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三十六章 浮云山
第三十六章 浮云山



更新日期:2014-01-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那拍卖大会召开的地点,距天山有三十多千里,说是离天山不远,但那也是针对修仙者而言的,寻常人根本不可能在三个时辰这么短的时间里到达的。

 

  而慕容杜荷却完全没有这样的顾虑,虬须大汉的飞车看起来似乎还是比较上品的,他已在路上见到许多飞行法器均都被其赶超了,看来这修仙者的各种法器都还是有一定差异的。

 

  而慕容杜荷可算得上是幸运之极了。毕竟世上能免费乘坐修仙者飞车的人,的确不多的。更何况慕容杜荷身为凡人,还是被很有身份的修仙者强烈邀请过去的,这就更罕见了。

 

  连慕容杜荷自己一想到此事,似乎都有些想往脸上贴金了。

 

  慕容杜荷在路上想通了一件事情后,便也不再为没风门的邀请函发愁了,因为凌云二人出身的南乡院可是九大门派之一,那苑和会恐怕就是再夜郎自大,终究是会给其一份薄面的。毕竟是连一个州府的地区,都比不过的一场小会罢了,他可不信真能把九派比下去。

 

  故而他面上自然是谈笑风生,另外两人自然也是一副友好的模样,飞车上气氛和谐之极。

 

  虬须大汉原来并不是个少言之人,与之相反,此人比较话多的。飞行途中虬须大汉讲到了许多其亲身历过的趣事,虽然其唾沫横飞的模样让慕容杜荷有些无语,但慕容杜荷倒真是从其经历中提炼出一些有益的东西来,对修仙界的实力划分,等一些常识性的问题有了一些更深的了解,故而他听得津津有味,这可是修仙者亲自讲述啊,寻常时候根本难得遇上其人的,更别说能有此殊荣了。

 

  而且,这虬须大汉虽然面上似乎粗鲁异常,做事也有些冲动的样子,但也不失为一个得力帮手的,毕竟人家的实力在那儿摆着,起码慕容杜荷自己就有些自愧不如的。只是慕容杜荷还得担心一下,这人是否会反噬的问题了。

 

  其中凌云也讲述了一些他所见到的或听说过的有意思的事情,慕容杜荷见到这少年,不知为何竟想到了,那日在六贤王府,谈交易时,见到的年轻总管李峰来,一样的聪敏,一样的年纪轻轻便有了不小的成就。

 

  不过不同的是,李峰只是一凡人罢了,根本比不过凌云这类实力强横的修仙者的。

 

  慕容杜荷暗地里将这两人比较了一下,的确只是性情似乎有些相似而已,其他倒尽是不同了,便在心里摇了摇头。

 

  此时,却听得虬须大汉突然道:“慕容道友小心了,现已经快到了那浮云山处,我要将飞车下落了!”浮云山,虽不是大会的召开地点,但也离那地儿不远了。不过是临近一山群的主峰而已。

 

  慕容杜荷应声道:“好,多谢道友提醒!”他们此时已到了一层云雾茂密处,近处景物根本看不分明。

 

  而且向天上望去,此时还未至傍晚,天上却已然出现了点点星光。

 

  飞车在山腰上一平坦地方落下,待慕容杜荷等二人下到地上,虬须大汉便把飞车收了起来。

 

  慕容杜荷等人此时正是站立在一山腰处修建的一大型露天广场上。

 

  向四周望去,人还是很多的。

 

  慕容杜荷暗中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以前是绝对不敢招惹的神秘修仙者一群,不过单从面相上看来,他们似乎也与寻常的凡人没什么两样,顶多是一些人的衣着服饰奇怪了些,不过这也是很常见的现象了。

 

  不过这些人倒是似乎有着某种默契的,都未使用飞行法术,反而个个都是用走的。

 

  慕容杜荷暗自奇怪,在他心目里,这些修仙者虽不算的多么居功自傲,但起码比起凡人来,应该是要清高许多的,怎么会在这种大众场合,反而要少了一些权力了?难道是因为为防止一些不安全因素,所以才约束这些修仙者的行为?

 

  慕容杜荷暗暗疑惑,但并未将此情绪表现在脸上。

 

  而虬须大汉却似乎看出来慕容杜荷的疑问,便在几人随着人群流向,朝另一险峰走去时,口中解释道:“道友是在想我等这些人,为何都不使用飞行之术吧。其实原因很简单的,我等见了此处之人都要退避一些的,至于这些别处的散修,自然更得守此处禁空的规矩了。”

 

  他望了望周围的那些修仙者,面上微露出一丝不屑之色,仿佛他身为一绝世天才,谈论这些人便是落了身份。

 

  慕容杜荷面上露出一丝谦卑的道:“原来如此。不过在下有一事不解,还请两位道友略略指教一二了,道友诸前所言禁空之句,不知是何意?”

 

  凌云笑道:“慕容兄不必如此多礼,这本就是我等尽知的事情,道友随便找一人,打听一下就可明白了,所以我两讲述这些,实在不算什么的。”

 

  “禁空,其实是专对我等修仙者而言的,即是不能使用法术腾空飞行而已,当然使用飞行法器也是不被允许的。不过凡事都有例外的,只是我们还没有到获得那种殊荣的级别而已。”

 

  “而且,其实此处风门并未在明面上,有什么禁空的律令的,只是因为其他人大都敬仰那风门的势力,而在明面上做出的恭顺姿态而已。至于我等也这么做,自然是因为这里的人比较不好说话了。”

 

  看着慕容杜荷有些奇怪的眼神,凌云似乎有些不情愿的继续道:“慕容道友恐怕不知,这里一带都是风门的领地,我等九派见着此门中人,也是需要礼让三分的。”

 

  慕容杜荷点点头,道:“多谢两位道友指点,在下受教了!”

 

  两人还礼道:“不敢不敢!”

 

  慕容杜荷微微一笑,倒也由这两人了。

 

  此次拍卖会举行的地点,是在离浮云山约两三里的另一主峰上,灭云山。

 

  不过那距离,对于这几人来说实在不算长的,所以几人步行了几刻钟,便已是到了那灭云山。

 

  慕容杜荷等人,刚至灭云山,便见得比先前浮云山多了倍许的人流量。

 

  而且,由于这边山路,较浮云山宽广许多倍的样子,竟是在路两旁还有诸多摆摊的人。

 

  慕容杜荷有些不敢相信的再仔细看了一眼,的确是修仙者没错。不说别的,单看其周身的气派,便是寻常人无法学来的。

 

  而且,路边摊吆喝声也是很多的,即便没有世俗界大城里那么夸张,但的确是有的。更让慕容杜荷觉得有些无语的是,竟还真有修仙者打扮的人上去问价,而且似乎大都交易顺利的样子。

 

  慕容杜荷看了下,这些人卖的大多都是些他未见识过的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说铜鼎,香炉之类的东西,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些事物竟也能拿出来卖,而且价格还颇为不菲的样子。

 

  当然还有诸多刀剑类的法器。

 

  这些生活习性都是与世俗界差不多的,所以慕容杜荷尽管内心有些惊讶,但还是可以接受的,但他在看到这摊上竟还有卖扇子,腰带之类的东西,不觉有些惊奇了。

 

  更何况还有诸多卖黄纸,蜡烛,檀香类的摊子,这让慕容杜荷有些疑心,其实他并未来到传闻中的拍卖会,而是巧合之下到了佛门的某样大会上来了。

 

  不过看到其他人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慕容杜荷倒也只能把满腹的疑问都吞到肚子里去,慕容杜荷有种直觉,若是他真的拿这些事去问摊主,绝对会被当做奇异生物看待的。

 

  而虬须大汉与凌云二人,也是一副平常样子,似乎没见到这些东西一样,这倒是让慕容杜荷有些不好意思直接出口相问了。

 

  几人正在路上走着,却见到一人横冲直撞的过来,沿途撞翻了好几家路边摊子,引得摊主低声咒骂了几句,便自认倒霉了。但不知为何,竟没一人来找那人讨回公道。

 

  与想象中不同,那人面貌却是并无鲁莽相,而且看起来还是一淳朴少年模样,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袭黄衫。

 

  那少年见着慕容杜荷一行人,确切来说,是见了虬须大汉,便停住飞奔,向那虬须大汉暗语说了几句话。

 

  慕容杜荷因为不大懂这些法门,便只是在旁看着。

 

  不知那少年说的什么,竟惹得虬须大汉面色一变,连骂“晦气”!

 

  凌云关切的道:“孙师兄,出什么事了?”

 

  慕容杜荷方知原来凌云也并不知少年的确切言语,他暗中想着,面上却是分明异色不漏,也有些关心的望向虬须大汉。

 

  虬须大汉摆手道:“此事容后再议,不过的确是比较意外的事情了,而且,我还必须得亲自跑上一回的,这次的事件如此便不能再陪同慕容兄了,关于此事在下却只能对慕容道友说声抱歉了,还请慕容兄不要介意。”

 

  慕容杜荷道:“哪里哪里,道友何必这般客气,既是道友有事在身,那请自便即可!至于在下,倒是正好想独自在这附近逛逛的。”

 

  凌云有些犹豫的道:“孙师兄,我……”

 

  虬须大汉道:“凌师弟,这次事情可是与你大有关系的,所以我可不想再次听到师弟你的推脱之言了。”

 

  凌云见虬须大汉话语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便苦了脸,道:“看来这次苦差还真是逃不掉了。”

 

  虬须大汉道:“哪有什么苦差事!”

 

  凌云道:“那就算是好事了。”他心里可实在不信了,这位与他处处作对的师兄,会把某项功劳给他分一半的,没给他写匿名告发罪就已经很不错了。

 

  于是两位师兄弟,向慕容杜荷打了招呼,慕容回礼,两人便随着那少年,向山上某一方向而去了。

 

  慕容杜荷注视着这几人的身影走远,深望了他们一眼后,便毫不犹豫的转身,向另一较为繁华的地域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