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二章



更新日期:2021-12-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医院里,黑暗而空洞的窗户令人望而生畏。乔纳森和哈里沿着主干道往前飞跑,一辆救护车闪烁着蓝灯、长鸣着警笛掠过他们身旁,尖叫着停在了大门口。几个医护人员用手推车推着病人下了救护车,冲进了医院里。

  他们两个正要走向接待处的自动门,乔纳森忽然贴在了救护车上,抓住了哈里的手腕。

  “快看!”他悄声说。

  透过玻璃门,他清晰地看到贺拉斯?卡迈克尔站在接待台前,正跟一个护士交谈。明亮的灯光无情地照亮了驼背侦探那皱巴巴的衣服,每一条褶皱都一览无余:就好像他穿着这身衣服睡了足足一个月。护士的脸上带着古怪的神情,但她正在对着卡迈克尔点头。

  “只要他一开口问,护士就会告诉他玛丽安在哪里,”乔纳森小声说,“你觉得我们能对付他吗?他貌似是一个人来的。”

  哈利皱了皱眉。“我不是很确定,”他缓缓地说,“看看那边的那些人。”

  乔纳森在救护车边四处望了望,发现两个魁梧的男人站在饮水机边,沉默地看着卡迈克尔和护士闲聊。他们健壮的身躯套着牛仔裤和宽松上衣,上衣的兜帽被拉了起来,把他们的脸笼在阴影里。

  “兜帽,”乔纳森冷冷地说,“只能表示一件事。”

  哈利点点头:“黑暗族民。”

  “而且块头很大。我们得再想个办法。”

  护士强调性地点了点头,并且用手指出了方向。卡迈克尔向饮水机边的两个人看了一眼,摆了摆头,示意他们跟着自己。

  “我们没时间了,”哈里从救护车后面走出来,“看来必须要引开他们。我尽量引着他们远离玛丽安的病房。你上去把她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如果找不到你,我就回你爸爸那里。”

  “你要怎么做?”乔纳森问。

  哈里微微一笑。“跟平时一样,”他回答,“让别人抓狂。”

  他转过身,紧跑几步进了接待处,卡迈克尔正和他的手下正往电梯走去。哈里没有放缓脚步,从后面冲向了那两个大块头男人,抓住他们的兜帽拉了下来。那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扭过头,露出了漆黑而带着鳞片的脸孔,上面还布满了鲜橙色的条纹;亮晶晶的眼珠闪动着呆板的光芒。哈里后退了几步,脸色变得惨白。

  正在这时,一个护士从图表上抬起眼睛,看到了这两个爬虫般的生物,并且开始尖叫。人们跌跌撞撞地往出口跑去,接待处一片混乱。隔着人群,乔纳森看到那两个怪物追着哈里跑进侧边的走廊,远离了玛丽安的病房。卡迈克尔在冲护士大叫着什么,但没人理睬他。显然,驼背侦探在去追自己的手下和去找玛丽安两件事情间举棋不定,他犹豫了一秒钟,向着电梯走去,并没有上哈里的当。

  电梯门在侦探身后合上了,乔纳森拨开入口处的人群,跑过接待处,一步三个台阶地往楼上飞奔。等他赶到三楼时,只来得及看到侦探消失在拐角——在混乱中,卡迈克尔走错了路。乔纳森跑向了走廊的另一头。探视时间结束了,医院里悄无声息,病人们沉浸在电视节目、音乐和药物带来的睡梦中。

  一到玛丽安的病房,乔纳森就冲了进去。他轻轻带上门,靠在上面喘了几口气。房间里的灯关上了,月光从窗户倾泻进来,空荡荡的病床沐浴在明亮的白色光芒中。

  乔纳森惊疑不定地眨了眨眼睛。玛丽安到哪里去了?他把整间病房都找遍了,连床底下也没放过,但什么也没找到。他满腹疑惑地回到了外面的走廊上,却听到一串脚步声往这边走来。没时间躲起来了。他的身体僵住了。

  等那个人走过转角,乔纳森松了口气。只是个护士而已。他做出一副天真的表情,从对方身边走了过去。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护士就伸出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巴,用惊人的力气把他拖进了储藏间里。门在身后关上了,护士把一根手指放在了嘴唇上,原来是玛丽安。赏金猎人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换了衣服,穿着浅蓝色的护士制服。乔纳森不得不注意到,她的脸上还带着微笑。

  “你就是不能置身事外,对吗?”她低声说。

  “你在干什么?”乔纳森轻声说,“你从哪里弄到这些衣服的?”

  “你觉得呢?我是跟一个护士换的。”

  “哦,对了。”一个不安的想法击中了乔纳森,“你没伤害她吧?”

  玛丽安咧开嘴巴笑了:“当然没有,她不会有事的。等她醒过来以后。”

  “你放倒了一个护士?”

  “我知道——这样是不是太忘恩负义了?很遗憾,我当时有种奇怪的感觉,就是该逃走了,但我自己的衣服又太显眼了。我把她留在了卫生间里,让她好好睡上一觉。”

  “你的感觉没错。卡迈克尔来了,他是来抓你的。”

  赏金猎人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是光明之地的侦探——也是卢西恩的朋友。”

  “啊哈,我亲爱的弟弟派人来检查我恢复了健康没有。他还真是体贴——”

  玛丽安停住了,警示性地举起了一只手。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了低低的咝咝声,就像是轮胎在慢慢漏气。乔纳森环视着储藏间,在一堆堆衣服和一瓶瓶清洁液间搜寻着武器。没找到什么趁手的东西,他举起了拖把。

  咝咝声越来越大,就好像那个怪物靠近了这边。影子在储藏间的门下面晃动,接着停住了。乔纳森握紧了拖把,玛丽安也在一旁绷紧了身体。一秒钟过去了,又一秒钟过去了,乔纳森能听到的就只有咝咝声和自己的心脏在怦怦跳动,这时,影子动了动,那个怪物沿着走廊走远了。乔纳森垂下肩膀,放下了拖把。

  “我很好奇,那是什么东西?”玛丽安若有所思地说。

  “我也不知道——但它们的脑袋是黑色的,还带着橘色条纹,长着鳞片。”

  赏金猎人的脸色一黯:“火蜥蜴。很恶心的东西——那些畜生很强壮,并且有毒。不要碰它们。”

  “卡迈克尔带了两个这样的怪物来,”乔纳森说,“另一个肯定还在追哈里。”

  “我的侄子也来了?真的吗?你知道的,要不是他,我早就对亲人失去希望了。”

  “其实你很享受这样,对吧?”

  赏金猎人眨眨眼睛:“听我说,乔纳森——我休息的时间够长了。我们离开这里吧。”

  乔纳森跟着玛丽安走出了储藏室,明显地注意到她的腿还是跛的。抛开那些玩笑不谈,她的伤势还很严重。

  他们刚要走进电梯,就听到楼上响起了模糊的叫喊声。玛丽安瞟了瞟乔纳森。

  “听起来是我的侄子。我们该去帮忙吗?”

  他们急急忙忙地上了楼梯,来到一间灯光明亮的病房里,正好迎面碰到一群穿着睡衣的病人跑过来,有的推着轮椅,有的则一瘸一拐地拄着T字拐杖。引发这场大逃亡的源头就在病房对面,一头火蜥蜴步步紧逼着哈里往角落里退去。年轻的开膛手举着输液架,不让那头怪物靠近——火蜥蜴愤怒地咝咝叫着左躲右闪,等待着进攻的时机。

  乔纳森从一张病床旁抓过轮椅,向火蜥蜴推去。它转身太迟了,被轮椅狠狠地撞中了双腿,哈里趁机用输液架猛击它的后脑勺,把它打趴在地上。然后年轻的开膛手腾空跃起,从一张空病床跳到了另一张床上,远离了火蜥蜴的攻击范围。

  “干得漂亮,”他把输液架扔到一边,喘息着说,“是该走了吗,呃?”

  火蜥蜴从他身后站了起来。听到玛丽安的大声警告,乔纳森转过身去,看到另一头火蜥蜴从病房对面往这边走来,黑色的鳞片在灯下闪闪发光。

  “跟我来!”乔纳森叫道,他跑进电梯,用力按下了一楼的按钮。哈里和玛丽安紧跟在他身后,两头怪物咚咚地追了过来。

  “快呀!”哈里沮丧地喊道,门以让人绝望的速度徐徐合拢。在奔跑的火蜥蜴身后,乔纳森看到贺拉斯?卡迈克尔爬上楼梯,直直地盯着自己。侦探的脸上闪过一丝了然的神情,随即门关上了,切断了他的目光。

  没时间喘息了。刚到一楼,他们就冲出变得冷冷清清的接待处,混在了惊慌失措的病人当中,跟着他们跑到了停车场。远处传来了乔纳森熟悉的警笛声。他们暂时安全了。

  “我们去哪里?”哈里问道,“回你家去?”

  乔纳森点点头:“卡迈克尔看到我了,要不了多久,D部门就会找上门。我们得回去——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