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12节
第12节



更新日期:2021-07-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安洁仔细对照了一下她和木亚华的作业答案,有点想不通老印为什么扣她五分,木亚华是照她抄的,虽然改头换面了一下,这里省一点,那里加一点,而且打印出来了,但思路是她的,步骤也是她的,怎么木亚华能得满分,她就不能呢?

    她原本也想打印出来的,但是那些公式什么的,打起来太麻烦,木亚华说她是用一种叫做LaTeX的软件打的,安洁看了一下LaTeX的说明,光是那个使用手册就有几十页厚,看得摸头不是脑的。DR.CANG并没要求打印出来,她就偷了一下懒,用手写了。难道老印的意思是叫大家都打印出来?那怎么不明说呢?

    木亚华象做错了什么事一样,抱歉说:“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素鸡’为什么扣你的不扣我的,我跟他没有任何交往——”

    “这不怪你,怪那个‘素鸡’。”

    好在只扣了五分,听说本学期共有六个作业,占50%,她算了一下,六百分里扣五分,在最后的分数里还占不到一分,这次就算了吧。

    第二次作业她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用LaTeX打出来了,做成PDF文件,自己觉得漂亮得不得了,想那老印肯定喜欢。木亚华和乌钢仍然是抄她的,作业批改完发下来后,她把乌钢和木亚华的都拿来看了一下,可能乌钢粗心大意,抄错抄掉一些,字迹也十分潦草,所以乌钢两次都只得了九十分。但木亚华这次又拿了一百分,而她居然被扣了十分,搞得跟粗枝大叶的乌钢一样了,她简直是气晕了。

    她忿忿地说:“这个‘素鸡’简直是有毛病,不声不响地就扣分,也不说个理由。我得搞明白他为什么扣分,不然他以后还会因为同样的原因扣我分,而且越扣越多。”

    木亚华说:“你去问问他,说不定他搞错了,你一问,他可能就把分给回你了。我做TA都是这样的,拿不定主意的就不扣,如果学生觉得我分扣得不对,我一般都给回他们几分,知道做学生不容易。”木亚华挤眉弄眼地说,“一个男TA,女孩子去问他要分,他肯定会给。”

    安洁决定去问问那个“素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她知道不能把木亚华和乌钢的作业也拿去找“素鸡”,那等于是自投罗网,所以她就只拿了她自己两次的作业,在“素鸡”OFFICEHOUR的时候跑去找他。

    “素鸡”的办公室飘溢着一股印度饭菜特殊的气味,不知道是大蒜味还是什么别的佐料味,反正是比较怪的那种。如果不是为了扣分的事,打死她也不愿意进那个办公室去让鼻子受罪。她把两次的答案都拿出来,问“素鸡”为什么扣她分。

    “素鸡”好像完全没有感受到她女性的媚力一样,绷着个脸把她的答案拿过去看了半天,没说个所以然出来,只说我觉得你的答案不完整,叙述不清楚,题目说了,要“SHOWYOURWORK”,但是你没SHOW。

    她据理力争,说我怎么没SHOW呢?我这里,这里,不是SHOW了吗?她恨不得说木亚华的跟我基本是一样的,为什么她的就算SHOW了,我的就不算?她不好这样说,就含糊地说,我看到有的人也是跟我这一样做法,为什么他们没扣,我的却扣了?

    “素鸡”问,谁的没扣?

    她又答不上来了,因为总不能把木亚华暴露出来吧?

    “素鸡”又看了一会她的答案,还是一口咬定她没SHOW,并摆出一幅逐客的架势,说你要是不同意我的看法,你去找DR.CANG好了。

    她一气之下真的跑去找DR.CANG了,她走到他办公室门前就砰砰砰地敲了几下。敲完了,才想起DR.CANG说过,如果不是在OFFICEHOUR找他的话,要事先约好才行。现在不是他的OFFICEHOUR,她又没事先跟他约好,岂不是讨骂?她正想偷偷跑掉,但DR,CANG已经把门打开了。

    她第一次看见他那么近地站在她面前,不由得一阵心慌意乱,结结巴巴地说:“I-m——sorry.Iknow——I-mnotofficehour——Imean——youarenotofficehour——Imean——MaybeI——"

    “It-sOK.Comeonin!”

    她只好走进DR.CANG的办公室,也不知道该不该把门关上,正在那里犹豫,就听DR.CANG说:“Justleaveitopen.”

    她想,他怎么象能看透别人的心思一样?太可怕了。她看见DR.CANG已经在他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坐下了,正指着他桌子对面的椅子叫她坐下。她连忙坐下,但一时竟不知道自己要问的问题用英语该怎么说了,于是怯怯地问:“CanI——canIspeakChinese?”

    DR.CANG笑了一下,说:“Betternot.”然后就用英语解释了几句,好像是说在学校里最好不要跟他讲中文,不然讲其他语言的同学会认为中国学生在他班上是privileged。

    她只好硬着头皮上阵了。她把她两次的作业都放到DR.CANG的桌子上,开始语无伦次地描述她刚才找“素鸡”的经过,以及她来找老师的原因,说她不是计较这几分,也不是要告“素鸡”的状,只是想搞清楚自己错在哪里,以免下次再犯。

    她说得口干舌燥,浑身发热,觉得脸上冒汗了,而且好像连带鼻涕也快出来了一样。她手边又没有可以擦脸擦鼻子的纸巾,心里慌得要命,生怕鼻涕真的流出来了。

    DR.CANG把桌子上一个纸巾盒子往她面前推了一下,开始看她的答案。

    她赶快抓了一张纸巾,不停地擦脸和鼻子,果不其然,脸上是有很多汗,一张纸巾很快就擦湿了,她又抓了一张在手里,才放了一点心。DR.CANG抬起头,看了她一会,又看了看墙上的一个气温计,好像不理解她为什么这么热。

    她见他注意到她出汗的事了,心里更慌,从书包里掏出一叠装订在一起的纸,也不管是什么纸,就当作扇子轻轻地扇起来。

    DR.CANG走到墙边,把空调打低了一些,又走回桌子前坐下,安慰说:“It-sgoingtobecoolersoon.”

    她连声说:“Thankyou.Thankyou.”

    DR.CANG看了一会她的答案,用英语说,你做得很好,这题不用扣分。你的答案先放我这里,我会叫SUJI再看一下,让他把扣的分还给你。

    她站起身,连说几声Thankyou,就一溜烟地逃离了DR.CANG的办公室。

    办完了这事,她感到十分高兴,看来有些事你不据理力争就是不行,今天如果不去争这么一下,十五分就这么白白地弄丢了。现在总算把事情弄得水落石出了,相信“素鸡”下次不敢再瞎扣了。

    回到家,她吃了晚饭,做了一会算法课的作业,就来准备明天的presentation,是软件工程那门课的,要求每个组员都要上去present。木亚华已经做好了slides,给每人打印了一份,几个人分好了工,一人讲几张slides,她分到六张。

    木亚华做slides是很有一套的,尽量避免大段文字,只提纲挈领地写几个要点,尽量多用figures,tables,graphs,pictures等等,因为DR.BLACK上次说了,那些把要讲的文字都写在slides上、到时照着念的人是不能得高分的,因为那样present,一是很干巴,没人爱听;二也说明讲的人并不懂自己在讲什么,都是照本宣科。

    所以木亚华做的slides很符合DR.BLACK的要求,不过这就要求present的人要记住自己要讲的东西,那些图表在说什么,那些图画代表什么,不仅自己要懂得,还要能够讲得听众明白。今天在学校的时候,安洁跟木亚华商量过她的那几张slides,木亚华一张张都详细讲解给她听了,她写了不少notes在那张纸上,准备今晚多看几遍,多讲几遍,明天不说一鸣惊人,至少不拉本组的后腿。

    但等她打开书包拿那几张写满了notes的纸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她慌了神,打电话到木亚华家,想叫木亚华把那个presentation的文件传给她,她可以找个地方打印出来,但木亚华不在家,而且即使在家,她打印出来也没那些notes了,还得跟木亚华再讨论一遍。

    她仔细回想那几张纸会丢在哪里,最后意识到一定是丢在DR.CANG的办公室里了,她拿出那几张纸扇过风之后,可能就放在DR.CANG的办公桌上了。她想他一定当成废纸扔到垃圾桶里去了,但只要他没用碎纸机碎掉,应该还能从垃圾桶里找回来,因为教授们办公室的垃圾桶都是打扫卫生的人去倒掉的,而楼里好像是每天早上才打扫卫生的。

    她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不知道DR.CANG现在还在不在办公室,她只有他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没他家的号码,如果他回家了,那她就联系不上他了。

    她赶快找出DR.CANG的电话号码,紧张地拨了号,但没人接,响了几声之后就请她留言。她失望地挂了电话,过了几分钟,又打了一次,还是没人接,又叫她留言。她知道现在留言没什么用,DR.CANG要到明天白天来上班时才能听见,但她死马当作活马医,还是留了一个言,说得结结巴巴,颠三倒四的,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得懂。

    然后她又给木亚华打电话,但木亚华还是不在家。她只好给木亚华发了个电邮,把丢失NOTES的事说了一下,叫木亚华看到电邮后就打电话给她。

    她刚送出电邮,就听见电话铃响了,她拿起听筒,听见了DR.CANG的声音:“ANN?”

    “YES。”

    DR.CANG用英语说,我听见你的留言了,也找到你丢在这里的那几张纸了,我现在给你送过来。

    她一急,连中文也冒出来了:“不用,不用,我自己过来拿——”

    DR.CANG笑了起来,也改用中文:“天黑了,你过来不方便,我给你送过来吧。”

    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口气说了无数个“谢谢”。等她放下电话,才想起没告诉DR.CANG她住在哪里。她又抓起电话,往DR.CANG办公室打电话,但没人接,大概DR.CANG已经离开办公室了。

    她刚放下电话,就听见有人在敲门,她开了门,看见DR.CANG站在门前,手里拿着薄薄的一叠纸,可能是因为爬了楼梯,有点汗涔涔的样子。她脱口而出:“这么快?”

    “听你好像很急的样子——”

    她心里一阵感动,哇,堂堂的CANG教授,平时都是需得仰视的,现在亲自给她把几张破纸送过来,而且跑得汗流,叫她怎么能不感动呢?她诚恳地请DR.CANG进屋子里来坐会,喝杯水。

    DR.CANG犹豫了一下,就跟着她走进屋子来了。

    她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本想讨个好,为DR.CANG倒在杯子里的,结果着急上火的,连瓶盖也拧不开了。DR.CANG伸出手说:“我来吧。”

    她只好把瓶子给了DR.CANG,抱歉说:“对不起,只有矿泉水,我不喝可乐,听说对身体不好——”

    DR.CANG说个”谢谢“,就拧开盖子,喝了几口,然后问:“矿泉水挺好的呀,为什么说对不起?”

    “因为你最爱喝可乐嘛。”

    DR.CANG笑了一下:“谁说我最爱喝可乐?”

    因为是讲中文,她不那么紧张了:“你不是最爱喝可乐吗?每次上课你都带一罐可乐到教室去——”

    “我哪里有带可乐到教室去?我怎么会带头破坏系里的规定?”

    她见他这样咬文嚼字地狡辩,忍不住笑起来:“好,算我说错了,你没带到教室去,你放在教室外面——””

    “这还差不多。”DR.CANG站起身说,“我走了,你抓紧时间准备明天的presentation吧。你英语口语挺好的,别那么紧张。”

    她把DR.CANG送到门外,他示意她留步,她也不好跟着送下去,就站在走廊的栏杆边看他离去。她看见DR.CANG从楼里出来,走到一辆黑色的敞篷车前,坐了进去,发动了车,很快就融进了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