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十七章 铃儿
第十七章 铃儿



更新日期:2013-10-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王四却全然没有意识他认错了人,只是浑然不觉的自顾自说道:“铃儿,自从三年前你我在洛阳一见,我便忘不了你了,铃儿,别再躲我了,跟我走好不好,求你了……”
 
  慕容杜荷现在才是真的无语了,这王四果然是眼睛问题更大,他这么个大男人,却被误当做女子,真不知该说是他倒霉,还是这人瞎了眼?
 
  慕容杜荷一脚踹开了王四想抱其大腿的手,面上微笑的说道:“这位兄台认错人了吧?在下可不是什么铃儿!兄台这般行为可十分不合礼数啊!”
 
  王四固执的望着他道:“不!铃儿你还在装!我知道你厌恶我是一粗人,但请你可否再给我一次小小的机会?我一定做得不比那人差!”
 
  “……”慕容杜荷的心情很复杂。
 
  而在这时,那个病弱少年也踉踉跄跄的来到了这里,一见到慕容杜荷,面上便欣喜起来道:“铃儿,我便知你不会抛下我的,果真你来寻我了,我好高兴!”
 
  “……”慕容杜荷的心情更复杂了。
 
  他好不容易才劝说住自己想要将这两人砍死的举动,面上还是微笑地说:“两位真是认错人了,在下委实不是你二人要找的那位铃儿。事实上,在下连那位铃儿素不相识,从未听说过此人。”
 
  那两人虽未说话反驳,但明显是不信的样子。
 
  慕容杜荷现在大概有些明白他家师父当时的憋屈感了,毕竟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别人无偿收拾烂摊子的。而他家师父显然比他要会隐忍的多。否则,他现在就可能早被一掌拍死了。
 
  慕容杜荷有些无奈的想道,他什么时候也沦落到这么一天了,竟被两个后辈如此怀疑?
 
  慕容杜荷道:“你二人如此无礼,在下本未想追究二位过失的。还烦请两位快些让路,否则我不能保证两位还能幸运地留有全尸的。”
 
  正在此时,围观的人群中突然一阵骚动,很显然有人已经认出了慕容杜荷的来历了,此人他们躲都来不及呢,自然更不想惹怒这尊杀神,但出于对强者的畏惧之心,他们明知这般做会惹怒慕容杜荷,却还是忍不住后退了数步,最后一哄而散,顿时慕容杜荷那处空了一大片。
 
  汉子似乎这时才注意到慕容杜荷与他所想之人的不同之处,突然惊叫道:“黑衣雪剑,你是玉面罗刹!”而那少年也在此时醒悟了过来,慌忙行礼道:“慕容大人高抬贵手,放过我等这些有眼不识泰山的小人物吧!”其态度之谦卑,几乎要把头挨到地上了。汉子也是急忙赔罪。
 
  慕容杜荷看着这两人道:“二位说的也未免太重了些,在下拥有的不过是些中看不中用的虚名而已。论实力,或许还真的比不上二位呢?正好此层闲着一处台子,我们几人便去那边比一场如何?”
 
  汉字与少年忙道:“大人太过高看我们了,我们这点技艺,又怎能真入得了大人之眼?恐怕我等连一招都撑不过便输在台上了,实在难堪。”
 
  慕容杜荷倒也不勉强这两人,说到底他还只是想戏弄一下他们的,并未想过真与这二人比武,因为没那必要。
 
  慕容杜荷道:“既然你二人不敢应战,又为何先前做出那等挑衅之举?莫非是看在下不顺眼?”
 
  那两人道:“大人说笑了,我二人哪敢如此!至于先前唐突之事,只因为曾有一亲近之人,与大人长得甚是相似,所以才会认错的。但那人乃是一女子,故我二人真有得罪大人的地方,不敢求包涵,只愿大人能多多宽恕一二。”
 
  慕容杜荷这次是真的有些好奇了:“与在下面容相似之人?有多相似?而且还是一女子?这倒有些意思了。”
 
  汉子低首道:“说实话,那人乃是我等心目中之人,生的亦是极美,故我二人都很想娶其为妻的。只可惜,这么美的人儿,竟自愿跟着一无赖!也不知那人有什么好!”
 
  那少年这次倒也是赞同道:“没错!我也是一点不比那人差,却不知铃儿为何会看上那等人,实属让人愤慨之事!”
 
  慕容杜荷思量了一回儿道:“铃儿……,或许还真是在哪里见到过呢!不知两位可知道那铃儿现在何地?”
 
  汉子犹豫了一下,不知该不该回答这个问题。毕竟是他自己心尖上的人,他怎会将其置于危险之地,但是他若真什么都不说,这煞星定会把他段成五六七八节!
 
  少年倒是只微微思索了一下,便道:“我二人虽对铃儿居住的地方不大清楚,但大概的范围还是知道的。不知大人可愿随我二人过去一看?”
 
  汉子也是幡然醒悟的说道:“是的,大人,铃儿虽然经常居无定所,但我们的确有很大的可能在其中几处找到她的。”
 
  慕容杜荷点点头道:“好!”
 
  征得慕容杜荷同意后,汉子便去底层收拾行李去了,而慕容杜荷则是不紧不慢的在飒高馆里又转了几圈,看了好些场免费的热闹才作罢,他第一场好戏没看成反而把自己牵连进去的郁闷才略微减轻了一些。
 
  而少年跟着慕容杜荷白转了好些趟数,不由得暗自奇怪,这人怎么与传说中的神秘杀手有些不大对劲啊?似乎还是个爱看热闹的主儿!不过他这个念头只是一出现,便被其抹杀掉了,慕容大人怎么会是这种闲散的人呢?他这样做一定是在观察敌情!
 
  慕容杜荷若知道少年在想什么,一定会语重心长的对其说:“其实……,眼睛看到的,有时才是真相!”
 
  四天后,兰州城。
 
  行人匆匆。
 
  一辆外表陈旧的马车停在了叶王府前,驾车的汉子道:“大人,叶王府已到!”一名瘦弱少年人率先下了车,然后对着车内人恭声说道:“慕容大人!”
 
  接着从车内走出一位黑袍的英俊男子。男子望了望王府的匾额道:“这便是你们说的可能性最大的一处了?”其言语中似乎没有任何感情波动。
 
  汉子与那少年听了此话,忙拜道:“此是我等之过,还望大人息怒。”
 
  男子面无表情的摆摆手,他们已经为此事跑了两三个州郡了,这次若还见不着人,他可就真要打道回府了。毕竟算学上的感应是很容易出错的。不过他白跑一趟,心情自然不会太好的,只希望这两个能聪明点,别惹他亲自动手消气才好!
 
  他们正是慕容杜荷一行人!
 
  而慕容杜荷本就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所以在想到这两人还有可能故意拖延之后,就很想把这两人扔到海里去!
 
  此时正给慕容杜荷带路的两人突然背上一阵寒意流窜,他二人偷望了一下慕容杜荷,有些心虚了。
 
  这叶王实是自封的,所以便没有朝廷的厚禄,只是不知现今圣上又为何会准许这么一座明显在挑战大元权威的府宅出现。
 
  不过这里奢华的景象倒是一点也不比那些所谓的正派王府差!
 
  在转过一个巨型花园后,汉子两人的行走速度明显慢了一点,甚至还有些畏缩不前了,似乎在犹豫什么,但这时慕容杜荷的一句话让他们彻底打消了别的心思,而只是专心的当称职的带路人了。慕容杜荷道:“你们走得这么慢,莫非是在预示着前方路已不长,我不用劳驾你们了?”
 
  汉子两人自然瞬间便明白了慕容杜荷言语中的威胁,所以也只有乖乖顺从一途了。他们可不想真被曝尸荒野的。
 
  几人都是轻功极好的,所以即便是已经算是正大光明的在别家府宅里兜圈子了,也是还未被发现。
 
  很快的,他们拐进了一个狭窄的通道里。
 
  通道里的气氛很沉闷,幸好这通道并不长,大约只走了一两刻,便已隐约看见外面的景象了。
 
  通道外别有洞天,鸟语花香,竟是仙境般的一处世外桃源。
 
  这里是在一处半山腰上,空气很新鲜。
 
  不远处有一座似乎是随意搭成的茅屋,一红衣女子正在旁边的小溪处洗衣裳。
 
  她长发如瀑,仅是一个侧影便足以让无数人为之而倾倒!
 
  那汉子与少年自是早已看痴了,看来此女必定便他们念念不忘的那个铃儿了。想来那日在飒高馆的争斗也是应此女而起的。慕容杜荷暗自思量道。
 
  不过此女看起来好生熟悉,他一定是在哪里见过的……他直直的望着红衣女子。
 
  那红衣女子似乎也是个感觉敏锐之人,几乎是在慕容杜荷望过去的同一时间便转首向这边望来,却在看到慕容杜荷后猛然一怔。
 
  慕容杜荷也在此时看清了那女子的容貌,果真是当得芙蓉面之称了,艳丽至极。一袭红衣更为其添了几分妩媚色彩。
 
  但是……慕容杜荷望着那张熟悉至极的,且与他自己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脸,心里既是难受,又是欣喜。他没算差,但是为什么当初却没有算出他要见的是这人呢?
 
  此时红衣女子已从那边走了过来,对着慕容杜荷神情有些复杂的道:“你终究还是找来了。”
 
  慕容杜荷沉默了半晌,终究是语带艰难的叫了她一声:“……姐姐!”
 
  红衣女子听到这称谓,不觉笑开了颜,欣喜的道:“只要你还肯认我就好!姐姐虽然现在过的不是很富裕,但还是想招待一下你的,还请你不要为此嫌弃我才好!”
 
  慕容杜荷也放开了的道:“姐姐这是说的哪里话!姐姐既然邀请,我自当遵从。”
 
  红衣女子道:“即使如此,便随我到家里吧!至于王四,笑毒,你二人也来吧。”笑毒便是那位病弱少年,也是一位狠角色。只是他与王四二人,都狠不过慕容杜荷而已。
 
  而汉子与少年在看到慕容杜荷与红衣女子熟悉的交谈时,便有些傻眼,他们自然没想到慕容大人与心上人是这种关系。不过这结果对他们而言是利大于弊的不是吗?
 
  他们如今听到心上人竟能记得他们的名字,自然是万分欣喜,当然是连连应下。慕容杜荷看着这两人的殷勤表现,与对待他的噤若寒蝉,不禁开始反思,是不是他这人脾气太暴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