阶法器,竟也要价六十灵石,比那剑诀还贵了一倍。
 
  慕容杜荷看到这两样东西后,很是心动。若是虬须大汉等人说的是真的,那他还必须得买下这两样了。
 
  毕竟金属性的卖品可是不太好找的,他即便在这儿逛了大半圈了,也才找到十来样罢了,而且,其中他绝对最顺眼,也最看得上的就是以上提到的那部剑诀,和蓝色小剑了。
 
  虽然听起来是比较低级的,但总归是比没有好吧?而且,那些高级货也实在是太过贵了些。一本《金人本书》便是要价至少七百灵石的,而且还不拿金银兑换,只能用灵石购买。
 
  慕容杜荷想到他上去问价时,看到那人的高傲神态,顿时更郁闷了,他似乎也是当了一回穷苦人民啊。
 
  灵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慕容杜荷也不知道,但他只发觉,那灵石似乎才是修仙者间真正推崇的交易物品,至于金银,或许只是附带的,说是次品也差不多了,总归是比金银好得多了。
 
  而且,这虽然是修仙者的拍卖会,但是这次能以金银计价,多半是因为此拍卖会,声名远扬,所以大多数凡人也是知道的,而且前来观望的凡人也是不少的,这才专为其推出这项政策吧?
 
  慕容杜荷暗自猜测道。
 
  不过这么说来,金银贬值的理由,倒也说得通了,慕容杜荷心里苦笑起来,他这次可是带的金银不多啊,是否能买到那先前看上的那两样还是个问题呢,至于灵石这么好的东西,他是想都别想了,或许在哪偷的一颗还是有点可能的!
 
  不过那部剑诀和小剑,他还是很想买下的。之所以有些犹豫不决,只是因为那要价实在太高,要花了他大半的现钱了!
 
  但是这等仙家之物本就是比世俗界的高贵了倍许,或许他单用金银就能买到,还是比较好的福分呢!
 
  慕容杜荷这样想着,便轻松了少许,所以便真绝对买下这两样了。
 
  他兜了个大圈子,在看到那摊主前面已经没人时,才走上前去。
 
  那摊主是一中年妇人,虽已过了风华正盛的年纪,但美貌犹存。
 
  而且慕容杜荷自然一眼便看出,这人绝对是修仙者,所以对方取他小命,绝对不怎么困难的。
 
  那本《金系低级剑诀》正是这位妇人所卖的。
 
  慕容杜荷走到那妇人前面道:“敢问道友,是否以金银出售这些物品?”
 
  妇人道:“没错,道友是准备用金银支付?不过没关系,我绝不会谈出不公正的价格的。而且阁下要买些什么?我可为您推荐些好货的。比如说这部《蓝枫功》,是专门的水属性功法,只需两百灵石的,很是物美价廉。水属性功法可是稀少异常的啊,而阁下无论将这本功法自己用还是送人,都是很实惠的。阁下若买了绝不后悔。”
 
  她见慕容杜荷虽然微笑,但没有一点要买的意思,便也知慕容杜荷其实对此不感兴趣了,便转而拿起另一本来,说道:“道友若是觉得《蓝枫功》不够适合,那这部《风云史》虽不是正宗功法,但也是很不错的,足以让阁下了解更多的奇闻异事,而且大多都是别人从未听说的,要是阁下将这些讲与同门听,那绝对是很威风的。而且自己看,也是能增长见识的,对阁下大为有益。还有这部《旭木经》……”说着她又拿出一本,要向慕容杜荷介绍一下的样子。
 
  慕容杜荷挑了挑眉,打断她的热心介绍道:“多谢道友好意了,不过我只需其他一些东西即可。”他随后便把那本其貌不扬的《金系低级剑诀》挑了出来。
 
  妇人见着慕容杜荷挑的是这本,虽有些惊讶,但马上就又恢复如常的准备继续向慕容杜荷说出一些此功法的赞美之词来。
 
  慕容杜荷道:“不知道友这部功法打算卖多少价钱啊?”
 
  妇人见问起价钱,便毫不迟疑的答道:“本是三十灵石的,但是阁下若用金银支付,便是整三百金,绝对不贵的,而且是物超所值。”
 
  慕容杜荷把钱递与她,妇人笑着接了,慕容杜荷拿起那本书,翻了翻,果真是一部较好的剑诀的样子。
 
  妇人看这笔生意做成,便道:“恭喜道友,这可是一部极好剑诀的,若不是特殊原因,我也不会来卖出它的,不过道友能拿到,也是很有机缘的,而且我也是从中获益,倒真没什么可惜的。”
 
  慕容杜荷道:“原是如此,在下还真得好好研究下这部剑诀了。”
 
  妇人见慕容杜荷已有要离去之意便道:“道友果真明智!不过,道友不看看其他功法吗?除却我刚才说的那几本,还有许多较高阶功法的。”
 
  慕容杜荷道:“功法?”
 
  妇人道:“是啊,道友难道不知,功法可是我等修仙者最为重视的东西了,若是没有功法,可难以引导体内法力的。难道道友还有什么其他高招不成?”
 
  慕容杜荷道:“原是如此!不过既然道友这般说了,那在下似乎还真得挑一部了。”他倒是没想到这功法竟还有这般重要,只是若是能提早解决这个问题,那也是不错的。
 
  慕容杜荷便又挑出一本《金陵诀》来,本是六百金的,即便便宜了些,也同样的交了五百多金,才把这书拿到手。而且,他在最后指着摊上某本书道:“那部书似乎也不错的样子,道友且为我取一下吧!”
 
  他所说的是一本名为《蓝天志》的书,很显然不是功法,那一定是相当于《风云史》之类的记载奇特事情的书了,当然单从比价上就能知道,这书绝对比不过《风云史》的,不过,他也只是随意看看,暂且勉强先拿到这本吧!总比没有的好。
 
  《蓝天志》这类书似乎是比较受冷落的。所以慕容杜荷只用了大约九十金便买到了这本书。而这正和买《金陵诀》时妇人便宜他的零头,差不了多少的样子。
 
  所以他这次买卖,是赔了,也是赚了。
 
  不过他这次离开后,便不再买那把先前看中的蓝色小剑了,一是钱财的问题,他今天可是在不到一个时辰里,便破费了九百金左右,真是败家啊!尽管他以前也不穷,但还没这么花过钱呢!
 
  二是他发觉,那些低阶法器,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所以他为什么要像个暴发户一样的把大半积蓄都用在买这些无用的东西上呢?
 
  当然慕容杜荷也清楚,这第二个原因,实在是有些太过勉强了些,毕竟是他心不甘情不愿的自欺欺人而已,可是他也的确是不能勉强自己去做这些超出自己能力限度的事,否则后悔的便是他自己了。
 
  而且,就算那小剑,真的很好,也要到他有钱时再来买了。
 
  慕容杜荷想道,他果然是最穷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其他人,哪个看起来不对看中的东西,有着极强的自信的!
 
  不过,他怎样才能快速的弄到一笔钱呢?或者说,是更受欢迎,也更有用的灵石呢?
 
  以前在世俗界的方法,自然是大半没有用了,即便还有几个勉强讲得通的,也是太过危险的,而慕容杜荷绝不会采用这些方法的。
 
  他虽然是比较穷了些,不过总能改善的!慕容杜荷正是因为相信这一点,所以他才能是比较乐观的生活。而且能总是快速的想办法,或是创造条件,使自己快速的摆脱困境。
 
  更重要的是,他还不至于为了些灵石,就把命赔上。
 
  只要他一日还好好的,就应该想到某种办法,使他自己快速富裕起来,亦或是,变强!
 
  强者毕竟是受人尊崇的,所以他在踏上这条路的那一刻起,便打定主意,一定要成为一个强者!到时他的地位,定然得像他现在在世俗界的地位一般,不可动摇!
 
  这段路上,慕容杜荷仔细的想了想,关于以后富裕以及变强的目标及计划,觉得切实可行后,才终于释然了许多。
 
  正在这时,却听得一阵浑厚的钟声响起,这钟唤作“黄冥”,是专为提醒拍卖会而设的,据说还是一件高级法器。
 
  而且,这黄冥钟,既然已经鸣响,那便说明,此地的拍卖会在一刻后,便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