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十九章 封棋
第十九章 封棋



更新日期:2013-10-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饭后,王四与笑毒便先告辞离去了。不过若真执意让他们留在这里,恐怕他二人也是没这个胆量的。毕竟他们可没有与这三位枭雄把酒的魄力,能与他们共餐一次,便已是天大的恩德了。
 
  慕容杜荷与文雅青年下了三盘棋,两输一赢。
 
  凭借此事,慕容杜荷可被杜薇狠狠嘲笑了一回,慕容杜荷道:“观棋不语真君子,而且姐姐啊,若你真是很闲,我把这位子让与你可好。”
 
  慕容杜薇虽然面上不服输的道:“这倒不必,你二人下棋,我一女子有什么好掺和的。”但经慕容杜荷这么一说,她的确收敛了点。她的棋艺可是比慕容杜荷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若真是让她上阵,恐怕被笑话的那人就是她了。
 
  慕容杜荷着了几子,看起来依旧是逃不过败局的命运,便道:“姐夫棋艺果真名不虚传,我甘拜下风。”
 
  文雅青年笑了笑:“我的棋艺也不算有多好,你不需如此谦虚的,这次赢了你只是侥幸罢了,可经不得下次比拼的。”
 
  慕容杜荷无语,他为什么从姐夫话里听出了得意的情感,他幻听了么?
 
  慕容杜薇对其夫道:“可千万别如此说,否则他会目中无人起来的。”
 
  慕容杜荷默然了一会道:“姐姐,你这句话难道不应该是劝我的吗?”
 
  慕容杜薇干笑道:“可千万别乱想什么,我说的都是情真意切的,我不与你说自然是你没做到那般好。”
 
  慕容杜荷道:“情真倒是有点可能,意切就免了吧。”果然是嫁了人,就偏向外人了,连他这亲弟弟都不疼了。
 
  慕容杜薇看了看慕容杜荷的面色道:“弟弟,你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慕容杜荷眉毛抽搐了一下,问道:“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慕容杜薇斟酌了一下言辞道:“嗯......你的脸色有点色彩斑斓。”
 
  慕容杜荷望了望旁边拼命憋笑的文雅青年,顿时更郁闷了。或许他真的不该到这里来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一看就知道,他那温和的姐夫一定也是跟他姐姐一样黑心的主儿,说不定什么时候把自己卖了都不知道呢。
 
  若是被远在数千里之外的赵琴大小姐知道了慕容杜荷此时心里所想,一定会不顾风采的翻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言不由衷的叹惋一句:“那是,慕容公子绝对是世界上最最最好欺负的人之一了,好欺负到让我一见了他面就想把他掐死!老娘的银票就是那么轻易的被强取豪夺走了啊,连一个子都没留下……不就是和他开了个小玩笑么,至于吗?我挣钱很不容易的……。”
 
  慕容杜荷看了看棋局,道:“姐姐,我若真的赢了姐夫,你可别伤心啊。”慕容杜薇摇了摇头道:“还差一步。”慕容杜荷:“什么还差一步?”文雅青年接道:“还差一步你就输了。”
 
  慕容杜荷再次无语,真不愧是夫妻一对,联合起来欺负他呢。
 
  ……他果然输了。
 
  慕容杜荷再次输了一盘后,彻底失了下棋的心思。
 
  文雅青年道:“阿荷竟是又输了?”其言语中似乎带有一些调侃的意味。
 
  慕容杜荷面上毫无不自在的道:“输了便输了,能输在自己姐夫手下,也不算什么不光彩的事情。”
 
  慕容杜薇不禁赞叹道:“阿荷果然进步神速。”
 
  慕容杜荷暗想,他这不是输的很惨么,为什么被称作进步?莫非他家姐姐又要损人了?……他顿时很不想听到慕容杜薇接下来的那句话。
 
  慕容杜薇接着道:“厚颜无耻之程度只逼我相公。”
 
  ……两人不慎中枪。
 
  慕容杜荷终究还是没能做出捂耳朵这等丢人的事,所以便听到了这句宣言,很显然,威力是巨大的。
 
  文雅青年笑了笑,道:“薇儿,这与我有何干系?”
 
  慕容杜薇忙道:“相公莫怪,我只是闲说弟弟一下,并未有反损相公的意思。”
 
  慕容杜荷终于确信,他姐夫的确是比姐姐还要黑上倍许的,所以以后见了姐夫,还是绕道走吧。
 
  文雅青年当然不会知道他在慕容杜荷心里已经成了彻彻底底的反派,否则绝对不会笑的像现在这般云淡风轻的。
 
  慕容杜荷道:“姐夫,据闻你曾获一物名封棋,不知是真是假?”
 
  文雅青年笑道:“当然,这么多人都认为封棋在我手里,我即便不想承认也是不行的。”
 
  慕容杜荷语气有些羡慕的道:“若姐夫真得了那封棋,为弟还需祝贺一下的。”说完他向文雅青年敬了一杯酒。
 
  慕容杜薇嫣然一笑道:“阿荷,你这分明是拐着弯的骂我们小气呢。相公,我们也莫要藏私了,把你那宝物拿出来给阿荷看看,也使他早些断了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而且,你不是也有一件雪瑕吗?你该不会想说你拿着的这把就是?”
 
  慕容杜荷一听这语气,便有一种他快要倒霉的感觉,但他面上自然是不动声色的道:“没错。”
 
  慕容杜薇顿时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失望之极的表情。
 
  慕容杜荷默默的看了一眼自己腰间挂着的,除了外表全白,似乎还真没什么特殊之处的雪瑕剑,不觉有些理解他姐姐的感情了。若是他没见过雪瑕,也决不会相信这剑便是传说中号称”雪无瑕“的圣物的。
 
  文雅青年听了这话,除了开始有些讶然之外,便没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化了,反而走向大厅角落去,从另一个大桌子下,取出一物来,道:”这边是你们所说的封棋了。“
 
  慕容杜荷看着这个兵器榜上排名第二的武器,掩不住惊讶的道:”这……便是封棋?“他们该不会是在骗他吧?
 
  文雅青年取出的东西赫然是那把他先前提着的大刀。
 
  文雅青年道:”当然不会了,越是传的远,真实度也该越低的。“
 
  慕容杜荷点头赞同道:”确实如此,我还以为封棋会是如其名字一般,是一副棋子的。“
 
  文雅青年道:”我先前也以为会是这样,但它长得的确不像棋盘的,连棋子也不是很像的样子。“
 
  慕容杜荷苦笑道:”是一点也不像。“
 
  文雅青年笑了笑。
 
  慕容杜荷道:”突然想起一事来,刚才姐姐说让我断了某些念头……对于此事,我十分不认同。我本来就没有想与姐夫争宝的意思,而且我也根本不会如此做的。“
 
  慕容杜薇白了他一眼道:”连在自家人面前说个话都还这么绕圈子,真不知道这几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文雅青年道:”阿荷是想问这封棋的弱点吧?本来若是换一人来问这问题,我一定会打回去的。但是若是你,便不同了。“
 
  慕容杜荷道:”若是真的有什么不方便之处,可以不说的,我也只是好奇而已,更何况我并未曾有过要拿此将来要挟人的想法。“
 
  对于此话,慕容杜薇连白眼都懒得翻了,她这弟弟竟然也是个阴险恶毒的主儿。
 
  文雅青年倒是平静的道:”其实你们都想多了,使用这封棋的人都必须练一种特殊功法的。“
 
  慕容杜荷暗道,他真的是多想了。但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一部功法?按理说应该练成的人不在少数的。“
 
  文雅青年道:”呵呵,大概是我福运太强,所以只有我一人得到了封棋吧。“
 
  慕容杜荷心内道,这算个什么答案?不过面上还是道:”原来如此。“
 
  见这二人有些虚伪的对话,慕容杜薇不由得轻轻叹道:”两面三刀者,人必诛之。“
 
  慕容杜荷瞪她一眼,慕容杜薇毫不犹豫的反瞪回去。
 
  文雅青年道:”呵呵,是么?“慕容杜薇顿时道:“我只是在说阿荷罢了。”。
 
  慕容杜荷见此,暗地里微微摇了摇头,他姐姐似乎活的挺艰苦。
 
  文雅青年道:”素闻阿荷喜好比武,不如今日我两也比上一回?“
 
  慕容杜荷道:”我可虽不记得自己是喜好比武的人,但若真能受姐夫指教一回,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文雅青年道:”若是如此,自然最好,不过阿荷也不用谦虚的。“
 
  说完便真与慕容杜荷走到屋外空阔场地,决定略比一番。
 
  两人都使的是排行榜上有名的武器,所以打起来自然是有些特殊影响的。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经验,与高手过招的经验,这是常人可遇不可求的。
 
  而且观战者也是多多少少能有些收获的,但那只是对于一般人而言,其中不算慕容杜薇在内。
 
  慕容杜薇因为与这两人的实力相差并不是很大,所以在这两人只是平常的切磋下,所得收获几乎为零。
 
  她在想通了这一点后,便索性去旁边继续洗衣服去了。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远处兵刃交接。
 
  一刻钟后,那两人未分出胜负。
 
  两刻钟后,那两人依然未分出胜负。
 
  一个时辰后,那两人仍旧未分胜负。
 
  两时辰后,慕容杜荷败。
 
  打斗了这般长时间,文雅青年脸上微笑都丝毫未变的道:”阿荷果然算的上是人中豪杰了。“
 
  慕容杜荷擦了擦面上的汗水,也不反驳,全然当对方是在夸他。
 
  慕容杜薇道:”你们终于打完了。“
 
  慕容杜荷:”……“终于,他们用的时间很长么?
 
  慕容杜薇继续道:”我把晚饭都做好了。“
 
  慕容杜荷心道,他是不是该打道回府了?毕竟他可对慕容杜薇做的饭有着极大阴影的。
 
  慕容杜薇道:”怎么?不相信我的厨艺?“
 
  慕容杜荷道:”当然不会,姐姐做的饭可比我的要美味许多倍呢。“他真是入了狼窝了。
 
  文雅青年道:”再不过去,菜都要凉了。“
 
  于是其余两人飞快的坐到了饭桌前。
 
  文雅青年无语。
 
  排骨汤,虽然只是很普通的一道菜,但出自慕容杜薇之手的,自然不是一般的菜了,慕容杜荷估计那汤里面至少加了四五种极香的毒药,却并不致命,但对于一般人来说还是有一定危害的。
 
  当然他们这几人除外。
 
  饭后,慕容杜荷只留宿了一夜,便被欢送出去了。慕容杜荷对此表示无可奈何,他家姐夫的眼神虽然一直很温和,但慕容杜荷相信,若自己真在这里再赖一顿,他可不能保证那人不会把他丢出去的。
 
  为了他的一世英名着想,他还是乖乖离去的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