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14节
第14节



更新日期:2021-07-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自从乌钢但当起做饭的差事之后,安洁就渐渐把聂宇忘记了,特别是听木亚华说系里对那些去机场接本系新生的人都会补助汽油费和辛苦费之后,她就觉得自己完全不欠聂宇的情了。当然聂宇除了到机场接她,还替她做了一段时间的饭,但她觉得她也没让聂宇吃亏,因为每次买菜都是她抢着付账的。一个出钱,一个出力,应该是两不欠了。

    但是聂宇好像不是这样认为的,总像她欠了他什么一样,看见她总是一幅怨恨的样子。最令她尴尬的是聂宇跟乌钢是ROOMMATE,所以她从来不敢到乌钢的住处去找他,连电话也不敢打,怕碰上了聂宇,搞得难堪。

    乌钢从来不在她面前说聂宇的不是,但聂宇似乎就没那么讲义气了,有次在路上碰见,聂宇就对她说乌钢的坏话:“本来我不想干涉你跟乌钢的事,但我怕你刚来,人生地不熟的,受了骗还不知道——”

    “受什么骗?”

    “你可能还不知道,乌钢——他有一个女朋友,以前在他们教育学院读博士,后来——出了一件很不——光彩的事,就转到别的州去了——”

    她觉得聂宇的表情有点猥琐,完全是造谣中伤的小人模样。她淡然地说:“他有没有女朋友关我什么事?”

    聂宇好像很着急一样:“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话,但是事实胜于雄辩——你问问其他人就知道我不是在撒谎了。”

    “我问其他人干什么?你撒谎不撒谎关我什么事?”

    她用几个问句把聂宇打发了,但后来她越想越觉得奇怪,为什么当初木亚华告诉她聂宇有女朋友的时候,她一听就相信了,而现在聂宇告诉她乌钢有女朋友的时候,她就不肯相信呢?都是说三道四,都是道听途说,都是没有证据的东西,只能说她心里愿意相信一个人的话,而不愿意相信另一个人的话。

    她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木亚华在她心目中信誉比较好,还是因为她根本就不喜欢聂宇。她估计多半是后者,不喜欢聂宇,所以一听到风声,也懒得调查,就“喀嚓”了,这跟国内“打击贪污腐化”是一个道理,有群众举报了,如果是政府宠信的人,必然要慎之又慎,调查来调查去,一点不翔实就把举报全盘推翻了。但如果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物呢?政府就手起刀落,干脆利落地“打击”了。

    她觉得她在这方面比政府还要大刀阔斧,政府搞出了冤假错案,还怕群众不服上告,她怕什么?难道还怕聂宇报复她吗?他能怎么报复?充其量就是说几句乌钢的坏话。

    对于乌钢呢,她虽然嘴里说有没有女朋友不关她的事,但她心里还是认为很关她的事的,很有点想弄清楚。于是她逮住一个机会,就把聂宇告诉她的事讲给木亚华听了。然后她不直接问那女孩是不是乌钢的女朋友,而是问到底出了什么不光彩的事。

    木亚华犹犹豫豫地,最后再三嘱咐安洁不要告诉别人,才把那事说了出来。

    原来那个女孩叫郑洁,是B大教育学院的博士生,学ADULTEDUCATION的。有一次跟一个女友在商场购物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疏忽大意还是什么原因,郑洁把两件衣服放在自己包里,没有CHECKOUT就离开了商场,结果被商场的保安人员从SECURITYCAMERA上看见了,她刚走到自己车前就被商场的保安人员叫住了。

    保安人员把郑洁带到商场的办公室去问话,很久都没出来,她那个女友只好坐公汽回家。后来郑洁回来了,说事情讲清楚了,商场没有把她怎么样,因为她并不是要SHOPLIFTING,只是忘记了放在包里的两件衣服。那两件衣服总共才十多块钱,是ONSALE的,她怎么会为了十多块钱去冒这种险呢?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这件事就有不同版本流传开来。一种版本说商场的保安人员认为郑洁的说法站不住脚,如果是忘了把衣服拿出来CHECKOUT,那上面的价格标签和供扫描用的条形码就应该还在,她出商场的时候,安全门就会叫起来。但是那个门没有叫,说明郑洁是把条形码扯掉了的。

    这个版本的结局是郑洁跟商场的保安人员做了一笔交易,让那个男保安在她身上爽了一回,不光把SHOPLIFTING的CHARGE爽掉了,还把那两件衣服爽得带回来了。

    另一个版本是商场对郑洁PRESSCHARGE了,郑洁被送到POLICE那里,照了MUGSHOT,打了指模,罚了款,最后才被释放了。

    这两个版本都不是什么好版本,郑洁在B大呆不下去了,就转到外州去了。

    木亚华很同情郑洁:“我觉得完全有可能是忘了拿出来CHECKOUT,因为我自己也做过这种事,我在WAL-MART洗照片,在照相器材柜拿了照片,怕把照片搞坏了,一般都不放在购物车里,而是放在我自己的包里,等到买了一大车东西之后,就忘了包里还放着照片了,回到家了才发现照片没拿出来CHECKOUT。后来我每次拿照片的时候,就在照相器材柜那里付款,免得又忘记了。”

    “但是衣服是不是不同呢?上面不是应该有那个条形码的吗?”

    “ONSALE的衣服嘛,都是挂了很久的,这个看,那个翻,再加上不断地更换价格牌,很有可能把条形码弄掉了。这种经历我也有过,有时看上了一件衣服,试穿了,觉得很好,结果拿到CHECKOUT的地方却发现没价格牌,也没条形码,搞得售货员只好跑去找一件一模一样的来才知道多少钱一件。不管怎么说,外国人都知道在美国是犯不起法的,如果犯了法,就很难在美国呆下去了,谁会为了十几块钱的东西被赶出美国去呢?如果郑洁真的在警察那里留了案底,她哪里还转得成学?哪个学校会要她?”

    安洁突然说:“聂宇说郑洁是乌钢的女朋友,你肯定知道这事——”

    木亚华好像被人打了个冷不防,脱口说:“那都是从前的事了——”

    “乌钢是为这事跟他女朋友吹的?”

    “不是,乌钢不是落井下石的人。出了那事之后,乌钢跟郑洁还好好的,虽然外面有各种谣言,乌钢都是站在郑洁一边,替郑洁说话的。好像是郑洁后来有了新欢,他们才分手的。你知道的,乌钢的专业不好,在美国的就业前景很黯淡——女孩子还是有些现实的考虑的——”

    听了这段故事,安洁好像对乌钢生出一腔同情,半腔敬佩来了,但是在同情和敬佩之余,心里又生出一个大疙瘩:又是一个“二手男人”!

    她在电话里对姐姐抱怨:“怎么搞的?我的运气这么糟糕,遇到的都是‘二手男人’!”

    她姐姐安慰说:“这个问题可以这样看嘛,那些男人在见到你之后,就恨不得抛弃原配女友或者老婆,那说明你有媚力嘛。”

    “哪里是为了我抛弃原配?是人家女孩不要他们了——”

    姐姐还是有话说:“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虽然纯洁,但也无知,他们对你的感情说不上是爱情,只不过是对他们人生中第一个女人的好奇而已。谈过恋爱的人,无知和好奇阶段都已经过去了,那时他爱上你,就是真正出于爱情了。”

    她不由得笑起来:“照你这样说,二手男人比一手男人更好了?”

    姐姐也笑起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她没有把乌钢这个二手男人“喀嚓”掉,一是因为他的“二手”是历史而不是现行,更重要的是,乌钢也没向她表白爱情,等于是没向她伸过头来,她“喀嚓”什么?

    有一天,乌钢请安洁再到那家川菜馆吃饭,说是那家店要卖了,今天有人来看店,店老板怕顾客少了,店卖不出去,请乌钢带一些朋友到餐馆免费吃饭,当然是先付账,等看店的人走了,老板会把钱退还给吃饭的人。

    乌钢叫了好些熟人朋友,总共有十多个人,分成几组开车到那家川菜馆去,且装做互不相识的样子,免得看店的人看出破绽。

    餐馆显得很热闹,大多是B大的学生,不知道哪些是真正的顾客,哪些是老板请来吃白食的。他们俩被安排在离柜台很近的一个桌子边。因为人多,点了菜后,等了好一会,WAITER才陆续把菜上齐了。乌钢明明认识那个WAITER,现在也装做不认识的样子,她心里有点好笑,总觉得今天有点象在演戏。

    乌钢好像情绪不高,吃得比较沉闷。安洁压低嗓子问:“怎么啦?闷闷不乐的,这也是角色的要求?”

    “哪里,只是很快就要博士论文答辩了——”

    “答辩不好么?答辩了就毕业了,解放了,再也不用做学问了——”

    乌钢苦笑了一下:“我这个破专业,毕业就等于失业,下学期就没钱了,电脑硕士也读不成了,只有回国去——走之前我要教会你做饭,不然的话,等我走了——”乌钢没说完,只默默地看着她。

    她听说他要回国去,又见他那样含情脉脉地望着她,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他迟迟不来向她表达爱情是不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在美国呆不长,所以不想连累了她?这样一想,她就觉得他真的是很男子汉,算得上有情有义。

    她很关心地问:“找工作——不顺?”

    “很早就在找了,两个专业都在找,但没什么结果。运动心理学那边没什么市场,电脑这边又没读完,人家那些读完了的都还找不到工作,何况我这没读完的?你只要看看电脑系读博士的越来越多,就知道电脑硕士不好找工作了。以前美国人只读个UNDER就能找到工作,中国人改行只能读硕士,但是读完硕士也能找到工作,所以大家都不读博士。现在电脑专业不好找工作了,大家都跑回来读博士。”

    “那你——也读个电脑的博士吧,读完了可以做FACULTY。我听说只要录取读博士了,系里肯定会给钱的。”

    乌钢又摇摇头:“现在各校的电脑博士都是挤得田满堰满的,哪个学校不是上百的电脑博士?就算以后每个学校都招电脑的FACULTY,那也就一个两个,一百多个电脑博士抢这一两个教授名额,我能抢得到?”

    她很垂头丧气,听乌钢的说法,简直就是走投无路了。感情这东西就是这么奇怪,两个人天天在一起的时候,也没觉得在一起有什么了不起,但等到有可能不能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又好像有点舍不得一样。她问:“那就没什么办法留在美国了?”

    乌钢绝望地说:“我已经想了各种办法了,我只有这个能力,也只有这个命运,谁叫我学这么一个没前途的专业的呢?”乌钢好像是怕她瞧不起一样,声明说,“其实我被两个学校的MBA专业录取了,但是没拿到奖学金,所以读不起。其中的D大,MBA是很不错的,读出来肯定能在美国找到工作。但是D大MBA的奖学金特别难拿——”

    她听到“D大”两个字,突然觉得灵感一冒:“你被D大录取了?我姐夫在那里,是电脑系的副教授,说不定他手里有GRANT,可以给你一个RA当当。”

    乌钢很惊喜地说:“啊?你姐夫在D大?你怎么不早说呢?早说我早就投奔他去了。”

    安洁兴奋地说:“把你的手机借我,我现在就给我姐姐打电话,看我姐夫能不能给你弄到一个RA的位置。”

    她用乌钢的手机给姐姐打了一个电话,把乌钢的情况说了一下,姐姐开玩笑说:“是不是你男朋友?如果是,那肯定没问题——”

    她笑着说:“那就算是吧。”她姐姐说要问一下姐夫,叫她等电话。过了一会,姐姐就打电话来,说RA的位置是有,但要你那个同学懂SUPERCOMPUTING才行。

    安洁大打保票:“他懂,他懂,学电脑的,怎么会不懂呢?”她放下电话,开心地对乌钢说,“你不用回中国了,我帮你在D大找到RA的位置了!”

    乌钢兴奋极了,从桌子对面伸过手来,握住她的手:“谢谢,谢谢,太感谢你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别这么客气——”她怕那几个认识她的同学看见乌钢握着她的手,便四下张望,突然发现DR.CANG也在店里,坐在靠窗的一个火车座里,可能刚来不久,还在等上菜。

    DR.CANG也看见了她,举起右手晃了晃,算是打招呼。她急忙挣脱乌钢的手,也对DR.CANG晃了晃手。

    乌钢顺着她的视线转过身看了一眼,很快回过头来,压低声音对她说:“你忘了?老板叫我们装做互不相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