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三人行 > 正文 > 第11节
第11节



更新日期:2021-07-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过了几天,乌钢提着两个装得鼓鼓的塑料袋跑来找安洁,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天吃了川菜,把我的辣瘾吃发了,这几天老想吃辣菜,但又不敢在家里做,因为我ROOMMATE不吃辣,平时我炒菜放点辣椒他就说屋子里呛得受不了。听说你ROOMMATE很少在这里,想跑到你这里来做了吃。”

    刚好那天崔灵不在,安洁就让乌钢在她那里做菜,做完了当然就一起吃了。后来就好像形成了习惯,只要崔灵不在那里,乌钢就会抽空跑来做几个辣菜两个人吃。

    乌钢的川菜做得很地道,无菜不辣,无菜不麻,每次都把两个人吃得鼻涕眼泪一大把的,但实在很开胃,越流鼻涕越想吃。

    安洁毫不吝啬地夸奖乌钢,知道大多数人都是吃表扬的,越表扬干得越起劲。既然她自己不会做菜,就多表扬会做菜的人,也算是一种贡献吧。

    乌钢被她夸得不好意思了,就谦虚说做川菜其实很简单,因为有现成的调料买。每次去中国城,他就买很多袋装的调料,密封的那种,几毛钱一袋,象什么麻婆豆腐,口水鸡,酸菜鱼,回锅肉等等,都是一买很多包,拿回来慢慢用。再一个诀窍就是多放干辣椒,又尖又红的那种,做菜的时候就切碎了,用油一炸,浇在菜上,味道就出来了,不过常常是搞得整个一层楼的人都打喷嚏。

    生活上有乌钢帮忙做饭,安洁就没什么要操心的了,学习上似乎也还比较顺利,软件工程课那边,多亏了木亚华,上了这段时间的课,她认识到能跟木亚华在一组是多么幸运的事了。

    木亚华英语好,听力、口语、笔头都很好,大概DR.BLACK也知道,所以在指定各TEAMLEADER的时候,木亚华就被指定为他们那组的头儿了。

    她们组里还有三个本科生,都是老美,就像乌钢说的那样,不怎么在乎成绩,有点吊儿郎当,光是定个开会的时间,就有重重阻力,这个说这几天不行,那个说那几天没空,但木亚华就有办法磨出一个大家都同意的时间来。

    第一次MEETING主要是分工,DR.BLACK要求每个TEAM都要有一个ARCHITECT,一个LIAISON,一个DOCUMENTER,等等,有近十个不同职务,每个人要兼任两样。那几个美国人总想挑不费力的职务,木亚华就让他们先挑,等他们挑完了,她和安洁两人担任那些挑剩下的职务。几个美国佬好像有点良心发现,态度变得好多了。

    然后是跟客户打交道,他们这组的客户是B大教务处,请他们做的是一个网上注册系统。木亚华事先就把现行的网上注册系统研究了一番,不仅是B大的,还包括别的几个学校的,所以心中有底。当客户提出项目要求的时候,木亚华总能提出几个问题,把客户的要求弄得清清楚楚。比如客户要求注册系统的RESPONSE要FAST,木亚华就耐心地询问到底要怎么个FAST,对电话线上网的用户,多快算FAST,对宽带上网的用户,又该是多快才是FAST。

    把客户的要求都弄得清清楚楚,落实到具体数字了,剩下的就是写RequirementsReport了,按DR.BLACK的要求,每个人都要动笔,一人写一部分。于是木亚华把整个报告分成五部分,一人写一部分,最后由木亚华总结润饰,然后打印上交。

    安洁很认真地把自己分到的那部分写了,她知道自己的英语不行,就一边写一边查网上的英语词典,尽量不要犯语法错误。她按时把自己写的那部分交给了木亚华,顺便问道:“那几个美国人交给你了吗?我是不是最后一个?”

    木亚华笑着说:“你还真的指望那几个家伙按时交货?他们都是本科生,一个星期上十七、八节课,打几份工,那个叫ZACK的还是一个乐队的成员,经常要排练演出的,我们就别做他们的指望了吧。我已经写好了,传一份给你看看,不过你不要告诉那几个家伙,免得他们不写了,因为DR.BLACK是要求人人都要参与写这个报告的。”

    安洁看了木亚华写的报告,简直惊呆了,给她十倍的时间她也写不出那样的报告。她写她那一部分的时候,写了一两段就觉得没话说了,她不知道木亚华怎么可以一下就写出了几十页,那些看上去很平常的东西到了木亚华笔下就变得那么庄严、那么科技了。木亚华用的那些词和那些句式,读起来完全跟“真的”一样,就是说,跟美国人写的一样,跟书本一样。

    她赶快发了一个电邮把木亚华狠狠夸奖了一番,木亚华回电邮说:“我这都是跟美国人学的。你现在知道美国人是怎么把一件寻常事搞得神乎其神的了吧?为什么他们的书都那么厚呢?就是会扯。听说同样一本讲C语言的书,在美国是两英寸厚,在中国只有半英寸厚。”

    他们这组的报告得了满分,还被DR.BLACK拿到班上做样板,当然这个光荣他们五个人都有份,也就是说,平时成绩这一部分,他们五个人都有15分进账了。这学期共有四个报告,占六十分,真正的implementation只占20分,还有10分是客户的评价,最后10分是组员互评打分。

    安洁很高兴,看来跟对了人,如果靠她自己,她只能保证那20分implementation可以拿到手,别的就很难说了,但只要跟着木亚华,估计这六十分的报告分可以全部拿到手,客户那边的10分也没问题。她决心在implementation方面多出一些力,弥补自己语言上的不足,为这个组做点贡献,也争取拿到组员互评的那十分。

    但是到了DR.CANG的那门课上,木亚华就象变成了另一个人一样,完全是虎落平阳,英雌无用武之地了。第一次作业布置下来,木亚华就对安洁说:“你快点做啊,做完了借给我抄。”

    过了一天,木亚华就来找她,说从一个去年修过这课的人那里弄到了一份作业的答案,但是只有一个题是一样的,其他题都变了。

    木亚华恨恨地说:“这个老康太阴险了,把今年的题目都变了,这不是存心跟我过不去吗?ANN,我把这个答案给你,你可以参考一下,其他几道题只有你自己想办法了。抓紧时间做啊,等你做完了,早点告诉我,我好拿去TYPE出来,既然我在内容上不行,就只好把形式搞漂亮一点了。”

    安洁有点害怕,因为DR.CANG开学时特别强调过不能抄袭的,说如果发现有抄袭,抄的和被抄的都要上报学校处罚。但是她看得出来,木亚华并不是偷懒的人,只要会做的,木亚华做得很积极,可能木亚华是实在不会做DR.CANG布置的作业。

    她提议说:“我给你讲一下,你——自己做吧。”

    木亚华说:“我底子太薄了,你讲了我也不懂,我只有看到SOLUTION了,才能慢慢悟出一点道理来。”

    “我觉得DR.CANG讲的还算清楚好懂啊——”

    “我不是说他讲得不好,关键是我底子太差了。我到这里来,是来作AmericanStudies的博士的,后来为了好找工作,才改学电脑。我数学底子差,凡是跟数学搭边的东西我都不太懂,我一看到什么asymptotic,bigO,bigOmega的就头疼。”

    安洁想到木亚华在软件工程那门课上对她的帮助,就觉得应该帮帮木亚华。但她又很怕被DR.CANG发现了,她担心地问:“我们这样抄作业,如果被DR.CANG发现了怎么办?”

    “不会的,作业根本不是DR.CANG批阅的,都是那个叫‘素鸡’的老印判分。再说我不会那么傻,抄得让‘素鸡’都能看得出来。”木亚华安慰她说,“你别看我写作业不行,我抄作业还很有一套的,抄了这么久,从来没人发现过。”

    安洁无奈,只好冒回险了。她马上就开始解那些题,发现她的问题主要是英语方面的,有时连题目问的是什么都搞不太明白,这点又用得着木亚华了,因为木亚华不知道解法,但知道语法,能看懂题目的意思。她们两个人约了个时间,在一起讨论了一下题目,木亚华用汉语把题目的要求都翻译给她听了,然后她开始解题。

    木亚华也没闲着,又在网上搜寻了一下,找到了其中一道题的解法,赶快拿来给了安洁,说:“这道题我已经找到答案了,你就别为这道题费时间了,集中精力解决剩下的几题吧。”

    她由衷地佩服木亚华的生存智慧,不由得说:“真佩服你能从文科转到理科,而且一读就读到了博士。如果现在要我去转文科,我肯定是活不下去了的。”

    木亚华苦笑一下说:“我这还不是没办法?只是为了能在美国找份工作。不管哪个专业,只要他们敢收我,我就敢去读,不管怎么读,总是能读出来的,就怕读出来了,还是找不到工作,那我就是死路一条了。”

    “为什么?”

    “像我现在这样,一把年纪了,回国也没人要了,就算回国能找到工作,我女儿的中文也跟不上了,我只能呆在这里,所以非得找到工作不可,不然的话,我何必还读这个书?”

    “你怎么一把年纪了?我觉得你——跟我们差不多嘛。”

    木亚华哈哈大笑:“你别给我打粉了,我跟你差不多?我的头发都白了——”

    安洁不相信:“你头发都白了?我怎么没看见?”

    “你没见我染了头发的吗?不知怎么的,自从到美国后,我就大把大把地掉头发,每天梳个头,梳子上都是落发,洗手间的地上更是一扫一大团头发。后来索性从头顶白起来了,一缕一缕的变白,开始我还拔一拔白头发,结果是越拔越多,拔不胜拔,后来只好染发。但我不想染成黑色的,因为染出来的黑发特别黑,黑得不自然,所以就染了这么个颜色。因为我染发的事,我婆婆一天到晚在我丈夫面前说我坏话——”

    “你婆婆连你染头发都要管?”

    “她说我肯定是有了二心才这么注意打扮,叫她儿子对我严加管教,免得戴了绿帽子还不知道。”

    “那说明你婆婆还挺紧张你嘛。”

    “紧张什么?只不过是怕丢面子。她根本不知道我有多忙,哪里有心思为她儿子做绿帽子。她只看见我不用坐班,不像她儿子需要早八晚五地上班,就觉得我有大把的时间,就该做饭洗衣带孩子。我做程序做到半夜,她觉得我是在电脑上玩游戏。哎,不说了,说起来就气人。”

    安洁想到木亚华也真不容易,又要做家务,又要带孩子,而且又是文科出身,实在做不出DR.CANG的作业,她很同情木亚华,决定把作业给木亚华抄。

    那次安洁把作业做完后,就让木亚华拿去抄,嘱咐她一定要改头换面,让“素鸡”看不出来。木亚华把她作业拿去,很快就还回来了,不光千恩万谢的,还带了自己做的馒头包子给她吃,搞得她很不好意思,连声说:“别这样,我们互相帮助,软件工程那边还不都是你一人顶着吗?”

    临交作业的前一天,乌钢也来问她借作业,说挖空心思想了好几天,还是做不出来,只好请你帮忙了。她想反正已经借给木亚华抄了,多一个,少一个,没什么区别,于是就把作业借给了乌钢,也叮嘱他千万要改头换面。乌钢跟木亚华一个口气:做作业不行,抄作业还是有一套的,眼睛再尖的TA也看不出破绽来。

    作业交上去之后,安洁一直担着心,总怕“素鸡”看出他们三个人的答案是一样的。一直到DR.CANG把批改过的作业拿到教室来发给了大家,好像没发现抄作业的事,安洁才放了心。

    下课之后,她让木亚华把作业给她看一下,主要看看是怎么样个抄法,能让老印看不出来的。结果不看还好,一看竟把她吓了一跳:她只得了九十五,而木亚华竟得了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