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35节
第35节



更新日期:2021-07-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她感到一种危险,理智告诉她应该逃跑,但她好像喝醉了一样,迷迷糊糊地跟着他走到他车跟前。他把座位向后拉了很多,然后坐进去,示意她坐在他两腿间,他从后面抱住她,说:“别怕,只是让你听一首歌。刘德华的,很老很旧的歌了,刘德华国语也不标准,但我太喜欢那里面的词了,完全是我生活的写照,所以我百听不厌。”

    他打开音响,车里响起刘德华的:

    “寻寻觅觅,在无声无息中消逝,总是找不到回忆找不到曾被遗忘的真实

    一生一世的过去,你一点一滴的遗弃,痛苦痛悲痛心痛恨痛失去你

    也许分开不容易,也许相亲相爱不可以,痛苦痛悲痛心痛恨痛失自己

    情深缘浅不得意,你我也知道去珍惜,只好等在来生里再踏上彼此故事的开始

    生生世世,在无穷无尽的梦里,偶而翻起了日记翻起了你我之间的故事

    一段一段的回忆,回忆已经没有意义,痛苦痛悲痛心痛恨痛失去你

    也许分开不容易,也许相亲相爱不可以,痛苦痛悲痛心痛恨痛失自己

    情深缘浅不得意,你我也知道去珍惜,只好等在来生里再踏上彼此故事的开始”

    他让反反复复地放了很多遍,跟着唱了好几遍,总是把“你一点一滴的遗弃”换成“我一点一滴的遗弃”,然后他把头埋在她背上,沉默良久,她只觉得背上热乎乎的,不知道他是不是哭了。

    “我们到湖边去吧,车里太闷了。”他说,带着她又回到湖边坐下。

    “你困不困?”他问,“困的话,我就抱着你睡一会。我不想回到我的酒店房间里去,就想跟你在这里坐一夜。今生永远也不会有机会这样在一起了。”

    她说:“为什么这样说?你知道我学校,以后你可以来找我。”

    他笑了笑说:“我也想那样,但是——,如果你知道我有多坏,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那一夜,他们就在那湖边相拥而坐,他讲了一些他自己的事,但看得出,他把太不能入耳的东西都省掉了。他要她把她这几年在B大的学生生活都讲给他听,一点一滴,都讲。不论她说到学校的哪栋楼哪个湖,他都知道,都要打断她问一下:“是不是湖西面的那栋红色的大楼?”“是不是化学系边上的那个小花圃?”

    “你怎么对B大这么熟悉?”她好奇地问,简直怀疑他这些年就是在B大读书。

    他笑着说:“因为B大是我的梦中校园呀,下一辈子我会去那里读书的,你也要再读B大,听到没有?不过你要是想换个学校也行,但你一定要早点告诉我,免得错过。”他听她说她想出国,叹口气说,“那就越来越远了。灵魂要不要签证?”

    他这样谈到下一辈子谈到灵魂的时候,她有点怕,不知道他在转什么念头。他把她抱在怀里,象抱一个小孩子一样:“你明天还要上班吧?那你睡一会吧,我不会侵犯你的。”

    她笑了笑,没啃声。

    “我只想吻你一下,”他用手沿着她的嘴唇描绘着轮廓,说:“我从来没有吻过任何一个女人的嘴,我没有跟任何人接过吻,我跟她们做,但我不吻她们,所以我的嘴是干净的,是我身上唯一一个干净的地方,可能内心深处是把这个部位留给你的,知道会有这一天——”他说着,吻在她嘴上,用舌头轻轻挑开她的唇和齿,把他的舌头伸进她嘴里尽情地横扫,尽情地吮吸。她有点眩晕,有点不知所措,只是由着他吻她,感觉他好像要把她的内脏和灵魂全都吸空一样。

    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激动,好像很想他有进一步行动。她想起他刚才说的他那少男的梦想,就是想让她亲口恳求他跟她做爱,于是她抓住一个机会,喘息着说:“你要是想的话,我们回车里去——”

    他微笑了一下:“谢谢你,你圆了我少男时代的梦,终于亲口说了这句话,不过,”他摇了摇头,“这就够了。我是一个很肮脏的人,还是让这个世界剩下一个没被玷污的女孩吧,留给你一个纯洁的记忆,也留给我一个纯洁的记忆。”然后他小声唱道:

    “情深缘浅不得意,你我也知道去珍惜,还是等在来生里再踏上彼此故事的开始。”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见过他。他没有留给她电话号码,也没有跟她联系。他知道她的学校,如果他想找她,他一定能找到她。她不知道他在哪里,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她担心他那天是有意去那家酒店,专门跟她告别的。

    她的心还很年轻,生活也很繁忙,不至于总是担心他,但有时候想起他,她会有一种深深的歉疚,一种在强大的命运面前无力抗争的无助感。她很想帮他,让他脱离那种生活,但他已经变得太陌生了,他讲的他这几年的生活,使她有一种惧怕和厌恶感。有一段时间,她甚至担心峰会有艾滋病什么的,她听说艾滋病是可以通过接吻传播的。虽然她觉得这样怀疑他不好,但她还是跑到医院检查了一下,发现没事才放了心。她很担心峰,像他那样生活,即使不染上艾滋病,恐怕也不会活太久。

    她知道中国现在有很多男人都是过着峰那样的生活,而且为此骄傲,一边做着违法的买卖,一边尽情玩弄女人,一心想着的就是这一生能玩多少女人就玩多少女人,向人吹嘘的就是自己又上了某某某,总共上了多少多少人。

    她把这个故事源源本本地写下来,用“耳边语”发给楚天,希望他能把峰的故事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警醒他们,不要害人害己。不知为什么,在楚天面前,她一点也不为自己的隐秘的思想或感情害羞,她觉得他能理解她,他会耐心地倾听,善意地开解,象一个父亲兄长,象一个良师益友。

    她也简单地写了一点“那个男人”的事,因为她认为峰之所以有今天,是“那个男人”造成的。如果没有“那个男人”的风流韵事,就不会有班主任的说教。没有班主任的说教,她就不会断然不理峰,那么峰的成绩就不会滑坡,他就会考上一个很好的学校,成为一个好人。她告诉楚天,说峰的事是她心上的一个重负,想到他,她就觉得是自己间接地毁了一个人。

    过了一天,她收到楚天的回信:

    “被你和峰的故事深深感动了。你的文笔很好,故事也很动人,我不可能写得比你更好了,因为这是你亲身的经历。你可以把人物名字换一下,把这个故事贴出去。一定会有很多人爱看这个故事,并从中吸取教训。如果能联系到峰,可以先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你不要太自责,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你所做的应该说是最好的决定,即使没有班主任说的那些话,高中阶段还是应该以学习为主的。如果你们那时就开始谈恋爱,可能不光不能挽救峰,还会把你也贴进去了。不要老是为这件事内疚,因为内疚已经不能改变什么,只会给你自己造成精神负担。任何一种情感,一旦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都是危险的,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峰说得对,人人都可能失恋,但不是人人都自暴自弃的,人应该对自己负责。面对他人的过失,社会的不公,命运的打击,我们不应该用毁坏我们自己的生活来报复、来回击,因为自暴自弃不能解决问题,也不能报复命运或者给我们带来痛苦的人。也许最好的报复是更好地生活,生活得更好。

    想起一个笑话,有一个祖父责打孙子。祖父的儿子,也就是孙子的父亲看见了,不知怎样惩罚自己的父亲,于是抓起棍棒,猛敲自己的头,恨恨地说:你打我的儿子,我就打你的儿子。

    可能我们在很多时候就象这个用棍棒打自己头的儿子。”

    她看了他的回信,特别是那个笑话,开心地笑了,她觉得他说得很对,自暴自弃不能报复伤害我们的人,只能是毁掉自己。内疚于事无补,只能是加重自己的思想负担。她想起他说的有关情感的那句话:

    “任何一种情感,一旦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都是危险的,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这句话象警钟一样在她耳边敲响。她想,我对JASON的感情,可以说是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了,我得想办法自拔,不然的话,会毁了我自己的。不过当她这样想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现在好像已经不那么眷恋JASON了。很多时间和精力都用到上网看,跟贴,写“耳边语”,与洁心讨论楚天和他的小说上来了。她警觉地想,我是不是又迷上楚天了?会不会搞得一毒未解,又中一毒?

    这一段时间,她几乎没怎么见到JASON,只有两次,在理科图书馆碰见过他。她因为每天都想第一个看到楚天的小说,坐上沙发,而洁心又总是在用那台电脑,她就跑到理科图书馆去,那里有一台电脑上装着中文软件。她是偶尔发现的,自从发现后,她就总是跑去用那台电脑。有时已经有人在用了,如果是男生,她就妩媚地对他一笑,请求跟他换一台,一般都能成功。如果是女生,情况就复杂一些,别人不吃她那一笑。她只好低三下四请求跟别人换一下,别人一般是会跟她换的,有的也免不了象看神经病一样地看她一眼。

    有一天早上她去的时候,发现那台电脑又被人占了,她正想上一个妩媚的微笑,却发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JASON,她不好意思献上那个假惺惺的笑,很尴尬地僵在那里。他看见是她,对她说:“你好,这么早?”见她没走也没说话,只怔怔地望着他,就笑着问,“怎么啦?象见到鬼一样。”

    “噢,我——本来想跟你换台电脑,但是。”

    “你想用这台?行,没问题,我马上LOGOFF。”他说着,就退出来,把位置让给了她。

    她很感激地对他一笑,坐在他让出来的位置前,马上打开,开始看之前,先望了一眼JASON远去的背影,不知为什么,觉得很羞愧,好像在背着自己的男朋友跟别的男生鬼混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