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34节
第34节



更新日期:2021-07-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那是她跟峰的一段故事。自从高考后的那个暑假亲眼看见峰有了女朋友后,她就以为两个人的故事已经彻底结束了。在B大读了几年本科,虽然年年寒暑假她都回家过,也拜访一些同学,但好像从来没有跟峰遭遇过。

    没想到读研究生的时候,有一年夏天,她在B市一家公司做夏季工,却遇到了峰。那是在公司一个小头目的生日晚宴上,她也被邀请了,生平第一次去了一家很豪华的酒店,小头目请了十来个人,点了一个包间,CAROL还被安置坐在那个小头目的身边。席间,她出去上趟洗手间,正准备回到包间去,却听得有人在叫她:“李竟成,竟成!”

    她回过头,看见一个瘦高的男生,很时髦的那种,拿着手机,似乎正在跟人通话,她认出他是峰,不由得惊喜地叫道:“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那个晚上,他们两个人双双逃离了自己的晚宴,他开着车,把她带到一个她说不上名字的湖边。他们坐在湖边的柳树下,两个人坐得很近,她能嗅到他身上的烟味,某种香水味,可能还有酒味。她有点迷醉,小声问:“那个静呢?”

    “哪个静?”峰仿佛一个心不在焉看连载已经看到第五十集的人,突然被人问起第一集的情节一样,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就是你的那个女朋友静,高考那年的暑假——”

    “噢,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你们女生记忆力真好。”

    “为什么跟她分手了?”

    峰冥思苦想了很久,说:“真的不记得了。谁还记得那么久以前的事?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但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了。”

    她觉得峰变了很多,但她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事还是坏事。两人谈了一会,她知道峰大学还没毕业就开始办公司,因为那个“破学校”,读不读都无所谓。他父亲在省里市里还有些关系,所以公司办得还算红火。最近在B市打点业务,呆了一个月左右,明天就回去了。今天跟几个生意上有来往的人出来吃饭,碰巧遇见了她,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看到你就想起了我青涩的初恋,”峰有点怀旧地说,“那时候真是纯洁啊!喜欢你,但不敢说,看见你就像看见了女王一样,恭恭敬敬,目不斜视。”

    “那现在呢?”她好奇地问。

    “现在?还是很喜欢你,不过不仅把你当女王,也把你当女人看待了,女王也是女人,对不对。你成熟了很多。”他瞟了她一眼,她觉得他那眼神很难定义,似乎是盯着她的胸脯,又似乎是盯着别的什么地方,有点象挑逗,但又象是买卖人在看货估价一样。

    她还没想明白,他已经抱住了她。她没有试图挣脱,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就是喜欢他的,而且他刚才也说了他一直是喜欢她的。好像有点青梅竹马的感觉,至少两个人还有过一个共同的“那时候”,比那些后来偶尔碰到的人多一点亲切感。

    他抱了一会,就很霸道地把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轻轻地揉捏她的乳房。她觉得这好像太放肆了,才第一次,让他抱了就已经太快了,现在还这样。她挣扎着要把他的手从衣服里拉出来,但他不让,一只手紧紧地搂着她,另一只手就赖在她衣服里揉她摸她,最后还把力量都集中到乳头上去了。

    他嘻嘻笑着说:“你们女孩子最喜欢这个了,不是吗?虽然嘴里说不要不要,心里是很想要的,对不对?我这样摸,你应该是很舒服的吧?”

    她被他这种腔调惊呆了,他怎么变成这样?完全是一付调戏良家妇女的小流氓腔调。她又挣扎了一阵,仍然挣脱不了他,而自己在他的搂抱抚摸下,倒是真的有点软绵绵的感觉了,也就随他去了。

    他摸了一会,就得寸进尺地把手伸向她的裙底,她用两只手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得逞。两个人就像扳手腕一样僵持不下。

    他一边跟她扳手腕,一边仍然笑嘻嘻地说:“读高中的时候,看过一本曾经被认为黄得不得了的小说,叫,在我们父母那个年代是手抄本,但我看的时候,已经是打印的版本了。也是在一个湖边,故事里的那个少女,被她男朋友摸得春水泛滥,湿得稀里哗啦。我高中时代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那样摸你,一直摸到那个骄傲矜持的你求我跟你做爱为止。我在心里想像了很多遍,每次都把自己想得情欲高涨,打手枪了结。你没想到那时的我,竟然会有那么肮脏的想法吧?其实高中男生普遍都有遗精手淫史了,只是你们女孩不知道罢了。”

    “你今天喝多了,”她厉声说,“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别这样,”他继续着他的未竟事业,不羞不恼地说,“我是想为你服务,也想实现我少男时代的梦想。我一直都是喜欢你的,把你当女王的,现在你既是我的女王,又是一个女人,我用为女人服务的方式为女王服务,女王还不肯赏脸吗?”

    她奋力推开他:“如果你真是喜欢我的,那就请你尊重我,我说不要就是不要。你不要再打什么主意了。”

    他悻悻地松开手,仿佛不解地问:“我打什么主意?我真的只是想让你爽一下,你以为我自己有什么企图吗?我什么企图都没有,不信你可以检查一下。”他硬性地拉过她的手,放在他那个部位,她惊异地发现他没撒谎,那个地方的确是软绵绵的,水波一般,波澜不惊。

    “你——?”她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什么,我没什么不正常的,不是GAY,也不是你没魅力,只是我玩太多了,没有超强的刺激不会有反应了。”他似乎有点垂头丧气地说,“在生意场上混,自己又没什么约束,什么都干。不过你放心,我没有染上过病,在这方面我还是很注意的。只是A片看得太多了,上过的女人太多了,被那些鸡们调教得太出色了,稍稍一点刺激已经不能激发我了。这也算人生一大悲哀吧。”

    她象听天方夜谭一样,惊讶得嘴都合不上。

    “我好喜欢你这样清纯天真的女孩,真的,”他有几分诚恳地说,“看到你,我就想到我也曾经是个清纯的男孩,不知道怎么几年之间,我就成了这个样子。可能再玩几年,我对女人就彻底失去兴趣了,那时我就去死了吧。”

    “你不能这样下去,你应该——”她试图劝说他,但她也不知道他应该怎样。

    “如果我那时考上B大就好了,”他有几分憧憬地说,“那我就会跟你在一个学校,我就会好好读书,现在可能也跟你一样,念研究生了。那样的话,我会是一个很好的人,追你,做你的男朋友,一生爱你,一生只有你一个女人。可惜我那时成绩一下子就垮了——”

    她想起他成绩垮下去的原因,很抱歉地说:“是我那时太偏激了,听班主任说怕我走我父亲的老路,同时玩弄几个男生的感情,我就一刀切了。”

    “不,还是我自己没有毅力和勇气,人人都有可能失恋,但不是人人都自暴自弃的。”

    她看他那样遗憾又自责,不禁涌起一股怜爱,伸出手,抱住他:“也许现在还不晚?也许——”

    他象个孩子一样把头埋在她怀里,很久才说:“现在是来不及了,我怎么样努力,也赶不上你了,我们走了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我已经没法离开我现在的生活去过你那种生活了。我也不希望你离开你那种生活来过我这种生活——”

    她不知道对他说什么,只是在心里痛恨“那个男人”,觉得是因为他才毁了峰,也毁了他们之间可能有的一段动人心弦的爱情的。

    他看着她说:“刚才在酒店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发现自己居然又有了很久以前才有过的那种冲动,那种只凭视觉和意念就能激起的冲动,这是很久很久没有过的了。可能每个男人都一样,刚开始的时候,光凭视觉听觉意念就能激起冲动,然后就得靠触觉才行,再然后就要靠很强的刺激,或者——伟哥,滥交滥玩的坏处就是未老先衰,未老心衰,心衰了,就没兴趣了。”他拉过她的手,放到他那个部位,她感到一种不太坚硬的勃起。“你看,它对你还是有反应的,心还没有完全衰掉……”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没有把手抽走,而是仍然放在那里,他一直望着她,她感到那个地方变得越来越硬。她不禁想,他是不是在用这段演说来勾引我?

    “到我车里来。”他说,拉着她的手往他停车的地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