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三十一章 阵法
第三十一章 阵法



更新日期:2013-10-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慕容杜荷思量了一下修心者的事情,想着这修心者的状况可真比他想象中的风光无限差得远了,论实际地位,似乎有些像是专门为了衬托另一类的强大而存在的。
 
  而他已在心里打定了主意,若非例外,他绝对是不想去专做修心者的。一来则是因为修心者的惨淡状况,实在是让他不忍心就这样用一生的时间,去探寻那些玄乎的未知的东西,若他真这样做了,恐怕就一定是在胡思乱想,毕竟这么明显吃亏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便是他现在所会的算术已经够用了,而且这类能力,多则必反的。他是个很会知足的人,或许去当个修仙者还是个很不错的事情!他倒是可以去试下的。
 
  想来只要小心些,不应该有什么危险才是,毕竟又不是龙潭虎穴!
 
  不过说起修仙者来,那可真是很了不得的。
 
  至少,在这本书里,他勉强能看懂的那不多的信息里,便提到了修仙者的权势。虽然并未明确提出,但慕容杜荷只是稍想一下,便明白了,那修仙者绝对是强大异常的,或许大部分修心者还真是比不过对方的。
 
  而且,至于为什么书里并未在明面上表现出来,自然也是很简单的,总没有人愿意每天为自己立自传时,还大肆自己的丰功伟绩吧?当然修仙者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但这样后果更严重。
 
  因为若是被人发现此书有言论不实之处,被骂的便是整个修仙者群体了。
 
  而到时写书的那人成了众矢之的了。
 
  修仙者的迁怒是很可怕的,特别是在类似于失了面子的狂怒迁怒下,即便是高阶修仙者,面对此事,也是不敢正面对抗的。
 
  慕容杜荷想着某个倒霉蛋因为写书时错了几句话,便被无数人追杀到天涯海角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不过他也清楚的知道,这类事情他还是想想就算了,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而世上是没有那么多的闲人的,即便换做经历此事的人是他,也是只会一笑而过便是了,又哪里会真去追究什么名声的问题!毕竟又不是他自己的名声!
 
  中午,慕容杜荷去离此地最近的宫殿里享用了一顿免费午餐。
 
  虽然,他身为座上宾,这么做似乎有些不妥。不过白吃白拿的滋味,的确是美妙异常的!
 
  慕容杜荷心情愉悦的想道。
 
  此时他正在雪津宫某一条林荫小道上散步。
 
  两旁各植有数棵月松,虽然这树的材质并不是适合做武器的,但是总算外表还算是奇异的,所以留在这里,只是作观赏之用。
 
  而这些树之所以有着月松这个听起来似乎有些古怪的名字,则完全是由于其外表华丽,竟是纯银色的,而且其上似乎天生铭刻着一些造型奇特的笔画,可以当做是文字,也有些类似于画。
 
  总之是绝对算不上难看的,而且这些天然的符号,更为其添了一丝神秘感。
 
  不过这些月松似乎占地散乱,但其排列间似乎隐隐遵循着某种规律,使得这里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和。
 
  慕容杜荷用手微抚着身旁一棵树的银色树皮,暗道这颜色倒是够好看,只是就不知这座阵法是否真像其外表这么好了。
 
  这月松所布的正是一种他也不甚熟悉的阵法,不过看起规模,绝对是不比他府上的小须弥阵差的。毕竟是大范围的阵法,激发起来威力一定不小的,想必可以轻易地斩杀掉诸多的武林高手,但是对于那些个别的顶尖高手,却是无能为力了。
 
  而他府上的小须弥阵主要效用则是迷惑人的视线,算得上是一个较为简陋的幻阵了,不过其效用同样是不可小觑的,虽然笼罩范围不大,但慕容杜荷的府上面积本就不算大,当然也是用不着太大的法阵了。
 
  而且实用,才是慕容杜荷选择小须弥阵的最主要的原因。
 
  这两种阵法各有利弊,谁强谁弱,恐怕还真不好说的。
 
  不过,若是两者的优点能结合起来,优势互补……那真算的上是完美的法阵了。
 
  但且不说那阵法之道有多难,单是需新创一种阵法系统所需的时间,便足以让他不再肖想此事了,无数比他寿命长了数倍的阵法大师,用尽一生心力,都无法做到此事,而他就更不行了。
 
  他连对阵法的常识都只是一知半解,在此事上,他真的是连半吊子都算不上的。
 
  所以慕容杜荷只是稍微想了一下此事实现的可能性,便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这一想法。
 
  突然他听到身边一人语气似乎有些惊异的说道:“在下乐音。这位道友,倒是面生的很!不知道友是何许人也?可否告知在下!”此人的声音很是陌生,但似乎又带着几分熟悉感。
 
  慕容杜荷猛然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看见一蓝衣人正站立在他面前,又分明听到刚才的言语便道:“敝姓慕容,幸会幸会!”
 
  慕容杜荷觉得心神似乎有点恍惚不定,仿佛这身体瞬间不是他的一般。但偏偏意识却很清醒,而且慕容杜荷心底正在微微疑惑,他明明只是第一次见到这蓝衣人,却竟觉得此人亲切之极,仿佛是他的亲朋好友一般,让他忍不住想回答其所有的问题。
 
  乐音道:“原是慕容道友啊,在下一见道友之面,便觉道友并非常人,如此一来,果真未错。”
 
  慕容杜荷喃喃道:“阁下谬赞了。”他听到对方此言,心里突然没由来的烦躁,却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
 
  四周的景色模糊了起来,顷刻间又换成了另外一幅景象。
 
  身旁的月松,脚下的石路,都仿佛幻影般的消失了。
 
  他正踩在虚空里,但脚下却是平坦的土地。
 
  一道微带些亮丽的银白色的弧线,呈雾状,从太阳正下方中心处,向两边扩散,转眼间便把视野所及所有一切都包围起来,如此一眼看去,仿佛是一个巨大的雾状圆圈包围住了这两人。
 
  慕容杜荷站在乐音对面,倒是刚好看清这一景象,而慕容杜荷若是把这当做此地的自然景色,那一定是他脑子坏了才会想的。
 
  大略看去,似乎也是一种较强的阵法而已,不过这笼罩范围也太广了点吧!慕容杜荷苦笑道,他今天是不是不该出来啊、不过能布置出这样的阵法的人,自然不是普通的阵法师,而比起这一假设,他觉得此阵是由修仙者布的,倒更可能些。
 
  这又是他最不想遇到的情况。
 
  慕容杜荷心里不觉有些惊慌起来。他毕竟是一凡人,即便武功再高,靠山再硬,也终究是敌不过强大的修仙者的。
 
  乐音并未转身,却似乎已经觉察了什么,他突然面色大变,语气也有些尖锐起来低骂了一声,道:“竟是虚灵阵!真是一群疯子!”他一副好事被人破坏了的气愤模样。
 
  乐音似乎很清楚来的是什么人啊,不过看其样子,似乎对方来头还不小的样子。而这虚灵阵,他更是一点都未曾听说过,而且看乐音这么失控的样子,便知道此阵一定不好对付了,而且他也不难听出乐音此人的话语里,除过敌对的情绪,似乎对那虚灵阵还有些忌惮的。
 
  慕容杜荷暗暗想着以上的事情。
 
  只是慕容杜荷未发觉天空此时已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但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的。
 
  乐音虽然气愤之极,却是很快的脸上便平静了几分,似乎已经将怒火完全平息了,但慕容杜荷看到其眼里还是有些愤恨之意的。
 
  乐音站在原地未动,慕容杜荷也未动。
 
  慕容杜荷面上看去,似乎未有太大变化,但天知道,他却正在心里苦笑,自己这一天还真是倒霉透顶了,先是遇到乐音这么个莫名奇妙的人,再来亲自观看一下这些神秘存在的争斗,虽然他本身并不乐意观看。
 
  那些人,即便只误伤了他一点点,他便很轻易的挂了,毕竟凡人的生命是很脆弱的。
 
  而且,对方无论谁赢了,都是不介意顺手灭掉他的,毕竟在这些人眼里,捏死他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差别。
 
  慕容杜荷敢拿东门悦溪的品性打赌,他自己绝对是不想挂在这里的。
 
  所以他必须想逃生之策了,即便真的无能为力也要想。
 
  可是在强大的实力面前,所有的心机都是徒劳的。慕容杜荷很清楚这个道理,因为他以前便是实力强大的那一类人,所以无论目标想出什么鬼主意,他都能毫不耽搁的顺利取了其性命。
 
  但他现在的地位可是与以前完全颠倒的,他现在不是屠夫,不是能掌控全局的人,只能任人宰杀。虽然或许他现在的功力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左右,勉强算的上是一个原因,但是他清楚的知道,即便他此时能顷刻间功力尽数恢复,也是丝毫改变不了局面的。
 
  他来之前真该好好算一卦,失了功力算什么,丢了性命才是最不划算的。而且,功力没了可以再练,性命没了,让他上哪里再找一条去?
 
  慕容杜荷苦思冥想着对策,却依旧无奈的发现,即便他竭力的想保持镇定,但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确无法顾及此事的,所以于是想不出办法,便愈是惊慌;愈是惊慌,便更是觉得脑袋迷糊,不好用了。
 
  他竭力想保持平静,但是做不到,所以他只能勉强维持面上不露出惊慌神色来。
 
  将自己的心理泄漏在面上,这是兵家大忌。
 
  远处周边的雾气开始翻滚起来了,随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圈内扩散,围向中心处的二人。
 
  很快的,慕容等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大雾里。
 
  天色微微变红,很快的,此颜色加深,待到一刻钟过后,便成了令人心惊的深红色,似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