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幽灵门 > 正文 > 第九章 脚底秘字
第九章 脚底秘字



更新日期:2021-07-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王文青把双脚伸到“魔鬼圣剑”彭北文的面前,彭北文目光过处,脱口而叫,但见他的脸上,现出了极度惊骇之色,王文青心头一寒,也为之悚然色变。

彭北文的视线一瞬地注视着王文青的脚底下。

王文青骇然道:“老前辈怎么了?”

彭北文镇定了一下情绪,把目光投在了王文青的脸上,道:“有字!”

“啊!”

王文青的心头,像被重重击了一下,也惊骇了。

难道他的脚底之下,真写有字不成?

不错,从彭北文的脸上神情看来,这是千真万确的,否则,他不会显得如此吃惊。

王文青栗声问道:“写什么字?”

“右脚写的‘无情洞’,左脚写的是‘入洞右走’!”

王文青将信将疑,当下将脚底,朝前一看,与彭北文所说的,果然是一丝不假。

他错愕地注视着彭北文。

彭北文道:“这脚底之字,是在你小的时候便已刺上,令尊对于这七字,好像有深长的用意可能也就是那件武林至宝藏处。”

王文青一想不错,这“无情洞”可能就是那件传说中的武林至宝藏处,否则,我爹当不会把字写在我的脚底下。

心念中,不由问道:“‘无情洞’在什么地方?”

彭北文被问得一怔,随即摇首道:“不知道!”

“不知道?”

“是的,这‘无情洞’在什么地方,我们委实无法得悉,因为你爹并没有写上山名,这就不容易找了。”

“‘无情洞’到底有多少?”

“大凡武林人物谈地名或山名,均随口而说,再以刻字记载,到底这‘无情洞’在什么山中,这就令人难于推测了。”

王文青道:“这不等于白写?”

彭北文摇摇头道:“也不是这么说,令尊会把奇珍藏处记在你的脚底下,就认为有知晓之日,现在,我们不防分头做事!”

“做什么?”

彭北文道:“你去那里?天山?”

“不错!”

“那么,你一个人去好了,我呢!去找几个前辈,查访这‘无情洞’究竟在什么地方?你说好不好?”

“好,好极了。”

“那么,我们就这么办!”

王文青颔了一颔首,当下穿好了鞋子,彭北文又向王文青说道:“王文青,‘天山梅岭皇城’六字,既与在‘死亡钱’上,可能跟‘死亡魔姬’有关,你一切小心了。”

“晚辈知道了。”

“我们就此而别,你珍重。”

“你也珍重!”

两人分道扬镳,各自奔去不提!

XXXXXXXX

天山——

雪在飘飞,寒风凛烈,万壑千仞的山中,封上了一层白雪,王文青费了不少时间,才找到了梅岭。

在这一望无际的山岭,是一片梅林,雪地的梅花盛开,景色宜人,风光绮丽。

王文青飞奔在这一片梅林之中,他就没有看到那记载上的皇城!

一时,他不由把脚步停了下来,游目四顾,除了山壑、高峰、以及飘飞的雪花之外,一无所见。

他再度弹身,向岭上奔去。

刹时,他已停身在梅岭的最高峰,举目四顾,倏然,他看着远处的山崖之间,有一座楼宇!

飘飞的白雪,使人极难看清那楼宇是真是幻。

王文青心头大喜,他一个弹身,向远处的楼宇,奔了过去!

穿过了梅林,来到一条山涧之前,这涧很宽,约有数十丈距离,涧水潺潺!

王文青跃身下涧,突然,一声冷笑之声,破空传来。

王文青闻声,心头不由为之一寒,抬眼望去,除涧水淙淙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人自然更看不到了。

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当下提口真气,拔身而上,跃上山涧,但见一条山路,通向了那座巨大的楼宇。

王文青小心翼翼,飞奔而去。

行约五丈,倏然——

那原先所听到的冷笑之声,再度破空传来,王文青猝然止步,喝道:“谁?”

随着王文青喝声甫落,眼前人影乍闪,四条幽灵般的灰色人影,飘落在眼前。

王文青“幽灵人”三字,几乎脱口喊出。

当首一个“幽灵人”冷冷问道:“阁下可是王文青?”

“不错!”

“阁下是应约而来?”

“应约?”

“难道不是?本门已派二位门人,专程恭请阁下到此?”

王文青突想到那两个被打死的“幽灵人”,忙改口道:“正是,在下正是应约而至。”

“为何不见本门二位门人?”

王文青脑中念头一转之后,含笑道:“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

“莫非他们已死阁下之手?”

“这个大概不至于,他们是先我而回的,不知‘玫瑰血神’是在贵门之内?”

“不错!”

“你们门主请我到此,所为何事?”

“幽灵人”冷冷一笑,道:“据‘玫瑰血神’所言,你阁下感情与她甚笃,所以我们门主请你来!”

“那么,领路吧。”

“阁下请!”

王文青望了那座楼宇一眼,目光再度落在了那“幽灵人”的脸上,但见那“幽灵人”徐徐转身行去。

王文青此时还不知道那座楼宇是不是“幽灵门”,不过,他现在存心进入虎穴,岂不是想把“幽灵门”弄个清楚。

“玫瑰血神”既然被擒,他也非设法救她不可!

他随着“幽灵人”,飞身奔去,但见“幽灵人”到了距离楼宇三四十丈之外,突转身朝左侧奔去。

王文青一怔,下意识把脚步停了下来。

“幽灵人”似已发觉,停下身子,道:“阁下为何停步?”

“贵门在什么地方?”

“随我来就是了。”

王文青皱了一皱眉头,沉思不语!

那当首的“幽灵人”又道:“难道阁下不敢随我来么?”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不要说一个区区‘幽灵门’,就是刀山剑林,王文青也不会皱眉!”

“请吧。”

“幽灵人”再度掠身奔去,身法之快,骇人无比。

王文青咬了一交钢牙,紧随背后追去。

王文青是一个极为聪明之人,他何尝不明白,“幽灵人”以“玫瑰血神”做为威胁条件,迫他进入“幽灵门”,当非无故,这“幽灵门”,之行,也必然凶多吉少。

但是,他不能不进去——纵是此去令他死亡,他也非进去不可!

行约数十丈,已到了一处高岩石壁之前,石岩之间,现出了一个巨大的山洞。

四个“幽灵人”分立两侧!

王文青看了一下地势,但见那间楼宇在洞的上端,距离大约有二十丈到三十丈之间!

那当首的“幽灵人”冷冷一哼,道:“到了。”

“谢总管。”

王文青举目一望洞内,但觉一片漆黑,这时,那位被称“总管”的“幽灵人”向王文青道:

“阁下请随我来!”

当首的“幽灵人”,领着王文青走了进去,其余之人,留在洞口。

再说王文青随着那位“总管”走进洞中,行约三丈,突见面前暗道穿插,似成“井”字型。

那位“总管”向王文青道“阁下随着我,别走错了。”

“放心,请吧!”

洞内隧道,似按阵势凿造,行行拐拐,刹那间,又行了两间,依旧不见动静。

王文青不由叹道:“想不到这岩洞之内,有此凿造,真令人叹为观止。”

那位“总管”冷冷道:“这何足为奇!”

穿穿走走,刹那之间,已到了一间巨大的石室之中,这似是一间巨殿,雕梁画栋,极其精美。

王文青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见,岩洞之内,竟会有此惊人的宫殿式建筑!

那闪闪发光的夜明珠,每一根圆柱上,均嵌有数颗,这室内景物,如同白昼。

王文青放眼之间,为之目瞪口呆!

那位“总管”冷冷说道:“阁下请随我来!”

王文青淡淡一笑,跟那位“总管”朝大厅殿之内,行了过去,厅前两侧,站立着数十个“幽灵人”。

这些人均蒙着灰色面巾,使人看不出面目来。

王文青走过了另一厅,来到了殿前,但见殿上右案后,空无一人,王文青脸色略为一变,冷冷道:“朋友这是什么意思?”

“总管”一愕,茫然不解其意!

王文青冷冷道:“既是相请在下到贵门,何以不见主人?”

“总管”冷冷一笑,道:“我们主人即刻可到!”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难道要我等他么?”

王文青话犹未落,突然——

一声朗喝之声传来。

“副门主驾到!”

随着朗喝声落,殿前数十个“幽灵人”,齐伏身跪下,朗声道:“叩迎副门主!”

王文青一时之间,不由被这气氛所摄,室中空气,突然沉寂下来。

一阵步履之声传来,王文青抬眼望去,但见一个古稀灰衣老人,在四个“幽灵人”扶拥下,步上了大殿!

那位副门主目光一扫,冷冷道:“起来吧!”

“谢副门主!”

话落,恭身立起,退后一侧。

王文青脸色微微现出了怒容。

副门主的目光,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哂然一笑,道:“阁下叫王文青!”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大概错不了。”

对方冷冷一笑,道:“阁下年纪青青,就名震江湖,果然是一个武林后起之秀!”

“过奖了,贵门主莫非见不得人?”

对方脸色一变,道:“阁下,这话什么意思?”

“否则为什么不出现?”

副门主冷冷一笑,道:“凭你阁下还不配见我们门主!”

王文青脸色一变,冷冷一笑,道:“那谁才配?”

“这很难说!”

王文青哂然一笑,道:“你们叫我到这里干什么不防直说!”

副门主哈哈一笑,道:“阁下果然是快人快语。”他一敛笑容,又道:“我们恭请阁下到此有事相商!”

“什么事?”

“阁下之英名,本门门主敬仰已久,所以请阁下到本门……”

“要我投靠贵门门下?”

“投靠不敢,而是合作,只要你与本门合作,武林巨业,举手可得。”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可是在下没有这个雄心大志!”

对方似并没有为王文青之回答所恼,当下淡淡一笑,道:“阁下之拒绝,已在本门主意料中之事,不过,阁下是否想到……”

“想到‘玫瑰血神’?”

“不错!她在那里?”

“自然在本门之内!”

“死还是活?”

对方哈哈一笑,道:“阁下过虑了,她怎么会死?”

“我要见她!”

“可以!”

副门主应声甫落,接着沉声喝道:“传令堂堂主!”

“弟子在!”

殿前闪出了一个“幽灵人”,恭声道:“弟子恭候令谕!”

“传刑堂堂主到此!”

“是!”话落,转身向一个石室走去。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震,脸上骤现骇然之色,刑堂堂主是谁?难道是“玫瑰血神”?

不,不,这是不可能的。

“玫瑰血神”的恩人——“飞燕帮”帮主及门人全部为她而死于“幽灵人”之手,她万万不会投在“幽灵门”之理。

那么,这刑堂堂主将是谁?

王文青心念未落,突然,一阵轻松微的脚步声传来,转脸望去,王文青“呀”的一声脱口叫了起来,他脑中似遭锤击,身子幌了两幌!

但见“玫瑰血神”在两个“幽灵人”及传令堂主的护拥下,从一间石室之内,走了出来,走向了大殿。

这意外之事,震撼了王文青的心灵!

“玫瑰血神”走到了殿前,向副门主福了一福,道:“副门主传召,不知何事?”

“叶堂主,你朋友王大侠来看你了!”

“哦!”

“玫瑰血神”的目光,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粉腮微微一变,随即笑道:“王文青,你还认得我叶素珠么?”

王文青目睹此情,既惊且怒,他强按心头怒火,道:“我当然还认得你!”

“别来可好?”

“托福!”

“玫瑰血神”娇声笑了起来,从她带着疯狂意味的笑容里,王文青发觉好像变了另一个人——一个可怖的女人!

“玫瑰血神!”一敛笑道:“王文青,你想不到我已经投在幽灵门了吧?”

“你……真的已投在‘幽灵门’?”

“不错!”

“你……”王文青气得肝胆几乎为之爆炸,一时说不出一句话来。

“玫瑰血神”笑道:“我不是很好么?”

“你……你……”

“你气什么呀,王文青,我们请你到这里来,有事情跟你商量……”

王文青的狂笑声,打断了“玫瑰血神”的话,他厉声道:“要我也投入‘幽灵门’?”

“不错!”

“玫瑰血神,我看错了你!”

“你并没有看错我!”

“你忘了你师父血仇?”

玫瑰血神粉腮一变,道:“没有忘……”

“那么你……”

“我见过了‘幽灵老人’之后,我知道‘幽灵老人’是一个好人……”

“什么?你说什么?”

“‘幽灵老人’才通天达理,他一心以济世为念,他是一个好人,我敬佩他,所以,我投在他手下……”

“‘玫瑰血神’,你……”王文青气得说不出话来。

“玫瑰血神”道:“所以,我要你跟我加入,江湖巨业……”

“放屁!”王文青咆哮着。

“玫瑰血神”依旧笑道:“王文青,我为你好……”

王文青吼道:“‘玫瑰血神’,你忘了你师父对你数十年养育之恩,甘心投靠仇人门下?……”

“其实,她才是该杀之人……”

“什么,你说什么?”

王文青在发抖,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怒火了。

“玫瑰血神”冷冷说道:“其实,‘玄衣女侠’才是凶手……”

“什么!你这贱女人……”

王文青再也忍不住,怒喝之下,向“玫瑰血神”扑了过去,右手一扬,攻出了一掌。

王文青怒极出手,其势何等之快,“玫瑰血神”,冷冷一声一喝:“住手!”

右手一挥,一掌封退了王文青,人已退了七八步,王文青脸上充满了杀机,喝道:“‘玫瑰血神’,我要代你师父杀你!”

“玫瑰血神”冷冷一笑,道:“王文青,难道你不听我忠言相劝?”

“你这忘恩负义的女人,我非要杀你不可!”

“王文青,你何必敬酒不吃吃罚酒?”

王文青气得混身皆抖,一声厉喝,他射身扑向“玫瑰血神”,出手又是凌厉的一掌。

挟着王文青充满杀机所发的掌力,如电卷向了“玫瑰血神”,这令“玫瑰血神”为之色变。

她右手一封,人已闪了开去。

王文青那肯放松,身形一旋,两招同时出手攻出,这一拚命,竟使“玫瑰血神”无不出手。

倏地——

“玫瑰血神”一声叱喝,身形疾转,右手在险象环生之下,切出了一掌,把王文青的身子,迫退了三尺。

倏地,人影一闪,一声冷喝之声倏然响起。

“住手!”

随着人影一闪,王文青突被一股阴冷的内家掌力,迫退了七八步,抬眼一瞧,发掌之人赫然是“副门主”。

王文青狂喝道:“你要干什么?”

副门主冷冷道:“难道这里是阁下撒野之地么?”

王文青钢牙咬得格格作响,厉声而喝:

“‘玫瑰血神’,你真的执迷不悟么?”

“你才是执迷不悟!”

王文青厉声狂笑,道:“我全毁了你们这些妖徒!”

王文青喝话甫落,一声狂吼声中,铁琴取在手上,向“副门主”扑了过去,猛然攻出了一招。

副门主冷冷喝道:“你找死么?”

右手一摇,攻出了一掌!

人影疾转之间,双方已各攻出了三招,王文青虽在拚命之下,但他的功力,依旧不是副门主之敌!

他一连被迫退了七八步。

副门主冷喝道:“王文青,你何必不识好歹?”

“放屁,接招!”

狂吼声中,铁琴连攻三招。

副门主冷冷一笑,道:“既然如此,你也别怪我了。”

出手如电,身形翻飞之中,连攻三掌。

阴冷的雄厚掌力,使王文青难于招架,王文青想不到这副门主武功会高到如此出奇。

再出三招,他必然要伤在对方的阴冷的掌力之下。

倏地——

一声阴沉沉,慢吞吞的声音传来:

“住手!”

这声音像有无穷的威力,副门主闻声,悚然收身,脸色骤现骇人之色!

大殿之内,骤呈死寂。

那声音传来道:“副门主!”

“下职在!”

“你身为本门副主人,这岂是待客之道?”

“是!是!”

“仗技欺人,本门门规所不容……”

“下职知罪!”

“何况王少侠又是我请来的客人,你岂能藐视我的客人?”

“下职再也不敢了!”

那阴沉沉的声音传来道:“念你初犯,不予加罪!”

“谢主人!”

声音过后一切陷入了死寂了。

王文青侧耳倾听,就听不出这阴沉的声音发自那一个方向,只觉得他是传自四方八面。

片刻的死寂,那阴沉沉的声音又传出。

“叶堂主!”

“玫瑰血神”恭声道:“弟子在殿中恭候法谕!”

“带王少侠来见我!”

“是!”

王文青脸色一变,冷冷道:“阁下有自信我一定会来见你么?”

那阴沉沉的笑声传来,道:“阁下到此不是为了来见我的么?”

“不错!”

“那么,你当然会来见我!”

“可是我现在却改变了主意!”

“不想见我?还是不敢见我?”

“我有什么不敢见你,只是我不要见你!”

“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样子一个人?”

“不想!”

“你不想知道我长得什么样子?”

“不想。”

对方突哈哈笑了起来,道:“我知道你怕!”

“怕?”王文青冷冷笑了起来,道:“我王文青一生从没有怕过什么,你唬不倒我王文青。”

“很好,我说一句话你信不信?”

“什么话?”

“假如你见了我之后,我相信,你一定会加入本门。”

王文青脸色一变,道:“这个我倒不信。”

“假如不信,你不妨进来看看我。”

王文青不由被他这一句话勾起了万丈豪气,他就不相信对方有通天之能,能使自己在看到对方之后,一定会加入其门下。

当下冷冷一笑,道:“阁下有此自信?”

“百份之百!”

“假如我见了你之后,依旧不加入贵门门下呢?”

“任由阁下!”

“好极了!”

王文青一语甫落,那阴沉沉的声音传来,道:“叶堂主!”

“弟子在!”

“领王文青由第三号门进来。”

“是!”

“玫瑰血神”应了一句,眸子扫向了王文青,道:“王文青,我们走吧!”

王文青看了“玫瑰血神”一眼,此时,他只得强按心头怒火,他告诉自己,只要他能出“幽灵门”,他必定也要设法把“玫瑰血神”弄出去,此时等看过“幽灵老人”之后再说。

他倒不相信这“幽灵老人”有通天之能,自己见了他之后,保证自己会投在他门下。

这听来似乎是一种神话,但“幽灵老人”似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王文青见“玫瑰血神”向后殿行去,他不得不跟着他的背后行去,就在王文青移步行去之际,突然——

一声哈哈之声,从大殿之外传来:“王文青,你走得好快呀!”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震!

所有“幽灵门”的门人,亦为之心跳!

“副门主”陡然一声大喝:“什么人?”

一阵缓慢的脚步声传来,但见那个神秘的白发老人,徐徐走进了大殿,王文青几乎为之脱口喊出。

“副门主”脸色一变,喝道:“阁下是谁?”

白发老人哈哈一笑,道:“你们管我是谁!”

“副门主”一个弹身,射向了白发老人,口里喝道:“阁下到此为何?”

“找人!”

“找谁?”

“王文青!”

王文青脸色略为一变,道:“老前辈,您找我?”

白发老人哈哈一笑,道:“不错呀,我们不是一同约好到此的么?怎么你一个人偷偷溜进来?”

王文青一愕,暗骂一声:“活见鬼,我几时与你约好?……”

但回心一想,对方说这一句话,必然有用意。

当下心头一转,道:“我不想让你来,所以我一个人先来……”

“你怕我这一把老骨头会死在这里?我棺材已钻进了一半,你小子不怕,难道我怕么?”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寒。

白发老人这语中之意,分明告诉他进入这里,很难有走出希望。

“副门主”冷冷喝道:“阁下这就不对了。”

“什么不对?”

“到本门找人,为什么不令本门门人通报。”

白发老人哈哈一笑,道:“原来是为了这个,阁下错了,是他们不进来通报,不是我不叫他们进来通报!……”

“这话什么意思?”

“他们太懒,现在还在洞口睡觉!”

“什么?你……”

白发老人依旧含笑道:“很抱歉,他们都睡在洞口!”

“这么说来,你是一个人进到了这里?”

“有什么不对?”

“副门主”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洞中暗道,均按阵势排成,除几十个高级门人知道总堂重地之外,其余门人尚无法了解,难道这白发老人能够来去自如?

白发老人哈哈一笑,道:“副门主,这个你放心,八卦阵尚困不了我这一把老骨头。”

“副门主”脸色又是一变,他万万想不到这白发老人竟能一口道出这洞中暗道阵势。

他恼羞成怒,喝道:“那阁下真是来意不善了。”

“这话怎么说?”

“私闯本门重地,既视本门无睹,本人倒想看看阁下有什么惊人绝学,敢到此撒野!”

白发老人哈哈一笑,道:“怎么?你想动武?”

“不错。”

“何必呢?”

“看掌!”

“副门主”一声断喝,欺身而上,右手抓出,以闪电之势,出手抓向了白发老人的面门。

右手抓出,左手也蓄势待发。

白发老人断喝道:“难道你这是待友之道?”

断喝之下,右手已封出了一掌。

这一封之力,看去平淡无奇,“副门主”低喝一声:“你找死!”右手一扬,向白发老人右手击去。

人影疾转,两条人影乍分!

但见副门主退了十来步,方才拿桩站稳,脸色一白,额角骤见汗水!

动手搏招,其快如电,王文青站在一旁,也无法看清白发老人用了什么招式封退了副门主。

白发老人淡淡一笑,道:“副门主,再打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副门主气急败坏地喝道:“你……是谁?”

“这个不用你知道。”

“阁下到此到底是干什么?”

“你耳朵似乎有毛病,我不是告诉你么?我是来找王文青。”

“干什么?”

“这是我与他的事。”

副门主冷冷一笑,道:“阁下放明白一点,你能进入这里,想走出去,就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这个我知道”他望了王文青一眼,又道,“王文青,我们该走了!”

“走了?”

“不错呀!我们不是谈好去另一个地方?”

王文青脸色一变,道:“可是现在我倒想先进去看看这‘幽灵老人’,我们已经打赌好了。”

“但你答应我在先,我们先办我们的事!”

从言谈之间,王文青不难判断这白发老人十分惧怕这“幽灵老人”,而且也在阻止自己进入。

心念转处,含笑道:“可是我现在不想走!”

白发老人脸色大变,怒道:“小子,你怎么反悔了?”

“反悔什么?”

“你答应我的条件在先,怎么突然又不跟我走?”

王文青也不由怒道:“胡说!”

“你小子找死——”

白发老人怒喝一声,疾如电光石火,向王文青射了过来,出手便抓。

倏然,就在白发老人出手之际,“幽灵门”副门主及“总管”不约而同地弹身截住了去路,各击一掌。

白发老人一声狂吼:“你们找死?”

副门主冷冷一笑,道:“只怕死的是阁下!”

“好极了!”

“白发老人”一语甫落,身形再度如电弹起,飞射过来,副门主及“总管”双双截住了去路,各击一掌。

人影疾转间,突闻一声阴沉沉的喝声:“住手!”

这冷喝之声,又是出于“幽灵老人”之口,王文青心头不由又为之一震,这当儿三条人影不由的又同时飘了开去。

白发老人目光一转,默然不语。

“幽灵老人”的声音又传来道:“副门主!”

“下职在!”

“你的火气越来越大了。”

副门主脸色又为之一变,悚然不语!

“幽灵老人”声音冷冷道:“动辄出手,你忘了你是本门副主人么?”

“下职不会忘!”

“来者即客,岂可出言不逊?”

“是!”

“上次饶你,这次掌四下嘴巴!”

“谢门主!”

话落,拍拍声起,副门主竟真的打了四下耳光,出手十分之重,直打得双颊红肿。

王文青目睹此情,也不由心头为之一寒。

“副门主”打过了自己的嘴巴之后,像一支斗败了的公鸡,垂手静立一侧。

“幽灵老人”的声音传来,道:“朋友!我已罚过门人,总可消你心恨了吧?”

白发老人哈哈一笑,道:“还算过得去!”

“朋友到此为何?真的是来找王文青?”

“不错!”

“可是王少侠已经与我有约,我做事一向不为难任何一个人,这样吧……”

“怎么样?”

“朋友就跟王少侠进来可好?”

白发老人哈哈一笑道:“也好,反正我已行将就木,生死已不放在心上!”

又是一句“行将就木”,听得王文青心头发毛,他倒不相信“幽灵老人”是一个才通天人之人,进去必死无疑。

“幽灵老人”的声音又传来,喝道:“叶堂主!”

“弟子在。”

“领他们由七号门进来!”

“是!”

王文青闻声,又是一惊,刚才他听得明明白白是三号门,难道通往“幽灵老人”潜身之处,有无数秘门不成?

这当儿——

“玫瑰血神”已移步向后殿行去,王文青望了白发老人一眼,移步走了进去。

白发老人紧跟背后行去。

但见“玫瑰血神”走入了后殿之后,转身向一道暗道走去,行约五尺,她略为止步,伸手按了一下,一片凸出花石,轧轧声起,石壁骤现十数条隧道,“玫瑰血神”向后右数起的第七个隧道之内,走了进去,白发老人突说道:“不必姑娘劳神了,我们进去即可!”

“玫瑰血神”冷冷千笑,道:“也好!”

话落,退了出去。

王文青目光落在了白发老人的脸上,但见他一脸凝重之色,王文青心头一寒,道:“老前辈,您怎么了?”

白发老人伏在王文青耳际道:“王文青,你是自找死路?”

白发老人低声说话中,双手不时挥动,他在运动内家真元,将声音扑灭,使“幽灵老人”无法听到他们讲话之声。

王文青心头一寒,道:“为什么?”

“你功力与‘玫瑰血神’相比如何?”

“不差上下!”

“‘幽灵老人’与‘玫瑰血神’有不共戴天之仇,尚且投在‘幽灵老人’门下,你自然不能例外……”

“他难道神通如此广大?”

“不错,对方可能已练就‘移神大法’。”

“啊!”

“我数日以来,就是查访这一个人……”

“谁?”

“到时候你自会知道,这‘幽灵老人’可能就是他了。”

王文青就不明白这白发老人口中所说的他到底是谁,不过以白发老人的神情判断,对方必然是一个极为厉害之人。

“移神大法”为传言中的邪门绝学,凭其眼神,能叫人去善从恶,使人不由自主任其驱使。

王文青骇然道:“你所说之人会‘移神大法’?”

“当时还不会,现在很难说了。”

“假如他是你所找的人呢?”

“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王文青悚然地望着这神秘的白发老人,几次启齿又止。

白发老人郑重地说道:“在见到‘幽灵老人’之后,你一切听我的,否则,你我两条命可能毁在对方手里,你知道么?”

“晚辈知道了。”

“走吧!”

白发老人话落,他的双手停止了挥动,目光一扫隧道远处,当先举步行去。

王文青紧随其后,白发老人脚步虽甚为从容,但可以看出其内心是十分紧张的。

王文青经白发老人这一说,内心也砰砰而跳,如事情弄个不好,他与白发老人不但出不了“幽灵门”可能还要受“幽灵老人”任意驱使。

这是一件十分可怕之事,怎不令他心惊。

这当儿——

两人已行到一座石门之前,白发者人把脚步停了下来,抬头上望,但是岩壁写着三个大字:“幽灵门”

白发老人冷冷说道:“幽灵门主,我们已经到了,何以不开门?”

“进来吧,没有上闩。?”

白发老人冷冷笑了笑,望了王文青一眼,倏从怀中掏出了一颗丹药,示意要王文青服下。

王文青想发问,却被白发老人摇手阻止,当下只好把那颗丹药吞入口中。

白发老人自己也服下了一颗,才用掌力把门推开。

门内一片漆黑,白发老人向王文青使了一个眼色,当先走了进去,王文青也移步行去。

倏然——

就在白发老人与王文青甫自进入石门之际,黑影乍闪,挟着一片阴风,两条黑影,分向两人砸卷过来。

变化伧促,使白发老人与主文青均有防守无力之感,王文青一咬银牙,铁琴朝黑影打去。

王文青甫自出手,便听“幽灵老人”的声音喝道:“退下!”

黑影乍闪,幽灵般地消失!

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那黑影自出现到消失,王文青的肉眼,难于看清那到底是人还是幽灵。

白发老人脸色一变,正待答话,倏闻“幽灵老人”的声音传来:

“朋友,门人不知,我代为陪罪。”

白发老人淡淡一笑,当先走了进去,王文青步入室内,举目一望,但见室内在冰冷之中,加上漆黑。

王文青内力已在八十年以上,黑夜视物,已是常事,可是这室中景物,竟令他难于分辨。

这情形即是白发老人亦不例外!

这两个纵是艺高胆大,亦不敢冒然而进,停立门口良久,“幽灵老人”的声音倏说道:“朋友,为什么不进来,莫非嫌室内太黑?”

白发老人淡然一笑,道:“确实太黑了一点?”

“右使者!”

“在!”黑影中纵来了一声冰冷的声音:“点灯!”

“是!”

是字甫出,一缕寒星,射向了室中,接着一盏灯亮了起来,室内景物,骤呈眼前,这停空点火的手法,也十分惊人。

这是一间极为精致的石室,宽约三四丈,一切家俱,一应俱全,但见底处的厅后,坐着一个黑影。

微弱的灯光,依旧无法看清对方的面目,但不问可知,此人就是“幽灵门”门主“幽灵老人”了。

他的身上,包围着一层神秘的色彩!

王文青冷冷道:“‘幽灵老人’我们到了!”

“幽灵老人”的声音冷冷道:“我知道。”他语锋略为-顿,笑了笑,道:“老友,还记得我么?”

这一句老友听得白发老人心头一震,但见他双目骤现精光,突然,他哈哈笑了起来,道:“果然是你!”

“怎么?出你意料之外!”

“有一点!”

王文青脸色一变,脱口问道:“老前辈,他是谁?”

“‘北极神魔’,‘武林三老’之一!”

王文青闻言,内心打了一个冷战,想不到这“幽灵老人”竟是“武林三老”之一的“北极神魔”!

“幽灵老人”哈哈一笑,道:“数十年之后,再逢故友,这真是一件令人欣慰之事,‘太极真君’,看来你武功是比以前大为增进了。”

王文青脱口道:“老前辈就是三老之中‘太极真君’?”

白发老人颔了一颔首,突然举步向“幽灵老人”处走了过去,但见“幽灵老人”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

王文青跟着“太极真君”走了过去。

倏闻“幽灵老人”喝道,“站住!”

随着“幽灵老人”的厉喝声中,“太极真君”及王文青均下意识地把脚步停了下来。

此时,双方距离只有两丈来远,王文青依稀可以看见“幽灵老人”是一个枯瘦的老人,他坐在一张摇椅上,双目微合。

“太极真君”淡淡一笑,道:“苏门主,想不到你雄心不小,数十年后,做起了‘幽灵门’门主……”

“幽灵老人”狂声一笑,道:“好说好说,苏某傍门左道,不足与你曾大侠相提并论,不过,嘿嘿嘿……”他一阵冷笑,并没有把以下的话说出来。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幽灵门主,我来看看你如何使我投入贵门下!”

“幽灵老人”哈哈一笑,道:“王少侠傲得可爱,你很投合我胃口……”

“可是你却不合我口味!”

“幽灵老人”又是哈哈一笑,道:“王少侠,势在必得……”

“我倒要看看你用什么办法!”

“太极真君”突哈哈一笑,道:“门主,我这老友难道你看不上么?”

“看得上看得上,怎么?你也有意加入本门?”

“不错,门主,想不到数十年之间,你已练就了‘移神大法’,老夫正想见识见识!”

“幽灵老人”哈哈一笑,道:“曾大侠,这话当真?”

“不错,不过我有事问你……”

“请说。”

“门主创下了‘幽灵门’目的为何?”

“朋友,你这不是明知故问?本门主想得武林世业,只是指日间的事!……”

“雄心不小!”

“幽灵老人”淡淡一笑,道:“这是事实,你别不信,”他自负地笑了笑,又道:“朋友,本门欢迎任何一个人加入,你也不例外!”

“太极真君”朗笑道:“门主,我们不防赌上一赌……”

“赌什么?”

“如你的‘移神大法’能叫我去善从恶,我与王文青均投在贵门之下,任其驱使,你意如何?”

“很好!”

“假如‘移神大法’无法令我神智丧失呢!”

“自然放你们出去。”

“还有一个附带条件。”

“什么条件?”

“将叶堂主交给我!”

“这……”“幽灵老人”沉思了一阵,终于冷冷一笑,道:“可以。”

王文青的一颗心,砰砰而跳,这阴暗的室内,虽然杀伐的紧张气氛,但却比杀伐更为慑人。

这两个武林巨擘,即将展开了一场生死之斗,这生死之斗没有动手,也没有搏招,而是平淡无奇的。

如果以“太极真君”的功力,抗拒不了“幽灵老人”的移神大法,他们两个人均将毁在“幽灵门”之中。

“太极真君”不让王文青接受“幽灵老人”之挑战,是因为王文青的功力,不足抗拒“幽灵老人”的移神之法。

“幽灵老人”冷冷一笑,道:“想不到数十年后,我们还有机会较量,这真是一件令人欣慰之事,你说是不是?”

“不错!”

“你走近来!”

“太极真君”移步走了过去,王文青注视着“太极真君”的脚步,一颗心紧张得几乎要跳出口腔来。

“太极真君”在“幽灵老人”的面前三尺之处,停了下来,道:“苏门主,我接受你的‘移神大法’!”

“幽灵老人”冷冷道:“注视我的眼睛,半个时辰之内,我们就可以知道鹿死谁手了。”

“很好。”

“幽灵老人”微合的双目,突然睁开,他的眼神,犹似两道电芒似的,望之令人心寒。

“太极真君”的目光,注视着“幽灵老人”的双目,两个人动也不动……

看去,这种比试平淡无奇,好像双方在互相凝视一般,什么也没有……

王文青悚然而栗……

倏闻“幽灵老人”问道:“你看到什么?”

声音低沉,闻来心寒。

“太极真君”低应道:“看到了眼睛!”——

声音过后,一切又沉于死寂。

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两人一个全力施出邪门绝学内力,使“移神之法”加强,一个运足内力在抗拒。

不久,“幽灵老人”低沉的声音又道:“朋友,你看到新年景色……街上来往红男绿女,喜气洋溢,无数小童在燃放鞭炮……”

“没有!”

短短的两句话过后,又开始沉默下来!

王文青不敢注视着“幽灵老人”的眼神,那鹰炯神光,望之令人生畏!

约半盏茶的时间,“幽灵老人”的声音又问道:“朋友,你看到街上有一个乞童?”

“看到……了!”“太极真君”的声音有些颤抖……

王文青闻言,心头狂震!他几乎为之脱口喊出,想不到“太极真君”竟也抗拒不了“移神大法”,看到了幻想中的景物,这的确是令王文青极为惊骇之事。

“幽灵老人”的枯瘦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那笑容是冷酷的,也是可怖的……

他的低沉声音又问道:“那是什么天气?”

“寒冬!”

“那乞童穿什么样衣服?”

“薄衫,既破又脏,他冷得在发抖……”

“你看到没有,这时有三四个穿着华丽的孩童,向他走了过来……”

“看到了!”

“他们向他讥笑?……”

“是的!”

“你看到没有,一个青色棉袄的小童,抓起了一把石子,向那乞童掷去?”

“看到了……”

“接着,其他的小童也在敲打他?”

“太极真君”混身在发抖……脸色极度的苍白,但见他全身陡然狂震,一口鲜血已从口角溢了出来!

他栗声应道:“看到了!”

这回答使王文青几乎脱口喊出。

“幽灵老人”又笑了,可怖地笑了,他又问道:“你看,那乞童像谁?”

“像我!”“太极真君”

“啊!”王文青终于脱口大叫!

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想不到这“移神大法”竟是叫人去尽善良本性,勾起了那潜在的凶性……

“幽灵老人”又冷冷道:“他们殴打你是不是?”

“太极老人”剧烈地狂震了数下,终于,他又溢出了第二口鲜血,脸色更加苍白了……

他突说道:“不,他们走了!”

“什么?”

这次是“幽灵老人”脱口而叫,王文青骇然注视他们,但见“幽灵老人”脸色一白,一口鲜血也从口角溢了出来!

王文青吃惊得悚然目瞪!

“幽灵老人”的声音终于变成了悚栗道:“他们在欺负你呀!”

“没有,他们……走了……”

“不可能……不可能……他们……在欺负你……”“幽灵老人”疯狂地叫着,声极骇人!

“太极真君”道:“真的走了!”——

一切又呈于死寂了!

死亡气氛,越来越浓了,“幽灵老人”挟以毕生功力,做最后孤注一掷,而“太极真君”也全力还击……

半个时辰时间已过!

倏地——

“太极真君”哇的一声大响,口血狂飞,身子砰的一声,栽了下去,而“幽灵老人”也口血飞射,双目骤然合上。

此斗结束了!

王文青向“太极真君”扑了过去,嘶声大叫:

“老前辈!”

“太极真君”的口中不断溢出鲜血,王文青一声狂吼,道:“‘幽灵老人’你这恶魔,我与你拚了!”

狂喝之下,一掌击向了“幽灵老人”。

王文青这一掌猝然发难,挟以其毕生功力所发,力道之猛,如排山倒海一般,向“幽灵老人”卷了过去。

突地——

一声冷喝:“找死”一道阴冷冷的掌力,向王文青的掌力迎了过来,王文青一个拿桩不稳,退了七八步!

一个幽灵般的黑影,出现在“幽灵老人”身后。

王文青脸上充满了杀机正待第二次出手,突闻“太极真君”喝道:“住手!”

王文青心头一寒,举目一望,但见“太极真君”已挺身站了起来,他抹了一下口角鲜血,冷冷道:“苏门主,这‘移神大法’果真叫曾某开了一次眼界,佩服佩服!……”

“你的功力,出乎了我意料之外!”

“这较量,胜负该分了?”

“不错!”

“那么,我们走了。”

话落,他望了王文青一眼,举步向门外走去,倏地,就在“太极真君”移步之际,两条黑影,截住了他们去路。

“太极真君”脸色一变,喝道:“让路!”

其中一个黑影,冷冷喝道:“你们进了‘幽灵门’就出不了‘生死关’,朋友,把命留下吧!”

“太极真君”脸色大变,这意外的变化,使他们大大出乎意外地震惊!

他此刻是一个身负极重内伤之人,动手搏招,已是一件不可能之事,而王文青的功力,根本不足与这两个人相提并论。

“太极真君”脸色一变,他挟以毕生功力,准备做孤注一掷……

他冷冷一喝,道:“门主,这是你的诺言么?”

“幽灵老人”放声狂笑……

王文青一声狂吼:“找死——”

他在盛怒之下,弹身一射,向两个黑影射去,出手攻出了一掌。

王文青一掌甫自攻出,黑影乍旋,两道掌力,齐向王文青涌来,“太极真君”挟其仅有的功力一掌,也已发出。

倏闻“幽灵老人”冷冷喝道!“住手!”

黑影一闪,飘了开去。

“幽灵老人”王文青也双双收身后退,但闻“幽灵老人”喝道:“左右使者。”

“在!”

“别留难我的朋友,我向来最重信诺,让他们走!”

“是!”

话落,双双闪身,让过了去路。

“太极真君”冷冷一笑,道:“苏门主,留情之恩,下次再谢。”

话落,转身疾走而去!

“太极真君”与王文青去后,右使者突问道:“门主……”

“放心,他们会回来的!”

他的语调,充满了自信,他怎么会相信,“太极真君”与王文青会再回来?

再说“太极真君”与王文青出了“幽灵门”,到了大殿,大殿之中的副门主及门人,此时均未离去。

副门主一见两人出来,脸色不由齐为之一变。

副门主注视着“太极真君”,道:“阁下要走了?”

“不错。”“太极真君”应了一句,炯炯的目光,突然落在了“玫瑰血神”的脸上,冷冷喝道:“‘玫瑰血神’,跟我们走吧!”

“玫瑰血神”粉腿一移,道:“干什么?”

“这个你可问‘幽灵老人’……”

“太极真君”话犹未落,“幽灵老人”的声音倏传来,道:“叶堂主!”

“弟子在!”

“跟他们走,你是他们的人……”

“玫瑰血神”粉腮为之惨变,嘶声大叫:

“门主,你不能让我跟他们走,……我要跟着你……我要跟你济世救苦……门主,留我呀……”

她的嘶叫之声,竟变成了痛哭!

这情形令人惊骇,“幽灵老人”有此威力,的确大大令人震惊了,“幽灵老人”冷冷的声音又传来:

“去,跟他们去,如你表现得好,我以后还会要你,你如不走,你一辈子不要想回本门……知道么?”

“知道了!”

“去!”

“是!”

“太极真君”亦为之色变,他暗道:“‘北极神魔’真不愧是邪中之邪,魔中之魔……”

心念中,向王文青道:“我们走吧!”

王文青点了点头,向“玫瑰血神”喝道:“走,跟我们走!”

“玫瑰血神”粉腮于片凄惨,当下跟着“太极真君”的背后行去,王文青紧跟其后。

出了洞,一路并无人阻止。

“太极真君”出洞之后,弹身奔去,刹那之间,已出了数十丈之外,在林中,他把脚步停了下来。

他冷眼一望“玫瑰血神”,把身子坐下,道:“王文青,等我疗完了伤再计划其他之事!”

“好!”

“太极真君”闭目调息,片刻之后,倏闻他“啊”的一声惊叫,脸色为之惨变,额角骤现汗水。

王文青被“太极真君”这一声惊叫弄得脱口骇问:

“老前辈,你怎么了?”

“太极真君”惨然道:“我们中了他的毒手,你我均中他无形‘疯狂之毒’……”

“啊!”王文青脱口而叫:

“不信,你试试看!”

王文青坐地运循血气,这一提起真气,但觉内腑一股阴冷之气,剧烈上升……他散去功力,悚然色变。

“玫瑰血神”冷冷道:“回去找我们门主吧,除他之外,无人可解,否则,再过片刻,你们会全身剧痛如割,而致疯狂……”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玫瑰血神’,我先杀了你!”

一语甫落,他突向“玫瑰血神”扑了过去,出手攻了一掌,王文青掌力尚未攻出,一声惨叫,身子平空栽了下去。

但见他全身皆抖,嘶声而叫:

“痛呀……好痛……”

“太极真君”大惊叫道:“王文青,你怎么了?……哇哟……”

“太极真君”,话犹未落,一声惨叫,跟王文青一样,全身发抖,两人哀声大叫,经脉似万剑穿割,痛得在地上打滚,其状十分骇人……

“玫瑰血神”的粉脸,突然涌起了骇人杀机,右手缓缓举了起来,向“太极真君”与王文青滚身处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