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幽灵门 > 正文 > 第七章 太极真君
第七章 太极真君



更新日期:2021-07-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王文青见邵惠雯出现,脸色大变,切齿喝道:“想不到我要找你,你自己倒送上门来!……”话犹未落,他已欺身向邵惠雯走过去。

邵惠雯冷冷一笑,正待答话,倏地——

一声暴喝:“小子,我们与你拚了!”

矮、驼二怪以闪电身法,向王文青射了过来,出手分左右攻向了王文青。

这两个矮、驼的攻势,甚为凌厉,人影一闪,掌力已经迫至,王文青断喝一声:“你们找死么?”

铁琴一挥,一招已经攻出。

这一招堪堪迫开了矮、驼二怪的攻势,可是这两个怪人此时好像拚命一般,疯狂扑击过来。

王文青杀机骤起,狂吼一声,连攻二招,击出了两掌。

倏地——

惨叫之声传起,人影乍闪而分,但见矮、驼二怪脑血飞溅,死于非命。

这只是在刹那间的事,王文青掌毙了矮、驼怪人之后,以闪电之势,射向邵惠雯。

邵惠雯对王文青的武功,也感到震惊,她冷冷一笑,道:“想不到你王文青的武功,增进了这许多!”

王文青狂声喝道:“邵惠雯,我有话问你……”

“说呀!”

“我师父‘鬼琴书生’是不是你的情人?”

“不错!”

“‘闪电人’是你第二个情夫?”

“也不错。”

“‘闪电人’是谁?”

“你永不会知道!”

“那么六部经典呢?”

“在我身上!”

“交出来!”

“只怕你王文青没有这个本事!”

“邵惠雯,父母之仇,要你血还,看招——”

“招”字出唇,他弹身一划,向邵惠雯扑了过去,出手攻出了一招。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王文青这出手一击,其势如电,一招出手,左手也蓄势待发。

邵惠雯似无心与王文青动手,当下在王文青一招攻出之际,她断剑一挥,封开了王文青的攻势,喝道:“慢着!”

王文青下意识退了两三步,喝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你如想动手,我们何不出了这里?”

话犹未落,她掠身而起,直向青龙谷外,飞身奔去。

王文青冷冷一笑,弹身追了过去。

出了青龙谷,邵惠雯才把脚步停了下来,王文青充满杀机的目光,逼视着邵惠雯……

他一步一步欺了过去,切齿道:“邵惠雯,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祭我母亲英灵!……”

邵惠雯冷冷一笑,道:“只怕先死的是你!”

王文青充满着杀机而又疯地笑了起来,那笑声是栗人的,他一敛笑容,厉声一喝:“那就试试!”

王文青厉声一喝之下,身子像旋风一般,欺了过去,以其凌厉的攻势,击出三招。

王文青此时心存杀念,出手招招毒辣,式式变化难测,邵惠雯封出了一剑,左手猝然攻出了一剑!

人影疾转,邵惠雯被迫得退了七八步。

王文青狂喝之下,扑了过去,就在王文青一扑之际,倏然——

一声阴恻恻的冷喝之声破空传来。

“住手!”

喝声冰冷而又慑人,王文青心头一寒,不由把身子收了回去,放眼一望,四野静悄无人。

他脸色一变,喝道:“什么人?”

对方传来了一阵冰冷的笑声,这笑声正跟当初他师父碰到闪电人时的情形一样……

王文青想到这里,脸色一变,脱口而喝:

“你是‘闪电人?’”

“不错!”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跳,随即疯狂地笑了起来,道:“‘闪电人’,你既然有种,为什么不敢出现?”

“现”字出唇,白光一闪,五丈之外,多了一个通体白色之人,王文青狂笑道:“‘闪电人’,我也正要找你!……”

“干什么?”

“杀你!”

“闪电人”冷冷地笑了起来,道:“你还办不到!”

“那就试试看!”

“看”字出唇,王文青身形弹起,疾如电光石火,向“闪电人”射了过去,在王文青一弹身之际,白光一闪,“闪电人”向王文青砸卷过来。

双方发动攻势,均极快速,王文青的身子,倏被一道灼势掌力,迫了回来。

白光闪处,“闪电人”又退出了一丈,喝道:“王文青,你想死还是想活?”

“死活又怎么样!”

“想活嘛,投在我门下……”

王文青冷冷地笑了起来,道:“投在你门下又怎么样?”

“共霸武林巨业!”

“可以,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把你与邵惠雯的脑袋交给我!”

“闪电人”喝道:“这么说来,你是找死了?”

“不错!”

“小子,我宰了你!”

白光一闪,向王文青射了过来。

“闪电人”身法扑向了王文青,王文青大喝一声,铁琴攻出,一掌也告扫到!

双方发动攻势,其势骇人,王文青发觉对方的掌力,灼势无比,使人难于近身。

而其身法之快,出手之奥妙,武功的确不知高他多少!

人影疾转之下,他不由被迫退了七八步!

“闪电人”阴恻恻笑道:“王文青,如非看在你还有一点利用价值,我岂会要你投在门下,你真执迷不悟么?”

王文青疾攻三掌,喝道:“是我身上一部奇书?”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到底奇书藏在那里?如再不说,我手下不留情了。”

王文青狂笑道:“你们不是说东西在我身上么,杀了我,你可以慢慢找呀……”

“找死——”

“闪电人”一声怒喝,三掌已告拍出!

王文青大喝一声,在险象环生之下,连攻两掌,这两掌虽然迫开了“闪电人”的攻势,可是他本身已心血浮动了。

倏然——

就在此时,另一声阴冷至极的冷笑之声,害告破空传来,喝道:“住手!”

喝声传来,白光一闪,“闪电人”已飘退了三丈,冷冷喝道:“什么人?”

没有人答腔!

空气在死寂之中,充满了骇人的杀机。

“闪电人”突又喝道:“朋友既然来了,何不出现?”

冷笑声起,两条黑影,像幽灵一般,轻飘飘地落在三丈之外,身形之轻快,骇人咋舌。

“闪电人”冷冷一笑,道:“原来是‘幽灵门’门人……”

王文青闻言,心头大大一震,脱口喝道:“你们是‘幽灵人’!”

“不错!”

此时此地,这恐怖的人物——“闪电人”与“幽灵人”均为王文青而出现,的确叫人心惊。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阁下所为何事?”

“找你!”

“不知有何见教?”

“‘死亡钱’在你身上?”

“不错!”

“几枚?”

“六枚!”

“交下!”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可是我又交给了别人?”

右侧的“幽灵人”栗声喝道:“交给谁?”

“主人!”

“不错,这‘死亡钱’不是有主人么?数十年前,当你们迫杀‘玄衣女侠’及一个女婴……”

“什么,她们还活着?”

“不错,都还活着?”

“那女婴……”

“现在已是小姐了,我已将这‘死亡钱’交还给对方!”

“这话当真?”

“自然是真的。”

右侧的幽灵人,冷冷喝道:“她们在那里,说!”

“她们在那里,说!”

喝话之声,充满杀机!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放心好了,她会找你们的!”

“说!她们在那里。”

“可是我不说!”

“找死么?”

王文青狂笑道:“对了!”

黑影一旋,“幽灵人”真似幽灵一般,向王文青射了过来,黑影未至,一股阴风,已告卷到。

王文青正待闪招,“幽灵人”一飘身,倏又退了回来,冷冷喝道:“我再问你一件事!”

“说!”

“你见过了‘死亡钱’上的字?”

“不错!”

“另外你是王世烈的儿子?”

“也不错!”

“这么说来,我们就不会饶你了!”

黑影一旋,闪电般地射了过来,就在“幽灵人”一闪身之下,白光一闪,“闪电人”突发动攻势,砸向了“幽灵人”。

白光黑影平空疾转,双双飘退一丈来远。

“幽灵人”喝道:“你干什么?”

“闪电人”冷冷一笑,道:“朋友,你们别搞错了,他是我要的人你们动不得一根毛。”

“幽灵人”冷冷一笑,道:“你要的人?”

“对了!”

“好大的口气……”

“这是实话,凡是我要的人,没有一个逃出我手里!……”

右侧的“幽灵人”冷冷一笑,道:“‘闪电人’,你是什么东西!……”

“闪电人”阴恻恻一笑,道:“不信,你们出手试试!”

“幽灵人”冷冷一笑,幽灵般地弹起了黑影,挟着阴风砸地,向王文青射了过来。

白光乍闪,“闪电人”挟着一道白光,向“幽灵人”弹了过去,就在“闪电人”出手之际,另一个“幽灵人”向王文青射了过来。

这“幽灵人”出手之快,无与伦比!王文青一声厉喝,铁琴出手攻出。

铁琴攻出,左手一掌,也告击出。

人影疾闪,快逾电光石火!

倏地——

一声娇笑之声,破空传来,道:“四位何以打得这和剧烈?”

娇声乍传,使动手之人,齐身飘开,王文青举目一望,但见两个蓝衣蜱女,抬着一顶蓝色的轿子,如飞而至。

这上蓝衣女婢赫然是“飞魔帮”的那两位使女,王文青一看之下,心头不由一震,暗时:“难道‘飞魔帮’也到了这里?”

心念间,轿子已到了场中。

两个蓝衣女婢看了王文青一眼,说道:“到了!”

蓝衣女婢话声甫落,轿帘掀处,一个蓝衣佳人,轻移连步,走下轿来……

蓝衣少女年在二十一、二之间,粉腮如花,明眸似秋水一般,她委实是丽姿天生,姿容倾人!

王文青看得心头一荡!

蓝衣女子明眸一发,视线突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冷冷笑道:“阁下是叫王文青?”

“对了!”

蓝衣女子启齿轻笑,道:“你那位朋友呢?”

“那一位?”

“打伤我婢女那位!”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你找她干什么?”

“杀她!”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好大的口气!”

“这是事实。”她冷冷一笑,道:“那么,你跟我走吧!”

“去那里?”

“到我们帮中!”

“你是谁?”

“‘飞魔帮’副帮主‘银罗刹’!”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到你帮中干什么?”

“这个你不用问!”

“你也是为在下而来?”

“不错。”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在下真是荣幸,有这么多武林一流高手找我,可是,你要我走,我恐怕也走不了……”

“为什么?”

“还有这些人呀!”

王文青心里清楚,以“幽灵人”“闪电人”三个人的武功而论,他均不是敌手,这“飞魔帮”副帮主也不是泛泛之辈。

如果他能激起这三派人马先火拚一场,对于自己,未尝不是一件有益之事。

是以,他激了“银罗刹”一句。

“银罗刹”闻言,粉腮一变,道:“我要你跟我走,谁敢说个不字?”

“幽灵人”冷冷一笑,道:“你算什么东西?”

“银罗刹”娇笑道:“我不算是什么东西,有种的你出手试试!”

场面杀机骤现。

右侧“幽灵人”冷冷一笑,黑影一闪,突向王文青射了过来,黑影一闪,叱喝之声也跟着响起:

“找死——”

蓝衣人影一闪,“银罗刹”向“幽灵人”迎了过去,在“银罗刹”出手之际,另一个“幽灵人”突射向王文青。

白光乍闻,“闪电人”已挡住了那“幽灵人”的去路。

四条人影,几乎同在一个时间之内,发动了攻势,疾转的身影,厉声的爆喝,交织成一股骇人的乐章。王文青倏想到了什么,一转身,喝道:“邵惠雯,你纳命吧。”

他掠身而起,向邵惠雯扑了过来!

王文青在扑身之下,在手已攻出了一掌,邵惠雯一咬银牙,硬接了王文青一击之势。

封掌接招之间,王文青右手铁琴又攻了三招。

邵惠雯一连被迫退了七八步,倏然,蓝衣人影一闪,两个蓝衣女婢突出手攻向了王文青!

两个蓝衣女婢出手之势,十分之快,王文青一声断喝:

“找死!”

铁琴一挥,两招猝然出手攻出。

就在这些人打得难解难分之际,一声蚊叫之声,传入王文青的耳中:

“你不走还等待何时?”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震,不错,如果他此时不走,以后恐怕走不了。

可是,他的仇人就在眼前,他能丢下仇人而稍然逃身?自然,这是一件他办不到的事。

那“传音入密”的声音传入耳际,虽令王文青感到了一怔,可是,他并没有离去,反而一声断喝,封出两招,挡住了蓝衣女婢的攻势,身形闪处,出手攻向了邵惠雯!

王文青此时真有拚命之势,出手一掌,便施出了全身功力所发,其威力之猛,非同小可!

倏地——

灰衣人影一闪,一条人影以闪电之势,射向了王文青,王文青在毫无防备之下,身上一麻,整个人便被带起,飞泻而去。

但觉对方起落如飞,依旧狂奔如飞。

瞬时之间,已出了数里,灰衣人终将王文青放了下来,拍开了王文青的穴道。

王文青抬眼一瞧,不由怔了一怔,脱口道:“是你?”

“不错,是我!”——

此人正是王文青曾经见过的灰衣少女,她在王文青中了“柳叶剑”之时,救过他的命。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你这是干什么?”

“救命呀?”

“救我?”

“不错,救你!”

“谁要你救我?”

王文青话落,倏然转身向来路奔去。

冷不防灰衣人影一闪,灰衣少女再度截住了去路,喝道:“王文青你找死么?”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我找死与你有什么关系?”

灰衣少女全身一颤,这一句话未免太刺伤她的自尊心了,她粉脸一变,厉声一喝:

“让你死在别人手中不如我杀了你!”

灰衣人影乍闪,倏出手打向了王文青。

右手一挥,只听叭的一声,王文青躲不胜躲地被打了一记耳光,这一记耳光打得王文青退了七、八步。

他栗声而问:“你……打我?”

灰衣少女像曾打了王文青一记耳光,感到一阵错愕,良久,她突掩面痛哭失声,喝道:“滚!滚开!”

本来,王文青的心中充满了报仇杀念,可是经灰衣少女这一哭,反而令他一怔,愕在当场。

灰衣少女的哭声嘎然而止,那苍白的脸上,现出竖毅之色,投给王文青最后一眼,突然移步走去。

王文青一愕,不由脱口而叫:

“姑娘!”

灰衣少女把脚步停了下来,回首望了王文青一眼,冷冷一笑,道:“不错,你的生死根本跟我没有关系,你要找死,我犯不着去管,你王文青请吧!”

话落,又疾步走去。

王文青又叫道:“姑娘……”

“你王文青还有什么吩咐么?”

王文青苦笑了一下,道:“多谢你姑娘上次救命之恩!”

“举手之势,何必言谢!”

王文青望着她那忧郁而又苍白的脸色,有一点同病相怜之感,他深深叹了一口气,道:“父母之仇未报,你把我带走!……”

“你报得了仇么?”

“这……”

“王文青,你别自命不凡,仗着你那一点皮毛武功就想报仇,不错,邵惠雯是你的仇人,但真正的元凶还是‘闪电人’,别的不说,你的武功是那闪电人之敌么?”

“这……”

“哼!那出现的‘闪电人’只不过是‘闪电门’的一个门人罢了,如真的‘闪电人’出现,你恐怕早巳没有命了!……”

“什么,‘闪电人’不止一人?”

“起码有数十人之多,‘闪电门’门主才是你真正的仇人!……”

王文青闻言,打了一个冷战——

如此情属实,他想报仇,岂不是比登天还难?必念及此,他不由长长一叹!

灰衣少女冷冷一笑,道:“怎么,你灰心了?”

王文青苦笑了一下,道:“灰心倒没有!……”

“那么,你叹什么气。”

“只是事情有些不如意罢了。”

灰衣少女又道:“抛开‘闪电人’武功之高,并不在你之下,这是一个事实,你敢否认么?”

“不敢否认!”

“‘飞魔帮’副帮主更是一代女魔头,其武功之高,并不在帮主之下,不管这三方人马胜负属谁,你一样逃不了。”

“这是实话!”

“假如你想报仇,就得忍一时怒火!”

王文青涩然一笑,道:“是……在下明白姑娘意思了!”

灰衣少女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望着怔怔而立的王文青,也苦笑了一下,道:“那么,你原谅我冲动打了你一耳光?”

“打得好!”

“死相!”

她笑了,笑得十分愉悦!

王文青也笑了,笑得十分苦涩。

笑容一敛,灰衣少女郑重地说道:“我想问你一件事!”

“请说!”

灰衣少女道:“你身上藏有一部奇书?”

王文青摇了摇头,道:“没有!”

“有藏珍图?”

“也没有!”

“不会吧?”

“是真的,我不骗你。”

“你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王文青一怔,道:“没有呀!”

“不会没有,百分之百是有的!……”

“你说什么东西?”

“不知道!”

王文青笑了笑,道:“是可,我身上一无所有!……”

“我不信?”

“不信?要不要我脱光衣腋……”说到这里,他突然觉得不对,脸上一红,把以下的话又咽了回去。

灰衣少女脸色一阵绯红,嗔道:“不要脸!”

王文青急得跺脚,道:“我身上真的没有嘛!”

灰衣少女沉声道:“我认为这东西在你身上是不会错的,而是你不知道……”

王文青笑了起来,道:“奇书在我身上我怎么会不知道?”

“可能不是奇书!”

“什么?”

王文青脱口而叫,惊望着灰衣少女。

灰衣少女说道:“并不是奇书!”

“是什么?”

“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证明,‘幽灵门’‘闪电人’之非得你而不甘心,据说你身上有宝!”

“宝?”

“对了!”

王文青又笑了起来,道:“我身上藏着宝?真是笑死人!哈哈哈……”

“你别笑!”

王文青一敛笑容,道:“好,不笑,不笑,你说说看是什么宝。”

灰衣少女郑重说道:“王文青,我问你!……”

“洗耳恭听!”

“你父亲据江湖传言,除了‘死亡魔姬’之外,已无敌手,是不是?”

“不错!”

“他武功何来?”

“不知道!”

“谜就是在这里?”

“我不懂。”

“你父亲是不是得到一部武林奇书或秘笈,姑且不提,但你父亲之武功来路,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由人所教!”

“这与我身上藏着宝有什么关系?”

“关系就在这里!”

“越来越神奇了。”

灰衣少女说道:“事情本来就是离奇的,你父亲武功来历如果由人所教,他必定到过一个地方!……”

“这还用说?就是不是被人所授,他同样到过一个地方才能得到武林奇书。”

“对了!”

“那又为什么?”

“而那一个地方,必然是一个异人修身之所,而你父亲呢,就是将这个地方告诉了你……”

“别胡诌了,我父亲死时,我根本还不懂事!”

“不,所谓告诉,是指那件‘宝’!”

王文青道:“你是说我父亲会将那神秘之处,留给我?”

“不错!”

“但这是不可能的,我一无所有。”

“是的,奇就奇在这里,如果这推测不错,事情又有了一个可能……”

灰衣少女话犹未落,倏然,一阵步履之声,破空传来,一个声音传来到:“女娃儿,你分析的十分合理。”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震,抬眼望去,但见那位白发老人,徐徐而至!

王文青一怔,截至目前,他还不知道这白发老人是谁!

当下忙趋前一礼,道:“老前辈,是你……”

“正是老夫。”他语锋一顿,望了灰衣少女一眼,道:“这位姑娘是谁?”

灰衣少女道:“晚辈于菁!”

“女娃儿,你刚才所言,令人佩服,王文青身上所藏的不是奇书,是一件至高无尚的‘宝’!……”

王文青苦笑道:“别诌了!”

“小子,这是事实?”

“谈出道理来。”

白发老人向王文青看了一阵,目光突落在了灰衣少女于菁的脸上,道:“女娃儿,你说事情有了什么可能?”

于菁道:“晚辈恐说错了……”

“不防事,你说说看好了。”

于菁说道:“据说王世烈自失踪到出现江湖,只有短短的六七年之间,他的武功,自是由别人所授的成份较大!……?”

“这是合理的推测。”

“那么,天下只有一个人有这个本事……”

王文青脱口道:“谁?”

“‘黑魔影’!”

王文青一愕,道:“‘黑魔影’?他也是一个人?”

“不错!”

王文青向白发老人问道:“‘黑魔影’是谁?”

“正像他的外号一样,谁也没有见过他究竟是谁,然而,他会出现,唯一看到的,只是巨大的黑影!……?”

“是鬼?”

“人!”

“这人怎么样?”

“‘黑魔影’自出现江湖,只是短短几次,而每次出现江湖,均做下了一件轰轰烈烈之事,第一次出现,他灭了‘魔海四霸’,第二次现踪,除了‘东海魔王’,第三次力戮‘阴魂教’!……”

“这被他所灭的是什么人?”

“‘魔海四霸’是四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他们为江湖掀起了一片血潮,江湖上无人对他们奈何,‘东海魔王’及‘阴魂教’想争霸中原武林,而造下了骇人的屠杀,如非黑魔影之出现,后果不堪设想!……”

王文青道:“那么,‘黑魔影’是一代武圣了?”

“不错,一代武圣,凡是武林人物,提起此人,无不肃然起敬,不过,话又说回来,‘黑魔影’只是出现江湖三次,届指算来,已有六七十年不出现了。”

王文青骇然道:“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面目?”

“不错,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面目,不过,那令人见之丧胆的‘神剑’,据闻会重新出土!……”

“神剑?”

“不错,‘神剑’,此剑前古神物,‘黑魔影’以此‘神剑’挽回了江湖数场浩劫。”他语锋略为一顿,向于菁问道:“女娃儿,你为什么说王世烈见过‘黑魔影’?”

于菁道:“老前辈,你认识‘长生老人’?”

白发老人应道:“认识,难道他活着?”

“不错,他还活着,我见过他,他说王世烈的武功,有几招与‘黑魔影’相同,而且这其中问题,甚为复杂……”

“什么复杂……”

“这事情牵涉到家父!”

白发老人及王文青同时一惊!

良久,白发老人才说道:“你说说看。”

于菁一阵黯然,道:“老前辈认识当年有一个叫‘凌波仙子’的人?”

“老夫曾经听过,但未见过此人!”

“她就是家母,她当年与‘玉面侠’相恋,未及成婚,家母已身怀六甲,这天,王世烈来找‘玉面侠’……”

王文青心头一震,道:“我父亲找你父亲干什么?”

“你父亲与‘玉面侠’是一对挚友,这是江湖人物鲜为人知之事,你父亲据说找我父亲是去寻宝,就这么一去不回!……”

王文青道:“可是我父亲却回来了。”

“事情就怪在这里,直到你父亲出现江湖,我母亲想找你父亲,可是你父亲又失踪不见了!”

“我父亲可能住在‘丽人谷’去了……”

“而我母亲之判断,我父亲可能变心了!”

“变心?”

“是的,否则,他不会不回来之理。”

王文青就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下皱了一皱眉头,道:“那么,这与‘宝’有什么关系?”

白发老人道:“如此情属实,王世烈与‘玉面侠’的确是见过‘黑魔影’,至于你身上的宝,就指‘黑魔影’身上那柄‘神剑’!”

王文青一愕,道:“我父亲得了‘神剑’!……”

“纵不曾得到‘神剑’,也知道‘神剑’之藏处……”

“我明白了,你应说我父亲将这藏珍之处,记在某一件东西上,而置于我身上?”

“不错!”

王文青苦笑了一下,道:“可是我想不出有这东西!”

白发老人说道:“武林血即起,现在,我要去查探几件事,就此走了!”

“老前辈请!”

白发老人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向王文青道:“你好自为之,说不定武林安危大任,要落在你的身上!”

“晚辈不忘教诲!”

“那么,我走了!”

白发老人弹身一飘,如电而去!

白发老人去后,王文青向于菁问道:“他是谁?”

“可能是‘太极真君’!”

王文青闻言,心头大大一震,难道这白发老人会是告诉他母亲他父亲被“鬼琴书生”所杀之人?也就是“武林三老”之中的“太极真君”?

这的确是令王文青感到竟外。

心念中,说道:“什么,他是‘太极真君’?”

“有可能!”

王文青一时怔在那里。

于菁轻轻一叹,道:“王文青,我也要走了!……”

“你去那里?”

“回家!”

“你何不与我在一起……”王文青乍觉这话有些不妥,不由把以下的话,咽了回去。

于菁苦笑了一下,道:“跟你在一起!……”

“我是说跟我在一起为武林正义奋斗?”

“只可惜你有了妻子!”

这一句话说得王文青心头一震,于菁又幽幽问道:“你爱‘地狱魔花’?”

“曾经是的……”

“现在呢!”

“过去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无法了解对方!”

“王文青,你错了,天下最爱你的,恐怕只有她一个人!”

“这话怎么说?”

“她为你……”说到这里,于菁突然止口。

王文青急急问道:“她为我怎么样?”

“这一点,你可以问问她,唉,天下间再也找不出像她那样的女人了!”

王文青茫然而又错愕地注视着于菁!

于菁道:“好好安慰她,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于菁一转身,姗姗行去!

王文青没有叫住她,他只是怔怔地注视着于菁那远去的背影,他的脑中,回味着她最后的几句话!……

是的,他想不透,也猜不出!

于是,他长长一叹,想到了自己血海深仇未报,不由有些悲伤与黯然。

突然间,他的意念有些动摇了,难道说他父亲王世烈真有什么东西藏在他的身上?

他闭目思索他身上尽可能藏东西的地方,如衣服、鞋子等,就想不出有什么东西可以藏在他的身上。

想到这里,他长长一叹,信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