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幽灵门 > 正文 > 第八章 龙凤双佩
第八章 龙凤双佩



更新日期:2021-07-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他想不出他现在该去那里,是的,那里又是他该去的地方,想到这里,他不由切齿道:“‘闪电人’,邵惠雯,总有一天,我会将你们碎尸万段……”

王文青话犹未落,倏然——

一声冷笑之声,突破空传来:

“王文青,你走得好快呀!”

王文青闻声,心头大大一震,回首望去,使他为之色变,但见“银罗刹”随着两个婢女,如飞而至。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你到底怎么样?”

“跟我走!”

“办不到!”

“银罗刹”脸色一变,道:“王文青,刚才你逃得了,现在你逃不了!”

“你出手试试!”

“王文青,如此别怪我得罪了!”

“银罗刹”一语甫落,人已向王文青欺了过来,两个女婢,又猝然挡住了去路。

倏地——

一声叱喝声起,“银罗刹”的身形,猝然弹起,向王文青扑了过来,一掌抓向王文青面前。

这一抓之势,奇快无伦,王文青铁琴挥出,“银罗刹”第二掌又告击到。

出手之快,几令王文青无法闪避!

倏地王文青在“银罗刹”第二掌攻到之际,一道白光,倏射向了“银罗刹”,喝道:“‘银罗刹’,我们又会面了。”

这个攻向“银罗刹”的人,正是“闪电人”,这些人紧迫不舍,好像非得王文青才甘心。

“闪电人”再度攻向了“银罗刹”,两条黑影,似电地射向王文青,来人正是“幽灵人”。

王文青铁琴一挥,攻出了一招,击向了“幽灵人”!

倏地——

一声冷喝之声传来:“住手!”

声若洪钟,震耳欲聋,所有之人,不由为之心跳,齐收身后退!

循声望去,但见一个年约四旬背剑的青衣人,缓缓踱向场中。

所有之人,均为之一愕!

没有一个人认识这青衣人到底是谁,可是他的脸上,却带着一股不可侵犯的色容。

青衣人的目光,陡然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问道:“你是王文青?”

“不错!”

“王世烈的儿子?”

“不错!”

青衣人皱了一皱眉头,似是有无限的隐尤,他轻轻一叹,道:“你是蔡淑娥所生?”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震,道:“不错!”

青衣人冷眼一扫在场诸人,冷冷说道:“各位可以走了!”

“闪电人”冷冷一笑,道:“好大的口气,阁下是谁?”

“这个你们不用问。”

“假如我们不走呢?”

“找死的就出手试试!”

青衣人一语甫落,已拔起了背上长剑,寒光迫人,令人望之生畏!

“闪电人”冷冷一笑,道:“我倒要看看阁下有什么惊人绝学!”

“学”字出,猛向王文青射了过来,弥身一射,青衣人一声断喝,长剑已经出了一剑!

青衣人出手之快,真叫人心寒,“闪电人”一连退了七八步,闪身之间,再度攻出了三掌!

倏地——

寒光乍射!

惨叫之声骤起,青衣人影一闪,又退回到王文青的身前,但见“闪电人”是一个年约五旬的白衣老人,胸堂裂开,惨死地上。

身法之快,骇人咋舌!

他冷眼一扫诸人,冷冷道:“谁还想出手?”——

这一下震慑了在场诸人,这青衣人武功之高,委实太过令人震惊。

他冷眼一扫王文青,道:“王文青走吧!”

王文青就想不出这青衣人究为何人,当下怔了一怔,“银罗刹”突然说道:“慢走!”

“干什么?”

“银罗刹”冷冷一笑,道,“阁下武功,果然令人敬佩……”

“怎么,你也要接几剑试试?”

“你敢接我与‘幽灵门’朋友合力一击?”

青衣人仰首一笑,道:“这有什么不敢!”

青衣人横剑而立,蓄势以待!

“银罗刹”拖“幽灵人”下水,完全是要让她两个婢女,出手攻击王文青。

她向两个女婢使了一个眼色,向场中走去。

青衣人倏冷冷一笑,道:“慢着!”

“银罗刹”一怔,把脚步停了下来!

青衣人把脚步挪向,了王文青,向他走了过来,王文青一愕之间,青衣人已到了他身边,低语道:“王文青,你应付得了这两个女婢?”

王文青点了点头。

“我问你,你知道你为什么有百年内力,而无法发生作用?”

王文青一愕!

“告诉你,你任督二脉,为何不会被人打通?”

王文青一愕,道:“我不知道!”

“告诉你,如你任督二脉一经打通,你武功均不在这些人之下!”

王文青对这些话半信半疑!

青衣人道:“现在你站好,我要以闪电手法,打通你任督二脉!”

王文青自然不相信这到底是真是假,当下颔了一颔首,青衣人一声叱喝,左手猝然点出。

王文青乍觉身上一痛,突然栽于地上。

“银罗刹”与“幽灵人”同时一怔,就在他们一怔之际,“闪电人”的左手猝然点向了王文青周身三处大穴。

青衣人的手法,但觉内腑真气滚滚流动……

不错,王文青的内力,因服奇药,功力已在六十年之上,现受“玄衣女侠”一颗灵丹之赐,其功力已在八十年之上,只是任督二脉未被打通,无法发挥威力。

如今任督二脉已被打通,其潜在的内力,可以真正发生了威力,其武功之高,真的已不在这些人之下了。

青衣人望了王文青一眼,走向了场中,道:“二位可以出手了。”

“银罗刹”与“幽灵人”同时期身,走向了青衣人!

叱喝声起,“银罗刹”当先发动攻势,弹身而起,一掌,攻向了青衣人。

几乎同在一个时间之内,“幽灵人”也出手攻出。

三条人影,以闪电之势,合力出手一击,其势之猛,真是非同小可,寒光乍闪,青衣人的一剑,已封开了二人合力一击。

倏地——

叱喝声起,两个蓝衣少婢闪电之势,向王文青扑了过来,出手攻出了一掌。

王文青一声狂吼:“找死——”

怒吼声中,铁琴已经攻出。

两个婢女不分好歹,在王文青铁琴攻了之际,分而乍合,又扑击过来,王文青挟以毕生功力的一掌,已告扫出。

惨叫声起,血花骤溅!

当首的一个蓝衣女婢,应声惨死,便惨死地上。

王文青收身后退,一时之间,他不由怔在那时发呆,好像他有一身惊人的武功,感到绝大的意外。

倏然——

一声幽幽叫声传来:

“王弟弟!”

王文青心头一震,抬眼望去,但见“地狱魔花”带着悠悠之情,姗姗而至。

想到于菁临走之言,王文青不由一愕,陡然,一声冷笑之声传来:

“叫得好肉嘛呀!”

话犹未了,一条锦衣人影,射向了场中。

抬眼望去,使王文青与“地狱魔花”同时脱口叫出:

“‘血海浪子’,是你!”

“血海浪子”冷冷一笑,道:“不错,正是在下!”

“地狱魔花”粉腮为之惨变!

王文青的脸上骤现杀机,喝道:“‘血海浪子’,我正要找你……”

“找我干什么?”

“杀你!……”

“为什么?”

“记得当初一掌之仇?”

“记得!”

“那么,我要讨之一笔债。”

“血海浪子”冷冷一笑,道:“可以,不过,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

“什么事?”

“关于陈凤凤!……”

“地狱魔花”粉腮为之惨变,厉声喝道;“邓昆,你敢说一个字,我就要你的命!”

“这有什么关系?”

“地狱魔花”气得混身发抖,连话也说不出来!

王文青喝道:“到底是什么事说!”

“血海浪子”得意一笑,道:“你认为你的陈姊姊是一个好女……”

“邓昆,我宰了你!”

“地狱魔花”疾喝声中,一个射身,向邓昆射了过去,铁琵琶猛然攻出。

在“地狱魔花”出手一击之下,王文青一声大喝:“住手!”

挟着喝话声中,他幌身把两人挡了开来!

王文青的神情有些激动,喝道:“邓昆,她有什么事你说好了。”

邓昆突然暗地运气,口里冷冷说道:“你认为她是一个好女人?”

王文青心头一震,这一句话也像利剑穿心一般,他傻了!

他茫然道:“你……你……”

“我说的是实话。”邓昆冷冷一笑,“她是一个人尽可淫的女人!就跟我也有一手!……”

“什么?”

王文青脱口而叫,脑海嗡的一声,如遭锤击,身子幌了两幌。

倏地——

“血海浪子”就在王文青极度惊骇之间,摺扇猝然拂出,点向了王文青的穴道。

王文青那料到“血海浪子”用心之毒,当下身上一痛,口血溅处,整个人已被“血海浪子”挟在胁下!

“地狱魔花”叱喝一声:

“邓昆,我杀了你!”

她怒喝之下,向“血海浪子”射了过来,铁琵琶凌厉地攻出。

“血海浪子”弹身退开,喝道:“住手!”

“把他放了!”

“血海浪子”脸上骤现杀机,喝道:“陈凤凤,你敢出手,先死的是王文青。”

这一句说得充满了杀机,闻来令人心寒。

“地狱魔花”打了一个冷战,气得混身发抖,可是她就拿“血海浪子”没有办法。

她切齿厉喝:

“‘血海浪子’,你要将他怎么样?”

“放心,我不会杀他就是了!”

话落,突掠身奔去!

倏然——

就在“血海浪子”弹身奔走之际,一条青衣人影,突然截住了“血海浪子”去路,这青衣人影正是青衣人。

青衣人脸上现出了骇人的杀机,冷冷喝道:“放人!”

“血海浪子”冷冷一笑,道,“这个办不到!”

“你找死么?”

“血海浪子”冷冷一笑道:“你敢出手我就宰了他,不信,你出手试试!”

话落,摺扇指在了王文青的脑袋上!

青衣人猝然色变,他跟“地狱魔花”同样气得发抖,可是他纵有一身惊人武功,此刻也救不了王文青。

“血海浪子”一弹身,飞泻而去……

不知经过多久,王文青才悠悠醒了过来,他的脑海中昏痛的厉害,他回忆了一下那已经发生的事!……

他只知道自己被“血海浪子”突施辣手点中了穴道,于是一切便不知道了……

他睁眼一望,使他暗吃一惊。

但见这是一间巨大无比的华丽厅殿,殿前站着数十个蓝衣人,而他却躺在殿前。

他愕了一愕,想不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倏然,一声冷笑之声传来:

“王大侠,你醒了?”

王文青缓缓站了起来,他全身乏力,知道尚被点着穴道,循声望去,但见殿上竟站立着“血海浪子”。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是你……”

“不错,是我!”

王文青钢牙咬得格格作响,恨不得吞了“血海浪子”方消心头之恨!

突然,他看见了殿的右侧,竟也站立着“银罗刹”,王文青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难道“血海浪子”已投身在“飞魔帮”中?

不错,这是有可能的,而“血海浪子”的用意甚为明显,他用计擒下自己,交给了“飞魔帮”。

他气得混身发抖!

倏然——

一声郎喝之声传来:

“代帮主驾到!”

大殿之内,鸦雀无声,一阵步履之声传来,王文青乍觉眼前一亮,一个花容绝代,丽姿倾城的绝色少女,在四个蓝衣女婢的扶持之下,进入了大殿!

所有蓝衣人,包括“血海浪子”在内,均伏身跪下,道:“弟子叩候代帮主!”

“飞魔帮”代帮主淡淡一笑,道“罢了!”

声如玉盘滚珠,悦耳动听!

王文青也听得心头一荡,而令他奇怪的是她只是代帮主,那么帮主呢?……

数十个门人恭声应是之后,挺身立起,站立一侧!

“飞魔帮”代帮主的脸色一无表情,眸子一扫,视线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略感一怔,道:“阁下叫王文青?”

王文青望了她一眼,闭口不答。

“飞魔帮”代帮主一怔,道:“阁下为何不回答我的问话?”

王文青依旧不答。

这一下不但恼了“飞魔帮”代帮主,也令数十个蓝衣人脸色为之猝变!

“血海浪子”冷冷喝道:“王文青,你再不答话,我就打你几个耳光。”

王文青冷冷一笑,闭口不语!

“血海浪子”脸色一变,一声怒喝,射向了王文青,出手打了王文青两记耳光!

这两记耳光打得王文青口血飞溅,双颊红肿,他冷冷一笑,道:“邓昆,这两记耳光一并记在你的账上……”

“那就再加两记!……”

手掌一挥,再度向王文青打了过去,倏地,一声叱喝:

“住手!”

“解去他的穴道!”

“是!”

“血海浪子”伸手解开王文青被点的穴道,王文青此时受伤未愈,穴道虽解,功力仍旧无法恢复过来。

“飞魔帮”代帮主又说道:“王文青我们谈谈。”

王文青冷冷道:“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

“飞魔帮”代帮主轻轻一笑,状极诱人,道:“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话呢,还好,你不是一个哑子,你知道我请你到这里干什么?”

“好个请法!”

“我会相请,可是人不来呀!”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你‘请’我到此有什么事说吧!”

“飞魔帮”代帮主轻笑道:“我要阁下加入本帮!”

王文青哈哈一笑,道:“我不干!”

“为什么?”

“我又为什么要加入贵帮?”

“共霸武林巨业呀!”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好意心领,在下无福享受!”

“但你非加入本帮不可!”

“我不呢?”

“也可以,只要你能接我三剑不败,我即刻放你走路!”

王文青不由为她这一句夸大之语震怒了,当下脸色一变,道:“接你三剑?”

“不错。”

“假如我接你三剑不败呢?”

“放你走路,本帮以后决不与你为难!”

“附带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把‘血海浪子’交给我!”

“可以,假如你败了呢?”

“任你处置!”

“好极了。”她冷冷喝道:“取剑来!”

一个蓝衣女婢恭声应是,双手托剑奉上,但见她纤手取地长剑,莲步轻移,走下了大殿!

王文青倏说道:“你代帮主要我负伤与你动手?”

“放心,我不会占你便宜!”

话落,从怀中取一颗丹药交给王文青,王文青老实不客气地接过丹药,坐地疗伤……

半个时辰后,他伤势已愈!站了起来!

“飞魔帮”代帮主说道:“可以动手了?”

“可以了,但我有一事相问!”

“你尽管说好了!”

“你是代帮主,那么帮主呢?”

“这是本帮秘密,如你赢得了我,一并奉告!”

“好极了!”

王文青停立如山,铁琴蓄势待发。

“飞魔帮”代帮主冷冷问道:“你准备好了?”

“代帮主请出手就是了!”

王文青向“飞魔帮”代帮主冷冷说道:“你可以下手了!”

“飞魔帮”代帮主冷冷一笑,颔了一颔首,右手长剑,缓缓举了起来……

殿中之人的目光,均迫视在王文青与代帮主的脸上,场面情势也有些紧张。

似乎没有人敢相信,以王文青的武功,接不了这代帮主三招攻势,而王文青更不相信对方武功会高到如此不可思议。

他认为自己纵是丧命,也要接此三招。

他功运全身,准备接受代帮主突然的功势!

代帮主望了王文青一眼,冷冷一笑,道:“我要出手了。”

“请。”

叱喝声起,人影乍闪,寒光一亮,剑芒已攻向了王文青!

王文青铁琴一挥,封出了一招。

人影疾转,王文青的确是闪过了代帮主的一招快攻,可是剑势倏变,寒芒一闪之下,第二剑已告攻到。

这一剑比刚才那一剑更疾,王文青甫自闪过了第一剑,第二招以凌厉的攻势,击向了他前胸。

这一招变化莫测,王文青出了一身冷汗,身子一闪,一掌击了过去。

他的身子还没有闪开,剑锋一挑之下,“飞魔帮”代帮主已闪了开去,退站在原先之处。

所有之人均为之一愕。

王文青也为之一惊——

王文青输了,或许他已躲过了三招?

代帮主含笑道:“王文青,承认了!”

王文青“嗡”的一声,脑中如遭锤击,他输了?输在那里?……

这的确是一件令他感到不可思议之事,于是他目光在他的身上一扫,但见胸前的衣服缓缓裂开,现出了半尺来长的裂口。

王文青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对方剑法之高,已到了骇人之境,她能剑裂衣服,而不伤及皮肤,这的确是一件令人骇栗之事!

“血海浪子”冷冷一笑,道:“王文青,你输了。”

王文青脸色一白,全身一颤,这一件事在令他震惊之下,的确比死亡还感到可怖!

大殿之内,突呈死寂。

王文青突然大喝一声:“我与你拚了!”

他在悲哀伤心之下,忘了他的诺言,大喝一声,向“飞魔帮”代帮主射了过去,铁琴迅然攻出。

王文青这猝然发动攻势,其势不能说不快,“飞魔帮”代帮主一声厉喝:“住手!”

王文青下意识把身子收了回来,代帮主厉声喝道:“王文青,难道你要失信于我么?”

王文青傻了!

代帮主眸子一扫王文青,突然啊的一声,脱口惊叫,但见她粉腮惨变,蹬蹬蹬退了六七步。

这突然之变,惊骇了所有之人,王文青更是一惊!

代帮主久久才缓和了一下情绪,栗声道:“你……”

“我怎么了?……”

突然,他发现代帮主的目光,一直落在他衣服被挑开处胸前的“龙佩”上,一瞬不瞬地注视着。

王文青一愕。

代帮主栗声道:“你那胸前的是什么?”

王文青冷冷道:“怎么?你想要?”

“我问你那是什么?”

“‘龙佩’……”

“啊!”代帮主又吃惊得叫了起来!

这位武功高超,艳光照人的代帮主自发现王文青胸前所挂的“龙佩”到现在,无不现出了极度的惊恐。

王文青也为之大惑不解,道:“怎么了?”

代帮主厉声道;“你那‘龙佩’从那里来的?”

“干什么?”

“我要知道。”

“我的!”

“给我看看。”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我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看!”

代帮主粉腮一变,道:“我非看不可!”

“怎么,你要用强?”

代帮主栗声喝道:“拿下来给我看看!”

“给你看可以,但你说出一个原因来!”

“飞魔帮”代帮主喝道:“你当真不交下吗?”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只要你说出一个原因来,我可以把这东西交给你看看,否则,除非你硬抢。”

“飞魔帮”代帮主脸色一变,一声叱喝,突然弹身向王文青射了过去,右手一扬,抓向了王文青的龙佩。

“飞魔帮”代帮主这一抓之势迅快如电,王文青铁琴一挥,向代帮主抓向的手势,击了过去。

王文青的铁琴击出,代帮主一声叱喝,左手一挥,人已飘身后退,这一瞬之间,她的手中已多了王文青身上那只“龙佩”。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把龙佩还给我!”

他一个弹身,欲身子突向代帮主射去,铁琴凌厉扫出。

“飞魔帮”代帮主叱喝一声,右手一扬,王文青突觉被一股软绵的掌力,迫出了数丈这外!

玉文青在吃惊之下,气得肝胆几乎爆炸,可是,他的武功不是人家敌手,生气又有什么用?

“飞魔帮”代帮主的视线,落在了龙佩上,突然间,她粉腮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吃惊、错愕与喜悦……

所有“飞魔帮”的弟子,齐为他们代帮主这招越常轨的神情所震撼,他们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似乎是这“龙佩”有不可告人的内幕杀机……

久久,“飞魔帮”代帮主才又栗声问道:“这‘龙佩’真的从小在你身上?”

王文青脸色一变,大怒道“信不信由你,现在你已经看够了,可以交还给我了吧?”

“飞魔帮”代帮主茫然地站在那里!

她像极度的惊愕,而不知如何回答。

王文青一时之间不由为“飞魔帮”代帮主这惊愕的神情所摄,他也木然地注视她,发起呆来。

良久,她才像有无限感慨地叹了一口气,目光再度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像凝视,像追思什么……

大殿之中,骤呈死寂。

良久,良久,她才问道:“你父亲是谁?”

王文青一怔,随即冷冷说道:“这个你不必过问。”

她突幽幽一叹,道:“我找你很久了。”

“你找我?你找我干什么?”

“因为……因为……”她呐呐地说不出话来,终于,她改口说道:“我有一只跟你一样的‘凤佩’……”

“什么?……”王文青脱口而叫,他的心头,如遭锤击,嗡的一声巨鸣,身子下意识退了两三步!

他突想起“鬼琴书生”的话,“龙凤佩”为一对,他父亲将“凤佩”赠一挚友,带着“凤佩”的,也就是他的妻子。

王文青想到这里,不由为之砰然心动,道:“你……的身……上有一只‘凤佩’?”

“不错!”

“那么,你……”

“我……”——

他们均相愕而视,良久不知如何启齿。

是的,这意外之事,震惊了他们,使他们在一时之间,均有错愕之态。

王文青茫然地注视她……

她突挪动了脚步,向大殿之上,走了过去……

所有“飞魔帮”弟子的目光,不由全迫视在代帮主的脸上……她走上了大殿之后,目光一扫,道:“副帮主!”

“银罗刹”应声道:“弟子在!”

“你留下之外,其余门人全部退下去!”

“是!”

当下“银罗刹”喝退了门人之后,“飞魔帮”代帮主的目光,又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道:“王相公,不知令公是否告诉了你‘龙凤佩’之事?”

王文青心头一震,道:“我知道了。”——

是的,他们心里清楚他们是一对夫妻,只是他们均不愿意把话说出来。

代帮主说道:“王相公,你我是……”

“我知道。”

“那么,你……”她不知如何启齿。

“我……”他也不知说什么!

“你……承认么?”

“我……不知道!”

她粉腮略为一变,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创立‘飞魔帮’么?”

“为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没有帮主么?”

“你说看!”

“这帮主就是你!”

“什么?”

王文青脱口而叫,这又是一件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他惊愕地注视她,良久不语。

她苦笑了一下,道:“我只是暂代帮主之务,因为你是我丈夫,我自不能不将你充任帮主,当初在创帮之时,我已将此情形告诉门人……”

“你告诉他们说你的丈夫才是‘飞魔帮’帮主?”

“正是。”

“那么……”

“你就是‘飞魔帮’帮主!”

王文青为此事带来惊喜,他的脸色依旧一无表情,望着这位“妻子”,冷冷道:“你父亲是谁?”

“‘血海骑客’!”

“什么?你父亲是‘血海骑客’?”

“正是!”

“血海骑客”与他父亲“四海狂客”是一对挚友,他已知晓,可是,他却不知道他父亲“龙佩”就是赠给“血海骑客”。

据闻“血海骑客”远走南海,这绝色女子既是他的女儿,那么,“血海骑客”呢?死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问道:“那么,你父亲呢?”

“死了!”

“死了?”

“是的,死了,家父当年远走南海,与‘南海教’教主的女儿结婚,唯一生下了我,外祖父去世之后,家父接教主之位。”

“不幸五年前家父母相继去世,我父亲死时,只告诉我一件事,要我找挂着‘龙佩’之人,那是我丈夫……”

说到这里,她才把话停了下来,又道:“我问他与我‘凤佩’为何人所有?他说此人已死,传言他儿子尚在人世,以后小心查访……”

王文青道:“难道他没有告诉你我父亲是谁?”

“是的,他没有说……他想说的时候已经死了。”

说到这里,她眼眶一红,几乎为之黯然泪下。

王文青道:“于是,你创立了‘飞魔帮’!”

“是的,我到了中原之后,结识了我结拜妹妹‘银罗刹’我为了想找你,不得不罗致门人,四处打听带‘龙佩’之人,现在,你终于到了这里……”

王文青想到自己会到“飞魔帮”不由一肚子怒火!

“飞魔帮”代帮主向“银罗刹”低语一阵,且向王文青注视了一阵,道:“王少侠,我姊姊说你愿不愿与她成婚?”

“这……这可以暂缓再谈。”

“为什么?”

“我们彼此还没有了解?”

“这很难说。”

“银罗刹”含笑说道:“王少侠,如果你答应下来,便可接任帮主之位!”

王文青脸色一变,道:“你们想用帮主之位引诱我?”

“当然不是!”

“那么……”

“因为如你不与我姊姊成婚,名不正言不顺,如何接任帮主之位?”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我王文青虽然是一介武夫,既无地位,也无名望,但依旧不把‘帮主’之位放在心上,二位别会错意了。”

“代帮主”想不到王文青会说出这一种话来,当下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含笑道:“那么,你不承认这一件婚事?”

“在下决没有这个意思?……”

“那么,你是答应了?”

“也不答应!”

“那么,你的意思究竟怎么样?”

“我们的婚事延后再谈,关于这帮主之位,只好也留在以后再说!”

“王少侠难道我姊姊配不上你……”

“当然不是……”

“那么,你另有妻子?”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震,道:“这只是其中之一……”

“飞魔帮”代帮主突喝道:“你……已经有了妻子?她……是谁?”

她的声音,有些激动,目光如炬,迫视在王文青的脸上!王文青淡淡一笑,道:“这是我的事,你可不必过问!”

“我为什么不能过问?”

王文青脸色略为一变,道:“你又凭什么过问?”

“我是你真正的妻子。”

“暂时我还不承认。”

“飞魔帮”代帮主气得混身发抖,她万万没有想到,王文青竟会一点也不把她看在眼里。

她冷冷一笑,道:“王相公,只要你答应与我结婚,你就是一帮之主。”

“可是,我王文青不是这一种人。”

“我也可以帮你报仇。”

“好意心领,王文青一人足可报仇!”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答应?”

“不错,暂时,我王文青无法答应这一件事。”

“飞魔帮”代帮主气得混身皆抖,恨不得一口吃了王文青,方消心头之恨!

然而,王文青有他的人格与自尊,他有过人的傲气与自尊心,他不愿在名利的诱惑下,丧失了他自己的人格!

他更不愿意自己因妻子而成名,那后果将被江湖嘲笑,这些事都不是王文青所不能去承受的。

“飞魔帮”代帮主粉腮一变,喝道;“王文青,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不答应!”

“飞魔帮”代帮主突厉声一笑,其声可怖骇人,似是其心中的杀机,让这狂笑之声发泄出来……

她的笑声嘎然而止,喝道:“很好,王文青,对我你既然不放在心上,你给我滚,当心你以后求我之时。”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放心,我王文青永不会求你!”

“好极了”,她铁青着脸,向“银罗刹”道:“妹妹,带他出去。”

“是!”

王文青冷冷道:“把‘龙佩’还给我。”

“飞魔帮”也不答腔,一抖手,把“龙佩”掷还给王文青,王文青接过了“龙佩”纳入怀中,问道:“那么,我们打赌的事呢?”

“一笔勾消?”

王文青冷冷一笑,突转身,向殿外行去,“银罗刹”紧随其后,出了大殿,已到了楼宇之外。

穿过了楼前的花园,不久已到了一处断岩之前,岩边有一条小路,通往山下。

王文青向“银罗刹”说道:“副帮主,请留步,在下告辞。”

话落,弹身向崖间小路飞射而去,王文青一阵狂奔,出了山,他不由把脚步停了下来。

他想到刚才那一幕,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想:“现在我该去那里?是的,去找邵惠雯报仇!”

心念打妥,他取道向“神女谷”奔来。

“神女谷”依旧没有变,他奔过了长谷穿过了巨林,已来到了围墙之外。

突然——

红衣人影一闪,数个红衣少女,突然挡住了去路,王文青此时心中充满了杀机,大喝一声:“让路!”

断喝声中,他右手铁琴已经攻出。

王文青猝然发招,其势如电,当首的两个红衣少女,惨叫声中,应声死于地上。

王文青一个弹身,已向墙内射了过去。

王文青带着疯狂杀机,几个起落,已到了精美的楼宇大门之中,倏然——

站在石阶前的数个红衣女人,突然掠身截住了去路,王文青狂吼道“找死——”

右手铁琴攻出,左手已攻出了一掌。

又是两声惨叫之声,应声而起,头前的两个红衣女人应声而死,王文青弹身向门内射了过去。

倏然——

一声冷喝传来:“站住!”

声落人到,红衣人影乍闪之间,十数条人影,已挡住了王文青的去路!

王文青下意识把脚步停了下来,抬眼一瞧,但见“吸血妖花”领着十数位门人,站在了面前。

“吸血妖花”粉腮一变,道:“王文青,想不到你又到了我‘神女谷’,这真是幸会了。”

王文青喝道:“快叫邵惠雯出来……”

“干什么?”

“杀她!”

“只怕你办不到。”

王文青切齿喝道:“你真不叫她出来么?”

“不错!”

“找死!”

王文青一声狂喝,身子已射丁过去,铁琴出手如电,寒芒一闪,已出手攻向了“吸血妖花”。

“吸血妖花”是早已料到王文青此着,当下一声叱喝,左手一挥之间,已告出手攻去。

人影乍闪,十数个红衣女人,已全出手攻向了王文青。

王文青一声狂吼,一掌迫开了这些人的攻势,右手播弄了三声勾魂夺魄的琴声。

所有之人在这三声琴声过后,全收身后退,王文青却挟着如电身形,铁琴连攻而出。

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惨叫声是骇人的,血花四溅,尸体一具接一具倒了下去……

屠杀——栗人的屠杀。

十数个人在刹那之间,尽死在王文青的铁琴之下,除了“吸血妖花”悚然往后退去之外……

王文青一步一步向她逼了过去,切齿道:“你叫不叫邵惠雯出来?”

“我……”

“说,叫不叫?”

王文青话声甫落,一声冷笑之声,从大门之内传来,道:“王文青,想不到你会到这里来撒野!”

王文青抬眼一瞧,只见“神女谷”副谷主唐婉贞,领着两个龙锤老妇及二十多位门人,站在了门口。

唐婉贞目光一扫阶前尸体,粉腮为之惨变,道:“这些人是你杀死的?”

“不错!”

“你到这里屠杀我们人……”

“如果你不叫邵惠雯出来,死的可能不止这些人。”

“阁下找她干什么?”

“杀她!”

“阁下是到此寻仇?”

“对了!”

“不知你与我们谷主何仇?”

“这个你不必问!”

“为什么?”

“我找的是她,要杀的也是她。”

“神女谷”副谷主唐婉贞冷冷笑了一笑,道:“可是我们谷主目前不在谷中……”

“什么?她不在?”

“不错!”

王文青脸色一变,杀机溢于脸上,道:“她在那里?”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胡说!”

“我有什么胡说?”

“她去那里你会不知道?”

唐婉贞冷冷一笑,道:“不错,她没有告诉我……”

王文青喝道:“什么?不知道?她为一谷之主,行踪何往,你会不知道么?这简直是胡说八道,如果你说谎,当心我王文青要杀人了。”

唐婉贞脸色一变,道:“阁下出手试试!”

王文青仰首一阵狂笑,道:“你们既然找死也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王文青一语甫落,人已射了过去,出手攻向了“神女谷”副谷主唐婉贞,铁琴疾挥中,连攻两招。

王文青甫自出手,站在唐婉贞背后的两个龙锤老妇,同时扬起了铁拐,攻向王文青。

这两个老妇分以左右之势攻招,其势之快,无与伦比,王文青在两位老妇疾攻之下,不由被迫得退了一步。

唐婉贞以闪电之势,扑了过来。

王文青一声断喝,人似电光石火,向唐婉贞扑了过去,出手连击两招。

一时之间,杀声震天,打得好不剧烈。

倏地——

一声惨叫之声——破空响起,但见左侧的老妇应声而倒地,王文青旋身而上,喝道:“你说不说邵惠雯在那里?”

唐婉贞不答。

王文青气得混身皆抖,当下一声虎吼,人闪如电茫,狂扑唐婉贞,凌厉地击出了两掌。

倏地——

一声闷哼声起,唐婉贞娇躯栽出,一口鲜血已从口里喷出,倒地不起!

王文青一个弹身,向唐婉贞射去,蓦然——

人影一闪,寒光骤射,一条人影,射向了王文青,剑芒已攻向了王文青的背脊。

这一条人影出手奇快,几令王文青难于闪躲,他滑退了一丈,才堪堪避过了对方攻势。

抬眼瞧去,使王文青脸色大变,骇人的杀机,抹过了他的脸上,厉声喝道:“是你?”

来人,正是邵惠雯。

她冷冷一笑,道:“不错,是我。”

王文青狂声一笑,道:“邵惠雯,我以为你已藏到十八层地狱之下,而不敢出现呢?哈哈哈……”

王文青发出了一阵狂笑,其声闻来,令人心寒。

邵惠雯冷冷一笑,喝道:“王文青,你笑什么?”

“笑你死在今日,邵惠雯,在杀你之前,我有话问你……”

“说!”

“我父亲对不起你?”

“没有!”

“那么,你为什么要杀害他?”

“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

“不错!”

“那么,在你死前,你还有什么话说?”

“没有!”

两人交手这只是在瞬眼间的事,王文青就接过了邵惠雯的身躯之后,脸上的杀机更浓了。

王文青厉声喝道:“邵惠雯,你也有落在我手里的一天……”

邵惠雯睁眼一望王文青,冷冷道:“要杀便杀,何必多言?”

王文青狂笑道:“杀你易如反掌,不过,在杀你之前,我有话问你,六大门派六部经典放在那里?说!”

“六大门派六部经典?”

“不错!”

“我不说!”

王文青喝道:“你不说?”

“不错!”

“那么,‘闪电门’一派在什么地方?”

“干什么?”

“我要找‘闪电门’门主,他不是你的情夫么?”

“对了。”

“‘闪电门’在那里?说!”

“我也不说!”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邵惠雯,你是一个聪明人,你为了‘闪电人’,不惜杀害了我父亲及‘鬼琴书生’,但不知‘闪电人’给了你什么?”

“这个你不用管。”

“不错,我不用管,不过,我只是提醒你,‘闪电人’不知给了你什么代价,使你肯为他牺牲?”

邵惠雯的脸上一阵激动之色。

王文青脸色一变,又冷冷一笑,道:“再说,你现在被我所擒,‘闪电人’为什么不来救你?他根本没有把你放在心上……”

“你不必说了,要杀你就下手!”

王文青喝道:“邵惠雯,你当真不说么?”

“不错!”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邵惠雯,你何必做一个傻人?假如你肯说出六部经典及‘闪电门’在那里,我或许留你一个全尸!”

“你不必多说了。!”

“这么说来,你是不说了?”

“不错。”

王文青的右手,缓缓举了起来,突然间,他似想到了什么,挟着邵惠雯,向“神女谷”外奔去。

刹那之间,王文青已经出了“神女谷”,邵惠雯不由栗声,问道:“王文青,你带我去那里!”

王文青冷冷道:“去祭我母亲在天之灵。”

“啊……”

邵惠雯一声惊叫,粉腮一阵惨变!

这时,王文青弹身向青龙山奔来,当天黄昏,已来到了青龙山,青龙谷外的山林之中,蔡淑娥坟墓,已遥遥在望。

王文青一个弹身,已到了坟前,他望着他母亲坟墓,良久,良久,忍不住黯然泪落……

他将邵惠雯的身子,掷落在蔡淑娥的坟前,喃喃说道:“娘!我已将你的仇人带到你的坟前,祭你在天之灵……”

说到这里,他已泣不成声了。

他咬着钢牙,将邵惠雯的身子提了起来,邵惠雯脸色一阵灰白,王文青冷冷喝道:“邵惠雯,六大门派六部经典在那里?”

“不说!”

“你再不说,我就先砍去你一双手,你说是不说?”

“不说!”

王文青大怒,他右手取过了邵惠雯的断剑,高高地举起来,厉声喝道:“你说不说?”

“不说——”

“说”字未出,王文青的右手断剑劈下,“嚓”的一声,紧随着一声闷哼,邵惠雯的一支左手已经应声落地!

王文青厉声喝道:“六部经典在那里?说不说?”

“我说……我……说!”

“在那里?快说!”

“在……‘闪电魔君’之手……”

“谁是‘闪电魔君’?”

“‘闪电门’门主!”

“‘闪电门’在哪里?”

“在……唉哟!”

邵惠雯话犹未落,一声惨叫之声,突传自邵惠雯之口,王文青心大头大震,但见邵惠雯脑血飞溅,死于非命。

王文青目光骤扫,一声冷笑之声从破空传来,三丈之外,出现了一个白衣人影。

王文青脸色一变,来人竟是“闪电人”!

但闻“闪电人”冷冷一笑,道:“王文青,你这一手真是绝招呀!”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阁下这背后杀人,未尝不是绝招!”

“我只是不让她说话罢了!”

“你怕她把你们的门派地址说出来?”

“不错!”

“那么由你来说还不是一样!”

“我来说……”

显然地,对方还没有明白王文青这话中之意,王文青冷冷一笑,道:“不错,由你来说。”

对方终于明白了王文青话中之意,当下冷冷一笑,道:“不知你用什么办法叫我说?”

“你就会知道的!”

王文青一语甫落,人已如电射出,疾如电光石火,向“闪电人”扑了过去!

王文青弹身一扑,白光乍闪,“闪电人”挟其闪电身法,反身扑向王文青,灼热无伦的掌力,已攻了过来。

两条人影,平空疾转之间,王文青已攻出了三掌。

“闪电人”似是估不到王文青武功会高到如此出奇,当下不由被迫退了七八步。

王文青疯狂扑击,铁琴连攻三招。

这是一场极为剧烈的打斗,倏地——

白影一闪,另一条白光,突然射向了王文青,这刹那之间,周围又出现了三个白衣“闪电人”。

这另外一条“闪电人”扑攻王文青,挟其闪电的身法及掌力,使王文青及难招架。

倏地——

厉喝声起,两个“闪电人”同时期身,四个“闪电人”,全部发动攻势,使王文青招架不稳,退了七八步。

王文青狂吼道:“想不到‘闪电人’也会使出这下三流的手段来,这真是大大出人意料之外!”

一个“闪电人”冷冷道:“小子,你还不束手就缚?”

“你们过来试试!”

王文青话犹未落,四条白影,同时掠起,以闪电之势,出手攻向了王文青!

一个“闪电人”王文青应付有余,四个人联合出手,就不是王文青所能应付得了。

倏地——

就在四个闪电人联合出手之际,一条青衣人影,如电射进了场中,厉声喝道:“不要脸的东西看剑!”

寒光乍闪,青衣人影以闪电之势,凌厉攻出了两剑,剑芒过处,惨叫之声,应声而起!

一个“闪电人”应声惨死!

三个“闪电人”心头同时一震,不由齐收身后退,王文青亦为之心震,抬眼望去,但见来人赫然是那个神秘的青衣人。

此时此地,这神秘的青衣人又突告出现,委实大大出人意料之外。

当中的“闪电人”冷冷一笑,道:“阁下是什么人?”

青衣人的脸上一无表情,晒然道:“你们不配知道!”

“难道阁下想管这一趟闲事?”

“对了!”

“你活得不耐烦了?”

“大概是!”

“找死——”

白衣人影一闪,一个“闪电人”已出手攻向了青衣人,在白影一闪之下,青衣人一闪身,长剑已经击出。

人影疾转之间,双方已各攻出了三招。

王文青就在青衣人出手之际,他也扑向了一个“闪电人”,出手打出两掌。

王文青此时大有拚命之势,出手攻招之下,全力施为,凌厉的招式,挟着惊人的掌力,狂卷而出。

倏地,一声惨叫,破空响起,但见那个与青衣人动手的“闪电人”,已被青衣人一剑穿胸而过!

青衣人一收长剑,身形一划,向另外一个“闪电人”射了过去,剑花环绕,连击两剑。

青衣人的武功剑术,委实高得令人咋舌,他在举手投足之间,便毁去了两个“闪电人”,这武功之高,当真骇人咋舌了。

但闻一声惨叫之声,再度破空响起,另一个“闪电人”又应声惨死于青衣人的凌厉剑势之下。

青衣人连诛三个“闪电人”只是在眨眼之间的事,但见他还剑入鞘脸色依旧无表情,目光投在了与王文青动手的“闪电人”身上。

这当儿——

王文青与那个“闪电人”双方已攻出了七八招,王文青一连快攻,使那位“闪电人”及难招架。

倏闻王文青一声断喝,右手铁琴出手,左手也迅厉地攻出了一掌,只听砰的一声,那位“闪电人”应声倒地。

王文青一弹身,把他的身子整个提了起来。

他提起了“闪电人”之际,那青衣人发出了一声苦笑,突然向蔡淑娥的坟前走了过去。

但见他站在蔡淑娥的坟前,脸上涌起了一片极为黯然之情,似在凭吊,也好像在回忆。

王文青反而一怔!

当下他提着“闪电人”,向他母亲蔡淑娥的坟前,走了过来,青衣人依旧静立不动。

王文青一怔,施礼道:“多谢老前辈,两次援手之恩!”

青衣人的目光,徐徐地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道:“区区之事,何谢之有?”

王文青问道:“请问老前辈和先母相识?”

青衣人凝重地颔了一颔首,道:“是的,我认识她!”

“请问老前辈尊讳如何称呼?”

“过去名号不提也罢……”

王文青淡淡一笑,道:“难道老前辈不肯告诉在下名谁?”

“我叫彭北文!”

“什么?”王文青脱口大叫,身子不由自主退了两三个大步,骇然道:“你……就是‘魔鬼圣剑’?”

“正是!”

一时,王文青怔立在那里!

这彭北文不正是他母亲蔡淑娥的初恋情人么?想不到他会两次救了自己。

“魔鬼圣剑”惋然一笑,道:“出你意外?”

“是的!”

“你知道我与你母亲之间的事?”

“我知道!”

“魔鬼圣剑”长长一叹,道:“可惜我们无缘!”

“老前辈,我问你,我母亲嫁给我父亲之后,你还跟她来往?”

“谁说的?”

“邵惠雯。”

“她胡说八道,不过,”他惋然一叹,道:“在她婚后,我们曾经再见过一次面,但那是清白的,我们只是彼此回忆了一下那逝去的美好时光,其余,我们有轻叹与悲伤。”他叹了一口气,又道:“想不到十数年一别,她已死了!”

“老前辈,我娘辜负了你!”

“没有,这是天意!”

“那么,你不恨我爹?”

“魔鬼圣剑”摇了摇头,道:“我不恨谁,或许我们无缘,我们有过梦想,有过欢乐,也有过美丽的憧憬,但这些都已过去了。”

说到这里,他语带沙哑,由此可见他是一个极为悲伤之人。

王文青也不由替这纯情的人感到一阵黯然与悲痛,王文青也理会出来他此刻的心情。

他付出了一生感情,可是,他永远收不回来了。

他看了王文青一眼,道:“你父亲是被‘鬼琴书生’杀死?”

“是的。”

“‘鬼琴书生’是你师父吗?”

“是的,是我师父。”

“那么,这是为了什么?”

王文青将这一段怨仇,详详细细地告诉了彭北文一遍,彭北文听完了这一段经过,问道:“那么,杀死你父亲的除了‘鬼琴书生’之外,便是‘闪电魔君’了?”

“是的!”

“‘闪电魔君’在那里?”

“问这个‘闪电人’或许可以知道。”

“魔鬼圣剑”彭北文的脸上,骤现杀机,喝道:“那么,你问问他。”

王文青颔了一颔首,右手疾拍“闪电人”周身数处穴道,“闪电人”已悠悠醒了过来。

这“闪电人”年约四旬,长像甚为俊伟,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闪电人,你想死还是想活?”

“闪电人”目光一扫,脸色乍变,道;“想活怎样?想死……”

“如果想活就好好回答我几句话!”

“什么话?”

“你们门主叫‘闪电魔君’?”

“不错。”

“门派设在那里?”

“不说!”

“什么?不说?”

“不错,不说!”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你何必多受皮肉之苦?只要我一出手,我不相信你承受得起分筋错骨!”

“闪电人”脸色乍变!

王文青喝道:“你说是不说?”

“不!”

王文青再也忍耐不住,一声低喝,右手拍出,迅快地拍了“闪电人”周身数处大穴。

随着王文青手指过处,“闪电人”骤然轻哼出口,额角汗水骤滚,神情痛苦无伦。

王文青厉声喝道:“你再不说,便叫你痛苦而亡……”

“我……说……”

他嘶叫着,声极骇人!

王文青手指点出,解去了对方的穴道,喝道:“快说!”

“闪电人”喘了几口入气,缓和了一下神情,道,“本门在‘天魔山’内……”

“共有多少门人?”

“五十多个!”

王文青冷冷道:“看在你诚实的份上,我王文青饶你不死,不过,我要废去你一身武功。”

话落,手指疾点,废去“闪电人”一身武功之后,才将对方掷落地上,冷冷喝道:“你可以走了。”

“闪电人”狠狠看了王文青一眼,转身踉跄奔去。

王文青望了“魔鬼圣剑”一眼,目光再度落在了邵惠雯的尸体上看得他脸色一变。

他冷冷一笑,道:“邵惠雯,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他拾起了那柄断剑,乍起乍落,一连劈了数十剑,将邵惠雯劈得血肉模糊……

倏地——

一声冷笑之声传来:“王文青,这手段太辣了。”

灯光骤阅,那神秘的“提灯客”,突然出现在两丈之外!

王文青余恨未消,冷冷道:“辣?哈哈哈……可是我父母皆死在她的手里呀……”

“王文青,这就不对了,纵是大恶不赦之徒,一死足够了,碎尸之举,并非侠义中人应有本色。”

王文青正待答话,彭北文道:“不错,这位阁下说的是实话!”

“提灯人”突说道:“你不是老彭么?”

“魔鬼圣剑”一怔,应道:“不错,你是……”

“我是谁你听不出声音来?”

“听不出!”

“彭老兄,你真是贵人健忘,我是丁南宗呀!”

“什么?你是老丁?”

“正是!”

“魔鬼圣剑”说话声中,“提灯人”已到了面前,但见对方年纪与彭北文不差上下,只是比彭北文稍为消瘦。

彭北文哈哈一笑,道:“想不到二十年后,还能与你相见,真是意外,老丁,你提着这把灯笼干什么?”

“照路呀!”

“胡说!”

“不骗你,我提灯是照路,不过,这灯另外还有妙用就是了!”

彭北文道:“老丁,二十年一别,不知你一向可好?”

“好好!”

“老牛呢!”

“已有十几年不曾看见他了,我看他大概死了……”

“提灯客”话犹未落,一团黑影,直朝“提灯客”的脸上打来,“提灯客”一闪身,闪了开去,口里喝道:“谁?”

没有人应声。

这一下把个“提灯客”弄火了,他脸色一变,道:“那一个王八蛋……”

“蛋”字甫落,第二团暗器竟又朝“提灯客”的面门打了过来,这一下“提灯客”已有准备,幌身避过之际,身影直朝暗器击来之处射了过去。

灯光闪处,在“提灯客”一闪之下,一条黑衣人影,如电地扑向“提灯客”,人影疾闪,双双分开!

但见来人身着黑衣,年纪也在四旬开来,身材矮小,“提灯客”略为一怔,喝道:“是你?”

黑衣人冷冷笑道:“怎么,我没有死出你意料之外?”

“这……”

“你这老王八蛋咒我死!”

“提灯客”哈哈一笑,道“真是说人人到,谈鬼鬼到!”

黑衣老人也突哈哈一笑,道:“丁老鬼,你别得意,我若死了,也要拉你一腿!”

“魔鬼圣剑”彭北文含笑道:“牛兄,数十年不见,想不到你依旧不减当年风采,不知一向可好?”

“托福!”

王文青看到这三个人原是旧交,可是就想不出这黑衣老人究竟是谁。

当下彭北文向王文青道:“王文青,过来见这两位老前辈。”

黑衣老人道:“免了,我们都已见过面了。”

王文青一怔,暗道:“提灯人我是见过,你这黑衣老头我又几曾见过?……”

心念中,黑衣人似已窥知王文青的心意,道:“小子,你忘了我的声音?”

王文青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道:“……是‘夜蝙蝠’?”

“对了!”

“原来是老前辈,晚辈有礼了。”

“不必了!”

当下王文青也向“提灯客”见过了礼之后,才知道他们三人当年被武林誉为“武林三英”。

这三人年纪均是四十有三,当年横纵江湖一时,被誉为武林后起之秀。

当下“夜蝙蝠”说道:“二位不知是否常在江湖走动?”

“魔鬼圣剑”摇了摇头。

“提灯客”道:“我倒是常在江湖走动。”

“那么,你看出来江湖弥漫着一片杀机?”

“不错。”

“夜蝙蝠”道:“这‘闪电门’门主究竟是谁,的确是一件难于推测之事,不过,除了‘闪电魔君’之外,‘幽灵门’亦将为江湖带来了一片血潮!”

“这是一件预料中的事。”

“这两个神秘的门派,目前按兵不动,似是有什么原因,尤其是‘幽灵门’来得更为奇怪,其门主究竟是谁,目前也无人知晓。”“夜蝙蛹”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又道:“二十年前,‘天残尊者’死时预言今天江湖会笼罩了一片杀劫,果然不假,‘神剑’找主,可能也在此时。”

王文青说道:“三位老前辈你们谈吧,我要走了!”

“魔鬼圣剑”彭北文问道:“你去那里”?

“去‘闪电门’。”

“什么?你要去‘闪电门’?”

“不错!”

彭北文皱了一皱眉头,道:“以你武功而论,当非‘闪电魔君’敌手,想谈报仇,未免言之过早。”

“夜蝙蝠”道:“王文青,江湖传言,有一件武林至宝在你身上,当非是一件以讹传之事……”

“可是我身上找不到有什么奇特之处。”

“夜蝙蝠”问道:“王文青,据说与你父亲当年一起失踪江湖的,还有一个‘玉面侠’,你是不是知道这一件事?”

“我已知道。”

“后来单你父亲出现,而‘玉面侠’却始终不见影子,这其中也非无故,只是一时之间,令人无法推测,”他语锋略为一顿,又道:“你再想想看,你身上是不是有奇特之处”?

王文青摇了摇头,道:“我想不出。”

“夜蝙蝠”皱了一皱眉头,道:“会不会将这东西去处,写在你的身上?”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震,道:“写在身上?”

“不错,除此之外,其他似已根本不可能,你不防把衣服脱下,让我们瞧瞧。”

王文青道:“这怎么可能?”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时又没有女人,脱光了衣服,又有什么关系?”

王文青无奈,只好脱去了全身衣服,可是,“魔鬼圣剑”及“提灯客”在王文青赤裸裸的身子找了一遍,可是他的身上没有一个字。

“夜蝙蝠”道:“果然是没有!”

当下王文青穿好了衣服,双手一摊,道:“现在你们相信了吧?”

王文青话声甫落,突然,一声冷笑之声,破空传来,两条幽灵般的影子,出现在三丈之外。

“夜蝙蝠”低声道:“幽灵人!”

王文青脸色一变!

一个“幽灵人”冷冷问道:“谁是王文青?”

王文青脸色一变,应道:“是我怎么样?”

“原来是阁下,请问你认识‘玫瑰血神’?”

王文青心头一震,道:“她怎么了?”

“她已做了本门阶下囚……”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这话当真?”

“不错,我们奉我们主之命,特来恭请阁下到我门一行!”

“我不去呢?”

“我想阁下不会不去之理,因为‘玫瑰血神’在我们手里!”

“你们拿人做威胁?”

“就说是吧!”

“你们门派在什么地方?”

“这个阁下去了就会知道。”

“可是我王文青一生却不受人摆布,倒是你们二位既然来了,我就不能让你们回去了。”

王文青喝声甫落,人已射了过去!

“夜蝙蝠”低喝道:“拿下这两个人!”

“夜蝙蝠”喝声甫落,黑衣人影一闪,已当先射了过去,王文青的铁琴,已攻向了一个“幽灵人”

这当儿,“魔鬼圣剑”也拔出了长剑,人似闪电射去,而“提灯客”也欺身扑上。

这三个人加上王文青,其攻势何等凌厉,一声惨叫,应声而起,一个“幽灵人”惨死地上。

一声闷哼声起,第二个“幽灵人”也栽了下去。

彭北文迅快地提起了那“幽灵人”的身子,喝道,“说,‘幽灵门’在什么地方?”

“干什么!”

“你说‘幽灵门’在那里?”

“天山!”

王文青闻言,心头大震,道:“什么?在天山?”

“不错。”

“你们门主是谁?”

“‘幽灵老人’!”

彭北文喝问道:“天山什么地方?”

“这个我不会说。”

“不说?”彭北文冷冷一笑,道:“难道你受得起皮肉之苦?”

一语甫落,右手已经点出。

在彭北文一点之下,但见那“幽灵人”口血涌出,哀叫一声,气绝而亡,原来“幽灵人”是咬舌自尽。

彭北文一怔道:“想不到你还是一个铁血汉子!”

话落,把对方摔落地上。

王文青脱口道:“幽灵门既在天山,可能跟‘死亡钱’有关。”

“‘死亡钱’上写了些什么字?”

“天山梅岭皇城,而且‘玫瑰血神’是到这地方被擒的,我必须先赶到这地方去。”

彭北文道:“我陪你走一趟。”他目光一扫“提灯客”与“夜蝙蝠”,道:“二位呢?”

“你们请吧!”

当下王文青与彭北文别过了“提灯客”与“夜蝙蝠”双双弹身奔去,瞬眼之间,巳出了数十丈。

倏然——

一个声音传来,喝道:“王弟弟!”

王文青闻声,下意识把脚步停了下来,转脸望去,但见“地狱魔花”姗姗而至。

王文青脸色一变,突然之间,他记起了“血海浪子”告诉他的话……不由感到一片怒火,涌上了心头。

“地狱魔花”脸上一片惋然,可以看得出来,她内心是极为哀伤的。

王文青冷冷道:“你有什么事么?”

“王弟弟……”

“住口,我不是你的王弟弟……”

“你……”

“我恨你‘地狱魔花’你欺骗我……”

“欺骗你什么?”

“你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什么?你……‘地狱魔花’”气得混身发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王文青冷冷道:“这话是‘血海浪子’说的,难道你是一个好女人么?”

地狱魔花倏地惨然泪下,道:“王文青,将来你会知道我是不是一个好女人,现在我不愿多辩白,只是我要来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说吧。”

“地狱魔花”不愿意把她失身之事,告诉王文青,她忍受了这个刺激,王文青未尝忍受得了。

他强压制心头悲伤,道:“关于武林中传说中的至宝,的确是在你身上……”

“你怎么知道!”

“你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找!”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你放心,我身上各处全找过了。”

“我说还有一个地方!”

彭北文问道:“什么地方”

“脚底下!”

“地狱魔花”这一句话说得王文青与彭北文心头一震,一时茫然地注视着“地狱魔花”。

“地狱魔花”幽幽道:“你可以再看看脚底下,我们就此而别了。”

话落,她一转身,姗姗行去,她告诉自己:“王文青,我们别了……”

她带着凄凉的身影,消失了!

王文青只是黯然地注视着她,他的内心在痛苦着:“天啊……我为什么会爱上她?”

彭北文倏喝道:“王文青,脱下鞋子让我看看。”

王文青在黯然中醒了过来,他望着彭北文道“你认为字会写在我的脚底下?”

“有可能?”

王文青无奈,只好坐地把鞋子脱了下来,把脚底朝彭北文一伸,道:“你看吧?”

“魔鬼圣剑”目光过处,突啊!的一声,脱口叫了起来,但见他的脸色,现出了惊骇之色……

王文青心头一寒,悚然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