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三十二章 凌云
第三十二章 凌云



更新日期:2013-10-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慕容杜荷此时身边有着无数浓厚的白雾翻滚,遮挡住了视线。仿佛天上的云都落了下来,如梦似幻。他眼中所见,尽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
 
  面对此情此景,慕容杜荷面色平静,但天知道他其实真想破口大骂一句:去你的如梦似幻!去你的白茫茫!
 
  就在刚才,四面的白雾向慕容杜荷二人围过来后,四周的虚空似乎隐隐有着碎裂的迹象,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细小灰痕在半空中出现,又快速拉长。
 
  灰痕之后是慕容杜荷有些熟悉的景象,似乎是雪津宫里的一处闲地。
 
  而慕容杜荷还未来得及露出惊诧之色,白雾便忽然速度加快的向他们二人一卷而来,他们自然不可避免的被卷入其中,两人便分散开来了。
 
  顿时,周遭所有的一切都被白雾强行挡去了踪迹。
 
  慕容杜荷苦笑,他可没有什么好的方法能避过此劫的,手上的雪瑕剑即便在凡界再高级,此时也是没有丝毫用处的。
 
  慕容杜荷无可奈何的把雪瑕剑抽出,强力挥散着身边的白雾,却并不见多大效果,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慕容杜荷真看到雪瑕剑毫无功效后,还是叹了口气。
 
  他以前可是一直视雪瑕为依仗的,但这次似乎情况比他所想的还要糟糕许多,看来他要想到脱身之策的确很难啊。
 
  另一边,乐音身边也是一片白茫茫的大雾情形,眼前已见不着慕容人了,乐音不觉脸上现出一丝懊恼之色来。但他低声在咒骂了一句后,又不敢真的大意待敌。
 
  乐音单手带着白芒迅速往虚空处一抓,顿时一只紫色的小木船现形而出,乐音面上不禁露出一丝喜色来,正要一手掐诀的再次施展什么法术,却在这时,意外突起!
 
  身旁原本便是十分浓厚的白雾,在这一瞬间竟好似受到了什么人的指使一般,以寻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涌到了一起,转眼间凝成了一柄无刃的白色巨剑!
 
  巨剑表面寒光闪闪,锋利异常!白雾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便实体化了。
 
  白色巨剑通体颤动了一下后,发出嗡鸣之声的向乐音面门以极快的速度激射而来,眨眼间便到了乐音前方挡着的紫色小船跟前,即刻便要穿透小船,再给乐音来个透心凉。
 
  乐音见此情形,脸色微微发白,急忙一手朝那小船一招,船儿顿时路线绕了一下,向他这边飞过来,乐音见此微松了一口气,但他的动作并未停止,另一手在白光一现的同时,一颗蓝色的圆珠出现在手上,他毫不迟疑的把那圆珠向巨剑那边弹了过去。
 
  白色巨剑的速度极快,在乐音要作法收船时,便通灵之极的在空里转了个弯,又直奔乐音这边飞来,在快要接近乐音方圆三丈时,突然速度快了倍许以上,周遭的空气被带动的发出轻微的鸣响声。
 
  巨剑的速度显然比小船快的多了,后发先至的便要到了乐音面门前,却被圆珠一挡。
 
  圆珠毫不起眼,但却在与这巨剑相碰的一瞬间,表面蓝芒一闪,忽然化为一滩蓝色的液体,包裹住了巨剑。
 
  那蓝色液体竟是有腐蚀的性质,只是刚碰到巨剑,那剑便被熔成了一团白色晶体,随之化为一滴滴,好像下雨一般,散落在地上。
 
  乐音脸色好转了许多,正想说些什么,却见得前面雾气一分,走出几名身着白衣,系有一根紫色腰带的人,走了过来。
 
  乐音脸上的喜色顿时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慕容杜荷在这边,用雪瑕经过数次试探,徒劳无功后,失望之极的叹气道:“果然,这凡界之物是没有什么效用的。”
 
  这几乎是把他最大的念想打碎了。
 
  慕容杜荷在原地观察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的向一个方向走去,只要是法阵,就总会有漏洞的。要他放弃所有希望,闭目等死,他不甘心!
 
  再说,他对法阵一项也是略懂些的,不过便不知这次的情形是否真能用的上了。
 
  慕容杜荷无奈的想道。
 
  不过这白雾虽然浓厚,他并没有闻到什么古怪的味道,想来是无毒的,即便不算这个原因,单只看他一人在这边逍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便知道这雾大概不会有毒素了。
 
  不过慕容杜荷心里也有些郁闷,这布阵的人,到底是何居心?
 
  若说是要杀他们几人,为什么这雾里没毒?若是不杀他们,又为什么把这个法阵布置这么大,专门针对他们?
 
  亦或是,那人实在是太闲了,才布下这个大阵,戏耍他们二人不成?
 
  一会儿后,慕容杜荷看着这附近不变的云雾,不觉生出一种颇为无力的挫败感来。
 
  他可是连视野都有些展不开的局促感,更别说,把这些从这里安全的走出去了,若是这云雾后面还有人偷袭,那结果真是糟糕透了!
 
  慕容杜荷想,或许他现在静坐下来,默算一回,才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正当他心境有些融于天地时,一人的声音响起:“想不到道友竟有如此雅兴,竟在这里还有这等心情赏景。”其话语中有几分玩笑之意,但却听不出恶意来。
 
  慕容杜荷此时冥想的状态,于外人看来,正是似乎在观赏云雾一般。除非是与他一样的修心者,而且是精通算学的人,或是高阶修仙者才能发现其中的蹊跷的。
 
  但来人三者都不是,自然也看不出慕容杜荷的真实目的。
 
  那是一身着黄衣的少年。
 
  慕容杜荷见此,微微一笑道:“道友这话可说错了,我只是在寻求脱身之策罢了,哪有你想的那么心情舒畅。”
 
  黄衣少年道:“阁下倒真是有趣,在下一见面就觉亲切,不如我们在此地把酒一番如何?”
 
  慕容杜荷看了看周围的团团云雾道:“阁下确定在这里饮酒,会是令人舒心的事?”
 
  仅是那几乎近身的白雾,都够让他心情抑郁的了,这少年还要与他饮酒,难道真是看他笑话的不成?
 
  黄衣少年道:“道友此言倒是极对,说来在下还得向道友道歉一回的。”
 
  慕容杜荷笑了笑:“阁下的意思是,这阵法是你布置的了?”
 
  黄衣少年略带歉意的解释了一句道:“虽不是如此,却也差不多的。道友稍等,待我将这雾气分开来。”说完便拿出一块银色的令牌来,在虚空晃了晃,  顿时浓厚的云雾之间,那一处现出一人大的洞口出来。
 
  看外界,正是雪津宫内一处的景色。
 
  慕容杜荷松了口气,向少年略微拜谢了一下,便从那洞口走了出去,同一时间,少年也飞身出来,转而又用令牌把大阵封上了。
 
  慕容杜荷见此,神色有些奇怪的道:“道友此举不知是何意思,在下可还有一同伴在其内未出的。”
 
  黄衣少年笑道:“道友说的是乐音师兄吧?乐音师兄很厉害的,这小阵法可困不住他啊。”
 
  慕容杜荷想到乐音提起,虚灵阵时的怪异表情,脸上不漏异色的点了点头道:“大概是如此吧。”那乐音与他可没什么关系,他完全不值得为了一会儿的交情,去平白无故的做大好人的。
 
  况且,看这样子,少年与那乐音似乎不大对头啊……慕容杜荷暗想道。
 
  黄衫少年从一口袋模样的东西里取出一套桌椅,以及一些茶具,再用手凭空把水烧热,给慕容杜荷倒了一杯热茶道:“在下素来喜茶,愿以茶代酒,慕容兄可尝尝,我派独产的云霄茶!”少年面带几丝得意之色的道。
 
  慕容杜荷接过茶,略尝了一口,道:“好茶!”
 
  这云霄茶不愧是仙家独有的,果真与其他茶不一样!
 
  黄衣少年高兴的道:“是么?”
 
  慕容杜荷认真的道:“当然,这可是我饮过的最独特的茶了!”真是比慕容杜薇泡的茶还独特!
 
  黄衣少年道:“既然如此,那些人便一定是用谎言欺我了。”
 
  慕容杜荷道:“谎言?”
 
  黄衣少年道:“是啊,我们南乡院虽不是专门制茶的,但好歹对此有些研究的。那些人竟说我们的云霄茶滋味太过独特,他们不敢买。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慕容杜荷闻言笑了笑,但又神色有些肃然的道:“原来是南乡院的同道!”
 
  黄衣少年道:“慕容兄这不是在排挤我吗?我凌云虽然身在南乡院里,且挂着些无所谓的头衔,但本质上还是没什么实权的。”
 
  慕容杜荷道:“凌道友千万别这么想!  在下确实没这样的意思。只是素来听说南乡院,身为九派之一,颇为仰慕罢了。”
 
  凌云道:“慕容道友如此做也无可厚非!因为那南乡院可是挂着的虚名不小的,在下未进入其派供职时,也是对那南乡院觉得向往之极的,但真到了其内,就完全没有这种想法了。”
 
  慕容杜荷好奇道:“为何?”
 
  凌云有些郁闷的道:“那南乡院原来根本就是一清闲到不行的地方,里面住的全是懒人,没一个正常一点的,我整天待在那里,可真是闷死了。”他看了看慕容杜荷的表情后,又说道:“慕容道友以后有空,可以来南乡院转转的,在下随时奉陪!而且在下可做免费的向导的!”
 
  慕容杜荷无奈的道:“好!在下将来定然会去!”这修仙界怎么与他想象的毫不相同,没一点紧张的氛围啊,他还以为每天都要经历一场恶战的……
 
  不过,能这么轻松的便与南乡院的人交好,对他可是有利无弊的大好事,他当然不能放过了。
 
  正在这时,却听得雾内一声沉闷的巨响声传来,附近的雾气被一股强劲的力道强行散开。
 
  一人从那雾气里冲了出来,只是形容有些狼狈。
 
  乐音见到此人出来,对慕容杜荷道:“我说的没错吧,这法阵根本难以放在乐音师兄眼中的。”
 
  慕容杜荷看了看乐音有些褴褛的衣衫,笑道:“……大概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