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36节
第36节



更新日期:2021-07-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另一次遇到JASON也是在理科图书馆。那天早上,快到楚天上贴的时间了,她才有空,所以飞一般地跑到理科图书馆去抢那台有中文软件的电脑,还没走到那台电脑前,就看见了JASON,坐在靠墙的一个桌子跟前,在用他自己的LAPTOP。她知道图书馆有WIRELESS网,学生可以带上自己的电脑在那里上网。但她的电脑比较重,而且她的无线网卡好像有点问题,总是用着用着就会断掉,很烦人,所以她一般懒得带去。

    她走过去跟他打个招呼:“MORNING!”

    他好像正在专心致志地干什么,听到她的问候,吃了一惊,但马上就镇定下来,笑着问他:“怎么,又要去抢电脑?”说完他向那台电脑的方向望了一下,说,“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别去赶走人家了,你等一下,我把我的电脑给你用。我可以去外面抽支烟。”

    她很高兴地点点头,站在旁边等。他很快退出来,把座位让给她,说:“你用GUEST账号可以进去,不用密码。”

    她迫不及待地LOGIN,找到IE,来到。

    已经进入了上半部分的高潮,楚天在写一段爱情故事,虽然他自己说他是个“爱盲”“情盲”,吆喝着要请人来写这段,但等他真的写起来,却写得非常动人,有个网友评价说是“语调平淡,但极为缠绵”。这是楚天说故事的特点,他仿佛只是淡淡讲来,但人物一个个呼之欲出,跃然纸上。

    爱情故事发生在柳青和她隔壁住的一位帅哥之间,帅哥名叫辛明。虽然作者没有正面描写这位帅哥的长相,但通过柳青的视线,CAROL看到一个高大英俊的帅哥,会用小提琴拉哀婉的乐曲,非常的温柔细腻,善解人意,而且用情深而专。人帅,心善,情专,这基本上是CAROL理想中的白马王子形像,所以她对这段故事特别喜爱,常常是一集要连读好几遍,有时还回过头去读前面读过的。

    读着辛明,她眼前浮现的却是路伟,胡子刮得光光的,下巴泛青,风度翩翩,善解人意。楚天说过,这段爱情故事基本是真实的,早在十年前,柳青的一个学生就写过这个故事,发表在国内某杂志上。辛明比柳青大一轮,按那样推算,故事发生时,辛明是三十多岁,到现在,辛明应该快五十岁了,跟路伟的年龄很相似。她想,很可能静秋就是柳青的原型,而路伟则是辛明的原型,但她觉得JASON不象是郑平的原型。

    CAROL知道这样猜测很好笑,不过看故事的人看得太投入,就难免会抓些自己身边的人对号入座,或者就自己跳进座位里去了。

    她喜欢看两类故事,一类是她从未见过、听过、经历过的人和事,她喜欢那种新奇感,而且能增长知识和见识。另一类是跟她自己的经历、好恶、看法相似的故事,她会产生一种认同感,觉得特别亲切,原来世界上还有很多人跟我有相同的感受和心情啊。

    新奇感和认同感,这是她看小说的两大动力。

    她看就是因为有一种认同感,柳青的很多心思和体验都是她的心思和体验。憧憬缠绵悱恻的爱情,喜欢英俊潇洒温柔深情的男生,这正是她和柳青的共同之处。所以柳青的那些喜怒哀乐,她都能体会。刚好柳青对辛明的那份爱,又象极了她对JASON的爱,不同的是柳青是已婚的,而辛明未婚。那种可望不可及的痛苦,就像是楚天问过她的心情后才一点一滴地写下来的一样。

    今天这一集,写到辛明要从柳青隔壁搬走了,临走前他送给柳青一支笔和一盘磁带,作为对柳青送他被套和枕巾的回礼。磁带上面有他自己创作并演奏的。等他走后,柳青看到那支笔上刻着“随缘”二字。她听着,感觉到这是辛明在委婉地告诉她,他们两人之间没有缘分,所以叫她随缘,不要强求。柳青很难过,但她不怪辛明,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已婚身份使他不能爱她。

    紧跟着的一段文字很美,CAROL读着,眼泪涌了上来:

    “她听着‘海的女儿’,觉得自己轻轻地飞起来了,飞出自家的窗口,飞过月光如水的校园,飞到他的家,轻轻地落在他的窗台上,隔著玻璃,看他熟睡的脸。她能看见他静静地躺在床上,睡得很安详,一只臂膀向外伸著,仿佛在等待他心爱的女人来躺在他臂弯里。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做他臂弯里的那个女人了,就满足于这样悄悄地守候在他的窗口,没有语言,没有动作,甚至也没有眼泪,就这样静静地、不倦地看他熟睡,一直到皎洁的月光慢慢退去,第一抹曙光悄悄来临……”

    她想到自己也曾有很多夜晚,就像柳青一样,乘着幻想的翅膀,飞向JASON,伫立在他的窗台边,看他熟睡,此情此景,真的象是楚天为她写的一样。她忍不住自己的眼泪,急忙拔下插头,抱着电脑向那排单间阅读室跑去。

    这是一些四平米左右的小房间,供特别需要安静的学生在里面看书用的,有一个桌子和一把椅子,刚好供一个人使用。CAROL进了其中一间,把门关上,又把这集看了一遍,深深地感受到柳青当时的心情。自己心爱的人搬走了,爱情也成了泡沫。那是怎样的一种痛!

    她觉得楚天一定是在什么地方,悄悄地观察她,才会这样清楚细腻地描绘出这一切。也许他是飞翔在天空的天使?看到她为爱情这样受苦,特地写出来让她明白这世界上有人能体会她的心情的?

    她知道,最可能的解释是,楚天写的是他认识的某个女孩,跟她一样,这样痴傻地爱着一个可望不可及的男人,就像“海的女儿”,怀着一腔无法言说的爱,默默的,悄悄地爱着那个注定要娶别的人、注定要让她化成泡沫永世不得复生的人。其实古往今来,古今中外,该有多少痴情的女孩经受过同样的痛苦!

    她边看边流眼泪,没有注意到JASON已经找来了,站在门边,从门上的玻璃窗看着她。过了一会,他敲敲门,推开一道缝,递给她一些TISSUE。

    她很不好意思地把他让进来,他关切地问:“怎么啦?”

    她用他给的TISSUE擦一把鼻涕眼泪,自嘲地笑了笑说:“没什么,看小说看得太投入了。”

    “看书掉眼泪,替古人担忧?什么小说,看得你这么伤心?”

    她指指电脑屏幕说:“,不过你不要真的以为没故事,其实是很有故事的,特别是这段爱情故事,看得好多网友都爱上里面的男主人公辛明了,其实是爱上作者楚天了,都说写得出辛明的人比辛明更辛明。”

    他怜惜地看着她,担心地说:“你没听说过,‘故事故事,是假的不是真的’?你看别人的故事都这么伤心,那要是自己的故事,怎么办?”

    “就是因为联系到自己,才会这么伤心嘛,”她看了他一眼,觉得他肯定不知道她在说谁,于是怨尤地说,“可惜的是男主人公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女主人公的这份情,你们男生都是一些傻呆呆的家伙,别人女生为你们流泪,你们一点都不知道。”

    “WOW,一杆子扫落一船的人。都怪这个什么辛明,连累了所有男生。说,你想怎么处置他,我帮你把他处置了。”

    她破涕为笑,嗔道:“你刚才还说‘故事故事,是假的不是真的’,辛明只是一个故事里的人物,你怎么处置他?你把他从故事里揪出来暴打一顿?”她想他可能根本没看过这篇小说,不然他就不会想到要“处置”辛明这么好的人了,她问,“你看过这篇小说没有?”

    “我早就过了看爱情小说的年龄了。”

    她嘲笑地说:“你们男生可能从来就没有看爱情小说的年龄,你们只看武打小说。你们只关心那些远在天边、远在古代的事情,近在眼前的反而看不见。”

    “远在天边的事跟我们没有直接关系,关心一下,凑个热闹,无伤大雅。眼前的事,如果无能为力,只好视而不见。你今天没课?”

    她看看表,说:“完了,我上课要迟到了。谢谢你的电脑,我上课去了。对不起,让你到处找我。”

    那天上课的时候,她还在想着小说的事。上半部快完了,楚天说写完上半部他得去“砍两个月柴”,然后再来写下半部。她听到这个消息,很难受,就像当时听说JASON下学期不教课了一样,惶惶不可终日,不知道没有的日子怎么熬得过。后来她发了“耳边语”给楚天,问他这两个月还会不会查“耳边语”,他说会,她才觉得好过了一点,因为她至少可以跟他通通“耳边语”,知道他在哪里,不至于象断了线的风筝,要飘走两个月,还不知会不会真的飘回来。

    她想起在网上看到过,楚天尚未结婚,是七十年代出生的人,那他最多也就35岁,比JASON年轻。她觉得象楚天这样的人,应该比JASON更细腻,因为他对女性的心理这样了解,应该用不着别人点醒,就能看出女孩心思,属于心有灵犀一点通那一类的。

    JASON在这方面就比较差一些,他对人的温柔和关心只限于表面,只限于实际生活中的需要,而不是感情精神上的需要。需要帮忙的,他就去帮,但他帮的时候,却没有感觉到别人对他产生了依恋和爱慕,可能他根本没注意到被帮的人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性别的。

    她觉得应该把注意力放到楚天身上,因为他不象JASON,是个有妇之夫,至少爱楚天不会有犯罪感,而且他比JASON更关注人们的心灵和精神,应该可以做SOULMATE。只不知他长得帅不帅,他自己在网上说自己“形像猥琐不堪”,有个网友在网上问他要照片,他回说“只找到几张猥琐的,还没到不堪的地步,努力ING”,几乎把她笑晕了。

    但她不相信他真的长得“猥琐不堪”,都说文如其人,一个写得出那么优美动人的文字的人,不可能是形像猥琐不堪的。如果楚天长得象JASON这么帅就好了。她转而又想,算了算了,还是不要长这么帅吧,楚天的文采与智慧,加上JASON的外貌与温柔,那我还活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