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13节
第13节



更新日期:2021-07-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安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DR.CANG说她英语口语不错,使她的自信心大大加强,还是因为她准备得很充分,反正第二天在软件工程课上做PRESENTATION的时候,她没怎么结巴,说得很流畅,虽然有点背诵的味道,也不怎么敢看她的听众,但至少没忘记该说什么。

    下午上完课后,安洁照例坐木亚华的车走。木亚华把她好一阵表扬,说她今天的PRESENTATION讲得很好,那几个老美也不错,她们组这次肯定要得满分。安洁一高兴,就把昨晚DR.CANG帮她送NOTES过来的事讲给木亚华听了。

    木亚华揶谀说:“哎呀,难怪今天老康手里赫然拿着一瓶矿泉水呢,原来是昨晚受了你的启蒙,知道喝可乐不利健康。你看看,你看看,这么多年的坏习惯,你一句话就把他给纠正过来了,如果这不是爱情的力量,那还能是什么?”

    安洁一边责怪木亚华瞎开玩笑,一边又追问:“真的?他今天喝的是矿泉水?你看见了?我怎么一点没注意?”

    “你当然没注意罗,你是个好学生,上课认真听讲嘛。我反正听不懂,只好看看他解闷。”

    她不知道木亚华说的DR.CANG改喝矿泉水的事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说明什么呢?难道说明DR.CANG把她的话很当回事?她简直不能想象偶像般的DR.CANG会把她的话听进去,而她说那话完全是一带而过,根本不是在指教他该喝什么,不该喝什么。

    第二天上算法课的时候,她特意观察了一下DR.CANG到底喝的是什么,结果一看差点叫出声来:真的是一瓶矿泉水!

    她一激动,脑子就有点糊里糊涂的,搞得她那一节课都不知道DR.CANG在讲什么。她只在那里盼望他又走到门边去喝水,那样她就能再一次证实他喝的的确是矿泉水。等他真的走到门边去喝水的时候,她就一眼不眨地盯着他,觉得他喝水的样子好帅,不是一大口含着瓶嘴,而是把他薄薄的上唇顶在瓶口,吞咽的时候,喉结一阵滚动,太有男人味了。

    可能是她盯得太起劲了,有那么一两次,她觉得他也在回看她,似乎还把手里的瓶子扬了一下,仿佛在说:“你看,就因为你说喝可乐不利健康,我就改喝矿泉水了。”

    她一个人在那里自我陶醉了一节课,直到下课了,才猛然领悟到自己多么失态,不知别人看出来没有。下课之后,她很希望木亚华又提到这件事,然后透露一些有关DR.CANG的信息,但木亚华好像已经忘了这事,再也没提了。

    她也不好意思挑起这个话头,只在心里把自己嘲笑了一通:这肯定是个巧合。DR.CANG几年如一日地喝可乐也是听木亚华说的,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再说,就算DR.CANG是因为听了她的那句话才改喝矿泉水的,那又怎么样呢?不过是为了他自己的健康,从善如流罢了。如果DR.CANG是听了她的话开始吸毒的,可能还算得上是对她有点意思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己老在想这件事,还连带把所有与DR.CANG相关的事都回想了无数遍:她来美国的第一天,他帮他们把车JUMPSTART起来了;迎新会上,当她做完自我介绍之后,他对她竖起拇指;当他知道她想加注进他那门课的时候,他抿嘴一笑,说“NOPROBLEM”,等等,等等。这些鸡毛蒜皮好像印在她脑子里一样,那么清晰,那么逼真,搞得她突然想起DR.BLACK用过的一个词:DETAIL-ORIENTED,恐怕就是指她这种情况的了。

    她意识到这很危险,不管怎么说,DR.CANG是个已婚男人,已经OUTOFRANGE了。如果他对他妻子以外的女人感兴趣,说明他不是一个好男人;如果他对他妻子以外的女人不感兴趣,说明她把他喝矿泉水的事小题大作了。说来说去,已婚男人怎么做都是错,错就错在他们已经结婚了,结了婚,就变成了禁果,不管他在枝头上多么招摇,她都不该去碰,不然的话,即使不摔个粉身碎骨,也会让禁果噎个半死不活。

    她对自己说:让那些不怕死的人去攀树上墙摘禁果吧,咱们还是呆在安全的距离之内,遥遥地欣赏一下禁果得了。

    她有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象乌钢这样的非禁果,就不能激起她那么大的兴趣呢?难道她这个人天生就是“风险性格”,勇于接受挑战?对唾手可得的果子不当一回事?

    她顺着“果子”这个比喻想下去,觉得真的很形像。聂宇就象自动滚到她跟前来的青涩果子,又不好看又不好吃。如果不是木亚华走过来,飞起一脚踢开了这个青果子,她恐怕就只能一辈子吃那个青果子了。

    木亚华这一脚踢得好,踢走了聂宇,踢来了乌钢。乌钢大概不算青涩了,虽然不出众,但也不入众。但是她跟乌钢在一起从来没有脸红心跳,汗流满面的感觉。他做饭,她吃饭,他出力,她表扬。他在的时候,她没有什么不快的感觉;他不在的时候,她也没什么想念的感觉,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来了,她不用做饭,他不来,她就得自己做饭了。

    她觉得乌钢是喜欢她的,不然的话,怎么解释他经常跑来帮她做饭?象木亚华说的那样,世界上没有爱帮别人做饭的男人,男人这么殷勤地来帮你做饭,总是有企图的。而男人的企图,如果不是跟那方面有关的,她就想不出男人还能有什么企图了。

    不过乌钢还从来没说过什么算得上示爱的话,可能是因为时间还短,也可能是因为她没怎么鼓励他往那方面想。如果没有她的姐夫在那里做尺码,她可能会觉得乌钢不错,不比她以前遇到过的男人差。但是有个姐夫在那里晃眼,乌钢就显得一般般了。

    她也知道在这些问题上,不应该跟人攀比,但她相信她姐姐的那句话:“爱情的决定是没有错误的。”如果她还看得出乌钢不如她姐夫,那就说明她还不那么爱乌钢,不然的话,爱昏了头,哪里还看得出乌钢和她姐夫谁更可爱?

    她相信当爱情降临的时候,她应该连她姐夫是谁都想不起来了,那才叫爱上了。

    有个周末,乌钢提议开车到K州的一个风景区去玩,说那里有个著名的溶洞,很值得一看,再说她已经拿到了驾照,可以趁此机会练练开高速开长途。

    她听他说就他们两人去,心里就有种预感,觉得乌钢这次要向她表白爱情了。虽然她觉得自己还没爱上乌钢,但她还是有点想听他的表白的。爱情的表白嘛,又不是白米饭,吃多了会胀死。世界上多一个爱她的人,总不会令她腰疼吧?至于答应不答应他,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她知道一个善良的女生早就应该停止跟乌钢接触了,免得给他一种虚假的希望,使他越陷越深。她也知道一个正派的女生就不该答应跟乌钢一起出去玩,因为一个女生答应跟一个男生单独出去玩两天,其间还要在旅馆住一晚上,这本身就是一种姿态,一种邀请,如果被男生利用了,就只能怪自己了。

    但她还是答应跟乌钢一起出去玩,而且不肯承认自己是一个不善良不正派的女生,她安慰自己说:就是出去玩玩么,又没别的意思,只要我自己把握得住,相信他也不会怎么样。

    那个溶洞的确值得一看,真算得上鬼斧神工,叫人不得不赞叹大自然的神奇。他们看得很仔细,边看边照相,你给我照,我给你照,还照那些奇形怪状的钟乳石,不知不觉地就掉了队,一同下来参观的那拨人都不知跟着导游走哪去了,就剩下他们两人在最后走着。

    洞里显得有点阴森了,说句话都能听到回声,安洁有点害怕,惊惊慌慌的,乌钢很自然地抓住了她的手,牵着她慢慢走。

    虽然知道这是个被人探索了又探索的溶洞,不会有迷路的危险,但安洁的心里还是有点紧张,总觉得黑暗之中会冒出什么意想不到的怪物来。幸好有乌钢牵着她,总算有点依靠,令她突然想起“相依为命”这个词来。两人就这样牵着手去追寻跟他们一起乘电梯下来参观的那拨人,一直追到能听见那些人的说话声了,安洁才放下心来。

    听人说女孩对一个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总会另眼相待,安洁觉得这话有道理,虽然她跟乌钢只是拉了一下手,但她觉得拉一次手比做十次饭带来的变化还大。做十次饭,乌钢同学还是乌钢同学,顶多算个朋友,但拉了一次手,乌钢同学就升级为“朋友++”了。

    那天晚上两人找了一个MOTEL住下,乌钢说订一个房间就够了,因为有两个床,学生出来旅游都是这样住的,只要大家心里没鬼,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她见他这样说,就不好意思再要一个房间了,不然就显得自己心里有鬼了。那晚两人住一个房间,但自己睡自己的床。刚睡下的时候,她还有点警惕,不敢睡着,时刻以为乌钢会来找她,老在心里盘算如果他来找她该怎么办。但乌钢一直睡在自己床上,很老实的样子。她白天玩困了,警惕了一阵,就抗不住,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她醒来的时候,乌钢已经从楼下拿了免费的MUFFIN和牛奶上来了,见她醒了,就叫她漱洗了吃早点,吃了好去看一个很大的水族馆,看完了还要赶回去。她跑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回想起昨晚的一切,知道乌钢真的做了一回正人君子。

    这个发现使她有点失落,好像这不是她希望的一样。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希望什么,她并不想这么快就跟乌钢发生亲密的关系,但是她潜意识里还是希望乌钢是有那个企图的,没那个企图就好像有点贬低她的媚力一样,当然如果有了企图就不管她同意不同意,一定要霸王硬上弓,那又变成违法乱纪了。

    所以理想的画面应该是乌钢激情难耐,睡不着觉,但还是克制着,克制不住的时候会来求她,但如果她不同意,他也只好继续克制,那就符合她心目中对好男人的要求了。

    问题是乌钢昨晚并没来求她,今天他眼圈也不黑不肿,好像昨晚睡得挺好的。这个发现令她有点生气,心里冒出一个报复的念头,好像不把乌钢搞得求她就不甘心一样。她头脑一热,就有点撒娇地叫道:“乌钢,快来帮我看一下,我眼睛进了个东西——”

    乌钢赶快跑进洗手间来,看见她捂着左眼站在梳妆台前。他拿开她的手,说:“让我看看——”

    她闭着眼睛仰起脸让他看,他轻轻拨开她的左眼皮,没看见什么,就吹了几下,松开她的眼皮,问:“还有没有?吹出来没有?”

    她低下头揉了一会眼睛,没答话。乌钢突然搂住她,在她眼皮上又舔又吻,边吻边问:“出来没有?出来没有?”他的身体紧抵在她身上,她能感觉到他那个地方硬硬的,隔着睡衣都能感觉到它的热度。

    DONE!她挣脱了他的手臂,指着洗手间的门说:“快出去吧,我眼睛没事了。”

    乌钢好像搞懵了,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赶快离开了洗手间。

    她好像报了一箭之仇一样,高兴了一阵,心想,我还以为你真的有什么定力,对我毫不动心呢,搞半天也是假装正经。但是她只高兴了一会,就又开始失落了,因为乌钢没有借这个机会对她表白爱情,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乌钢只是因为太靠近她,临时对她的肉体产生了冲动,一旦发现她没那意思,就赶快认错逃跑了。他为什么不说“我太爱你了,爱到——”,如果他那样说,她肯定不会把他赶出去。

    好在这个小插曲没有影响他俩的交往,乌钢照旧跑来帮她做饭,但再没敢搂她吻她,她也不急于让他做这些,她只要他围在她身边转来转去照顾她,时不时地对她起点欲念,但却小心翼翼不敢放肆,就足够了,她就很开心了。

    她觉得爱情就是这个阶段最甜蜜,等到真的敞开一切,表白了,摊牌了,睡在一起了,男人就变得不好玩了,以前的小殷勤都收起来了,成天就想着那事,即便还在献殷勤,也只是那事的前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