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十八章 青年
第十八章 青年



更新日期:2013-10-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可惜汉子两人不知慕容杜荷的想法,否则定会跳出来说,你不是脾气暴躁,你是动手能力太强!
 
  但他们不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了也是不敢说出口的。单以这一项大不敬之罪,就足以让慕容杜荷把他们手刃一千遍了。
 
  慕容杜荷随着红衣女子进到木屋里。
 
  屋内虽然略显贫寒,但装饰还算雅致,由此可看出此地居住之人的品味亦是极高的。
 
  红衣女子让慕容杜荷稍等会儿,她去烧茶。慕容杜荷点头。
 
  慕容杜荷看着红衣女子拐到另一处与之相连的小屋子,眼中无一丝波动。只是深藏在袖中的拳头却无意识的握紧了些。
 
  红衣女子速度很快,只不过一会儿功夫便将水烧好了。她从另一处小心的取过一个小盒子打开,那里面装的是茶叶。
 
  茶泡好了,红衣女子为慕容端了一杯,也给王四和笑毒各一杯。
 
  红衣女子笑道:“寒舍简陋,是在无好的东西招待几位,现以茶代酒,还望别嫌弃!”
 
  慕容杜荷知道那话是专为他说的,他喝了一小口,那茶的滋味虽好,但因为存放时间太长的关系,已经有些发苦了。他心里也越发难受,他姐姐究竟是吃了多少苦啊?
 
  慕容杜荷把茶咽下,面上也是笑着:“姐姐太过谦虚了,这茶是极好的,看来姐姐茶艺又精进了不少啊。“
 
  王四道:“铃儿泡的茶实在是天下一绝,能有幸尝一遭,便是死亦无憾了。”笑毒亦是点头赞同。
 
  红衣女子道:“若是如此,便好!”
 
  慕容杜荷沉默了一会儿道:“姐姐,你一个人在这儿么?我在别处还有座宅子,也只有我一人而已。你若是闲了,可去转转。”他终究还是无法对此人的境遇视而不见。
 
  找了十几年的胞姐,这时终于找到了,慕容杜荷很高兴。但是在看到胞姐过的这么清苦,便有些想把那位神秘的姐夫狂揍一顿的感觉。
 
  毕竟他家姐姐这么金贵的人,怎么能跟着姐夫一起吃苦呢?更何况他现在的能力足以养活姐姐了。
 
  没错,这红衣女子便是慕容杜薇,慕容杜荷的胞姐。
 
  慕容杜薇神色有些奇怪的道:“如此甚好。不过,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慕容杜荷疑惑地道:“什么?”他救济一下自己的姐姐,莫非是不对的?
 
  旁边的王四也是聪明人,几乎瞬间就猜到了这两姐弟间的小误会,而且还有愈来愈大的趋势,终于有些看不下去的说道:“大人,铃儿在南京的名头可是比我还要大许多的,而且比我身份也高级不少的。”
 
  笑毒解释道:“铃儿是南京四恶之首,按理说,我们都要叫她一声‘大哥’的,但铃儿说特别允许我们中的几个直呼其名。而我们也都为铃儿所倾倒,便斗胆采用了这种称呼。”他毫不掩饰自己的仰慕之情的说道。
 
  慕容杜荷眉毛忍不住抽了下道:“原来如此。”就说么,他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现在经这二人一点醒,方才明了。慕容杜薇的确是从未提到过她很穷之类的事,而且面上也未表现出来。
 
  但明知慕容杜荷理解错了,却还是等到现在才提醒,看来慕容杜薇的恶劣性子还是一点没变。不过,那杯茶……
 
  慕容杜荷突然间想起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来,便问道:“姐姐既然有着如此身份,看来也真是为弟多虑了,不过刚才姐姐送我的这杯茶……”他指了指已经被喝空的茶杯,第一次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起来,若是没喝就好了……他想了想说道:“这茶的滋味实在美妙至极,为弟以前却未曾听说过。不知姐姐可否告知这茶名字,兴许以后还能有幸多尝上几回呢!”
 
  慕容杜薇笑道:“说来也简单。不过是寻常的五毒切碎了肢体,再碾成粉末罢了。如此再加上一些普通的毛尖茶叶,即可了,又哪里会有什么正宗名字!而且不用说这些有幸无幸的,我这里还有足足十包呢。你若是喜欢,我便都送予你了。”
 
  慕容杜荷顿时觉得胃里反酸的厉害,忙道:“不用了。那茶虽是好喝,但我是绝不想让姐姐专为此辛苦的。姐姐制茶定然是很不容易的,我又何必做这般无心无德之事!”
 
  慕容杜薇失望的道:“即使如此,那便算了吧。”
 
  慕容杜荷道:“姐姐不必如此。”是真的不必如此,慕容杜荷现在一想到慕容杜薇把蜈蚣那么多的腿都碾成粉末,还有蝎子等等。而他喝了这样的泡茶……慕容杜荷感到很难受。
 
  在旁边的王四与笑毒二人一阵阵的无语,没想到这两姐弟一个比一个虚伪,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相对于此,他们就显得真诚多了啊,顶多是闲时去打家劫舍一会子而已。
 
  不过他们二人明知道慕容杜薇此人不安好心,但还是只能喝下去了。对于“大哥”的敬重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他们实在无法拒绝慕容杜薇的好意。毕竟她长的那张脸太能迷惑人了。
 
  慕容杜薇若是知道这两人的想法,一定微笑着把这两人扔到臭水沟去。她可不是只有脸长得好看的,手腕更好看!
 
  慕容杜荷正想着下次他姐姐若真来了,他该在酒水里加什么药时,一个人从屋门里进来了。
 
  那人竟是一白衣的文雅青年,但偏偏手持长刀,这样的搭配却让人没有半点不适合的感觉,仿若这样的人天生就该是这副打扮。
 
  慕容杜薇已迎了上去,笑道:“今日可回来的早些,倒是幸事。看你如此神情,想必那人已解决了吧?”
 
  文雅青年面带得意之色的道:“当然了,我出手的话,他们几人若真逃得出才是怪事了。不过,今日咱家里似乎挺热闹的,老四老七来了,但这位与你长得相同的人又是哪位?难道是……?”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来。
 
  这位青年言谈间与王四笑毒似乎颇为相识的样子,而且虽是面带惊讶,但语气依旧平缓,一看便是久居人上者。
 
  王四与笑毒急忙上前见礼:“参见大公子!”
 
  而慕容杜荷自然也知道了眼前这位便是自己的姐夫了,毕竟可以让他姐姐如此轻和对待的,他还真想不出第二个人来。
 
  慕容杜荷未等杜薇开口,便上前抢先道:“我是杜荷,姐姐应该向您提过的吧?杜荷见过姐夫!”他微微抱拳。
 
  文雅青年面露和善之色的道:“薇儿曾讲过你许多次呢,不过你出名后倒还真是不容易寻到踪影。现今武林上传播的那个‘玉面罗刹’便就是你了吧?”
 
  慕容杜荷苦笑道:“姐夫说笑了,那些都是人们随便起的称谓,哪能当真呢?而且,我似乎也没有那么凶狠啊。”
 
  王四与笑毒表示他们从来没听到过关于有人说慕容杜荷善良之类的话。
 
  文雅青年一笑:“既然他已经找到了,那倒是省了许多事情。”
 
  慕容杜薇见自家弟弟面露疑惑之色便解释道:“你姐夫为此在荆州设了十三道比武擂台,主要目的自然是引你出来。”
 
  慕容杜荷失声道:“难道姐夫就是那位嗜武如命的东门先生?”他可记得那位东方先生手里似乎有着兵器榜上排行第二的封棋的。
 
  文雅青年道:“呵呵,看我这记性,忘记说了,在下东门悦溪,现任途门县县长。不过我可不记得自己还是嗜武如命之人。”
 
  慕容杜荷恍然道:“原来如此,单看面相,姐夫的确不像是嗜武之人。”
 
  王四心内道:面相不能说明一切。
 
  慕容杜荷心内想道,这次出来果真收获不小,不仅幸运之极的找到了姐姐,而且看起来她生活的还是不怎么贫苦的样子,他的确该高兴的。
 
  慕容杜薇看了看天色,面带温柔之色的道:“这都快中午了,你们几个好好聊聊,我去做饭。”说完便出去了。
 
  慕容杜荷呆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问道:“姐夫,姐姐应该没有把什么蟑螂之类的东西下到碗里的古怪爱好吧?”
 
  文雅青年道:“当然不会,她还要亲自品尝的。”
 
  慕容杜荷顿觉轻松,那就是说不会下毒了?
 
  王四面色僵硬的说:“慕容大人,我们是不会只吃一锅饭的。”笑毒补充道:“我也认为碗会分开来放。”
 
  慕容杜荷道:“……你们的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姐姐还是有可能在碗里下毒?”
 
  其他人沉默了。
 
  文雅青年也是话语有些艰涩的道:“阿杜,习惯了就好了,反正我们的内力都不是很弱。”
 
  ……这意思是说他们皮糙肉厚,呃,都是强人,就算误食也不会中毒的么?
 
  慕容杜荷突然间很想去看看他那古怪精灵的姐姐到底在搞什么鬼。
 
  事实证明,慕容杜荷多想了,菜盛上来时,虽然色香味俱全,但的确是没有任何副作用的。……这样的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点怪。
 
  午饭过程当中,没有人突然间晕倒或是之类的情况发生。
 
  慕容杜荷为这个结果感到很腥味,不,是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