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四章



更新日期:2021-12-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巴士慢吞吞地向北移动,在夜晚的车流中蜿蜒穿梭。哈里和玛丽安在用焦虑的口吻低低地交谈,乔纳森沉默地盯着车窗外,一个婴儿在尖叫,坐在他身边的女孩耳机里传出了音乐声,这些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

  几个人在他家所在的那条街的街尾下了车,夜幕下,乔纳森看到起居室里亮着耀眼的灯光。他们穿过干冷的黑夜,走上了车道,呼出的气在空中凝成了白霜。乔纳森让其他人在门口等着,独自走进了起居室。

  整个房间成功地竖立起了对抗冬夜的屏障:窗帘和灯光击退了黑暗,噼啪作响的火堆驱走了寒冷。阿兰?斯塔林坐在扶手椅里,静静地翻着一本书。桌子边,芮奎拉专心致志地咬着嘴唇,在做针线活儿。乔纳森走进来时,他们两个齐刷刷地抬起了头。

  “嗨,爸爸——很抱歉,我回来晚了。”

  阿兰取下眼镜,合上了双手:“你没赶上晚饭。孩子,你去哪儿了?”

  “我和哈里去见一个人,然后我们必须要去医院一趟……”

  “你就没时间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吗?”

  在黑暗之地每天都要遭遇危险,而爸爸竟然还会为电话和没吃饭而生气,乔纳森觉得很有意思。从内心来讲,他很享受这样。就像起居室里温暖的空气一样,阿兰这种家长式的关怀里有种让他安心的东西。

  “对不起,真的很紧急——我们必须要带玛丽安离开那里。有怪物来抓她。形势很危险。”

  “你想办法救她了吗?”

  “不管怎样,我想我还是能顺利脱险的,”玛丽安大步走进起居室,对着乔纳森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然而,我还是万分感激。很高兴见到您,斯塔林先生。”

  阿兰镇定地接待了玛丽安,对一个穿着护士服的陌生女人出现在自己起居室里并没有大惊小怪。哈里走进来,凑到了芮奎拉身边,小女仆警示性地看了看他,继续做针线。哈里并没被她的冷若冰霜吓到,反而对着她粲然一笑。

  “我想知道卡迈克尔要怎么对那些赶到医院的警察解释,”他大笑着说,“呃,这里没有蜥蜴人。说真的!这两个家伙只是长得太丑了。”

  “他会想出来的,”乔纳森怏怏说,“我们在格林威治和卢西恩交手的时候,卡迈克尔跑到电视上说我们是在搞示威活动的境保护分子。只要能掩饰黑暗之地的那档子事,他什么都会说的。”

  “这个D部门让我想到了一些东西,”玛丽安坐在椅子扶手上说,“你想知道卡内基是不是还活着,但眼下回黑暗之地是世上最不明智的做法。这些警察就在光明之地——是不是该问问他们?”

  “不好意思,蜥蜴先生,”哈里嘲弄地说,“但你们是不是碰巧见到了我们的一个朋友?”

  “问问题的方法有很多种,我的侄子。”玛丽安意味深长地说。

  “什么——你要帮我们了吗?”乔纳森问道。

  “你从医院胜利大逃亡之后,我有了这个想法,”赏金猎人回答,“而且觉得我拒绝得有些草率。我很清楚,救走卡内基会把我弟弟的鼻子气歪——这对我来说是个伸出援手的绝好理由……”

  哈里一拍手:“这么说,我们有计划了。”

  “我并不想随便插嘴,”芮奎拉的眼睛没从针线活儿上抬起来,“但你们打算怎么找到警察呢?我敢说,他们没有到处宣扬办公室的地址。”

  整个房间陷入了沉寂,过了一会儿,乔纳森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但问题就在这里。我们不需要去找他们。”他朝着阿兰俯下身体,“听着,爸爸——我得告诉你一些事。”

  阿兰仔细地合上书,把它放到了一边:“为什么我有一种感觉:我不会高兴听到那些事的?”

  “我们在医院的时候,卡迈克尔认出了我。他从今年夏天赤血石那件案子里知道了我的名字和详细情况——他找上门来只是时间问题了。”

  “我猜他的手段跟普通警察有些不同?”

  乔纳森点点头:“家里不安全了,爸爸。我们要离开这里。”

  阿兰对着起居室做个了手势:“你要我离开自己的家?”

  “真的很抱歉。”

  “是吗?”阿兰挺高了嗓门,“我们不能去黑暗之地,否则卢西恩?开膛手就会杀了我们。我们也不能留在家里,因为有警察在追捕我们,天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伊莱亚斯被抓走了。特丽萨还没找到。告诉我,乔纳森,这一切该如何收场?”

  回答他的是玛丽安:“不是我们死,就是他们亡。”

  “请你原谅,我觉得没多少选择。”阿兰厉声说。

  “我原谅你,”玛丽安冷静地回答,“但你和乔纳森很早以前就做出了选择。他不必去黑暗之地,你也不必送他去。现在,你们是游戏的玩家了——想把床单蒙在头上,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已经太迟了。”

  阿兰似乎想开口反驳,但相反,他只是简短地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要去哪里,爸爸?”

  阿兰在门口扭过头:“收拾行李。估计我们要过一阵子才能回来。”

  透过窗纱的网眼,乔纳森凝望着外面漆黑而冷清的街道。

  “谢谢你为我们做的这些。”

  在他身后,埃尔伍德夫人——斯塔林家的朋友,也是他们的邻居——不耐烦地咂了咂嘴。自从把斯塔林父子和他们的朋友迎进门之后,这个娇小的女人就显出了一种忙碌的殷勤:铺好多余的床铺,端上无数盘食物,那长长的金发束成的马尾辫像钟摆似的在她背上晃来晃去。作为一个天生的黑暗族民,埃尔伍德夫人分辨出了这几位新客人的身份。但凡是跟那个堕落的市镇有关的事情都会引起她的疑心,所以她撅起了嘴巴,什么也没说。

  “你知道我很高兴为你们父子两个提供帮助,”埃尔伍德夫人说,“但在这么冷的大冬天还坐在外面,他究竟想干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乔纳森露出了微笑。爸爸在埃尔伍德夫人的车里监视,这样,等侦探们上门时就能跟上去。玛丽安坐在他身边的乘客座上。让赏金猎人感到有趣的是,她漫不经心的举止很快就招来了埃尔伍德夫人的抱怨,于是她马上提出要陪着阿兰去监视。

  “有情况吗?”

  乔纳森抬起头,看到哈里和芮奎拉站在身边。

  “还没有,”他回答,“但他们会来的。”

  “也许比你想的要快,”芮奎拉说,“快看!”

  一辆棕色轿车拐下主干道,鬼鬼祟祟地开上了街道。它没有开头灯,缓缓地在住宅区间行驶,就像是条狗在嗅着气味。

  哈里吹了声口哨:“他们没用多长时间就咬上你了,是不是?我很好奇他们有没有带着那些蜥蜴人?”

  “好像没有。”乔纳森回答。

  棕色轿车停在了斯塔林家的外面,司机熄了火。贺拉斯?卡迈克尔从乘客座位那边走了下来。一个年轻人从另一边下了车,在冷风中打了个寒战。乔纳森认出了他,是威尔逊警官——卡迈克尔的手下。两个人走上车道,按了几下门铃。看到没人应门,卡迈克尔检查了下漆黑的窗户,开始撬锁,威尔逊则负责望风。几秒钟后,门开了,乔纳森大大地吸了口气,看着两个侦探摸进了自己的家。他想象着这些外来者在家里东翻西找的情景,强忍住了跑过去把他们扔到街上的冲动。

  埃尔伍德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窗边,跟他们站在一起。这个娇小的女人脸色苍白,用手捂住了嘴巴。

  “你没事吧?”乔纳森问道,“埃尔伍德夫人?”

  她吓了一跳:“怎么了,亲爱的?”

  “你的样子就像是见鬼了。

  “不过是因为阿兰而已。我知道对他来说,看着这副情形有多么难受,所以我也难受起来。””

  埃尔伍德夫人拍拍他的手臂,慌慌张张地走了出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但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卡迈克尔和威尔逊才回到了前门。在此期间,乔纳森一直僵立在窗边,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感笼罩着他。他听到埃尔伍德夫人在隔壁房间里咕哝着奇怪的祷文。

  卡迈克尔的车离开路边,沿着街道驶远了;埃尔伍德夫人的车闪了几下头灯,平稳地跟在后面。两辆车消失在视野中以后,乔纳森才觉得神经放松下来。

  “那个卡迈克尔让我毛骨悚然,”哈里悄声说,“我不确定他是不是那么容易被偷袭。”

  乔纳森咧开嘴巴,对着哈里露出狡猾的笑容:“谁说要对卡迈克尔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