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三章



更新日期:2021-12-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夜幕滑落,冰冷的死亡气息笼罩了黑暗中之地。在野人街和寒鸦广场上的豪宅里,瑟瑟发抖的主人们生气地命令着男仆把壁炉里的火再烧旺些;女仆们则跑到楼上,往床褥下面多加一床毯子;在下弗利特,穷人们用破衣服裹住自己,挤在一起取暖,而且意识到了身体较为虚弱的人到了第二天早上再也不会醒来。

  即使是在布莱克切波尔,开膛手富丽堂皇的家里,冰冷的气流也像鬼魂般在走廊游荡。外面的庭院里,狂风在空中盘旋,吹打着庄严地在雪地里蹒跚而行的队伍。队伍的成员都穿着丧服,女人们是黑色礼服和手套,脸上罩着蕾丝面纱,还不停地用黑边小手帕擦拭着眼睛。男人们则是三件套西服,外罩毛皮大衣,帽子上的黑缎带在风中拂动。手里高举的提灯在黑暗中照亮了道路,人们跟在一辆嘎吱作响的大车后面缓缓行进,车上躺的是托马斯?开膛手冰冷而毫无生气的尸体。

  队伍向着一座小小的圆形建筑走去,那栋房子坐落在布莱尔切波尔南墙附近,有着尖尖的屋顶。花岗岩墙壁上开着狭长的拱形窗户,打开的门里漏出微弱的灯光,流淌到了外面的雪地上。布莱克切波尔的陵墓是前三位开膛手的最后安息之地。在继任者的意旨下,托马斯也终于可以加入祖先的行列了。

  与加冕礼轰动的盛况比起来,开膛手的丧礼简单而私密。黑暗族民们不愿意面对这样的想法:他们最幸运的居民也会受到死亡的折磨。在小小的人群中,有个人的缺席显得格外打眼——卢西恩本人。血承仪式后,开膛手就躲在宫殿的会客室里,并且严令其他人不得打扰。不管他有什么打算,看来他并不愿意和辅政大臣分享。

  由于卢西恩没有显露出要参加父亲葬礼的意愿,带领哀悼者队伍的重任就落到了霍尔本身上。他紧跟在托马斯摇摇晃晃的灵柩后面,陷入了沉思。他选择和卢西恩结盟纯粹是出于很现实的原因——玛丽安太过强大,会是个铁腕统治者。但卢西恩的喜怒无常很让人担忧,他表现出了一种尖酸刻薄的情绪化,跟霍尔本最初拉拢的那个精明冷酷的人截然不同。

  霍尔本边沿着大理石台阶拾级而上,边在心中做着分析:如果开膛手掌握了权势就失去了自控能力,这也许是他的优势。正确行事的话,疯子就像一副牌一样容易操纵。不过他还是会谨慎小心——行动得过快,卢西恩会立刻发现他。虽然开膛手不过是个跛子,但他能够变身为黑凤凰,那种隐身在阴影和恐惧中的怪物能够在几秒钟之内把霍尔本撕成碎片。最好避免正面交锋。在这种形势下需要最精明的手腕,辅政大臣在踏入陵墓时做出了总结。

  大片点燃的蜡烛照亮了室内,开膛手的陵墓是座盛满了恶意的精美圣坛。墙壁是由珍稀的红色大理石雕刻成的,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图案就像是动脉和静脉,整座建筑的内部仿佛是由内脏和肉体构建的。如果仰起头往天花板上看,那可就犯了大错了:墙顶的装饰横条上雕刻着谋杀案的受害者,其艺术价值仅仅体现在他们被解剖的精确性上。后墙上有几座低矮的拱门,是几位开膛手坟墓的独立入口。房间正中是一座醒目的黑曜石雕像,这种黑色的矿石以其穿透性的力量而闻名。雕像雕刻的是一位穿着斗篷的男人,手中高举着匕首,准备向下猛刺:杰克——他是黑暗之地第一任,也是最可怕的统治者。

  灵柩停在了杰克的雕像下面,托马斯死气沉沉的眼睛凝视着自己的曾祖父。哀悼者缄默地在尸体四周围成了个半圆,霍尔本举起双手致了下意,开始致辞。

  “我亲爱的朋友们,今天晚上,我们齐聚一堂,见证托马斯?开膛手,这位残忍无情的统治者的葬礼。愿——”

  嘎吱一声巨响,陵墓的门被推开了。“真是该死!”一个声音怒吼道。

  卢西恩?开膛手跛着腿走上通道,丝毫没理会因为自己的登场而引起的诧异的低语声。辅政大臣掩饰住惊讶,优雅地弯下腰去,深深地鞠了个躬。

  “开膛手阁下。你的到来对我们和您的父亲来说都是一种荣耀。”

  卢西恩不感兴趣地往灵柩那边看了看:“我的父亲会很乐意把我吊在泰伯恩树上。他诅咒我的名字里的每一个字。蛆虫会爬满他的身体,我并不在乎。”

  霍尔本老练地清了清嗓子,转向了其余的哀悼者:“我想,如果能让开膛手单独向他的父亲致上敬意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等他结束后,大家还有机会。谢谢各位的到来。”

  哀悼者们吞下抱怨,站起来向出口走去。人走光后,霍尔本关上了大门,现在只剩他和卢西恩了。开膛手走过大理石地面,那条瘸腿比任何时候都要惹眼。

  “有麻烦吗?”霍尔本质问道。

  卢西恩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可以那么说,辅政大臣。卡迈克尔从光明之地传信来了。他找到我姐姐了。她还活着。”

  “他为什么没采取措施?”

  “被乔纳森?斯塔林给阻止了。”卢西恩走过来,把脸贴到霍尔本脸上,“你对我保证过,那小子死了。”

  霍尔本讶异地眨眨眼睛:“斯塔林还活着?我把他留在了你死去的哥哥的坟墓边,那里可是有一整队拿着枪的人。”

  “他们失手了。”卢西恩咬牙切齿地说。

  “请原谅,开膛手阁下。是我低估了那小子。他相当有……韧性。”

  卢西恩咒骂了一句,声音在陵墓内久久回荡:“这种事不该发生在你身上,我备受重用的辅政大臣,如果我的姐姐奇迹般地生还了,并且开始在黑暗之地走动,那我在血承仪式中的胜利就会极具争议。”

  “大概我能把这种局面扭转为我们的优势,”霍尔本嗅到了机会,“如果你告诉民众有阴谋威胁到了王权统治,我们就能让弓街警察留在外面,直到他们清除掉你的全部敌人。”

  卢西恩坐在了杰克雕像的基座上,皱起眉思索着:“你说得有道理,辅政大臣。这刚好能配合我要征收的新税。”

  霍尔本皱了皱眉头:“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开膛手阁下。”

  卢西恩走到棺材前,俯视着父亲的尸体,脸上带着轻蔑。“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父亲说我太孱弱了,没法做他的继承人。一个跛子是没法执掌黑暗之地的。我的哥哥死后,他就垮了。我甚至相信他更喜欢玛丽安些——那个女人。”卢西恩摇了摇头,“但与此同时,我的父亲越来越老,他的统治也变弱了。你还记得黑暗之地初期的那些故事吗,辅政大臣——开膛手杰克像抹掉脏指印那样在伦敦的地图上抹掉了本区?那个年代,这里的市民比奴隶还要少!因为害怕统治者的暴政,大家拼命工作来为他累积财富。但在我父亲的统治下,黑暗族民变得软弱娇贵了。需要有人提醒他们生活有多艰辛。我的统治将提供这种提醒。”

  “您要征收什么税?”

  “正如你所说,黑暗族民应该向他们的开膛手表示感激。从这一刻起,每个人——男人、女人、孩子——都要每个月付给我五英镑。我们就叫它……阴谋税。凡是拿不出钱的人就被认定是叛乱者,会被进行相应处理。”

  霍尔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黑暗族民们不可能接受这样残暴的新税!看来他的怀疑似乎是正确的——卢西恩的理智在崩溃。

  “这个做法既强硬又睿智,开膛手阁下。”他弓下身去。

  “如果我想让你拍马屁,我会说的。”卢西恩冷酷地回答。他昂起头叫道:“麦克纳利!”

  陵墓底下响起了隆隆声,坚实的地面波动起来,鹅卵石和石头喷泉似的涌向半空中。伴随着雷鸣般的咆哮声,喷泉凝固成了一个直立的人形,皮肤完全由砖石组成。砖头构成的麦克纳利像座房子一样耸立在霍尔本和卢西恩面前。它是弓街警察的首领,足足比手下的砖头人高出了一个头。

  “尊敬的阁下,有何吩咐?”它用深沉的男低音问道,煤灰从他嘴巴里溅落到了陵墓的地面上。

  “我的姐姐还活着,在光明之地——和一个叫乔纳森?斯塔林的男孩待在一起。他们是我的强敌,也是王权统治的直接威胁。如果他们往黑暗之地看上一眼,我需要知道。如果他们胆敢溜回这里,我需要警察处死他们。你听懂了吗?”

  麦克纳利歪了歪头,这个动作发出了响亮而刺耳的声音:“我听懂您的命令了,开膛手。但血承仪式结束了,该让弓街警察回到布莱克切波尔休息了。”

  “听我说,”卢西恩嘶声道,“你们要留在街上,直到发现玛丽安和斯塔林为止。我是开膛手,所以我的命令就是你们的准则。还有一件事,我要征收新税。每个人每月支付五英镑。凡是拒绝付钱的人都会被抓起来,关进布莱克切波尔的牢房里。你们要执行这件事。听懂了吗?”

  麦克纳利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很好,给我离开这里,把我姐姐和斯塔林找出来!”

  麦克纳利分解成石头,渗进了地板下面,隆隆地穿过了地底。

  “他很有能力,”霍尔本说,“不会让你失望的。”

  “如果我手下的人能有一个得到这样的评价,那就太好了。”卢西恩尖刻地说。

  霍尔本看着卢西恩吃力走出陵墓,再也抑制不住脸上的微笑。他仰起头,看着杰克的黑曜石脸庞,眨了几下眼睛。

  “开始了。”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