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21节
第21节



更新日期:2021-07-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CAROL老是觉得这件茄克应该有个什么故事,可以解释掉JASON是已婚这个事实。他不可能是一个已婚男人,怎么可能呢?难道帅一点的男人就只能是别人的?难道懂得关心照顾人的男生就一定是已婚的?有没有可能是别人的茄克,送给他穿的?不过这个理由好像很牵强附会,谁会把自己孩子挣来的光荣送人呢?再说JASON也不会穿别人的旧衣服呀。

    那就退一步,假设他是结了婚的,但他可能离婚了,或者妻子去世了,只留下一个孩子。她觉得猜他妻子去世了有点不大好(愿他妻子在天之灵安息),但有孩子不等于有妻子,这一点是说得过去的吧?如果是那样,那他还是AVAILABLE的。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连一个带孩子的鳏夫都能降格相从,不由得叹道:成成,怎么沦落到这步田地!

    刚感叹一下,马上又想,不过他不是一般的鳏夫,他是一个又帅又温柔的鳏夫,所以还是值得的。不管怎么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亲眼看到他有妻子孩子,我不能相信JAOSN是个有家室的人,不要搞出冤假错案,我党的政策是绝不放过一个坏人,也绝不冤枉一个好人,要重事实,重证据。

    星期五的晚上,JASON打电话来,问CAROL明天要不要跟他的车去WAL-MART买东西,说那是个超市,吃的穿的用的都能买到。如果去的话,他早上十点开车到她住处来接她。他还说,你问问冯超要不要一起去。

    CAROL赶快回答说:“我去。”想了一下,觉得把冯超拉上可以壮壮我方的气势,又大包大揽地加一句,“冯超也去。”她有把握冯超肯定会去,一是他没车,也需要有人载他去SHOPPING,而是他听说她去,他肯定会去。

    她想,明天他妻子孩子会不会也一起去啊?如果也去,那看着他们一家亲亲热热多难受。但她又忍不住想看看他妻子是什么样的,看看到底什么样的女人能拥有这样的男人。完全是在下意识里,她有一种希望,希望他的妻子很老很丑了。她也搞不清这样希望有什么用,难道希望他抛弃他的妻子来爱我?如果他能抛弃又丑又老的妻子,那等我老了,他不一样可以抛弃我?

    星期六早上,CAROL很早就醒了,可以说昨晚一夜都睡得不踏实,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起来后,就吃点早餐,然后开始打扮,一边打扮一边想,他妻子肯定是那种有成熟风韵的女人,一是年纪到了成熟的阶段,毕竟是一个中学生的妈妈了嘛,但愿她已经熟透了,熟烂了;二来JASON肯定喜欢成熟的女人,因为他自己就很成熟,不毛躁。不过,按性格互补的说法,他应该喜欢天真烂漫的小女孩。

    她拿不定主意到底应该穿成什么样子的,是成熟一点,跟他妻子拼成熟呢,还是穿得青春一点来显得他妻子人老珠黄呢?想来想去都拿不定主意,最后想烦了,破罐子破摔,管他呢,反正他都已经结婚了,打扮成什么样子都是白搭。我就是我,比输了比赢了,她都是她的妻子,而我只能是我。

    快到十点的时候,她听见汽车开进DRIVEWAY的声音,从窗口向外望去,看见JASON和一个十多岁的女孩下了车。她觉得自己象泄了气的皮球。真的是有个上中学的孩子,没戏了,现在就看他妻子还在不在人世了。

    她和冯超都迎出去,JASON给他们介绍说:这是SarawithoutH。这是Carol。这是Chao.

    冯超更正说:“别叫Chao,听上去象Ciao一样,叫我Simon吧,”然后又好奇地问那小女孩,“你为什么叫SarawithoutH?”

    Sara撒娇地擂了JASON一拳,跳到一边去了。JASON解释说,SARA小时候,一说自己的名字,别人就问她withorwithoutH?把她问烦了,所以每次自我介绍就自己加上一个尾巴:“I-mSara,withoutH.”

    CAROL问:“她会讲中文吗?”

    “她听得懂,但不肯讲。小孩子就是这样,她生活的那个环境都是讲英语,她如果讲中文就不合群,所以不肯讲中文。你们准备好了吗?我们走吧。”

    坐进车里,CAROL问坐在前排的SARA:“你妈妈呢?她怎么不来?”

    “She-sinDC.”

    CAROL有点没听明白,JASON笑着解释说:“她妈妈是个忙人,到华盛顿开会去了。”

    SARA抗议说:“WhydidyousaymyMomisblind?”

    JASON笑起来,解释说:“这个忙不是blind,是busy.”然后讲起SARA的一个典故,说她因为不认识汉字,所以分不清一些同音的字,喜欢乱用。有一次送她去一个教堂,只有她知道路,所以一路上都是问她怎么走,她总是说Followyournose,大家都不懂,最后才搞明白她说的是“笔直走”。

    CAROL看到JASON这样如数家珍地讲SARA的故事,突然想起了妈妈和“那个男人”,她记得他们也是这样的,总是很骄傲地向别人讲她的一些区区小事,有时连她自己都听厌了。也许在父母眼里,自己的小孩是世界上最可爱最聪明的,自己小孩的一点一滴都是具有历史意义世界意义的,都值得大书特书,大讲特讲,也不管听的人感不感兴趣,想不想听。

    她看到JASON这样爱他的女儿,就想他一定也是很爱他妻子的。听人说一个男人如果还爱他的孩子,那他就或多或少还爱着他的妻子。没有妻子,哪来的孩子?而且两个人造出孩子,等孩子出生,养孩子长大的情景永远都会留在夫妻两人的记忆里,是两个人永远的共同话题。“你还记得不记得呀,儿子小的时候……”“你还记得不记得呀,我怀女儿的时候……”

    SARA并不是很像JASON,但很漂亮,有点象国内的某个影星,可见他妻子也是很漂亮的了。

    到了WAL-MART,SARA就去推了一辆车,交给爸爸,然后自己爬进车里坐着,让他推。CAROL看见JASON好脾气地笑笑,摇摇头,无奈地说:“没办法,惯坏了。你们自己推辆车吧,她有个同学过生日,我们要去那边买点礼物,你们先去买东西,待会我们在门厅里碰面。”

    CAROL看见他们父女俩说着笑着走远了,情绪很低落。冯超已经推来了一辆购物车,见她呆呆地望着那两父女,建议说:“你也坐车里,我来推你。”

    她被他的话惊醒,定了定神,无精打采地说:“算了吧,一把年纪了,还作精作怪?”

    “这是美国,怕什么?在美国这种地方,无论你有多怪,你都可以找到比你更怪的人。”

    她没再说什么,只抓过购物车,仿佛找个支撑的东西一样撑住自己免得倒下,然后漫无目的地跟着冯超走。冯超象小孩一样,蹦蹦跳跳,有时还倒退着走路,好跟她说话,显得很高兴。她知道他愿意跟她在一起,也很感激他,甚至想,听人说忘掉一桩爱情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陷入一场新的爱情,也许我应该开始爱冯超,那样我就可以忘掉JASON了。

    她很伤感地想,一切都摆在面前了,JASON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他的妻子肯定很能干,到首都开会去了。他的女儿肯定很聪明,因为是全校优等生。他去机场接我,只是帮帮新生,跟他去接那个访问学者没有两样。她心里涌起一种熟悉的痛感,就像她小时候听妈妈说她是从垃圾箱里捡来时感受的痛一样。

    回到家,她蒙头睡了一觉,觉得好点了,就把新买的电话安上,给妈妈打个电话。母女俩聊了一会,她央告说:“妈妈,讲讲你跟他的事。”

    她听见妈妈在电话里楞了一会,说:“我跟谁的事?我跟你爸爸的事?成成,你想听什么?我都跟你讲过了。”

    “就讲讲他是怎么爱上你的吧。”

    妈妈迟疑了一会,小心地问:“成成,你没爱上一个有妇之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