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七章 请神
第七章 请神



更新日期:2013-09-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这边,慕容杜荷把几张数额较大的银票换成了银子,又雇了一辆马车,把银子放在上面。回到他的居所附近。之所以说附近是因为他叫马车在离他的府宅还有十来里就停下了,以防有人跟踪,或是那车夫起了什么坏心思。
 
  不过车夫看见慕容杜荷很轻松的便将那么大的包袱提着走来走去,原先的疑心也去了大半。毕竟那里面若再是金银,看慕容杜荷似乎并不怎么强健的身形,是定然不会做这等自找麻烦的事的!
 
  若慕容杜荷知道了车夫内心所想,定然会对其说:“你一定是忘了世上还有一种生物,普通人称他们为……武林高手。”
 
  但慕容杜荷不知道,所以他仍在考虑自己的事情。有十来里的距离缓冲的话,别人想找到他真实的府宅也就不会太容易了。就算他们真的有大机缘找到了,那也不知是多长时间之后的事情了,那时他早就不知道跑哪里逍遥快活去了。慕容杜荷暗地里道。
 
  马夫目光还是有些怪异,以至于慕容杜荷曾一度认为他的脸上是不是突然间开出了一朵漂亮的小花来。现在想来,那马夫一定是认为此地附近如此荒凉,简直就不是人住的地方,或许慕容杜荷是干什么不正经的行当的!
 
  慕容杜荷一想到此,就有几分哭笑不得之感,自己只是给府宅设了个迷幻阵,本意是想防止仇家偷袭的,怎么现在却被一个普通的车夫给误会了,而且这误会似乎还不轻的样子。
 
  早知如此,他还不如独自牵一只老马来呢!也省得麻烦了。
 
  慕容杜荷在府内略整了一下仪容,便向贤王府走去。他此行去,自然是要去谈交易的事。他可是对这次的报酬很看重的。
 
  一个时辰后,慕容杜荷神色轻松的从府门走出来,李峰等人恭敬的将其送出。
 
  三个时辰后,他又去赵琴那儿转了一圈。可让其郁闷的是,当他质问赵琴为何没告诉他,高息会使三九香毒时,赵琴的回答竟然是“忘记了”。慕容杜荷被赵琴的这个答案气的差点当场砸了赵琴的狗窝。
 
  幸好赵琴这人还算够义气,总算是把三九香毒的解毒方法弄到手了。如他所料,有着解药标签的那个玉瓶里装的果然是有毒之物,而且是毒性比三九香毒还要猛烈几分的剧毒,几乎是一服下就会毒发身亡的那种。幸好他当时多存了点心思,否则他现在的下场绝对是死尸一枚的。
 
  不过那解毒之法,的确极难,需要二十六名普若的心头血即可解毒。杀人的事,他倒在行,但那么多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之人可是很难凑够数的。但身关自家性命,所以半刻也不能拖延的。否则他将来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
 
  回府后,慕容杜荷先小睡了一个时辰,为了他即将要做的一件重要事情,他必须保持最好的状态,包括精神与肉体上两方面。所以即便只有二十几天,他也急不得,他可是很珍惜自己的小命的。
 
  慕容杜荷怀着虔诚之心的沐浴斋戒一番后,又对着正东方位拜了拜,一边嘴里低声念着什么,若有人也在此地,必然能听到“昆吾师父”几字。
 
  慕容杜荷从一间偏房里把六块外表奇异的大石头搬了过来。之所以说它们奇异,是因为这些石头竟个个颜色鲜红似血,且其中四个赫然正是四象之形,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还有两个缩小了四倍的人像,看其相貌,一位是昆吾君昊,另一位面容与其有三分相像,风华却更是惊人。此人正是张道奎,昆吾君昊的本体,雕刻的栩栩如生。
 
  这些石头是十几年前,张道奎亲自交给他的,还言其必有大用。师父果然没算错,这些石头可是此时唯一能救他命的东西了。应该说若是无师父,便无现在的慕容杜荷!
 
  慕容杜荷的算术也是那人交的,但可惜这门学问太过深奥,慕容杜荷钻研了好几年,终于勉强学会了算自己的未来之事,而且成功率只有三分之一,每次算命都要大耗精元。但这其实已经是十分惊人的天赋了。
 
  慕容杜荷的郁闷之事若是被他人知道,必然是会被羡慕嫉妒恨的,特别是那些专修算命数十数百年,甚至更久,且成功率有了十分之一就该拜谢天地的人。
 
  当然慕容杜荷在算术上的成就与那人的教导脱不了干系,不过因那人太过强大的关系,即便是已过去了十几年,他一想到那人还是忍不住有点头皮发麻。所以这次即便见的只是那人一具化身,甚至雕像,他也是暗暗捏着一把冷汗。
 
  若是他这次算错了,下场可想而知,毕竟那人已经把化解之法在十多年前就告诉他了。慕容杜荷可不认为,做了那人的徒弟,便能受到温柔对待的。
 
  慕容杜荷把四象各自放在所对应的方位上,他朝拜的方位正是东方,即面对青龙。
 
  青龙之威可以起到增幅作用,如此一来,慕容杜荷把握就更大了些。且青龙可解白虎之凶,白虎为西,京城正在西方,倒是适用。
 
  慕容杜荷望着那双与之酷似的眼睛,喃喃道:“若不是您,我今日是必得再遭一回反噬了。师父,徒儿此番,必不会辱了您的威名。但求师父保佑。”
 
  若昆吾君昊听到了他这番话,不生气才怪!他还活得好好的呢,保佑个屁啊!
 
  慕容杜荷全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把昆吾君昊与张道奎的雕像轻轻地摆在桌上又拜了三拜。慕容杜荷从袖中抽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来,此刀长仅两寸,薄如纸,一看就知,必是利器。
 
  慕容杜荷左手持刀,在右腕上轻轻一划,一滴鲜红的液体流淌下来,正好落在四象最中间,顿时地上现出一点红。慕容杜荷狠了狠心,走到两个雕像的摆放处,在腕上又使劲砍了一下,血流如注,昆吾君昊的雕像顷刻被染红。
 
  慕容杜荷把手腕晃了晃,使鲜血均匀的洒在雕像上。血一落到雕像上便渗入其中,却使得雕像表面更加光滑,甚至眉目间更染上了几丝灵气。慕容杜荷看到这效果,却满意的点点头,又用同样的方法把张道奎的雕像,也用血浸了一遍。
 
  至于那四座雕像却是没动分毫。他把刀放在桌上,又从衣袖里拿出与之完全相同的八柄,斜插入桌,排成品字形,原先那把正好在正中,还隐隐泛着血光。
 
  慕容杜荷竟就在此地打坐起来。他缓缓的闭上双目,似乎在默默地感应着什么。
 
  一刻钟后,慕容杜荷睁开了双目。在此同时,九柄刀刃无故震颤起来,且发出了低低的嗡鸣声,血光大盛。
 
  慕容杜荷却面露惊喜的向一方拜道:“师父,您老人家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