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22节
第22节



更新日期:2021-07-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你在说些什么呀!我怎么会爱上有妇之夫呢?”CAROL硬着嘴说,“才来了几天?人都没认清楚,哪里就谈得上爱?”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妈妈说,“有妇之夫不要碰,但合适的、未婚的还是应该考虑的,女孩子在你这个年纪不抓紧,以后就更难碰到合适的了。到了二十七、八岁,年龄上相当的男孩就只是一些被人挑剩的了,要不就是离过婚的。那个江成怎么样?我觉得他这个人还不错,他多大了,学什么专业的?”

    CAROL想,妈妈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也就是听我在电话里讲了一下他接机的事,就觉得他不错了,这样的丈母娘,也太容易讨好了吧?“别提他了,他女儿都上中学了。”她没好气地说。

    “噢,是这样。”妈妈有好一会没说话,“成成,对这种人,一定要敬而远之,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跟他有任何接触。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只要不见到这个人,过一段就忘了。”

    CAROL生气地说:“我又没说我喜欢他,什么忘掉不忘掉,听你那口气,好像我已经不能自拔了一样。”

    妈妈小心地说:“不是说你不能自拔,是提个醒,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有主见,你不会像我那时一样,被你爸爸的外表迷惑了。我只是想说,现在这个时候最关键了,走对走错就是这一步。”

    她想,妈妈凭什么把JASON跟“那个男人”相提并论呢?JASON并不是个只有外在美的人,他内在也很美的,他那么乐于助人,对人那么关怀备至,对女儿那么宠爱,绝对不是“那个男人”那样的花花公子。但想到他不是花花公子,又觉得很绝望。如果他是花花公子,那还有点希望,既然他不是,那他就永远只能是别人的老公了。

    两人沉默了片刻,CAROL问:“你说他那时一直是克制自己的,你怎么知道他对你是有感情,只是克制着自己呢?”

    “成成,你——,你这是——,”妈妈担心地说,“你说没陷进去,可你——”

    “算了,随便问问,不方便讲就算了吧。”

    跟妈妈打了电话,心里也没轻松多少,反而一再地想,妈妈那时怎么知道“那个男人”对她是有感情的呢?她怎么看出来的呢?她怎么那么有把握,只要从后面抱住他,他就一定会动情呢?我对JASON就没这种把握,看他那样子,即使从后面抱住他,他也会说几句开玩笑的话,然后巧妙地逃掉,我总不能讲蛮力把他按倒吧?

    她想,JASON对我到底有没有一点意思?他这个人,太深,看不出来。他帮人的时候,很细心,很周到,很温柔,但他帮完了,离去得也很干脆,很决绝。不像她以前遇到过的男生,对你没意思,就不帮你,帮你的,就多多少少有点意思。她一眼就可以看出一个男生对她有没有意思,只要从他们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的表情,她就能估摸出个八、九不离十。有意思的人,眼里会有火化一跳,哪怕是转瞬即逝,她也能捕捉到。有意思的人,也会在离去的时候有一些留恋,或者留下一点什么伏笔,以便下一次再见,这个她也能感觉到。对她有意思的人,或早或迟都会把这个意思表达出来,证实了她当时的猜测。

    但她觉得JASON这样的人,有意思没意思都不会让你轻易把握到。他有意思,可能会装扮得象没意思一样;他没意思,也可以显得有意思一样。总而言之,他猜得透你,你猜不透他。

    她不知道该不该把JASON那门课drop掉。也许妈妈是对的,最好的办法是从此不见他,但她又有点舍不得。从此以后就不见他了?那日子怎么过?切,他就那么厉害?上上他的课,我就不能自拔了?那么多上他课的人呢?难道都陷进去不能自拔啦?我就不信这个邪,又不是没迷恋过人,还不都一个个GETOVER了吗?我偏要去上他的课,我相信我有这个自控能力。迷恋这种事,逃避是没有用的,越逃越陷得深,只有迎头痛击,正面交火,才有出路,不是GETUNDERHIM就是GETOVERHIM,都是出路。

    她想,我得先吃付解药垫垫底,让我来爱上冯超。他对我不错,人也不难看,一旦爱上冯超了,JASON就好对付了。说做就做,她开始把注意力放到冯超身上,对他的殷勤做出一些反应。

    冯超有点受宠若惊,搞不懂到底是哪根筋一下子扭顺了,或者是哪股道岔一下子搬对了,怎么突然一下就得宠了。但他懂得抓住机会,所以提议两个人合着开火,每周轮换做饭,这样可以交流技术,每人也可以少做几次饭。她答应了,结果发现冯超做饭的水平比她低多了。她是妈妈从小就注意培养的,而冯超是出了国才学做饭的。冯超只会做四个菜:番茄炒鸡蛋,鸡蛋炒番茄,鸡蛋番茄羹,番茄鸡蛋汤。

    她吃了几次,实在吃不下冯超做的饭菜了,就改为冯超做所有非技术性的活,她只管掌勺。她觉得也很合算,因为洗菜切菜洗碗等等,都是非技术性的活路。她指挥冯超把什么都准备好了,自己就上去叮呤咣当地炒两下,吃完把碗一丢,该冯超去洗了。

    冯超好像脾气挺好,她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干得不好,就嘻嘻笑着听她指教。

    一个星期三天,她跟冯超一起坐校车去上JASON的课。上课时间比较早,是早上八点,七点多就得出发。学生都不爱上太早的课,有时校车上就她跟冯超两人。但有一次,校车从MarriedHousing过的时候,JASON和他妻子也上了那辆车。JASON看见她和冯超,就对他妻子说:“这就是我跟你讲过的CAROL和冯超,就是那天跟SARA一起去WAL-MART的。CAROL中文名叫李竟成,厉害吧?”

    不等他把他妻子介绍给他们,他妻子就说:“厉害厉害,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想搞定就能搞定’。”然后拍拍CAROL的肩,“别生气,我这人爱开玩笑。我是SARA的妈妈,静秋,我姓静,安静的静,叫秋,秋天的秋。姓静的人不多,强调一下,免得你们心里嘀咕,这人没个姓的?”

    CAROL觉得静秋很健谈,很洒脱,说话也很风趣。一路上,基本是静秋在跟他们讲话,而JASON只是坐在那里听,似乎很欣赏妻子的口才。

    静秋生得很漂亮,SARA跟她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看不出静秋到底多大年纪了,但看上去比JASON大很多,看来女人真是不经老。

    到了教室,冯超总是坐在CAROL旁边。她会很隐蔽地看看JASON,看他有没有因为她跟冯超这么接近而有一丝嫉妒的神情。但他的眼睛好像不轻易透露他的心思,她看不出来。

    教室里人人一台电脑,为了不挡住大家看黑板,都是放在有玻璃桌面的桌子里面,所以上课时,每个人都是埋着头,把人弯成个直角,趴在桌面,好像在偷偷摸摸地盯着脚下,又象在啃桌面一样。如果不知道的人从教室门前经过,只会看见JASON站在前面,而学生们都弓腰驼背地对他顶礼膜拜。

    要把WebProgramming这门课学好,还是不容易的。做网页的基本技术就那些,但做出来好不好看、实用不实用就需要很多programming以外的知识了,跟一个人的审美能力、文字和图画表达能力等等都有关系。

    JASON讲课很清楚,特别会打比方,有很多比较抽象的东西,经他打个比方就很清楚了。他讲课也很风趣,常常逗得学生们开心地笑。CAROL觉得他就是当老师的料子,他不仅英语口语好,而且课堂教学组织安排得也很好。他会把那些跟webprogramming相关的背景知识分门别类地组织成讲座,每星期讲一个内容。比如visualliteracy,humancomputerinteraction等,这些东西他的课不可能全部覆盖,但对做网页又很重要,他就以presentation的形势介绍给大家。

    他的介绍很精彩,很引人入胜,经他一介绍,大家对那个题目就有了浓厚的兴趣,很多人下去之后就自己去做进一步的research。CAROL对visualliteracy特别感兴趣,自己找了很多文章来看,准备这学期的presentation就讲这个。

    每节课有五十分钟,CAROL原以为可以坐在下面,盯他五十分钟,结果却发现简直没多少时间盯,因为很多时候都要动手做,时间有限,除非你做得特别快,不然你也只能是盯着你自己的桌面。大家练习的时候,JASON和冯超就在教室里四处走动,看有没有人提问。CAROL也想提几个问,好让JASON走到她身边来给她讲,但提得太简单又怕他瞧不起,提太难又不一定想得出来,而且常常是刚一举手,冯超就冲过来了。

    她只希望JASON多一点讲的时候,少一点练的时候,那样的话,她就可以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看他的嘴唇在胡子的掩映下一动一动,看他的喉结一上一下,看他长长的手指握着颜色笔在白板上写字或者画示意图。她也喜欢他用PowerPointslides讲课,因为他会把slides放在网上,就不用记笔记,可以一门心思地盯着他看。她不知道他有没有觉察到她在盯着他看,她不知道他的脸被她盯疼了没有,反正从他的表情上一点也看不出来。

    她觉得他虽然穿衣服不讲究,但穿什么都很帅。世界上有几种人,有的人跟衣装好像有不共戴天之仇,穿什么糟蹋什么,你看到他会想:“这样好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可惜了这身衣裳”;有的人靠衣装,穿好的就人模狗样,穿差的就形像猥琐,你看到他会说:“今天看上去还像个人样”;有的人跟衣装相得益彰,好马配好鞍,人给衣装添几分色,衣装给人添几分色,你看到会说:“这身衣服配你正好”;有的人会把再糟糕的衣装穿出名牌的品味,你看到他,不会注意他的衣装,你只看到他,因为他的衣装跟他相比,已不再重要。

    她觉得JASON就是这最后一种人,他穿得很一般,好像从来不过问牌子的事,但他是那种衣以人传的类型。你一般不会去注意他穿了什么,你只注意到他的人。但你如果特别地去看他的穿着,你会惊讶,那样一件衣服,怎么可以被他穿得那么帅呢?

    上了几个星期的课,CAROL发现自己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自控能力,或者说过低地估计了JASON的魅力。上他的课象吸毒一样,上得越多越戒不掉,以前只是好他的色,贪他的温柔细腻,现在还加上爱他的才华,搞得一天不见到JASON就很难受了。