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六章 比试
第六章 比试



更新日期:2013-09-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高息冷冷的说道:“慕容公子,你我若真打斗,定然是两败俱伤的结局。你,真要如此做么?倒不如,我们比试一场。”
 
  “好。”慕容杜荷答应道,“输了的自行了断吧!”
 
  如此凝重的气氛下,苦岚竟还能保持笑意的说:“阿杜,尽管打,这小子平时就是太狂妄了,你正好可以帮我将其教训一顿的。无论结果如何,都有我给你帮忙呢!”
 
  九王也道:“慕容公子,这件事完全可以善了的,您看......?”其言语中颇有劝架之意。这倒也是,一个是他的极大臂力,另一个他惹不起。
 
  慕容杜荷笑了笑:“高兄,在下敬佩您的为人,所以我们完全不需拼死拼活的,我们以三招定胜负,如何?”
 
  高息没有答话,只是拔出了自己的剑,其意甚明。
 
  慕容杜荷心里暗暗有些真的佩服这人了,在临死关头还能如此镇定,换做自己绝对做不到此事的。
 
  当然他这个想法缘于对自己实力的极为自信。
 
  他神色面无表情的说:“此为第一招,高兄接好。”说完划出一剑。
 
  高息冷冷的望了飞向他的剑芒一眼,神色凝重的把手中宝剑在身前一横,剑芒速度极快的与剑身相撞,却无一丝声音发出。
 
  慕容杜荷赞了一句:“高兄,好剑法!”高息脸上浮现出一丝恼怒。
 
  慕容杜荷不以为意,平淡的说了声:“第二招”,就轻步上前,一下子拉近了与高息的距离。同时,手掌轻巧的一翻转,雪瑕便平直的向前刺去,正是高息咽喉方向,慕容杜荷的剑快极,准极,若这一剑刺中,高息即便不死,也定要重伤的。
 
  高息即刻便反应过来,急忙倒退些许,但也不可避免的肩头被轻划了一下。顿时鲜血渗出,玄色衣袍被染深了一大片。苦岚看到高息负伤,面容有些不好看了。
 
  九王爷面容阴霾,任谁换做他这种地位都不会太好受的。毕竟慕容杜荷可是在他的地盘上伤他的人啊!
 
  慕容杜荷倒是神色微微一动,看来高息似乎并未出全力!
 
  不过正因如此,才让他有可乘之机的。想必待到高息死时,才会后悔吧?
 
  高息忽然说:“慕容公子,你可以向我认输了。”苦岚听了这话顿时沉默起来,九王目中有几丝奇怪之色,似乎想到了什么。
 
  慕容杜荷有些讶异:“认输?我为什么要向你认输?高兄,你这笑话编得也太离谱了些吧?”
 
  高息道:“慕容公子,如果我说你已中了三九香毒了,你信么?”
 
  慕容杜荷笑道:“不信。”但还是抚起了一只袖袍,他胳膊上赫然有着九个芝麻大的血点。慕容杜荷神色有些难看了。
 
  慕容杜荷顿觉体内似乎出现了什么异物,便道:“解药交出来,我就饶你不死!”高息摇了摇头道:“中了三九香毒的人就没有能活下来的,解药即便给了你,二十七天后你也会死,如此一来,给或不给,又有什么区别?”
 
  慕容杜荷面上冷笑道:“你不给我解药,我就没办法解毒了么?”
 
  苦岚看见慕容杜荷的手微微一晃,袖袍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向高息站立的地方飞了过去,其速度之快,绝对是其生平仅见。苦岚亦是大骇,慕容杜荷的武功何时变得如此之高了?他竟毫无所知!
 
  不可预料!不可阻挡!高息已瞬间向后倒在地上,目中茫然,似乎还不相信,明明是他占据了先机,为什么,他会是先死的那一个呢?
 
  苦岚看着高息的脖子上那道淡若不见的血痕,瞳孔不禁一缩。
 
  九王牵动了一下嘴角,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很显然,以慕容杜荷的武功,杀他灭口是轻而易举的事,而这里又没人会拦。任谁生死被他人掌握,都不会太开心的。
 
  此时,那个杀了高息的物事“叮”的一声,落在地上,正是慕容杜荷为以防万一,在市场买的一把短剑。
 
  慕容杜荷对着高息的尸体道:“高兄,我敬你是个人才,所以我虽然言狠,但并无恶意,只是受人所托罢了。你这般做,不仅让我失信于人,而且你是也对我动了杀心吧?我本还想饶你一命的,可你偏偏......可惜啊可惜!”
 
  苦岚和九王默默地对了一下视线,慕容杜荷此人,要杀人家,还不准人家反抗,这是什么歪理?
 
  慕容杜荷毫无顾忌的把高息的尸身搜了搜,摸出七把寒光闪闪的短剑,及六个黑色药瓶来。药瓶中的一个上贴着“解药”二字。
 
  慕容杜荷把几个药瓶都收了起来,再挑出了一把有几分奇特的剑来。说它奇特,是因为这剑身上竟然镌有两个楷体小字:“无风”。这正是江湖人尽知的,高息的从不离身的那把静日无风剑。
 
  以此剑做信物实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听说似乎高息身上还有六王的情报的,慕容杜荷再仔细探寻了一遍,衣服里的确没有,那么就是在……慕容杜荷忽然想到了什么。
 
  果然,慕容杜荷在其发里找到了一张有些发黄的纸,上面的字迹也不像有假。
 
  此行目的已经达到,慕容杜荷便向着苦岚及九王有些歉意的道:“这次真是叨扰了,还要烦劳二位帮我善后的。苦兄,来日我再亲自向您赔罪!”
 
  苦岚道:“高息与我只是寻常相识,阿杜不必介怀!”慕容杜荷的神情顿时轻松了一些。
 
  九王见此,强笑道:“既然慕容公子与苦大师也如此说了,那便这么办吧!在下没有异议。”他若说个不字,绝对会被慕容杜荷顺手给灭了。
 
  慕容杜荷点了点头:“那在下便告辞了!”说完向他们抱了抱拳,便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走了出去。
 
  九王脸上无丝毫表情,但目中隐隐有寒芒闪动。苦岚见此,笑问道:“九王爷,难道你还想找阿杜报仇不成?”他又貌似随意的说:“先说好了,若你真的打算如此做,我这个老家伙可不会坐视不理的。”
 
  九王一听这话,心中一寒,否认道:“我哪里会如此想!苦大师多虑了。”苦岚道:“是吗?”
 
  他从九王的表情上看不出异常来,只在心里冷笑,但面上又神色如常的与九王交谈起别的事来,九王也是笑容满面,绝口不提刚才那件事,仿佛慕容杜荷未出现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