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杉印 > 第一卷 > 第八章 赐药
第八章 赐药



更新日期:2013-09-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虚空处微微波动,一道有些模糊的人影出现在房间里,并在闪了一闪后,逐渐清晰起来,但有几分空虚飘渺之感,躯体有一种似乎是透明的诡异感觉。
 
  人影看到慕容杜荷后似乎笑了笑,只是轻轻一晃,便到了雕像旁边,并没入其中。
 
  雕像微微一颤,顿时体表像鸡蛋壳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碎裂开来,却浮在半空中不动。雕像眉心处青光一闪后,身形瞬间拔高,回复到了当初慕容见他第一面时的模样。
 
  此人看去只有二十多岁,年轻的过分,相貌与昆吾君昊有三分相像,一双眸子清澈如水。
 
  他一袭青袍,却气势逼人,仿若举世的风华尽被此人夺去了。
 
  张道奎手一抬,顿时慕容杜荷被一股无形却轻柔的大力一托而起,无法再继续拜下。慕容杜荷低声道:“多谢师父。”
 
  张道奎点点头,随即坐到主位上,对着慕容杜荷招了招手,道:“过来。”
 
  慕容杜荷到他跟前去。
 
  张道奎言语温和的说:“若为师没看错,你是中了凡界人的三九香毒了,我记得这毒似乎不太难解的。”
 
  慕容杜荷听到张道奎一口叫出三九香毒的名字,且说毒容易解,就知这次的他的小命十有八九是能保住了。他便躬身道:“师父所言甚是,但解此毒对徒儿来说,确实难于登天,徒儿学艺不精,但求师傅饶恕。”
 
  张道奎似笑非笑的说:“无妨!为师既然来了,就必会帮你。不过我记得三九香毒似乎是需要普若之血,这可有点难寻的。否则若差池了一两天,也是很危险的。但也不是非此法不可,为师这里还有一些解毒丹,应该对现在的你有些用处。”
 
  显然他早已看穿了慕容的小心思。张道奎说完手里青光一现,一个紫色的小药瓶浮现。
 
  慕容杜荷有些尴尬的双手接过药瓶,微一开瓶盖,一股难言的清香之气溢出。他目中喜色甚然,忙恭敬拜谢。张道奎既然把这药给了他,那就一定能解这毒的。
 
  张道奎见到慕容杜荷欣喜的样子,微微一笑,但又马上神色微变,说道:“荷儿,你血咒运用的不太恰当啊,为师化身这才凝聚了一刻钟而已,便有些形散了。”
 
  慕容杜荷面露惭愧之色的说:“师父,此是徒儿之过,请师父责罚。”
 
  张道奎摆摆手道:“血咒术的修炼难度,可是能在众多法术中挂名的,即便只是最简单的血咒,学习施展都是需要耗费许多时间的。而荷儿你,能以凡人之身,第一次施展便达到了这效果,其实已经颇为难得了。为师没有怪你的意思。”
 
  慕容杜荷拜道:“多谢师父。”
 
  张道奎哑然一笑:“别拜了,难道为师还能诳你不成?”慕容杜荷面露讪讪之色。
 
  张道奎微微皱了皱眉道:“这次神念化形和你见面,已经消耗了这座雕像不少的能量,顶多以后再救你两次而已,可要慎重了。四象之力不足以再支撑为师化形,看来只能和那具化身会和了,为师先走一步,一个月后,我的那具化身应该还能与你见一次面的,有何事将来再说吧。”
 
  张道奎刚说完,身上便冒出点点灵光,形体渐渐模糊起来。慕容杜荷忙道:“恭送师父。”
 
  张道奎点点头,身形突然从雕像里一跃而出,化为一根青色光丝向门外疾驰而去,一闪之下就又出现在天空的另一边。
 
  雕像瞬间变低,恢复到原来的尺寸,只是颜色不再鲜红似血,而是成了莹白的颜色。四象远远看去似乎并未有多大变化,但若走近仔细一看,便会发现,四象表面有着几条淡淡的微小裂痕,毫不起眼。
 
  但若是再真不把此事当真,恐怕四象碎裂是迟早的事。
 
  以慕容杜荷的眼力,自然早就发现了这样的状况,但他却未曾走到近前去看,只是站在原地,望着张道奎的雕像发起呆来。
 
  几分钟后,慕容杜荷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慕容杜荷把桌上的九把刀拿下来,和六座雕像一起放置到了偏殿的密室。一想起这个他就有点郁闷,张道奎是何种神通广大之人,怎么会连一个缩小雕像的办法都未告诉他。
 
  但慕容杜荷绝不相信,张道奎是以此整他,毕竟他家师傅看起来不像是那种瑕疵必报的人,更何况慕容自问似乎也并未做下什么十恶不赦之事。
 
  慕容杜荷打坐了一会儿,却并未有内力明显的增长,他的脸上并没有失望之色。这倒也是,修炼内力至少也得花上十来年时间,才能化出一团来。若真是随便修炼几分钟,内力便会明显增长,那可正是逆了天的。
 
  即便是他在武学上天赋异禀,也是无法打破这一常规的。
 
  慕容杜荷从衣里取出几物来,分别是一个药瓶,一张银票,和一层纱状的东西。
 
  他把纱衣披上,据闻这轻罗纱衣刀枪不入,也不知是真是假。
 
  他又拿出那张特制的银票把玩了一下,啧啧,一千两金啊,可不是个小数目!
 
  那药瓶自然就是师父给的解毒丹了,虽然还不知道名字,但慕容杜荷相信,江湖上盛传的几种解毒圣药根本不能与其相比。
 
  慕容杜荷打开瓶子,其中竟有百来颗丹药,慕容杜荷不觉大喜。但这瓶子虽看起来体型极小,却有着如此大的容量,这真是一个意外之喜。
 
  慕容杜荷小心翼翼的倒出一颗来,其颜色雪白,有大拇指甲盖大小,清香四溢。从外表上倒是看不出什么奇异之处来。
 
  慕容杜荷毫不犹豫的吞下了这颗丹药,很显然,张道奎是不会害他的,而他亦是正好信任师父,这对于一向薄情寡义的慕容杜荷来说,实在是很难得。当然,更大的原因是,张道奎根本没必要在这件事上骗他。
 
  慕容杜荷刚吞下药丸,便觉一股淡淡的清凉之气从头顶直冲脚底,同时四肢百骸都笼上了一阵子凉意,但这却是对他完全没有害处的,相反,益处极大。因为慕容杜荷明显得感觉到,凉气刚一入体,便又转化成了暖洋洋的力道,舒意之极。
 
  很快的,慕容杜荷发现,丹田内的异物感消失了,慕容杜荷自信他的灵觉还是很强的。这说明,那毒应该已经解了。慕容杜荷长出了一口气,脸上流露出了几分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