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三十章 修心者
第三十章 修心者



更新日期:2013-10-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出现此种情况的原因却也是很简单的。
 
  毕竟自号“天下第二派”的“却西门”总坛便是设在元国的。
 
  先且不说却西门是否真如其自个儿所说的那么强大,单看其称号,便已明了,这却西门即便没有所讲的那么夸张,但其根底还是在的,而且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而且据说这却西门传承极久,似乎已昌盛了数千年了。
 
  仅凭这一点,便是别处拍马都比不上的。
 
  除过却西门这一顶尖大派,元国还有南乡院,四时坪,九溪连,封山派,鹊音林,复人观等九大门派。
 
  这九个门派,即便与却西门相比是差了些,但其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毕竟除了却西门,便是这九家了,而且因为这九派每次招收弟子较却西门宽松些,故还是有很多散修中意于他们的。
 
  毕竟门派是修仙者集居的地方,在别处可是找不到这样多的同道的,而自个儿感悟,与和无数人切磋互补的效果,差别自是极大。
 
  但这条件也只是较为宽松而已,每十年的门槛拦住了不少人。
 
  而每个侥幸能进的这些大门派的,便都是运气顶尖,或是本身实力极强,更重要的,便是天资极好。
 
  而除了这十个大派,还有些中等门派,数量是比较多的,而至列邀请慕容杜荷加入的四月门便是其一。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些无名的小门派,数量就更多了。
 
  修炼者分修仙者,和修心者。而这两者无一不是需要极大的天赋方能修习的。
 
  可以这么说,凡修炼者,都是需要一定的天赋在身的,比如说修仙者所必有的“灵根”,修心者的感悟能力,等等。
 
  凡是在修炼上小有成就的,大多都是依仗较高的天赋,而其中能以苦功达到此事的几乎没有几人,数量实在少的可怜。
 
  慕容杜荷思量着以上的情报,其中有些是与至列闲谈时提到的,另一些则是他推想出的。
 
  慕容杜荷思虑着自己在修仙上的天赋,便不知如何了。只是他敢确定的是,他若是修心,或许还真能成就一番辉煌的。
 
  毕竟他的算术可是那人亲自指点过的。
 
  《昭仙诀》至列离开时,并未带走,他那意思自然是让慕容杜荷先大略看一看了。
 
  慕容杜荷毫不客气的把那本书翻开来,费了半刻功夫,大概浏览了些后,面上露出一丝感兴趣之色。
 
  这昭仙诀说是七月门的基础功法,但实际上便只是些修仙界的常识之类汇集成册,虽然或许对其他人没什么大用处,但对现在的慕容杜荷来说,倒是正好适用。
 
  因为他先前对修仙界的事情可是两眼一抹黑的,情报太少。而现在有一本汇集了诸多想相关情报的书,毫不费力的便到了他面前,自然是好的不能再好的事了。
 
  但慕容杜荷的好心情并未持续多久,便因一件事而消散的差不多了。
 
  那便是,这书里有近一半是用古文写的,而且还是那种非常生僻的古文字,起码慕容杜荷认得的字数加起来不超过一个,因为他是只认得几个字的四分之一左右。
 
  而且这些古文还写的十分整齐,大都是四五个字为一断句,相必读起来也是朗朗上口的,或许会是跟诗词一样。
 
  慕容杜荷看了这些文字,心内暗道,去他的朗朗上口!还诗词呢,他都想把这变成哀辞了!那写书的也忒会卖弄自己的文采了,却似乎脑袋不太灵光,不知道文盲是不能打击的吗!
 
  ……慕容杜荷仔细捉摸了一会儿,发现这些字的写法与他所听说过的某种稀有文字似乎挺像的,但是那文字可是不该出现在元国的啊。
 
  他心里有些疑惑,不过他马上又释然起来了,毕竟这文字是什么称谓,是在什么地方通用的可与他都丝毫关系都没有,因为他就算知道了这些,也是依旧不认识这些字的。
 
  不过也不知至列他们如何看懂的,慕容杜荷可不相信一个门派里,有着那么多弟子,难道还能让每个都得多学一种这样一看就知道很难,再看顿时绝望的文字不成?
 
  不过这虽名是修仙界的总况,但其中还是有不少地方谈及修心者的。
 
  而至于为何此界称作修仙界,则是因为修仙者普遍强于修心者,毕竟有法力和无法力可是天大的差别。
 
  不过按理说,以修仙者的强大,该早就把他视之为敌手的修心者连根拔起了才对,为何现在大多数修心者还是安然无事的。
 
  曾有很多人,运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最后却不知什么原因,大都不了了之了。
 
  不过修心者普遍不强,倒是真的。
 
  修心者分为修道和修真两类。
 
  这修道者和修真者其实是差不多的,大体上主要修炼的都是心境。
 
  不过目的还是略有不同的,其中修道者,主要目的是通过心境感悟,以求灵魂更为强大。
 
  修真者则是要求心境平和,讲究修回真我,重归本源。
 
  这两类人倒是没有什么体质的要求,只要感悟能力强大即可,或者说,是胡思乱想的能力够强。
 
  打个比方,便是从所见的一个人身上看到他的过往,前世今生。
 
  当然能做到此事的恐怕还真没有几人,起码在这整个元国境内,就没有听说过有此类人存在的。
 
  修心讲的是渐悟或顿悟,简单来说,渐悟便是逐步感悟,一步一个脚印,即所谓的脚踏实地。
 
  顿悟正好与之相反,便是不刻意追求,但却在某一事件的启发下,快速悟道,或者说,这类人赌的便是运气。
 
  举个例子,禅宗六祖惠能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就是顿悟;他师兄神秀的“心是菩提树,身是明镜台”就是渐悟。
 
  这两种方法各有利弊,渐悟是基础较好,但所用时间太长,顿悟与之相反。事实上并没有太大的难易差别。
 
  有人说,顿悟是基于渐修的基础之上的,这话没错。
 
  所以便在很多修心者失败后,其余人都吸取教训,感悟途中是两者兼顾的,即顿中渐,渐中顿。
 
  这倒是与佛家从渐修到顿悟,再从顿悟到圆修的学说差不多的。
 
  所以修心者,便被一些好事的修仙者讥笑为“外门佛家子弟”,即是不三不四的样子。
 
  那些人大都是不久后毫无预料的失踪了,遍寻不见,后来敢在明面上议论修心者的自然少了许多。
 
  但经此事,也反映出,修心者其实是没有具体的体系的,即是具有随意性,闲散性,和可任意分割性。
 
  而此的表现便是,各个修心者之间的交集并不多的,大都是半封闭式的自己感悟自个儿的,好处很多,坏处也很多。
 
  后来有人想出一种较为折中的办法,那便是定期在一些同道较多的地方,举办小型交流会,扬长补短。
 
  这个方法,有些人赞同,有些人嗤之以鼻。但最终还是都默认了下来。
 
  但是具体的地点,旁人倒是真的不知道的。
 
  慕容杜荷暗暗叹道,幸好这书上关于修心者的讲述还是没有太多生僻字的,只是七八个字里出现一两个罢了……
 
  所以慕容杜荷在把这书研究了两个多时辰,才勉强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说是深奥,倒算不上,但是理解起来就有些复杂了。
 
  因为一句话里全是熟悉的字,与含有一两个怪模怪样的字,那是完全不同的。
 
  或许就是因为那些不认识的字,才使得整个句子的意思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但是一本书里,正确来说,是半本书里,可不是只有一句话,慕容杜荷估计,至少也有几千句吧?特别是在那些句子还可恶的分段特别多的情况下。
 
  慕容杜荷可不想搞出类似于把整本书都理解反了的乌龙事情,所以他对待这书还是比较严谨的。
 
  说是严谨,其实也不过是想着,今后待这书用不上了,一把火烧了便是。
 
  眼不见心为净。
 
  只是那书里虽对修心者的介绍较为详细,但是一些重点问题都是没有提到的。
 
  比如说修心者的具体修炼方法,但是他估计,这世上恐怕真是没有多少能谈到此事的书的。
 
  毕竟他对修心者的了解仅限于此书,以及自己的一些经历,但也清楚的知道,修心者的修炼方法都是不传之秘,能有一两个撞了逆天狗屎运的人得了半分衣钵就是很不错了。
 
  至少他都对自己的算术保密异常的,丝毫不想给别人露一丝口风。
 
  因为那大都是他不知辛苦了多少年月,才侥幸下得来的,若是随随便便给了别人,那除非他脑子进水了,否则绝不会如此做的。
 
  慕容杜荷合上书本,闭目凝思了一会儿后,方才有些疑惑的轻声自语道:“我大概也算是修心一途了,不过为何以前却并未见过其他同道的,难道这类人如此稀缺不成?”
 
  他倒是想的没错,这修仙界里,虽未有人确切算过,但也可以估算出,修仙者的人数大概是在修心者百倍千倍以上的。
 
  修仙者不仅个体实力强,而且数量极多,即便是蚁群都是能啃光树林的,更何况这些往人面前一站,顿时人们就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蚂蚁的修仙者!
 
  而修心者与之相比,就更是有些自惭形秽了,当然大部分这类人或许都不会这么想,但事实就是如此,修心者的整体实力差劲,个体实力更差劲!
 
  所以大部分修心者,能好好活着,没被哪个路过的修仙者看不顺眼了而直接掐死就是万幸了。
 
  所以说,修心者的确是名声不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