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三十五章 木牌
第三十五章 木牌



更新日期:2014-01-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慕容杜荷仔细看了下,眼前浮现的字体,不置可否的道:“原来如此,或许那样做真是不值得的。”

 

  慕容杜荷道:“不过,这玉简上的文字,又不知是在场的人都能看清,还是只有使用者一人看见?”

 

  乐音接道:“其实道友也是知道,我等看不见的,又为何要这般消遣我几人?”

 

  慕容杜荷笑了笑,诚恳的道:“虽然乐道友确是误会了在下,但我并不会怀恨在心的。”

 

  乐音:“……”

 

  虬须大汉语气里带了一丝佩服道:“这玉简本是修仙者间流传之物,使用完全是靠法力的。慕容道友现在虽也算是我等中一员,但毕竟是刚刚接触,没有经过修炼,法力还并不凝厚的。只是,在下倒是未曾想到,道友竟真的只靠本身的精纯内力,便可做到这等必须拥有较深厚法力者才能做到的事了,即便仅此,道友也是让人刮目相看的。”

 

  乐音在旁沉默不语,凌云则依旧笑嘻嘻的,似乎未听到大汉这些话一般。

 

  慕容杜荷道了声:“多谢道友谬赞!”便把那玉简重收入怀,这玉简的使用,还是颇耗内力的,毕竟可能对于修仙者来说,微弱到可以忽视的消耗,换做替代的内力,就大为不同了。他的内力本就不多了,再这样消耗下去,恐怕再隔顶多一个时辰,便真的连现在的这点实力都没有了。

 

  慕容杜荷可不愿去做这等明显有弊无利的事情的。

 

  慕容杜荷收好玉简,正要说什么时,却听得凌云身上一声轻鸣传来,便住了口,内心有些诧异的向凌云望去。

 

  凌云快速的从袖里取出一块淡蓝色的木牌,上面似乎还镌刻着什么文字,只是因为离得太远,而无法看清。此时那木牌上的文字正发出一阵阵柔和的蓝芒。

 

  凌云的面上浮现出一丝喜色来。

 

  慕容杜荷道:“这是?”他毕竟对这些事物还是不太熟悉的,所以便也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

 

  虬须大汉也是面色一变,但又马上向慕容杜荷解释道:“这是此次拍卖大会的昭示令牌,是通知参加者,具体时间的。待到这令牌上出现时间后,便距大会开展只有三个时辰了。而以我等的遁速,有这么长时间的缓冲,只要不是相聚太远,便足以在开展前,便顺利到达的。”

 

  凌云笑着将那木牌递与慕容杜荷,慕容杜荷道了声谢后,仔细一端详,果真那木牌上面有着几个笔画繁复,不按常理出牌的文字。竟就是他刚刚知晓的修仙者间的通用文字,看来这文字实在是受欢迎之极啊,连这么一个通知木牌都是要用这种文字写成的。

 

  真不知该说那些人是闲的过分,还是太过清高。

 

  慕容杜荷仔细看了眼木牌后,将其还给凌云。他在听到那木牌鸣响时,便隐隐想到了一事来。如今见到实物,心里自然更是确信了几分。便问其他几人道:“道友刚才说的那拍卖会,在下竟觉得十分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的?难道是只有修仙者参加的苑和会不成?”

 

  乐音听见慕容杜荷这话,摇头道:“是,也不是。”他说了这句话之后,就不再言语了,一副全让慕容杜荷自己去想的意思。

 

  慕容杜荷无语了半天,才问道:“道友这话什么意思?在下可还不明白的。”乐音的话,可让他的心里更对此事不了解了。

 

  凌云笑嘻嘻道:“慕容兄勿见怪,乐道友的确并未说错,因为,拍卖大会是即时召开的,对于我等人,还是条件较为宽松的,即便没有邀请函,或是荐举人,但只要有相关的身份令牌,在验过是真实的后,便会放行了。正是此点,却与苑和会完全不同的。”

 

  慕容杜荷若有所思的道:“是不是,可以这样说?那苑和会本身也可以当做是拍卖大会的一部分了,只不过是秘密性质的,只能由一些特殊人物参加了?”

 

  凌云道:“道友若这样想也并未错。苑和会的确是必须持风门特质的邀请函,才能参加的。正是因为其较为隐蔽,所以才大多时候容易流露出些,好东西的。这点可比外界公开的拍卖大会强多了。所以相较起来,倒是这苑和会比较的名气大些。”

 

  慕容杜荷道:“特制的邀请函……风门……是不是其他没有此种邀请函的人便不能参加呢?”

 

  虬须大汉听见这话不假思索的道:“当然了。”

 

  慕容杜荷心里有些失望起来,他可是很想去参加那苑和会的,即便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好东西的样子,但好歹过去见识一下,还是不错的。

 

  可是听到虬须大汉这话,似乎完全是没有浑水摸鱼的可能的。

 

  乐音笑了出来道:“慕容道友完全不用忧虑这件事情的。”

 

  “哦?道友的意思是……”慕容杜荷一听见似乎还有转机,不觉面上也浮现出了一丝喜色来。

 

  虬须大汉此时道:“时间不早了,我等几人还是在路上再细谈此事吧,否则恐怕还真会时间不够用的,那时可就糟糕了。”

 

  慕容杜荷微怔,但马上就赞同的点点头,虽然看这几人,不像是会迟到的样子,但这样倒霉事情发生的可能性,自然是越低越好了。

 

  其他人自然也没什么不同意见,便均在虬须大汉放出的一辆飞车上,向那拍卖会召开的地点赶去。至于其他几位辈分较低的弟子,却不知得了孙师兄的什么命令,均都不发一言的向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了,竟是与他们完全相反的。

 

  路上。

 

  虬须大汉的飞车也算是够大了,容纳十几人完全没问题的,但乐音却不知为什么,在半路上又跳出飞车,放出一辆紫色小船,转在那船上静修去了,而且速度微微落后了一点。

 

  慕容杜荷见此,面上微笑依旧,但心里着实有些诧异乐音此举的用意。

 

  不过此时一会儿后,便被他抛在了脑后。

 

  此时他正感受着,第一次在空中飞行的感觉。

 

  说不刺激,那是假的。看着因为飞车前进速度太快,而两旁景物后退都有些模糊的样子,的确是难得的体验。

 

  飞行的确是比轻功不知道快了多少倍,两者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差别啊。

 

  虽然不是他自己独自一人,在空里飞行。但能有这样寻常人想都不要想的境遇,还是让他很是激动啊。

 

  他心里自然也清楚,他能与这几人,一起去那什么拍卖大会,很显然便是这几人,对他另一种方式的认可。

 

  所以这倒是让他心情更好的一个原因了。

 

  不过,这迎面而来的罡风,也的确是太猛烈了点,也幸的他武功高强,现在也算是半个修仙者,故而才能装作若无其事的。若是换做其他人,恐怕能保持不被罡风从飞车上卷出去,便是万幸的事情了。

 

  路上,在虬须大汉等人的免费讲述下,慕容杜荷总算对此界有了个比较清楚的认识。毕竟有人指导,和只是通过看书一途了解修仙界,那两者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而且,慕容杜荷还侧旁敲击了好大一会儿,终于才得知了,这苑和会的相关事情。

 

  原来,那苑和会其实便是天山拍卖会的另一种形式,或者说是暗藏的那种,本不轻易被人知道的,以至于普通的修仙者,和一些消息较为灵通的凡俗界人士,也是对此有较多了解了。

 

  比如说,邪阳宫宫主方罄,以及苦岚等人,当然他也算是其中一个了。

 

  而由于前几百年流露出的几样东西,过于惊天,这导致苑和会,甚至天山的拍卖会,连带着整个天山方圆千丈,名气变得极大。

 

  重宝太多,自然是有很多人窥探的。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所以此地人流量大增,其中慕名前来拜访的很多,但怀有其他心思的也不少。

 

  慕容杜荷听到此事时,自然是想到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句成语来。若是他自己侥幸拿到了什么重宝,多半也是会有人窥视的。

 

  这也算是人之常情了吧!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事情,他见过不少的。确切来说,他这十来年,当杀手的日子,也算是其中之一的,毕竟他的最终目的还是钱财而已,而他赌的,便是对自己实力的无比自信,和其他人对其的畏惧心理。

 

  不过他自己是没有为此付出过什么太大代价罢了,而且由于他行事还是较为谨慎的,没有碰到修仙者类人的存在,所以才能安然至今的。

 

  不过,他在看到了自己与其他修仙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后,自然不会再有什么要重新回去当缩头乌龟的念头了。

 

  虽然他回去,也完全有自信可以躲过这类人,但是从今以后,他的实力却不可能再有丝毫寸进了。这是慕容杜荷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他很快又从这些情绪中解放出来,与其余两人笑谈了会儿,几人便在飞车上打坐歇息了。

 

  慕容杜荷想着方罄等人的事情。说起来,他们也是一同来参加天山原的寿宴的,只不过是与慕容杜荷分开走便罢了。

 

  但是慕容杜荷却在雪津宫里并未见到这几人的,不过这几人该不会是与他一样,又因为意外到了别处去吧?慕容杜荷心里有些古怪的想道。

 

  他再略想了一下,赵琴等人的事情,略略推算,发现其似乎并无遇到太大波折后,才微微宽了心。

 

  不过这次推算又是让他的心力耗了不少,但是慕容杜荷觉得这般做是完全值得的。否则,他不放心。

 

  而且,他即将要跨入一个比原先所见,绝对更加丰富多采的无数倍的地域了。慕容杜荷一想到,那里是真正属于修仙者的世界,他以后即将见到的,也全都是以前未碰触过的,颇具神秘色彩的人物,便有些心痒难耐起来。

 

  不过,他去那边时,可得好好想想,将来可能会出现的状况才好,毕竟,还是安全为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